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怀疑圣代曾经有个韩范儿idol梦

圣代高中时跳EXO《咆哮》的视频被扒出后,上了微博热搜,火得不行。

网友还做了一套表情包。

我怀疑圣代曾经有个韩范儿idol梦
我怀疑圣代曾经有个韩范儿idol梦
我怀疑圣代曾经有个韩范儿idol梦
我怀疑圣代曾经有个韩范儿idol梦

我怀疑圣代曾经有个韩范儿idol梦我怀疑圣代曾经有个韩范儿idol梦我怀疑圣代曾经有个韩范儿idol梦我怀疑圣代曾经有个韩范儿idol梦

圣代跳舞的视频比他的《书院来行》还火,于是圣代趁机宣传了一波《书院来信》。

我怀疑圣代曾经有个韩范儿idol梦

网友调侃圣代搞的是韩流说唱,我也怀疑圣代曾经有个韩范儿idol梦,我为什么这么说呢?来看看圣代之前的照片,是不是特别韩范儿?

我怀疑圣代曾经有个韩范儿idol梦
我怀疑圣代曾经有个韩范儿idol梦

从韩范儿帅哥到为校园暴力、豫章书院受害者发声,圣代的风格经历了极大变化。那么,圣代究竟经历了什么?

圣代1996年出生在徐州,大学是在三亚学院上的,大一时,朋友水鬼给圣代发了首中文说唱歌曲,这让圣代喜欢上了说唱,“听完之后就感觉很棒,原来中文说唱可以这么酷。”随后圣代开始在网上找美国、韩国的rapper演出视频学习。

圣代开始尝试创作是为了追女生,那是2015年下半年,大一上学期。2016年4月,圣代在虾米音乐发了第一首说唱,开启了他的说唱生涯。

2017年底,圣代决定正式做说唱,和水鬼成立了恶帅二人组。2017年11月,组合发了第二首歌《吃鸡!》,这首歌当时挺火,2018年圣代参加《中国新说唱》高校赛区唱的就是这首。写这首歌时,圣代没玩过“吃鸡”游戏,只知道这游戏火,为了写这首歌还专门去网吧玩了一天“吃鸡”。

恶帅二人组紧跟游戏热点,2018年2月,又借当时的热门游戏写了首《旅行青蛙》。

回顾往事,圣代说他当时“做了几首不太想做的网红口水歌”,这是他在经历了两件事后对曾经的自己的评价,这两件事也彻底改变了圣代的创作理念、音乐风格。

第一件事,是被水鬼欺骗。2018年底,恶帅二人组借家里钱租的工作室到期了,水鬼劝圣代休学,跟他一起再拼一年。圣代听了水鬼的话,放弃了学业(还有一年毕业)。自那以后,组合的事情落到了圣代头上,圣代自学了音乐制作,给厂牌cypher《FEVER 2019》做混音花了17小时,却发现水鬼跟兄弟们通宵喝酒。放弃学业,没有收入,吃住在家里,水鬼成天在酒吧喝酒,圣代陷入生活低谷。

有天水鬼喝酒闹事把圣代叫去,水鬼醉了说漏了嘴,圣代这才知道水鬼的妈妈早就给儿子安排好了工作,水鬼早就放弃了说唱(水鬼的网易云更新停留在了2018年12月)。回到家里,圣代删了水鬼微信,退出恶帅二人组及FEVER厂牌。走投无路时,圣代签了公司,于是迎来了改变他的第二件事。

我怀疑圣代曾经有个韩范儿idol梦

圣代本以为签了公司,说唱道路就好走了,没想到在公司的一年里,只有寥寥几次演出机会,也没有得到任何演出费。签约之前的作品版权被公司拿走了,唯一的收入是公司强制性要求他短短几天内做出5首歌,录音、混音还得自行搞定,最后以低价买断,这笔收入拖了半年才拿到。公司还在没有征得圣代同意的前提下,跟音乐平台签了独家协议,让圣代失去了发歌的自由。

今年上半年,看不到希望的圣代开始了漫长、艰难的解约斗争,甚至准备放弃做职业rapper的梦想。公司老板对圣代爱答不理,三天回一句消息,为了解约和生存,圣代在极短时间内创作并上交给公司15首歌,由于是为了应付公司,歌曲质量完全不行,圣代直言,“每首质量之差都是我挥之不去的阴影。”

因为这两件事,圣代开始尝试做自己真正想做的音乐,说真正想说的心里话,“尽管这个过程并不美好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痛苦,伴随着质疑、伤害、催促、焦虑,但我依然坚持到了今天。”

圣代把这两件事写进了《懒狗代》,“没错我从前兄弟差点把我人生毁掉,没错我信了公司还有太多人的蠢话。”

为他人发声的rapper,往往是经历过痛苦的,因为经历过痛苦,更能感知他人的痛苦。蜕变后的圣代,以笔代枪,创作了《雨夜惊魂》《书院来信》,如其微博名“圣代侠”,成为救他人于水火的super hero。

这个世界不需要再多一个千人一面的韩范儿idol,但世界需要通过说唱成为“圣代侠”的新世代rapper,如此看来,圣代把EXO的舞跳得生涩未尝不是一件幸事。

本文由 小强蜀熟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2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