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汀洋:在南征北战面前,幼稚园杀手根本不值一提。

10月9日晚,南征北战组合官方发通知。宣布开除18名粉丝粉籍,并将粉丝账号公布,并署名开除粉籍缘由。

胡汀洋:在南征北战面前,幼稚园杀手根本不值一提。

艺人开除粉丝粉籍,这种百年难得一见的骚场面,居然能在南征北战这个成员年龄相加大于100的老派组合上。

然而和想象中粉丝们同仇敌忾不同,在这条微博下面大部分粉丝都在指责胡汀洋作为队长失责,个人利用团队账号发布信息。

此情此景,颇有一种学生时代差学生被老师点名时的自豪感。

胡汀洋:在南征北战面前,幼稚园杀手根本不值一提。

后续的几天时间里,在各个被“开除粉籍”的粉丝微博下,我们大概弄明白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胡汀洋:在南征北战面前,幼稚园杀手根本不值一提。

早在东亚星光时期,赵辰龙就建了自己的小号9Tribez,并且作为幼稚园杀手的制作人参与歌曲后期,为团队带来了许多慕名而来的粉丝。

这样的做法也引起了许多组合粉的不满,前段时间,有粉丝在线下和汀洋见面的时候,向汀洋和尼成添油加醋地说了9Tribez发专辑和做周边的事情。

胡汀洋:在南征北战面前,幼稚园杀手根本不值一提。

在这之后,汀洋开直播直接说了他并不欢迎因为幼稚园杀手才喜欢上南征北战的人,直接站在了部分粉丝的对立面。

胡汀洋:在南征北战面前,幼稚园杀手根本不值一提。

在直播中,汀洋也表示了在南征北战面前,幼稚园杀手不值一提。这样的做法,更加剧了粉丝的不满。

在越来越多粉丝发出质疑的时候,南征北战的官微发布了那条充满争议的开除名单。

归根到底,这件事是由作为团队主理人的汀洋,对于赵辰龙擅自发展个人业务的不满而造成的。

在这之后,汀洋在粉丝群里展现的态度,也印证了这个事实。

胡汀洋:在南征北战面前,幼稚园杀手根本不值一提。

在之前我们曾经写过几次有关南征北战的推文,这一次我想从另一个角度,聊一聊一个不同的南征北战,一个商业化的南征北战。

在百度百科上,南征北战的成立时间被确认在2012年,但熟悉说唱圈的人都知道,在南征北战这个组合成立之前,曾经有过一段人员众多、类似厂牌的时期。

在南征北战的厂牌时期,他们几乎可以算是当时说唱圈的顶流,无论是作品还是beef,他们鲜明的风格都收获了一大波关注。在南征北战成为组合的早期,很大一部分粉丝都来自之前在说唱圈积攒下的口碑。

胡汀洋:在南征北战面前,幼稚园杀手根本不值一提。

由于做说唱维持不了生计,也因为希望自己的音乐有更多的发展,2012年,汀洋整合了原来分散在天南海北的团队,正式确立了由他、尼成、赵辰龙三人团队,在队名上依旧延续了之前南征北战的名字。

所以汀洋说南征北战是他做起来的,问题并不大。

胡汀洋:在南征北战面前,幼稚园杀手根本不值一提。

在2012年转型做流行音乐,南征北战也算是吃到了时代的红利。

那一年第一次出现了票房突破十亿的国产电影《泰囧》,各大视频网站也开始着手准备各自的网剧、网络大电影,影视圈的大规模投资开始了。

那几年里,南征北战连续创作了《我的天空》、《骄傲的少年》、《萨瓦迪卡》多首爆款作品。

和一般意义上的流行歌手相比,南征北战可以进行独立创作,并且风格独特,他们创作的内容,也更能贴近当代年轻人的审美。

更重要的是,他们能够包揽词曲混编录以及后期制作,对于电影和网站,他们的作品绝对称得上物美价廉。

胡汀洋:在南征北战面前,幼稚园杀手根本不值一提。

2016年参加《中国好歌曲》,更是让整个组合的人气又上了一个台阶,此时的南征北战真正走上了主流音乐人的道路。

前一年他们为爆红的电影《唐人街探案》演唱了片尾曲《萨瓦迪卡》,这一年就演唱了张艺谋导演的《长城》,都收获了不错的反响。他们的作品,甚至登上了这一年北京电视台的跨年晚会。

总而言之,在各种因素的影响下,南征北战彻底火了,他们像流行歌手一样,有了自己的粉丝团、后援会,也赚了不少钱。

在这次通告中,有一句是“我们从来都欢迎饭圈粉丝的加入”,比整个通告本身还玄幻,不过转念一想,既然把自己当成流行歌手,那么“欢迎饭圈”自然也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

胡汀洋:在南征北战面前,幼稚园杀手根本不值一提。

直到2017年《中国有嘻哈》的爆红,南征北战第一次在他们的领域,遇到了像样的对手:一帮年龄更小、刚刚成名的rapper。

资本向来都是逐利的,在《中国有嘻哈》之后的几年里,南征北战演唱的“大制作”主题曲变少了,从爱奇艺的说唱综艺走出去的rapper,则获得了更多的机会。

胡汀洋:在南征北战面前,幼稚园杀手根本不值一提。

南征北战为什么没有选择回归说唱圈,而是坚持“多风格流行”继续发展,我想总共有三个原因。

一是他们对于说唱音乐在中国的发展,产生了误判,也许他们认为说唱只是一阵风,吹过去就散了。

二是回归说唱圈他们很难找准自己的位置,就名气而言不可能成为节目的制作人,但作为选手又有些屈才。

和他们同期的大多数rapper要不转做幕后,要不就已经边缘化,做一个说唱圈可有可无的OG,绝对不是南征北战所希望的。

再就是南征北战并不希望和2012年之前的自己产生什么关联,毕竟那个时候有一些所谓的“黑历史”,每次写到有关问题的时候,都会有耐心的粉丝告诉我,“那个时候的南征北战,不关现在的事”。

胡汀洋:在南征北战面前,幼稚园杀手根本不值一提。

胡汀洋:在南征北战面前,幼稚园杀手根本不值一提。

虽然南征北战一直没有回归说唱圈,但赵辰龙很明显对Hip-Hop有着热爱。

2015年的时候,幼稚园杀手发表了一张《被世界遗忘的人》,和之前幼稚园杀手的风格不同,这张专辑没有diss和脏话,有的只是和平与爱。

我们之前从未公开讨论过稚园杀手是谁的问题,但明眼人都知道赵辰龙与这个说唱圈最知名的马甲,有着某种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里我们也没必要装傻充愣似的藏着掖着,虽然当事人自己没有公开承认过,但是他们也并没有真的隐藏好自己,这个近乎于说唱圈“公开的秘密”懂的人都懂。

胡汀洋:在南征北战面前,幼稚园杀手根本不值一提。

作为说唱圈最神秘的人,幼稚园杀手从2018年的《反弹琵琶》开始,以每年一张的速度更新着自己的作品。

随着说唱音乐在中国越来越火,幼稚园杀手这个名字成为了新听众们绕不过去的一个坎,所有人都好奇着这个被称为“中文说唱天花板”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所以和汀洋说的恰恰相反,幼稚园杀手这个马甲并非没有商业价值,且不论在网易云上超高的数字专辑销量,就说有人用这个名字参加说唱类综艺,必定能作为节目中最大的爆点,而且节目效果是HipHop Man所无法匹敌的(这里没有对欧阳靖任何不尊重的意思)。

并且由于幼稚园杀手没有露面,而赵辰龙又和幼稚园杀手之间存在联系,大量的粉丝开始向赵辰龙的方向聚集,这对于一个团队来说,本不算什么坏事。

胡汀洋:在南征北战面前,幼稚园杀手根本不值一提。

此外,赵辰龙的小号9 Tribez也一直没有停止过更新的步伐。

虽然由于是电音+说唱的小众模式,这个小号始终没能大火。但赵辰龙的音乐方向并没有错,他敏锐的看出了未来的音乐模式必将向线下发展,那个时候电子乐的优势将完全展现出来。

而关于电子音乐,有网友给我们了汀洋与粉丝的聊天截图,从中不难看出,汀洋对于电子音乐不光是不感冒,甚至是有些瞧不上。

胡汀洋:在南征北战面前,幼稚园杀手根本不值一提。胡汀洋:在南征北战面前,幼稚园杀手根本不值一提。

不管是幼稚园杀手还是9 Tribez,所有的作品都是赵辰龙自己或者国外的音乐人完成,并不存在所谓盗用团队资源的做法。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南征北战的作品和赵辰龙本人的作品,有着明显的区别。

胡汀洋:在南征北战面前,幼稚园杀手根本不值一提。

在这次“开除粉籍”的事件里,与其说是汀洋被粉丝挑唆了,不如说他早就看赵辰龙发展独立于团队之外的事业不满了。这不仅仅是嫉妒谁名气大的问题,而是组合未来的道路发展,以谁为主导的问题。

这种情况在说唱圈并不算少见,而放到乐队、偶像团体、组合中,因为理念分歧、成员发展最终闹掰的案例更是数不胜数。

在这次的闹剧中,可以说没有任何一方获得了真正的好处。而闹到了公开喊话和开除粉籍的地步,更加说明分歧与矛盾没能在私下解决。

如果在近期,听到例如南征北战解散或者有成员退出的消息,我也不会感到吃惊。而如果他们能迈过眼前这个坎,彼此重拾起信任,那么南征北战在未来的道路如何发展,则将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撰稿&排版 / 南京鸽子王  图片 / 来源于网络

押韵诗人

本文来源 押韵诗人,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