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逼又起!PG One接受采访,当年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说唱

今天,特稿记者谢梦瑶发布了一篇文章《PG One自述:我无时无刻不处在最坏的结果》。

说唱

这篇文章中,PG One以第一人称的角度复原了不少当年存有争议的事件:

从battle时期到有嘻哈;从爆火再到坠入深渊;从被封杀再到团队决裂。

PG One首次在正式的媒体前接受采访回应了这些事。

说唱

原文很长,帮主为各位读者做一个简单的梳理:

早期——有嘻哈时期:

PG One 2010年接触到说唱,在YY平台上认识了不少rapper,12年参加了Iron Mic,拿下了东北区冠军,16年开始真正钻研作品。

说唱

14年,PG One父亲做生意欠债1kw,16年摩登天空签下红花会,团队早期并不知道PG One的家庭情况。

17年PG One和小白作为团队里新加入的new blood选择参赛试水。

说唱

在高压下PG One拿到了冠军。

当年PG One与GAI的beef在总决赛录制后,以GAI的一句“老万,我们之前所有的恩怨一笔勾销”而结束。

说唱

节目录制后PG One直言压力很大,工作很忙,要看心理医生。

而当时他每次的自我介绍坚持将红花会放在前面“这里是Triple H 红花会PG One”,接到的活动大部分选择和团队一起打包。

PG One还表示团队活动赚的钱自己没有要过。

说唱

之后PG One说到了老东家摩登天空,他认为摩登天空不够专业,没有什么歌能出什么歌不能出的概念,之后团队提出了与摩登天空解约。

PG One当时身上有1200w的活,内心反对解约(解约后违约金很高),但只能跟随团队。

中间还有一个小插曲,吴亦凡想签下PG One和他的团队,可以付违约金,但是弹壳提出自建团队,遂不了了之。

说唱

丑闻:

PG One的花边新闻并不是PG One遭受封杀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圣诞夜》的歌词,认为PG One教唆吸毒。

《圣诞夜》中有关毒品的部分并不是PG One所写,但是PG One为了保护队员,选择了站出来道歉。

说唱

出事后PG One一度抑郁,之后选择回家。

两年来的时间PG One主要是在调整心态,这两年来的钱大部分还给了家里(债仍未还清)。

团队:

PG One说他没有对不起过红花会,在决裂之前PG One与团队间发生了两件不愉快的小事,并最终导致他们的关系走向决裂:

说唱

1.在D&G辱华后,整个团队想出一首歌,但是由于PG One记错了时间,开玩笑和丁飞说:“你是不是故意告诉错我时间,不想带我了。”

弹壳说:“你怎么这么能唠嗑。”

说唱

之后在宣传这首歌的时候,PG One公众号和团队同一时间(晚上12点)发布。

由于平时审核需要几分钟,所以PG One提前几分钟发出,结果此次审核2分钟后就发出,弹壳认为PG One耍心眼。

2.红花会想在西安办演出,弹壳问PG One要不要来,PG One当时行程被查的很严。

说唱

考虑如果他去之后红花会再办演出会很严,PG One动摇。

但是弹壳认为他只想着自己,团队也只是想一起演出一次,PG One听到后就定了票。

第二天团队讨论后觉得PG One还是不要来了。

这两件事后,我们熟知的就是红花会与PG One正式决裂的故事。

说唱

之后PG One讲的就是现况,有和Dok2的合作,有自己的一些心情,还有即将发布的新专辑《无相之相》。

前天PG One发布了一首新歌《SENSITIVE》作为自己新专辑的预告。

说唱

这首歌一改往日风格,从音乐本身来说,是一首极为舒服的R&B,也足够让听众期待之后新专辑的放出。

PG One的自述到这里就大概结束了,这篇自述发出来后,前队友对于自述也提出了异议。

弹壳先是发了两条微博:

说唱
说唱

之后AZ啊之则是发微博“满纸荒唐言”:

说唱

丁飞发文表示不会再为这些破事发声:“君子绝交,不出恶言。”

说唱
说唱

如今事情已经过了很久,双方从兄弟到如今的反目成仇,这里面的问题并不是一个人的自述便能够说清的。

在这个时代,谎言太容易编造,真诚又难能可贵,这件事也许只有以后双方都能够静下心来交流时才能水落石出。

说唱

你们如何看待这次PG One的自述呢?

本文由 说唱帮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2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