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帮助了处在低谷的GAI,beef过后替海尔打广告,PG One被万人唾骂时说出了那句:人是人、歌是歌、事是事

今年《中国新说唱》的魔王赛中,对阵威尔的黄旭赢了,大家都觉得实至名归;对阵GALI的杨和苏输了,有不少人为他鸣不平;唯独对阵李佳隆的大傻,以1:10的票数惨败,却看不到什么评论,仿佛大傻的实力就该落得这个局面。

平心而论,这首《天才病》更加侧重于内容的表达,副歌反复的I’m Bipolar Bipolar Bipolar也给大傻自己的潮流品牌打了一个绝佳的广告。当然,这种“复读机”Hook和整曲相对简单的Flow编排,也给了不少的人对大傻再一次“无脑黑”的理由。

贵为上一季新说唱季军的大傻,身边却总是环绕着不少的质疑。在不少说唱听众中的“懂哥”看来,大傻简直是“实力配不上地位”的典型代表。可是,身为C-Block队长、出道十余年的大傻,真的如此不堪吗?相信看完这篇文章后,你会有自己的答案。

说唱

来自湖南长沙的大傻,本名叫做盛宇,这在他2017年发布的《成皿宝于Freestyle》中得以体现。把“成皿”和“宝(宝盖头,指偏旁)于”拼起来,就是“盛宇”了。关于他的家境,坊间多有猜测。其中一个流传甚广的说法是:盛宇是个官二代或富二代,非贵即富,家境优渥。

这种猜测并非是无端的,因为以“大傻”身份活跃在说唱圈的盛宇,实在是太受圈内人欢迎了。在C-Block的首张Mixtape《湘Show》的成员介绍中,关于大傻的描述如下:“他领导能力强,大家都称呼他‘头’,顾名思义他是C-Block的领袖。大傻为人和善,在HipHop圈内有很多朋友。”

说唱

以现在的眼光来看,这些都算是“常识”,谁还不知道大傻人缘好呢?但需要知道的是,这份成员介绍写于2008年,当时的中文说唱圈才刚刚有“圈子”这个概念没多久,大傻就已经交游广阔了。更难能可贵的是,在历经十余年后,大傻的人设非但没有改变或崩塌,反而在一个扩大了无数倍的圈子里,大傻的口碑依旧非常不错。

在中文说唱的萌芽期,大傻了解HipHop文化的方式是在网络上搜索《八英里》、《要钱不要命》等HipHop电影。而给大傻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电影中的battle场面,这对他早期的发展起了重要的影响。通过网络,大傻还认识了一些当时在全国范围内都相当稀缺的说唱爱好者。

说唱

组织能力极强的大傻,决定把纯正的HipHop文化带到自己的家乡。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办一场激情四射的freestyle battle比赛。在长沙著名的46 Live House,大傻办了可能是长沙历史上的第一次本土freestyle battle比赛。他的高中同学刘帅、刘瑛博,也都被他拉着一起去玩。而也正是在这些线下活动中,大傻认识了本地更多热爱HipHop文化的年轻人。

其中有几位年轻人,相信大家都不陌生:高中时就因为总是一身oversize打扮格外引人瞩目的小胖施逸凡(后来的功夫胖)、还叫做Adi的张棒(后来的西奥Sio)、从衡阳来到长沙的刘聪……他们都是其中的参与者。而功夫胖也在他的第一次battle比赛后,和大傻组成了最初的C-Block。

说唱

不过,要论当时最擅长freestyle battle的长沙Battle MC,还得数大傻本人。早年间的他,就已经是第3届琥珀酒吧 MC Battle冠军。在第2届46 LiveHouse的freestyle battle中,他和功夫胖一起击败了来自武汉、在当时如日中天的“No Fear Family”的队员。

早在2007年,大傻就喜欢用“多押”的方式来编排freestyle中的韵脚。在长沙没有敌手的他,甚至还参加了2008年的Iron Mic上海站,并获得四强的好成绩。

不仅如此,当年的大傻爱好广泛,无论是B-Box、C-Walk还是Produce,他都在行,仿佛一个全能战士。虽然日后大傻因为团队的发展,并没有再参加freestyle battle的比赛,但《中国新说唱2019》里和黄旭的短暂对垒,也足够让观众们一窥大傻当年的风采了。

说唱

而在网络上,大傻还认识了一位好友,那就是当时影响力非常大的D2Family的队长Fatkan。Fatkan邀请到刚刚出道不久的大傻,参与了2008年著名的《带着梦想飞》Mic Pass活动。《带着梦想飞》邀请了当时的不少知名MC参与,但到如今依然位于中文说唱圈中心的,唯有大傻一人。

而老大哥Fatkan的资源,甚至辐射到了影视圈。应他的邀请,大傻还去参演过电视剧《唐朝浪漫英雄》。而Fatkan还把主题曲交由刘聪演唱,以期提携新人。但此大傻非彼大傻,盛宇毕竟不是成奎安,热爱HipHop的他没能在演艺事业上成功出道,多年后主持《哈圈大老二》,倒是让他重新焕发了生机。

C-Block一开始并没想着做到如此长远,在开始时的7位成员,到了2012年只剩下了3位。袁瑞芳、刘帅、刘瑛博都放弃了说唱,而西奥虽然还在,却也并不再以组合的形式出现。很多单凭兴趣建立的团队,就这样分崩离析,最终只留下一个传说。但C-Block注定不会走上这条老路,因为他们的leader叫做大傻。

大傻想得非常清楚:想要持续生存下去,必须接受并拥抱商业化、职业化,而不是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在他的主持下,湖南各地的优秀rapper齐聚长沙,并且于2012年正式成立了Sup Music。同年发布的首部cypher中,除了C-Block以外,我们还可以看到SBK的龙泽宇和东别、红鬼、组合November等人。

说唱

Sup正式建立时,发行了一张质量极高的Mixtape《SuperTape》。有不少脍炙人口的金曲,都出自这张Mixtape。当时的大傻就在其中贡献了不少优质曲目,无论是歌词还是Flow,对于2012年的作品来说,都完全称得上上乘之作。

然而,这张Mixtape的发布,却成了大傻音乐生涯的分水岭。从这时开始,他多了各种关系和商业活动需要打点,也少不了被卷入圈内大大小小的事件中,这种琐事对于精力的消耗,让他无法专注于音乐创作。

说唱

因此,在刘聪和功夫胖两人的说唱技术和作词功力水涨船高的同时,大傻的水平却没有显著的提高。某种程度上说,并不是大傻不努力、没天分,而是他真正牺牲了自己的音乐道路上的前途,用来换C-Block的另外两人乃至整个Sup和长沙地区的说唱的进步。

2014年,功夫胖为团队在武汉挖到了金牌制作人老道。在老道加入后,C-Block发行了他们的第一张正式专辑《爆出口》。这张专辑发出后的一篇采访里,大傻是这么说的:

“一开始考虑用长沙俚语唱流行Rap,是想把老长沙的文化用音乐表达出来,因为词曲、节奏都是大家一起原创的,所以做出来的作品很有感觉。但走到今天,我们希望组合各方面都能够越来越好,就开始往普通话的趋势发展,新专辑《爆出口》就是一种趋势转变的力证。”

说唱

这篇采访还提到:“在内地音乐市场大环境下,词曲创作、包装推广、MV拍摄全部由艺人自己来承担的情况是极少见的,而C-Block恰恰就是这样的一个组合。”当时媒体问大傻,能否把音乐创作以外的事务交给专业人士负责,而成员们只做音乐?

大傻的回应是:“以前也找过大公司谈合作,希望把包装宣传这一块的东西交给专业的人来做,但是很多想法与他们所想的都不一样,所以也就作罢了。”大傻相信,靠自己最稳妥,与其做那些花里胡哨的宣传推广,还不如做出高品质音乐作品来得重要。

说唱

而到2016年,他们又发行了第二张专辑《三缺一》,这张专辑主打湖南地域特色,几乎都用当地方言完成。尽管两张专辑都非常优秀,也拥有不少的受众,但地域标签似乎成了一把双刃剑,C-Block已经拿到了湖南地区当之无愧的头把交椅,却始终难以走向全国。

接着,就是2017年的到来。对于大傻、C-Block乃至整个SUP和CSC,这都是传奇的一年。年初,C-Block的第三张专辑《以下范上》发布了。这张专辑终于给C-Block多年来独特的音乐风格找到了一个最为贴切的形容词:江湖流。

说唱

2017年,C-Block因为巡演的关系,并没有参与到《中国有嘻哈》的竞争之中,但是他们的兄弟厂牌GOSH,却派出了两员大将GAI和Bridge参加。尤其是GAI,在他被说唱会馆攻击、主动离开GOSH的2016年,是C-Block的兄弟们接纳并激励了他,双方也由此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大傻认为,重庆有“码头文化”,重庆rapper的性格很耿直,很直接。最开始他和GAI是在网上联系,那首《超社会》让大傻很是震撼。而恰逢此时,和C-Block合作了很多次的小白哥,发起了江小白青年文化节。

说唱

这个活动邀请了长沙的C-Block、重庆的GOSH、武汉的Nofear、成都的Kafe.Hu,开启了四城巡演。这次尝试显然是非常成功的,年轻人对于Hiphop的热情超乎了所有人的预期。所以后来,也就有了GAI和C-Block那首传世的《江湖流》。

在节目中,GAI和PG One展现出了相当程度的不对付,而这种不对付在PG One演出了Diss全场的《H.M.E》前后达到了一个顶点,无论节目内外,GAI和PG One都势同水火。而PG One依托团队,人气显然高上GAI一筹。看着自己多年的兄弟身处不利境地,大傻果断地发出了《成皿宝于Freestyle》表达自己的态度。

这首歌并不是一首Diss,更像是在劝和。大傻的态度用一句“PG One,在东北的时候我就看好你,但我死挺我的狗鸡耳”就能够概括;而“人是人、歌是歌、事是事,没有人想要惹事,peace”更是成为了一句经典,说明了他并不想要事态扩大化的本意。

说唱

然而,随着《中国有嘻哈》把中文HipHop这块蛋糕做大,旧有的利益体系必然需要重组和再分配;再者,当时的局面和氛围过于乐观,没有人会想到管控来得如此猛烈,因此在行为举止上大家仍然“underground”,那么矛盾与冲突的爆发,也就难以避免了。

2017年年末的那场beef,相信已经不需要我们再赘述细节。大傻作为风暴中心C-Block的队长和灵魂人物,开始的时候始终没有什么大动作,只是希望大家欣赏音乐作品。

说唱

然而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大傻在最后阶段发出的《一挑五》成为了中文说唱Diss史上永恒的经典,无论从传播力度和杀伤力来讲,这首Diss都堪称现象级。如果要比玩梗的丰富程度,这首Diss更是找不到任何对手。

《一挑五》没有任何悬念地终结了beef,并且其歌词迅速成为了更高兄弟的黑粉们最爱背的“祖训”。在Higher Brothers的评论区,永远都有人刷《一挑五》的歌词,这也侧面反映了这首歌的作词的确是拳拳到肉,杀人诛心。

说唱

而大傻本人,其实对更高兄弟并没有那么恨,甚至还有些欣赏。在不久后的一次采访中,他公开说:“……这里也帮他们打个广告。一定要去支持他们,美国的留学生们一定要去,真的要去。不是说漂亮话,是为了黑怕。当然海尔也可以继续跟我们干,没问题,我们也继续回。但是你们一定要去看,他们的歌绝对是屌的。”

而对于被Diss,他说:“我觉得DZ那首还不错,模仿我还蛮像的……不管我是否喜欢海尔兄弟,他们是值得尊重的对手或者朋友也可以,首先是值得尊重的。尊重别人的方式就是这样。”

在风波平息后,C-Block发布了《淘金日记》,大傻也选择了参加《中国新说唱》,甚至在分站海选时,已经能看到他的身影。但是最终,大傻、刘聪、西奥都选择了退赛,只有功夫胖一人负重前行。

说唱

功夫胖最终取得了全国9强的好成绩,兄弟的试水也给了大傻更多的信心。在2019年,C-Block全员出动,誓要证明自己。不过大傻在节目中表演的一首歌,却引起了广泛争议。

这首《一挑五·啸江湖》采用了《一挑五》的经典Hook,但本质上是大傻和福克斯共同演唱的曲目,歌词主要内容也和《一挑五》原曲并没有什么关系。

说唱

即便如此,这首Live版本的歌曲的评论区还是被攻陷了,一次失误、赶拍明显的表演,居然获得了10000以上的评论,唯一的解释就是:《一挑五》实在是太能够引起话题了。

而大傻之后的比赛进程还是一帆风顺,Freestyle Battle中硬扛黄旭,《更上》击败杨和苏,《785》、《野家拳》和《还不知道》三连击,直接让大傻一轮待定都没有,以全胜的姿态晋级全国四强。也就是这时,很多人开始不服气,甚至指责大傻是“人脉说唱”,靠着赞助商江小白的关系才走到总决赛。

说唱

平心而论,大傻确实在Flow变化和Hook多样性上有所欠缺,但他十余年摸爬滚打所锻炼出来的台风,是任何一个说唱歌手都难以匹敌的存在。具体到舞台表现力和情绪调动上,他更是经验丰富。某种程度上来说,今年异军突起的黑马威尔也是如此。

作为屏幕前的观众,我们更多是用设备安静地收听歌曲,可以细细品味歌词、聆听旋律;但对身处现场,且拥有投票权的大众评审、媒体评审乃至制作人来说,舞台表现力是绝对不会被忽视的一点。一场表演即使歌词再考究、旋律再动听,无法感染现场观众的话,也是无法取得认同的。

说唱

大傻的连胜步伐,止于他与黄旭的对抗。在这一场里,他拿出了气势磅礴的《长河》,但《长河》的弱点是技术性偏差。对上黄旭设计完整、近乎无懈可击的《如果真的我想要》,大傻吃到了整季比赛的唯一一记败仗,最终屈居新说唱的季军。

不过,大傻的心态还是相当乐观。他说:“我来节目上是因为觉得自己做HipHop没有动力了,但这次上节目之后,我觉得动力回来了。”结束新说唱旅程后,大傻又做回了“宣传委员”,帮助兄弟们转发和推广,一直是他在微博上最爱干的事。

说唱

现实生活中,大傻最爱的自然是篮球。前几天吴亦凡还在节目中提到,自己被大傻的大力传球砸断了手指。大傻创建了街球厂牌胡来波,还与虎扑吉祥物吴悠是好友,跟湖南本土的几位CBA球员也多有接触。

其实,大傻上学时是一名篮球特长生,一直作为体育生升学,虽然在校队打不上主力,但在野球场上有着“地质单挑王”的认可。他的球技在C-Block纪录片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很高兴遇见你》的MV也展示了他在西藏和僧人们打球的画面。

说唱

而粉丝们最熟悉的,无疑是《一挑五》里的“赢球鞋”梗了。当年大傻确实赢了马思唯一双Air Force 1,但却也输给了龙云苏(说唱会馆的白总)一双篮球鞋,因此DZknow在《哈哈》中说大傻输鞋,也并非胡扯。

除了钻研说唱,大傻涉猎广泛,拥有各行各业的朋友。他入股了长沙火爆的文和友龙虾馆,驻唱湖南台时还和主持人汪涵还有私交,但平日里的他都相当低调,一心一意地做HipHop。

上了一趟节目的大傻,也听到了不少风言风语,其中当然也就包括了对他的那些“无脑黑”们“复读机”的评价。爱玩的他,干脆直接甩出了一首《复读机Freestyle》,回应那些Hater。这首歌从头到尾不重复,Flow也变化多端,算是好好打了一下Hater的脸。

《中国新说唱2020》推出后,大傻也推出了自己的节目《哈圈大老二》,时常进行点评。而罕见的是,在PG One发布新歌《Kiil The One》的时候,他也作出了客观中立的评价,这让很多人都倍感意外。但大傻其实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不因其人居高位而俯首称臣,也不因其人处危难而落井下石。

说唱
说唱

最近,有媒体曝出了大傻孩子的照片,大家这才意识到他早已经结婚生子,开始扮演父亲的角色了。尽管如此,这个活力四射的“宣传委员”还是持续在中文说唱圈发挥影响力,也从来不摆OG的架子。精彩纷呈、风云变幻的中文说唱圈如果真的需要一个领袖,那我相信,这个位置应该属于大傻…

撰稿&排版 / 砂与海  图片 / 来源于网络

押韵诗人

本文来源 押韵诗人,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3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