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唱新世代》让我懂得了职业rapper和普通观众的审美差异在哪儿

这一期节目采用了偶像类节目常用的公演舞台来演出,而不是传统说唱类节目中的Cypher形式,从形式上做出了区别,并且给足了各组准备时间。

事实也证明了八组演出效果都很不错,起码没有特别拉跨的。但任何音乐只要创作的人多了起来,想要出一首好作品的难度也会指数级提升,所以这期节目也并没有让我想要拍桌子高喊牛逼的作品。

《说唱新世代》让我懂得了职业rapper和普通观众的审美差异在哪儿

不过《说唱新世代》起码证明了一点,只要给出足够的时间,rapper们就能贡献出足够优秀的舞台。

《中国新说唱》上那种压缩选手的极限创作,除了让rapper疯狂套词,节目效果拉跨之外,并没有什么卵用,应该被所有人唾弃。

这期节目中的八首歌孰优孰劣,我相信各位心中都有一杆秤,今天我就不多做阐述了,我想跟大家聊一个在节目中出现的现象,就是在面对同样一个舞台时,专业音乐人、职业rapper和普通听众之间的审美差异究竟在哪里。

《说唱新世代》让我懂得了职业rapper和普通观众的审美差异在哪儿

在这一期的节目里,B站节目组同样采用了150名大众评审投票的方式决定胜负,而这150名评审,全部都要通过B站的线上考试,我们不知道问题具体是什么,但起码是有一定门槛的。

另外从严敏对于制作人的介绍中,我们也能看出这个节目其实把身份理得很清楚,黄子韬是说唱基地主理人,马思唯、KnowKnow、七哥、热狗是导师,李宇春是特邀见证官,马伯骞是说唱基地助理,壁垒十分严明。

《说唱新世代》让我懂得了职业rapper和普通观众的审美差异在哪儿

由于之前几组表现都很稳定,所以制作人之间一直没有产生什么分歧,狗哥和马师更是能一阵见血地给出自己的专业建议,可以说非常符合导师的这个身份。

直到TangoZ、宝藏山、张愚歌、C-Low、吉丁、万赛文的午夜蠕动子出现,问题就出现了。

这一组表演了一首极具disco风格的《人间普通指南》,从伴奏到演唱再到舞台都极具复古的元素,歌词中展现出的“做一个平凡人”的观点,也是非常适合disco这样复古的风格的。C-Low中间的一段东北话,甚至有一种致敬二手玫瑰的感觉。

这首歌让我想到了GAI和新裤子的《有空一起吃饭》,技术平平,但是简单洗脑。

《说唱新世代》让我懂得了职业rapper和普通观众的审美差异在哪儿

这样的一首作品,引来了全场观众和弹幕的欢呼,但也引起了台下制作人们的质疑。

黄子韬首先提出质疑,他不能理解台上的rapper会用如此简单的flow来编排这样一个伴奏。

在TangoZ解释了整首歌的剧情之后,黄子韬依然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他觉得rapper在面对一个伴奏的时候,除了要贴合伴奏,也要尽量让每个人的特点突出出来。

《说唱新世代》让我懂得了职业rapper和普通观众的审美差异在哪儿

紧接着,马师也给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觉得一首歌flow慢也能做得好听,但最开始disco的伴奏里,这首歌的flow是他最不能接受的。

那么马师最不能接受的flow是什么呢?在一开始的时候,这首歌用了在八拍中单调循环的方式,几个字几个字地吐出歌词。说白了,这样的方式,有点像鼠来宝,但又是贴合整首歌氛围的。

《说唱新世代》让我懂得了职业rapper和普通观众的审美差异在哪儿

我觉得马师和黄子韬的想法,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他们希望听到Post Malone那种把说唱和其他音乐完美结合的方式。

但我想,他们一定忽视了去年《野狼Disco》里“左边画个龙,右边画彩虹”的巨大成功,在很多普通听众看来,说唱和Disco,可能都不是什么复杂的音乐形式。

这时候,特邀见证官李宇春也发现了和平静如水的导师席相比,作为嘉宾的UP都十分开心。这里她完全可以说两句打圆场的话带过去,但依旧选择让UP发言,这一点必须要点个赞。

《说唱新世代》让我懂得了职业rapper和普通观众的审美差异在哪儿

UP主的发言就很有意思了,@天使VS恶魔是一位主业演奏小提琴的UP,他觉得这首歌虽然旋律很俗,但后面的UP一致认为这首歌十分洗脑,很可能是B站百万播放的预定。我从弹幕的表现来看,这首歌的播放量也不会低。

《说唱新世代》让我懂得了职业rapper和普通观众的审美差异在哪儿

另外一位UP主@杨雨萌琵琶主业是演奏琵琶的,她的发言则更加直接,她认为这首歌就是很燃,就是很有感染力。

《说唱新世代》让我懂得了职业rapper和普通观众的审美差异在哪儿

这两位UP主的发言,其实能够代表很大一部分现场评委的看法,他们本身就有着自己对于音乐的好恶,但来到现场,肯定是要感受氛围的。

这就跟你买票去看现场是一个道理,如果是boombap我可能更希望跳起来,如果是trap那就是摇一点,一些走心说唱我就希望歌词能够听清楚一点,情绪能够感染到我。

Hip-Hop的现场更多的是一种功能性的演出,我想不太会有人抱着评判一场演出好坏的目的,去购买一张门票。

《说唱新世代》让我懂得了职业rapper和普通观众的审美差异在哪儿

在所有人发言结束之后,腾格尔作为嘉宾补充了一句,他从音乐和说唱的占比角度,分析了两个作品的好坏,并且认为《人间普通指南》这首歌rap的部分更多,一首说唱作品应该有更多的rap部分。

这又体现了专业歌手对于Hip-Hop的普遍看法,我们现在听一些rapper和其他领域的音乐人合作时,会有一种“你唱你的、我唱我的”的感觉。

这往往就来源于别的音乐人认为rapper就应该说唱的偏见,这种偏见就来源于大家互相不太了解。

我其实特别希望能够看到以后音乐人和rapper合作时,能够出现“你唱我的,我唱你的”这种局面,这样才能够让Hip-Hop融合地更加完美。

《说唱新世代》让我懂得了职业rapper和普通观众的审美差异在哪儿

最后我想说,今天的八个舞台都很精彩,但我依旧选择了这些不同领域的评委的对话作为选题。

他们每一个人都从自己的角度,给出了理性的看法,结果却南辕北辙。我想一个rapper讨好他们其中任何一个身后所代表的群体,应该在短时间内都能够吃得上饭。

从这些短短的对话当中,我看出了中文说唱在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过中文说唱究竟会向那一个方向发展,还得靠rapper们自己做决定。

撰稿&排版 / 南京鸽子王  图片 / 来源于网络

押韵诗人

本文来源 押韵诗人,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