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不需要《中国新说唱》时,中文说唱也就真的走起来了

今天晚上,《中国新说唱2020》的总决赛已经播完了,和所有人知道的一样,李佳隆获得了冠军,王齐铭是亚军,Gali和李大奔并列季军,Kafe.Hu获得第四名。

对于一个综艺节目而言,追究谁最终夺冠就像打工人想要靠上班发家致富一样毫无意义,但鉴于这是最后一期,我们必须要聊聊这一季《中国新说唱》的节目究竟如何。

当我们不需要《中国新说唱》时,中文说唱也就真的走起来了

“想要成为rap star吗?”朴宰范这句蹩脚的普通话是这一季节目中最为出圈的梗,rap star也是这一季节目组最想玩的概念。

前三年,这个节目每次都要用一些Hip-Hop中的专业术语造梗,第一年是“freestyle”,第二年是“skr”,去年是“punchline”。

通过节目年复一年的造梗,让大部分观众已经明白了Hip-Hop文化中绝大多数基础概念的意思,再也不会出现四年前那种对于说唱只是“奇装异服”加“外国快板”的刻板印象。

对于中文说唱来说,这其实才是《中国新说唱》带来的最大影响,虽然做的不怎么样,但他确实在一定程度上科普了Hip-Hop的相关知识。

当我们不需要《中国新说唱》时,中文说唱也就真的走起来了

而“rap star”这个词不一样,他并非Hip-Hop中的专业概念,反而是更贴近大众口语的一个词汇,就算你完全不知道Hip-Hop,也大概能猜到这个词语是在描述某类明星。

《中国新说唱》之所以想要发现“rap star”,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中文说唱始终没有出现重量级的文化ICON。

隔壁的《乐队的夏天》之所以能在大范围引起广泛讨论,除了乐队们的表现的确出色之外,更重要的是摇滚乐在文化领域拥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崔健为首的老一代摇滚乐ICON早就已经打下了坚实的地基。

所以一旦他们重新出现在大众传媒上,无数文化从业者就开始在他们的领域为摇滚乐发声。

当我们不需要《中国新说唱》时,中文说唱也就真的走起来了

显然中文说唱没有那么好的发展环境,从隐藏开始我们的宣传阵地就已经是在互联网上,而这恰恰是前些年文化精英们最为鄙夷的地方。

对于大部分人民群众而言,中国说唱目前最出名的人物,应该还是污点艺人PG One,最为出名的新闻则是他究竟有没有睡嫂子,这就是现实。

所以当《中国新说唱》开始寻求更多的东西,不管是商业上的考量,还是像车澈说的那样“为了说唱文化考虑”,“寻找rap star”成了这个节目势在必行的事情。

在今天的总决赛上,节目组邀请来了前两季的冠亚季军上台表演,虽然歌名叫做《嘻哈魂》,但每个人的verse里,都少不了rap star这个词。

当我们不需要《中国新说唱》时,中文说唱也就真的走起来了

虽然寻找rap star的初衷是好的,但这也掩盖不了节目越来越无聊的事实,在“湖边茶话会”的时候,王齐铭就吐槽节目的赛制越来越无聊。

《中国有嘻哈》时,这个节目的赛制是按照《SMTM》抄的,节目组很明显知道《SMTM》在韩国很火,但忽视了就算在Hip-Hop和娱乐产业更为成熟的韩国,《SMTM》直到第三季开始才有了大红大紫的苗头。

《SMTM》在定义上就是音乐竞技类的节目,虽然也有综艺的元素,但重要的点还是在竞技。节目的导师不是知名厂牌主理人,就是资深音乐制作人,《SMTM》每期节目中的音乐,都能在韩国各大音乐榜单上获得一席之地。

这也是《SMTM》可以在赛事上任性的原因,手里的牌都是王炸,自然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当我们不需要《中国新说唱》时,中文说唱也就真的走起来了

而《中国新说唱》自称是综艺,却使用了《SMTM》实力派的打法,这就导致节目组只能使用恶意剪辑,在节目之外出一些“盘外招”。

从第二季时攻击吴亦凡和那吾克热,到去年时“我觉得你也不太硬”,亦或是今年Giao和药水哥的“艺术”。

这些东西在节目中其实占比很少,大部分都是通过恶意剪辑把选手们做成效果,再用微博进行舆论发酵。

这样的操作不仅让想要真正享受音乐的人感到厌烦,想要看综艺的人也觉得受到了欺骗,唯独在流量上收获了成功。

这种运营方式从第一季节目开始延续至今,也是《中国新说唱》口碑如此糟糕的一大原因。

当我们不需要《中国新说唱》时,中文说唱也就真的走起来了

更不要说这一季节目中,音乐质量也有了明显下滑。

我这里并非是说rapper们的作品不行,而是节目中作品的音质、后期,甚至是网易云上的live版质量都不高。

这也许是受到了其他两档节目的威胁,《中国新说唱》不得不用边录边剪的方式制作节目所导致的。

此外,节目的后期在这一季也有了显著下滑,竟然打错选手名字这样的节目事故,实在是让人看不出这是一档中国顶级视频网站的头部综艺。

当我们不需要《中国新说唱》时,中文说唱也就真的走起来了

《中国新说唱》想要寻找rap star,却使用了一种竞技方式,自然不会得到满意的结果。

但就算进行了改善,其实单单依靠一两个节目,也很难真正地得到满意的答案。

看看参加完《中国新说唱》的rapper就知道,老舅和福克斯上过央视;GAI、刘柏辛、那吾克热、艾热上过《歌手》;万妮达、王以太、GAI、TT、艾福杰尼去了同样是车澈导演的《我是唱作人》。

还有就是每年都需要一个rapper做偶像综艺的制作人,今年的《青春有你2》就创造了比所有rapper的作品加起来都要火的“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

当我们不需要《中国新说唱》时,中文说唱也就真的走起来了

更多的rapper和没成名之前一样,继续进行创作、发歌、巡演,去酒吧跑场子的收入占到了他们收入的很大一部分,《中国新说唱》给他们带来的唯一变化,就是挣了更多的钱。

如果说挣的钱多,就能当文化领域的star的话,那他们的确是rap star。但很明显,钱多只是成为rap star的必要不充分条件。

今年王以太在酒吧被人泼酒的时候,我就很意外这样出名的头部rapper,也需要去酒吧给人演出赚钱,但有朋友告诉了我那场演出的收入后,我也就释然了。

对于很多艺人来说,去酒吧跑场子叫“走穴”,对于大部分rapper而言,那就是“工作”。

因为从来都没有咖位,所以就不用担心拉低自己的咖位。

当我们不需要《中国新说唱》时,中文说唱也就真的走起来了

最后我们来看一组数据:

《SMTM》第一季的时候只有1000人报名,而今年的《SMTM9》已经有23000人报名了比赛,每一季的《SMTM》海选都是一个新的记录。

直到现在,韩国除了《SMTM》之外,已经出现了女Rapper为主的《Unpretty Rapstar》、高中生为主角的《高等Rapper》、以及“高年龄女艺人”为主角的《嘻哈的民族》多个综艺节目。

很多人觉得今年有三档说唱类综艺,对于中国Hip-Hop而言太多了。事实恰恰相反,我们的综艺太少了。

如果有一天,我们真正优秀的rapper不再那么需要《中国新说唱》这个节目,可能才是中文说唱真正走起来的时候。

撰稿&排版 / 南京鸽子王  图片 / 来源于网络

押韵诗人

本文来源 押韵诗人,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2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