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 One与GAI同样都是冠军,但GOSH与红花会却命运迥异,聊聊参加节目后的一线厂牌们

2020年的说唱综艺目前已经全部落下帷幕,今年说唱综艺的数量由“一家独大”变为“三足鼎立”,加之爱奇艺前三年的苦心经营,我们能发现一个普遍的现象,那就是选手们纷纷“回锅”。而在“回锅”的背后,是“选手资源”历经4年6次节目,几乎被收割殆尽的现实。

我们曾经在“川流熙攘”上出过两篇选手盘点,分别是针对“回锅且晋级选手”的《《中国新说唱》回锅肉大全》和“还没来过的选手”的《谢帝、AR、贝贝...都2020年了,这些顶级的rapper们,居然都还没上过说唱节目?》。而今天,我们要从一个全新的角度讨论“选手资源”的问题。

众所周知,HipHop文化非常强调Homie的概念,在HipHop的起源时期,作为Gangsta,顾名思义要有个“Gang”;HipHop精神也把“Unity”列入其中。从HipHop的本源(不是本质)来说,它就是一个注重团队和团体的音乐。因此,在我们讨论说唱的衍生文化时,“厂牌”是绕不开的一个词。

厂牌

目前在人气与实力方面都达到顶尖的说唱歌手们,几乎绝大多数都背靠着一个甚至多个厂牌。当然,有的说唱歌手热衷在日常生活中强调厂牌概念,有的则不会,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没有厂牌。

而说到厂牌,大家也都能信手拈来地举出说唱会馆(成都集团)、活死人、Sup、GOSH、Free-Out、Nous等一系列名字。

纵观这些一线厂牌,除了成员的“个人抵触”和“特殊原因”之外,几乎每个厂牌都已经派出了大量的成员参加节目。而还有很多厂牌虽然人气不显,但却也在节目中大放异彩,更有不少商业厂牌在节目中取得佳绩……

为此,我们特别推出“厂牌×节目”的系列文章,用三篇文章分别给大家盘点四年来节目中出现的一线厂牌、小众厂牌和商业厂牌。我们将重点探讨他们对节目的参与程度如何,以及通过节目获得了什么、改变了什么。

厂牌

在不少人心中,尽管现在变为了成都集团,但“只要是说唱,我们都会管”的说唱会馆仍然是国内最优秀的厂牌之一。不过,会馆成员们在说唱综艺上的表现却并不是太尽如人意。

最明显的,就是当年会馆的老大哥Ty.出征《中国有嘻哈》,却被导师与节目组拿来“做效果”,严重影响到了他的风评。直到今年,他才在《说唱新世代》唱了那首观众苦等许久的《凹造型》。

厂牌

平心而论,Ty.能被华纳这种大公司签约,是无数说唱歌手都梦寐以求的,也侧面证明他实力人气兼备。而微博上的他擅长“日白”,搞笑天赋拉满,非常适合参加综艺。如果当年《中国有嘻哈》对待Ty.能善良一些,或许整个节目的走势将完全不同,Ty.也能站得比现在更高。

同样综艺之路坎坷的,还有来自A.T.M顶级玩家的李尔新。他两度参加《中国新说唱》,2018年时进入了60s淘汰赛却最终退赛,且面部被全程马赛克,等于白来一趟;2020年他进入了GAI的厂牌,但也止步1v1 Battle,没能更进一步。相比之下,他的队友Ansr J今年则是一路顺风顺水,成功挺进到了全国9强的位置。

厂牌

在《中国有嘻哈》热播时,不少会馆粉丝就热切盼望着更高兄弟来参加比赛甚至担任制作人了。今年马思唯和KnowKnow终于首次“触电”,担任了《说唱新世代》的导师,也算是圆了他们一个梦。

而会馆里真正享受到了说唱综艺加成的,唯有王以太一人。他在《中国新说唱》取得的全国6强是整个会馆的最好成绩,他留下《悬崖华尔兹》、《目不转睛》、《童言无忌》等金曲的数量,也是会馆成员里最多的。

厂牌

节目后的王以太从会馆的新人一跃而成门面担当,他再度在《说唱听我的》和《中国新说唱2020》出现都是作为帮唱/Hook,可谓是相当有排面。

此外,两位和会馆关系颇佳的说唱歌手也值得一提。TSP2019年参加了《中国新说唱》海选,但未能通过;今年他不仅拿到了项链,还推动并实现了CDC和CSC的大和解,建议颁发哈圈诺贝尔和平奖。

另一位实力派Y.O.U.N.G今年也参加了《中国新说唱》海选,但是他的Verse没能打动张靓颖。

厂牌

总体来说,以说唱会馆为核心的这帮说唱歌手里,参与说唱综艺的成员并不多。这些参与者也大多没有取得太好的成绩,甚至有的人因为节目组的“骚操作”,还对说唱会馆的口碑起了一定的反作用。但Ansr J、王以太的名列前茅和更高兄弟位列导师的这些事实,都能证明说唱会馆成员的实力依然是不可小觑的。

厂牌

相比于从说唱综艺中获益不多的说唱会馆,GOSH则称得上是说唱综艺的最大赢家。每一季的《中国新说唱》,我们都能看见GOSH厂牌成员的身影,并且仔细盘点一遍你会发现,他们的成绩基本都是战队成员以上的级别。

《中国有嘻哈》里,GAI拿了冠军,Bridge位列全国9强;《中国新说唱》里,王齐铭位列全国12强。《中国新说唱2019》,GOSH几近全员出动,虽然希介、海马折戟海选,小艾倒在了合作赛,但是Turbo和雾都分别闯进了潘玮柏和吴亦凡的战队。

厂牌

今年的《中国新说唱2020》,GAI更是直接成了厂牌主理人,REGI和海马倒在海选后,王齐铭和希介进了GAI的厂牌,REGI复活后则进了吴亦凡的厂牌,雾都也在制作人公演时回来客串了一把。最后,王齐铭还拿下了年度亚军。

纵观GOSH四年来的履历,他们总共培养出了1冠1亚和5位战队成员,这是任何一个单一厂牌都无法取得的战绩。更何况,GOSH还不是一个专门的商业厂牌,能做到这点更是令人钦佩。

而最近吴亦凡的新厂牌所曝光的成员中,很多都是出自GOSH厂牌。如果这些成员能背靠吴亦凡的流量,获得更多在大舞台展示自己的机会,对于他们自己无疑是好事。

厂牌

四年来,围绕着GOSH也存在很多的质疑,其中质疑最多的就是整个GOSH没有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技术流选手,更多是依靠旋律、腔调、Auto-Tune等竞技性不显的方面赢得荣誉。而GOSH想要打破这些质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厂牌

如果说《中国新说唱》是GOSH的“升级宝地”,那《说唱听我的》就是Free-Out的“修炼圣地”。大年、BustaZun、张思源、Lil Howcy、高天佐、KC、Kandi(节目后收编)……Free-Out几乎派出了绝大部分力量参与到《说唱听我的》的竞争之中。

而最终的结果,也没让主理人光光失望:除了BustaZun较早离开之外,张思源留到了选择门的最后一刻,大年、Lil Howcy分别是“为你发光”和“GT集团”的战队成员,高天佐、KC、Kandi更是分列亚军、季军和全国五强。

厂牌

其实,Free-Out的精锐们在2019年就参与过《中国新说唱》的海选,但KC、大年、张思源等人都铩羽而归,直到今年才得以证明自己的实力。

而上面这一大串名字,甚至还不是Free-Out的“全阵容”,他们还派出了Round2和Joannne参与《中国新说唱2020》,不过Round2止步1v1,曾经是《中国有嘻哈》70强的Joannne被复活后也没能争取到战队名额,略有一些遗憾。

厂牌

成立于2016年的Free-Out,今年终于凭着《说唱听我的》证明了厂牌的实力,他们最大的优势用两个字就能概括,“年轻”。除主理人光光和制作人Ice Paper外,厂牌的平均年龄不到26岁。

作为对比,荣誉等身的GOSH的主要成员们全部都超过了26岁。换言之,Free-Out的成员们还有大把的时间来沉下心做音乐,总有一天,他们会比现在更加耀眼。

厂牌

说完年轻的,就要说说年老的。论“高龄厂牌”,来自长沙的Sup肯定是无出其右,他们之中最年轻的功夫胖也已经过完29岁生日了。不过相应地,SUP在说唱综艺的表现也是相当之好:

功夫胖是《中国新说唱》全国9强,两次参加节目都输给最后的冠军,侧面印证了他的实力;大傻是《中国新说唱2019》年度季军;刘聪是《中国新说唱2019》全国7强,一首《Hey Kong》成为了年度金曲……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

厂牌

不过除了C-Block之外,CSC其他的满哥们就要稍逊一筹了,这里包括但不限于Sup。于意在《中国新说唱》止步1v1 Battle,《中国新说唱2019》止步60s 1v1 Battle;Ranzer也在《中国新说唱2019》合作赛不敌肖恩恩;云别在《中国新说唱2020》进了GAI的厂牌,却在1v1被淘汰。

赛文、KPL龙别、龙泽宇都是连续两年参加,赛文2019年在合作赛和莫那奇(《说唱新世代》的那奇沃夫)双双淘汰,2020年止步100s淘汰赛;KPL龙别2019年在60s 1v1 Battle被淘汰,2020年同样止步100s淘汰赛;而龙泽宇干脆两年都没过海选。

而西奥在《中国新说唱2019》成了“活死人”,海选濒临淘汰最终给了链子,好不容易进了热狗张震岳战队却因为舞台事故早早出局,被人气投票后在复活赛闯到最后,吴亦凡却没有举起他的手。

厂牌

综合来看,以Sup为核心的这帮说唱歌手们的综艺表现,呈现出明显的两极分化:好的很好,差的很差。CSC的老牌选手们享誉天下是不假,但新生代们的后继乏力也是值得注意的事实。

C-Block活化石般的长盛不衰已经堪称中文说唱圈的奇迹,然而他们也终究有一天要面临退隐。如何振兴CSC,将是这座城市的年轻一代需要考虑的问题。

厂牌

与Sup能争夺一下“高龄厂牌”称号的,还得数他们西安的老朋友NOUS。张昊和Cream D的年纪,甚至比大傻和刘聪都要大。

虽然这个说法听起来有些奇怪,但NOUS确实是“以低调而闻名”,因为他们长期以来上综艺少、攒歌不发。但细数这几年的综艺节目,你会发现其实也有NOUS成员参与其中,只不过低调惯了的他们,存在感不是太强。

为NOUS首开综艺先河的是“狮子王”辛巴,他在《中国有嘻哈》与小白上演了一场“西安德比”,结果遗憾败北。来年再战的辛巴准备充分,却因为抢拍再度遗憾淘汰。幸亏NOUS的主理人派克特在《中国新说唱》中勇夺全国9强的好成绩,为厂牌强势正名。

厂牌

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其实那一年参加《中国新说唱》的NOUS成员不止有辛巴和派克特,还有Cream D。很难想象,在《中国新说唱2019》闯进全国14强的Cream D,却在《中国新说唱》首轮即被淘汰,并且还没有任何的表演镜头。而即使第二年拿到了全国14强,Cream D输给Vex的事实也让很多粉丝难以接受。

所以,Cream D在2020年马不停蹄地参加了《说唱听我的》,随行的还有未能通过《中国新说唱2019》海选的厂牌兄弟刘柄鑫和张昊,以及两度在《中国新说唱》早早出局的辛巴。但节目依然是残酷的,Cream D和刘柄鑫在“空气协议”战队待到了后期,而辛巴和张昊再一次被早早淘汰了。

厂牌

除了以上几人之外,NOUS还有一对老牌组合“脏胞胎Dirty Twinz”,他们俩参加了《中国新说唱2019》,但因为在60s 1v1 Battle中爆出粗口,导致被提前淘汰,画面也被剪辑殆尽。同年参赛的另一位NOUS成员KIGGA也止步合作赛。

2020年,组合里的小车Vico独自参加《中国新说唱》,但却没能通过100s淘汰赛。总体来看,NOUS在说唱综艺中的表现与说唱会馆趋近,除了个别拔尖之外,整体都不尽如人意。

厂牌

“高龄厂牌”争得难分高下,但要说“沙雕厂牌”,活死人称第一,没人敢称第二。活死人的实际主理人法老,可能是一线厂牌中参加节目表现最差的主理人,《中国有嘻哈》和《中国新说唱》分别止步60s和1v1 Battle,难怪当年杨和苏被淘汰说“没给法老丢人”时,有个热搜叫“法老才是最丢人的”。

活死人的其它成员,单论综艺表现,也是惨不忍睹:Lil Andy在《中国新说唱》1v1 Battle不敌Al Rocco,来年以深蓝儿童身份参赛,居然过不了海选,到《说唱听我的》进了战队才算挽回颜面;

同样过不了《中国新说唱》海选的,还有2019年的小精灵、JarStick和2020年失误忘词的龙崎。即使挺过海选,今年的JarStick和成都小李PISSY也是早早淘汰。

厂牌

说到底,活死人里综艺表现能过得去的,也只有《中国新说唱》的杨和苏,加上《中国新说唱2019》的杨和苏和福克斯。杨和苏第一年就进了战队,当时还没正式加入活死人的他,已经是活死人成员里在综艺节目上走得最远的了;

第二年,两人一个拿下冠军,一个获得人气,一举把活死人带入了一线厂牌的行列。当然,今年参加《说唱新世代》的小精灵,也证明了自己的独树一帜。

厂牌

单论综艺节目的赛果,活死人其实是最不够看的。如果把杨和苏的冠军拿掉,他们简直是说唱综艺里配角中的配角。

然而即使杨和苏在还没有夺冠时,活死人一样被认为是说唱圈里营销能力最强的、最会蹭热度的厂牌,人气也一直居高不下,这个和“福克斯带来了大量饭圈粉丝”相悖的结论,其实相当值得玩味。

厂牌

老粉们都知道,最初的活死人是一个玩恐怖核的厂牌,但随着成员不断扩充,他们曲风也从单一走向了多元。不过有一个厂牌一直秉承着硬核的本性,他们就是“丹镇北京”。

众所周知,硬核说唱的歌词不时会出现血腥暴力或政治敏感的元素,这简直是说唱综艺的天敌。四季节目中,确实有硬核说唱歌手拿到了好的名次,但却没有一场精彩的硬核说唱表演。所以,我们也大致能猜到丹镇北京成员们在节目中的命运了。

在《中国新说唱2019》中,击败老舅的斯威特止步合作赛,还魂散在60s 1v1 Battle不敌KIGGA,怪鸳鸯和梁维嘉干脆连海选都过不去。在了解《中国新说唱》对硬核真的爱不起来之后,2020年,丹镇北京的兄弟们决定不在一棵树上吊死,兵分三路出击。

厂牌

在《说唱听我的》孤身一人的还魂散赵磊(如今还魂散解散,也退出了丹镇北京),虽然走得不远,但一首《走起来瓷》意外走红成了热单;在《说唱新世代》展露硬核之外的多面性格的斯威特(刘永涛)和生番(刘悦),也赢得了不少好评;

唯一啃不下的硬骨头,还是《中国新说唱》。怪鸳鸯再一次铩羽而归,还魂散的孙佳睿也止步100s舞台,张千先是入选张靓颖厂牌,而后被梁维嘉所替换。

整个厂牌走得最远的,是因全能而被黄硕取名为“军刀”的梁维嘉Saber。他的个人舞台《刀》也算是四季节目中少有的偏硬核的舞台了,即便如此,梁维嘉也不过是全国20强,镜头寥寥无几。

厂牌

最后要说的一线厂牌,就是曾经的红花会了。关于红花会算“团体”还是“厂牌”,一直存在争议。考虑到C-Block、Higher Brothers、直火帮等明确是“团体”的Crew都只有3人左右,巅峰时期拥有近10人的红花会显然不是普遍意义上的“团体”,我们且以厂牌论之。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红花会只在2017年派出了小白(今年小白参赛仅代表个人)和PG One两位成员作为选手参赛,而两人目前都已经脱离了团队。虽然退出的直接原因并不一定是“参加节目”,但也难以否认两件事之间存在的关联。

在当时,团队中两位参赛成员一位夺冠、一位全国9强,是毋庸置疑的佳绩;但现如今,我们很难评价两人当年获得的巨大人气,到底是利是弊。我们更无法假设,如果当时PG One没有去有嘻哈,红花会会是怎样的发展路径。

厂牌

几年后,重新上路的404 Rapper参与了《说唱听我的》,弹壳担任制作人,MAI担任音乐总监。丁飞则是做起了幕后的大佬,在节目过后其公司签约了一些优秀的rapper。

说唱综艺对于红花会来说,必然是一种又爱又恨的存在。他们曾经凭借综艺攀上人气的巅峰,却也因为这巅峰的人气在跌落的时刻摔得最痛。

从近段时间PG One的各种闹剧中不难发现,弹壳和丁飞其实流露出了“如果时光倒流,宁愿不去参赛”的想法。也许没有综艺,我们还能听到红花会这块响亮的招牌,而不是像“就算消失在江湖也是面最大的旗”一般无奈……

今天这篇文章,我们介绍了一线厂牌们在参加节目后取得的成绩和不同的发展道路。下一篇文章,我们将介绍那些你从没听过、却在《中国新说唱》大放异彩的小众厂牌,各位读者敬请期待!

撰稿&排版 / 砂与海  图片 / 来源于网络

押韵诗人

本文来源 押韵诗人,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