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档说唱综艺谁才是最大的赢家?

这个周末是近几个月来我最清闲的一个周末,没了三档综艺节目的连番轰炸,一时之间我还真有点不太适应。

按照押韵诗人的习惯,每一个说唱圈的大事件结束之后,我们都会进行一次全面性的复盘,来观察在事件进行当中,我们没能注意到的那些蛛丝马迹。

这一次也不例外,下面我们就按照开播的时间顺序,系统性的回顾一下这三档节目的得与失。

《说唱听我的》:当Hit Song不Hit

在《说唱听我的》开始之前,我就判断这个节目不会大火。这并不是出于我对节目的偏见,而是来自于一个朴素的判断:

多个主办方联合主办的节目,一般都不是什么好节目。如果真的好,早就有投资人抢着砸钱了。

通过小强蜀熟之前对ComeLee和GBoss两位出品方大佬的采访,我们能够知道《说唱听我的》最初的初衷是打造中国版的《SMTM》,让专业人士而不是流量明星主导节目的走向。

所以节目才请来了几组业内的知名大佬做制作人,唯一的流量明星小鬼,也是从说唱圈走出去的偶像。

说唱

这样的王炸组合,把所有人的胃口掉到了顶点,我依然记得《说唱听我的制作人Cypher》发布之后,说唱圈群情激昂的场景,每个人都把这个节目视作中文说唱的大救星。

结果节目一出来,所有人都傻了眼,三组说唱圈大佬完全成了摆设。在前几期节目中,他们还勉强能够决定选手的去留,到了“命运电梯”之后,所有的选择权都交到了观众的手上。

我们也很少看到这几位制作人做出真正的“专业性点评”,节目中有限的镜头里,他们大多时候都是荧幕上的好好先生,少部分时间被安排成了老色批、心系兄弟的人设。

在这个层面上,《说唱听我的》既没有靠导师带来流量,也没能坚持住“让专业人士主导”的底线。

说唱

在赛制本身,《说唱听我的》也没能与《中国新说唱》做出区别,两者唯一不同的是《说唱听我的》主动承认借鉴了《SMTM》,而《中国新说唱》一般会直接抄。

观众不会在乎谁是虚心学习,谁是恶意模仿,他们只在乎节目最终呈现的效果。

在节目早期的时候,节目组还能创造性的提出“团队Cypher”的舞台,并给足选手时间,创作出了《魔动北极星》、《一出好戏》、《四个我》这样的优秀作品。

到了中后期,整个节目干脆就成了“作品+投票+淘汰感言”的循环,毫无亮点且缺乏新意,甚至弄出了“Hit Song”这样模棱两可的赛制。

说唱

能够理解的是,在整个节目黔驴技穷的时候,节目组希望通过人为制造一些热门单曲,通过作品来带动整个节目的热度。

但事实证明,单靠作品的质量,完全不足以带动节目的话题。更何况以Listen Up这么多年举办比赛的经历,他们理应知道主动制造Hit Song这件事,并不是大部分参赛选手所追求的东西。

来自Underground的rapper们,更加在意自己作品的独立气质和个人风格,和Hit Song格格不入,这也导致了最终呈现出来的几首热门单曲,并不符合赛制设定时的预期。

更是出现了《走起来瓷》这种评分倒数第一、观众却大力追捧的黑色幽默。

说唱

在节目之外的运营工作,《说唱听我的》也不能让人满意,总共30次的微博热搜,大部分并没有挺过几个小时。

对于运营方面,我要提出两个一般人不太注意的点,一是作为节目中流量最高的艺人,小鬼的微博上始终没有出现过有关这个节目的任何内容,这从客观上就能说明一些问题。

二是芒果TV内部对于《说唱听我的》也没有抱着一个重视的态度,在节目开播的同时,芒果TV真正的重头戏《乘风破浪的姐姐》正在如火如荼的推进,和冷清的《说唱听我的》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说唱

当然,《说唱听我的》也并非全无收获,起码对于声闻聚匠、Listen Up、芒果TV三个出品方来说,这档节目都是成功的。

声闻聚匠和Listen Up作为致力于泛Hip-Hop行业的公司,在具有了参与制作一档大平台综艺的经验之后,无论是后续的融资亦或是项目的推进,都具有很大的好处。

而对于芒果TV来说,制作团队、场地、后期都是现成的,能够用可控的成本尝试一档节目并狙击竞争对手爱奇艺,这件事情稳赚不亏。

这样一个相对低成本的节目,作为一次尝试而言是成功的,上面的一切问题也都可以通过下一季的迭代进行解决。

不过问题在于,在第一季节目中付出了大量热情和精力的选手们,还有多少回去参加一个前途未卜的节目的第二季呢?

说唱

《中国新说唱》:并不存在的rap star

作为一个运营了四年的说唱类综艺,《中国新说唱》成功帮中文说唱做了两件好事。

第一件事是让rapper用说唱赚钱这件事情成为了可能,在这档节目之前,说唱别说赚钱,就是过上温饱都很困难。哪怕你是最顶尖的rapper,也要靠工作养活自己的梦想。

第二件事是让所有人知道了中国有嘻哈,在节目之前,中国大部分人是不知道中国有说唱存在的。

当然,做成上面两件好事,并不是《中国新说唱》的真正目的,资本的目光从来都是放在流量上。

说唱

许多人觉得,爱奇艺和车澈是歪打正着选中了中文说唱作为节目的切入点,然后窃取了中文说唱20年发展的胜利果实,最终把成功揽在了自己的头上。

很明显并不是这样,第一季《中国有嘻哈》的制作成本就高达2亿,对于整个网络综艺而言,这都是一笔相当巨大的投资。要知道蔡徐坤成名的那档《偶像练习生》总投资也就3亿,可见《中国有嘻哈》的重要性。

对于爱奇艺而言,《中国有嘻哈》一定是经过了充分的考量之后,才最终被确定下来的项目。

从头到尾,这个节目的目的都是为了追求商业价值,和传播文化并没有半毛钱关系,这才有了车澈的那一句,“我只对节目负责,不对这个文化负责”。

说唱

在这四年里,《中国新说唱》经历过2018年那样最为痛苦的时刻,所以到了今年,他们有理由蔑视一切外部信息,一心一意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

他们把所有的精力全都花在了如何创造更多的热搜上,甚至不惜提前剧透节目的剧情,以希望引起观众们的注意。这也让《中国新说唱》创造了三档节目中最高的热搜。

根据相关数据显示,《中国新说唱》第三季度播放量3.44亿,全网第三,热搜时间也远远高于同类节目。

你可以理解这是商业上的惯性,也可以理解这是爱奇艺自身的傲慢。

说唱

然而,《中国新说唱》本质上依旧是一档竞技类节目,而并非节目所宣称的是一档真人秀节目。

节目每一期登上热搜的内容,都更像是事先安排好的桥段,并且十分拙劣且显眼。

在真正的比赛部分,节目的创新乏善可陈。导师方面把热狗和张震岳换成GAI、邓紫棋换成张靓颖,再加上从没来到现场的朴宰范都被节目组认为是今年的创新。

可观众除了学会“想要成为rap star”这个烂梗之外,并没有任何卵用。

说唱

更糟糕的是在作品方面,《中国新说唱》也很难让人满意。

能看得出爱奇艺想用制造rap star的方式,让rap star来反哺这个节目,最终获得成功。

然而这从来就不是节目组所擅长的事情,《中国新说唱》大部分的流量都集中于节目本身,头部rapper所获得的关注远没有节目多,这和选秀类节目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此外,经过四年的折腾大部分听众已经对于说唱音乐有了初步的认知,节目中强推的风格和观众的认知相悖,并不能得到他们的认同。

想要通过一档节目来引导观众的音乐审美,爱奇艺还是有些高看自己了。

说唱

以上种种做法,换来的是节目口碑的直线下滑,每一个观众对节目都有着深深的不爽,豆瓣4.5分的评分,就是最好的证明。

和《说唱听我的》不同,《中国新说唱》需要做的是全方位的改变,以缓解观众积累许久的审美疲劳。

明年吴亦凡和潘玮柏都宣布离开这个节目,新的主理人能否带来真正的改变,我保持谨慎的悲观。

说唱

《说唱新世代》:说什么不重要,好看才重要。

《说唱新世代》一度是我最不看好的节目,原因很简单,这个节目最早的时候有着严格的年龄限制:仅限18-25周岁的rapper。

但当我知道节目的导演是严敏的时候,所有的疑虑就已经烟消云散了。如果你是《极限挑战》的老观众,那么一定对于严敏导演独到的想法有所期待。

在节目开播之后,节目的口碑持续升高,最终豆瓣评分停留在9.2,在今年的国产综艺中高居第五。

说唱

能获得如此高的评分,其主要原因除了自身的出色之外,也有同行的衬托。

和《中国新说唱》不同,《说唱新世代》真正做到了真人秀。在基地的四五十个房间里,每个房间都装上了摄像头,用严导自己的说法是,《说唱新世代》变成了全景全时观察类节目。

在节时长上,《说唱新世代》摆脱了90分钟左右所谓黄金时长的限制,每期节目都接近三个小时。

叙事空间充分的同时,节目尝试给每一个rapper展现自己的机会。在其他节目,只有进入决赛才是真正的赢家,或者像GAI说的那样:“除了冠军其他都一样。”

而在《说唱新世代》,每一个rapper都是赢家,像是TangoZ这样的直播鬼才,甚至找到了说唱之外的其他价值。

我想这除了严导本身擅长叙事之外,更是B站的整体氛围尊重内容创作者所造成的。

说唱

在赛制上,“黑胶唱片”的概念虽然没有延续到比赛后期,但确实在前期的时候制造了紧张的气氛,让观众有了不同以外的体验。

在每一个创作阶段,节目组也都实际上提出了自己的要求,给每一个rapper都提出了命题作文,这一点就要比模棱两可的“Hit Song”和“情歌专场”要好上不少。

并且不管是“命题极限创作”还是“辩论专场”,全都是围绕B站“尊重内容创作”这一大环境所展开的,《说唱新世代》了解自己的受众需要什么,自然能够迎来口碑的上升。

这种中心化的创作模式,自然也产生了像圣代这样优秀的表达者。对于一档说唱节目而言,说什么也许并不重要,但知道自己想要说什么很重要。

说唱

节目组也并没有简单粗暴的让某个群体或者制作人决定整个比赛的走向,更多的时候,是综合意见决定着选手的去留。

观众、UP主观察团和制作人之间的观念有时相互互补,有时甚至截然相反,丰富了这个节目的角度。

说唱

当然,B站也并非是完美的,近三个小时的节目时长并不是每一个观众都能接受的,节目的歌曲也一直被质疑是否在打“感情牌”。

在商业潜力方面,《说唱新世代》的总冠名费也只有1000万,如果想要长期运营下去,这样的收入是远远不够的。

但不管如何,中文说唱都需要《说唱新世代》这样的破局者,打破《中国新说唱》长期以来的垄断地位,对于所有的从业者而言,这都是一件好事。

说唱

说唱节目已经已经走过了四个年头,今年的三档节目远远没有达到大家开始时所预期的那样百家齐放。

事实上大部分的rapper,依旧在各个说唱节目中来回打转,真正像GAI这样能走到主流综艺节目中的rap star少之又少。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今年由于疫情的原因,整个市场的行情远远不能算正常,三家节目也都存在着各自的难言之隐。

到了明年,也许真正的厮杀才会开始,到那个时候孰强孰弱,我们拭目以待。

撰稿&排版 / 南京鸽子王  图片 / 来源于网络

押韵诗人

本文来源 押韵诗人,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