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热、黄旭、那吾克热、马俊、AThree,都是这个团体的粉丝

从2017年的艾福杰尼、黄旭,到2018年的艾热、那吾克热、马俊、多雷,从2019年的福克斯,到2020年的AThree、那奇沃夫、step.jad,新疆说唱持续展示惊人的力量。新疆说唱能有现在的辉煌,得归功于一个叫Six City的团体,换而言之,如果没有Six City,新疆说唱不会那么光彩夺目。

Six City于2011年成员们分道扬镳,但该团体以及成员Zenjir在2013年成立的Gangsa-Mosa对新疆说唱的影响,是极其深远的。

2008年,Six City在博乐演出,12岁的AThree找Zenjir合影,2015年,Six City加入Gangsa-Mosa。(下图中为Zenjir、右为AThree)

艾热、黄旭、那吾克热、马俊、AThree,都是这个团体的粉丝

那吾克热每次回新疆,都会去Gangsa-Mosa的工作室坐会儿。艾热、马俊都是Gangsa-Mosa的成员。在《说唱听我的制作人cypher》里,艾热致敬了Gangsa-Mosa以及Six City的专辑《城事》。

新疆的rapper,或多或少都受到了Six City的影响。Six City是个年代久远的团体,你可能对其并不熟悉,但你可以通过一支刚上线的纪录片,去了解这支新疆最具影响力的元老级团体。

今天(周三),《我行我乐》系列片发布Six City这期,除了主角Six City,新疆说唱的代表人物悉数出镜,包括艾热、黄旭、那吾克热、马俊、AThree、step.jad等。

艾热、黄旭、那吾克热、马俊、AThree,都是这个团体的粉丝

新疆Hip-Hop发源于乌鲁木齐二医院家属院,院子里的孩子一波成立了街舞团体DSP,一波成立了Six City。2003年,刚成立的Six City只有Zenjir、B-Tank两人,2006年组成了8人团队。

2008年是新疆说唱的鼎盛时期,说唱在学生群体里风行,乌鲁木齐每周都有两三场演出,那年Six City给新疆足球队和新疆球迷组织写了首《Urra》,在新疆球迷群体深受欢迎,这让Six City有了在体育场表演的机会,并在新疆电视台2套综艺节目《NAWA》表演了这首歌,登上《NAWA》,是继DSP参演古尔邦节晚会(相当于新疆人的春晚)街舞被接受后,新疆主流媒体首次接受并承认说唱音乐及文化。

艾热、黄旭、那吾克热、马俊、AThree,都是这个团体的粉丝

新疆说唱经历了2008年的蓬勃发展后,在2009年陷入停滞,7.5事件让新疆断网312天,rapper没法在网上发歌,为保证安全,线下演出也停摆了,有些rapper选择放弃,有些开始思考未来。经历这次转折后,Six Ctiy在未来发展上出现分歧,有人想走向商业,有人想继续待在地下,于是部分成员参加了选秀节目。后来Six Ctiy的创作理念也发生了分歧,导致成员们写的歌词难以融合,集体创作难以进行,Zenjir觉得没意思,于是在2011年,Zenjir及另外两位成员退出Six City,Six City逐渐分崩离析。(下图为Zenjir)

艾热、黄旭、那吾克热、马俊、AThree,都是这个团体的粉丝

后来Zenjir成立了Gangsa-Mosa,帮助新疆的年轻一代;伊尔盼CDE离开新疆,参加了2014年《中国梦之声》,现在是小鬼的制作人。Six City成员们有了各自的家庭,各自的发展,但Six City的精神会传承下去,未来仍然会是新疆rapper们的偶像,AThree直言,Six City在他眼里是传奇。(下图为小鬼和伊尔盼CD)

艾热、黄旭、那吾克热、马俊、AThree,都是这个团体的粉丝

在此推荐两首Six City的作品。《Qara Daydu(为你而来)》是Six City为电影《肖开提的假期》创作的主题曲,编曲融入了新疆乐器弹布尔,hook部分伊尔盼CDE用了auto-tune,现在auto-tune已经是满天飞了,但这可是2011年的歌,在国内是很超前的。

《Venom》是成员Murat-K去年的remix作品,在这首歌里你可以听到Murat-K作为新疆OG的与时俱进之处,trap照样玩得转,Murat-K的亲弟弟也是个贼狠的rapper,叫那奇沃夫。

关于Six City,一是推荐你去网易云听听他们的作品,二是推荐你看《我行我乐》的那支纪录片,在爱奇艺搜我行我乐,第三期便是,或者在公众号后台回复新疆可获得链接。

艾热、黄旭、那吾克热、马俊、AThree,都是这个团体的粉丝

本文由 小强蜀熟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