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suke谈退役:最后一届BC One享受过程不求争冠

images
 

嗨Taisuke,你今年26岁了,你是多久以前开始跳舞的?

我在6岁的时候学我姐姐跳舞,1年后我们有了一位专业老师,他就是B-Boy Mar,当他向我展示一些扫腿动作时我顿时疯了,看起来太酷了我简直就要喊出来喔,我必须学会这些!

在过去20年,Red Bull BC One比赛有什么变化?

选手越来越年轻了,同时,赛制也进行了改变,我想我们失去了许多风格独特的选手,比如Cico,他的powermove真的很特别,还有 Junior独特的风格,当他们入围总决赛时,你可以看到更为独一无二的斗舞,而当比赛的竞争越来越激烈时,这些风格独特的B-Boys,显然他们不是竞赛型选手,我感到在BC ONE的舞台我们失去他们了。关于1对1斗舞淘汰赛现在已经没有太多新的惊喜,因为残酷的竞争让我们都只想着拿冠军,我们更需要回到多元的街舞氛围!

那么说说你吧,你在过去10年有什么改变?

太多太多了,现在我会说英语了,也有了赞助商和自己的事业,我的想法和关注的事情也变了,变得更开放,尊重每一位舞者,其他国家的文化,特别是一些有天赋的小选手。

images
 

在早前的采访中你提到自己要退役,可以多透露一些吗?

我仍然会参加团体斗舞,不过这确实是我最后一届Red Bull BC One比赛了,我也希望给更多选手一个机会,这么多年来,很荣幸能一直代表日本B-Boy参赛,它为我提供了如此多的机会向全世界展示自己,未来这个舞台应该属于更多年轻选手,我不希望一直霸占这个位置。

日本是个岛国,如果你想收获经验,想要在街舞和生活中获得新生,你必须走出国门,Katsu教会了我这一点,现在,我也想借这个机会告诉大家,我也想帮助那些有天赋的舞者追寻自己的梦想,用我从国外习得的经验,传授给更多人,同时帮助更多青年舞者走出国门。

接下来你有什么计划?

今年我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在市场营销方面帮助城市发展嘻哈和街舞文化。今年我很少教学,现在有这么多舞蹈工作室和培训班,所以我不再教授日常的基础动作了,只是偶尔在大师工作坊授课,我更倾向于与品牌合作,打造年轻舞者。

经历了这么多届全球总决赛,你在赛前还会专门训练吗?

主要是去健身房练练肌肉,差不多是这样吧。

预测你在最后一届Red Bull BC One的成绩?

我只想享受比赛的过程,我不需要冠军。我对生活很满意,真的很开心,现在我要去参加奥地利红牛Red Bull BC One全球总决赛了,走到今天我收获了许多荣誉,这个周六,我想要自由发挥,玩得开心点,享受每一刻,我想对我的粉丝和Red Bull BC One,以及每一个支持我的人表示感谢。

本文由 嘻哈中国 :townson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1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