未来的广场舞一定是街舞

文来源:创意长安  作者:球球

本来要去采访舞佳舞的鱼头,谁知他临时有事来不了,发短信让我和一个叫Akino的人聊聊。在接连跑错了三个咖啡馆之后,Akino终于找到我,开口:请问你是……这帮dancer特有的freestyle,让采访计划连带我的脑子有些懵。

又没聊几句,Akino就打开了话匣子,「该说的」和「不该说的」,都看似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这就不单因为freestyle了,更多的是身在边界的中立:我只是西安舞佳舞的‘编外人员’。

images

Akino的本职是职业经理人,把这个充满商业调调的标签反转过来,就对了,他是个资深街舞迷。2000年左右,才上大学的他就开始跳街舞,网络并不普及,连相关社团都没有,信息闭塞的他只能在有限的空间里学习练习。「那个年代所做的事情很简单,也没有强调过生存,更没有大张旗鼓的吹嘘标语。有的只是一群热爱街舞的少年,不断地学习,丰满自己。」

06年在一场比赛中,他认识了当时还在北京现代音乐学院上学的鱼头。当时的Akino,远不会想到这个新朋友日后会怎样的优秀和出名。Akino没心没肺地继续玩儿着,带着一些对未来的愿望。他想站在全国大赛的舞台上,真的站上去了;他想得冠军,很快拿到奖杯;自己去办一场这样的比赛吧,办成了。「在这之后也许很多人就接着想自己开工作室,把街舞当做事业。但是我想,可以结束了。」Akino戛然而止,在毕业之际,进了别的公司,岔开街舞,走了另外的路。「只有生存下来,才能讲发展。」他坚信有一天肯定还会回来。

差不多同一时候,鱼头做出了相反的选择,签约北京舞佳舞,做比赛,教跳舞,创作自己的服饰品牌和音乐。待俩人相聚西安,又是几年流过,鱼头成了西安街舞第三代的砥柱,Akino作为第一代人,则更隐于幕后。

images

Akino和女儿的合照~

对于Akino和鱼头他们来说,那时的北京舞佳舞和西安玄舞门,都已是回忆。上过CCTV、出过街舞明星、拿过国外大赛冠军…被当做泛文化边缘的当时,这些成就足以自豪。「但谈这些没有用,没有必要去强调它,只有进化才能够使这个行业良性运行。」在这个尤其喜欢讲究辈分、习惯沉溺于过去辉煌的城市,Akino没有看到鱼头因此自满止步,而是默不作声,带着西安舞佳舞继续「慢」行。

现在西安有5年历史的舞蹈工作室只有两家,舞佳舞是其中之一。西安舞佳舞的发展速度,在Akino这个职业经理人看来,依然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它应该两年就能达到5年的发展程度;实际上却用了5年达到我所设想的3年发展程度。」嘴上吐槽,心里却依然欣赏这「慢」背后,鱼头的扎实和坚持。

images

舞佳舞往期活动现场

街舞盛会WIB大赛时隔三年重新回归。Akino作为赛事的总策划和财务,义务为鱼头「打工」。「就像我们以前做比赛一样,每年到了快年终的时候,有一个大的派对,然后大家都参与了,就是这样子啊,不牵扯任何的商业。」除了被鱼头纯粹的精神所感染,他也想重拾当年一起玩儿的氛围。

一边在圈外游荡,偶尔进来客串一下,这是毕业之后他与街舞的姻缘。

就像当年,他在大学跟人学跳舞,有些爱较真儿的人就会说:「不对,你这个动作是错的!」没过多久他就琢磨过来:在舞蹈中,只要是跟随音乐做出自然反应的动作,都是不分对和错的。同等道理,换在其他事儿上也一样。

多得是选择,哪里有对错。

END

你真在大学就拿过全国冠军啊?

对,那时候跳街舞的人很少,整个参赛人数才100多人。

这回答太实诚了。

你刚才提到,西安舞佳舞的发展速度比你预期的慢很多?

现在鱼头做的事情很大程度上是有悖于大多数人的路数。因为现在更多的舞蹈工作室实际上已经背靠客户,他们更多的可能是靠上层关系和背后的行业协会,尤其是一些比较小的工作室,因为它的专业没法跟你拼,只能依靠协会挂名和考级评定去拉外在的附加值。证书评级所用的钱被层层分掉,就成了个利益链的问题。

鱼头跟他们是背道而驰的,绝对不是靠这些东西,我们就是老老实实地用专业的人做专业培训,让人在这里很开心的跳舞。

Call Out 全城 vol.3 现场照片

身为西安第一代跳街舞的,你能大概捋一捋西安街舞人的历史吗?

西安的街舞发展要感谢郑州人。有个郑州最早一批玩街舞的人,把这个带到了西安。所以现在西安跳舞时间最长的,也不会超过40岁。

我们那一代第一批的,真的是纯粹为了开心,但是最终都到了年龄,要去选择生活的时候,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选择,但是很可惜都没有坚持下来。现在我们更多是经验累积下来的,具体遇到一首歌该怎么跳,我们的思维肯定是比跳舞这个人要好很多,我们更善于去作为一个教练。

第二代呢,是真正在夹缝当中生存,同时还受到我们第一代的压制。因为我们不退下来,他们上不来,我们有自己的市场和成熟团队。随着我们逐渐淡出,他们就把精力放在了相对多元化的发展方向跟比较多的选择上,而且环境相对好。

我所谓的第三代从经济来说的08/09年开始,不管是媒体渠道,互联网以及移动互联网,使得当时就有了专业的赛事,已经是百花齐放了,街舞再不会被当作很边缘化的东西。虽然那个时候还没有比较高的被提倡,但是现在看过去,满地都是。

所以这个社会在往前走的过程当中,有一小撮比较先锋的人做了一些事情,不管他是不是被这个时代的认可了,但是最后都有里程碑意义。

你说感觉自己这代人「老了」。会不会觉得后来者们还在特别勇猛地往前冲,你们慢慢有点被落下来了……啊,这么说好悲观的感觉。

更准确的理解应该是:更加了解自己,弄清楚自己该做的,找到应该归属的方向。

街舞算是泛文化里一大部分,这两年西安一些综合的街头文化活动里,并没有看到舞佳舞的身影。

泛文化里各个分类都有差别的,即便是街舞,其中门类之间也有差别。这种差别的就会形成人群的选择。就像乡村民谣和重金属不可能一块演出。如果你在摇滚音乐节上,看到有人上台跳街舞,那肯定是花钱邀请来的。

西安现有的大型街头文化活动,把这些门类融合得还不错,只是没有真正的归属。我们尝试过将泛文化的多个门类融入在一起,实际上没有好载体可以做到,国外也没有过。现今是行业细分,将来一定越来越细,虽说我们都在强调资源整合,但是整合出来的都是品牌的融合,文化本身永远是独立的。只有它独立相对的存在,它才可以做精做专。

街舞发展到现在,肯定经历过很多演变、淘汰和进化。再往后的话,你会看到什么趋势?

开玩笑地讲,未来的广场舞,一定是街舞。因为它都已经进入到小学了,将来的课间操包括一些活动…所以未来广场一定属于我们。

本文由 嘻哈中国 :townson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