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无疑是今年最火的女rapper,却也遭受到了诸多的非议

11月3日中午12点,乃万的首部个人纪录片《91%》正式上线。这部筹备许久的纪录片,将乃万在《青春有你2》节目后的工作与生活一一呈现。

爱奇艺的宣传语上写着:“看爷系酷飒的创作型宝藏Rapper打破规则,延展边界,在传统定义的女团和自己的风格之间找到平衡点。”

这是她想讲的,一个有温度的故事,无关流量、迎合和滤镜。现场观影结束之后,乃万在台下的掌声之中分享着自己的感慨,举手投足间俨然像个女明星。

说唱

在发布首部个人纪录片之前,乃万还被邀请担任《热血满满的弟弟们》的导师团队成员之一。尽管这档综艺的开始和收官都悄无声息,在国内综艺节目中并未激起什么水花,但这种尝试也让乃万离娱乐圈更近了一步。

对于乃万来说,2020年既深刻又魔幻。她做梦也没有想到,一档节目会成为一道分水岭,将她的人生分割开来。

《青春有你2》自3月播出后,乃万的名字就在社交媒体被疯狂讨论。毫不夸张地说,乃万仿佛办了一张热搜月卡,她在微博热搜中频频出现的次数,远超说唱圈的其他同行们。

节目上的乃万扛起了全队的rap大旗,在《青春有你》一众rap能力辣眼睛的成员里,广获underground圈认可的乃万显得鹤立鸡群。

说唱

当然,即使手把手指导,一群“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们还是很难完成说唱的入门,“心疼乃万”、“隐藏说唱导师”更是一度成为了流行语。乃万像搭上了一艘急速行驶的快艇,用比别人更短的时间将自己展现在新新人类的聚集区。

然而节目的结束,只是一个全新的开始。四年前,她选择了说唱;如今,24岁的她从地下走上了主流,坐在导师的位子,看到那些青春向上的新鲜血液,她会不会想到自己呢?被选秀改变命运的她,一定也希望这些年轻人能够抓住机会。

很多人终其一生想要搞明白自己喜欢的是到底什么、想过什么样的生活,也有少数人在很早的时候就和未来碰了头。而乃万的茧,是大学毕业以后才破的。此前,她是顺风顺水的学霸赵辉。

那时的她,以文化课+专业课第一的王者身份,考入艺术类顶尖院校——上海戏剧学院2014级木偶戏专业。四年大学,她拿下了一等奖学金+优秀毕业生的成就。在相对冷门的专业做到顶尖,她未来的路几乎注定是平坦而顺遂的。

说唱

但是这个“别人家的好孩子”,想要冲破这些标签和条条框框,她改掉了略显男性化的名字,告别了在学业上罕逢敌手的“赵辉”,用“赵馨玥”来迎接人生的新阶段。

在机缘巧合之下,她在微信里认识了一群做说唱的朋友,因为自己与生俱来的说唱天赋,她被好友拉进了名叫Lazyair氛子研究事务所的厂牌。

也是在这里,她尽情的施展着自己的才华。那时的她,从来没有想过去当一名职业rapper,只是纯粹的喜欢说唱而已。

或许赵馨玥自己都没有想到,对说唱的热爱像是一颗种子,就此在她心里生根发芽。这是发自她内心的驱动力,她积蓄力量,等待着属于自己的机会。

说唱

因为自己特别喜欢公牛队的91号球员丹尼斯·罗德曼,NineOne这个名字也由此得来。“大虫”罗德曼极富个性,在场上,他是能量爆棚的篮板狂魔;在场下,他是风流倜傥的花花公子。

而用罗德曼的球衣号码做艺名的赵馨玥,也甩开了学霸身份的束缚,释放出了她狂野和不羁的的另一面。

在还没有商业机构密集介入之时,可贵的艺术生命在自然生长。也许是运气,也许是实力,但乃万确实是极少数吃到短视频平台红利的说唱歌手。一首《Puma》让她在抖音爆火、一夜成名。

说唱

开头的一声粗口,加上“出门之前务必照照镜子擦擦我的鞋,出门之后务必默念三遍你是孙子我是爷”这种重量级的Punchline,彻底改变了“女rapper就该走甜美路线”的刻板印象。

但这首歌最洗脑的,还要数副歌的“I got Puma Puma I got Puma”。歌曲爆红后,乃万在各地的演出中,每当唱到《Puma》的副歌,都会要求观众们使用当地的方言来跟唱,场面非常有趣。

而之后发布的《I don’t wanna see you anymore》,更是让乃万名声大噪,不少明星都拿来当过BGM。

单曲大火,自然会有唱片公司找上门来洽谈商业合作。其实早在之前,就已经有很多公司注意到了乃万,和她聊过签约的事情,但她并没有签。

因为,在之前音乐节上的多次沟通与合作后,乃万与新锐商业厂牌WR/OC培养了感情,在通盘考虑后,乃万选择加入了WR/OC。

说唱

签约后,乃万听从公司的安排,参加了2019年的《中国新说唱》。经过两年的铺垫,这档节目的入围人数再创新高,每个人都渴望着证明自己的实力。

已闯出名气的乃万,在参赛前被一众rapper所看好,她就这样顶着“本季人气最高的女Rapper”的标签参赛。

然而,成名之路注定不会一路平坦,在《中国新说唱2019》的海选现场,乃万遭遇了第一次危机。准备许久的她因为过度紧张,出现了忘词的失误。

换在《中国新说唱2020》面对GAI,可能换来的就只有一个鞠躬了;好在乃万面对的是《中国新说唱2019》里拥有“大碗宽面”心态的吴亦凡。

吴亦凡宽容地表示乃万可以再唱一次,这一次乃万终于把握住了机会,没再掉链子。而吴亦凡也把链子递给了乃万,并且希望她是女生里面的潜力股。

可或许乃万就是不能承担如此之多的期许,在60s 1v1 Battle中,发挥稳定的她没能战胜名不见经传的Orenda,以1:4的票数爆冷出局。

新说唱对于乃万来说,并不能算是一次成功的经历,但却让乃万有了综艺的洗礼。说唱综艺不是她成名的唯一渠道,她也不是只有这一次机会。

在《青春有你2》中取得巨大成功的乃万,说明了一个道理:每个艺人都有适合自己的节目,而乃万就不一定适合《中国新说唱》这样竞技性强的舞台。

说唱

虽说没能在选秀节目里出道,可就像乃万自己所说的那样,第十名是成就,同时也是成全。她摆脱了绝大多数音乐人要面临的流量困境,不到半年的时间,无数演出合作各种邀约不断,成名之后的乃万忙得不亦乐乎。

节目结束,乃万推出了新单曲《But U》。据她说,这首歌的创作灵感来自于比赛。“观众对我的印象可能是‘遗憾’或者‘总是哭’、‘受委屈’……其实我感受到了很多爱的,所以就发了一首充满爱、甜甜的歌,希望大家知道我很幸福”。

乃万有一颗上进的心,或许连之后她自己也没有想到,对她来说,通往星辰大海的残酷旅程可能才刚刚开始,她正面临着被解构和重组。从本质上说,《青春有你2》是个剧情真人秀,选秀只是剧情进展的推动器。一个编剧团队预先埋下故事线,并静待其发生。

说唱

与此同时,强调“她”的女性向综艺也如同一面镜子,照见女性的焦虑和孤独,也见证她们的奋进与欢欣。像所有高潮迭起、不断发生冲突的连续剧一样,《青春有你2》有着各式的人设,乃万堪称完美地融入了其中。

可即便已经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乃万身上的霸道「哈人」标签却一直没摘掉。似乎每个出圈的rapper,都逃不开饭圈的“洗礼”,乃万也有近八成粉丝为女性。

她们痴迷于乃万在节目上表现出的「总攻」气质,热衷于被她挑逗,会顺从地将头靠向她的肩膀,心甘情愿地被「掰弯」。

说唱

这一代年轻人拥有前所未有的丰厚物质和巨大自我,个人化的语言和行为也因为有了网络这个载体而被无限放大。在歌里的生机勃勃和张牙舞爪,却没能在镜头前表达得尽兴。

即使在节目上,乃万也似乎太过在意别人对自己这些行为的理解和认同,比起在歌里狂傲拽酷的态度,比起粉丝的崇拜滤镜,这个年轻女孩考虑的是:该不该这么想、该不该这么做。在乃万眼里,似乎外界同意比自我表达更加重要。

随着知名度的大增,乃万的压力也在增加。几乎每个rapper成名之后都难逃被指责的命运,乃万也不例外,身在地上、心处地下的乃万,有时却不被任何一方所接受。

饭圈粉丝在吐槽作为女爱豆的她“又当又立”:评论底下一边“装小学生”式的洗白,一边有疯狂点赞diss谢可寅虞书欣的回答;说唱圈粉丝在吐槽作为女rapper的她“实力跟不上名气,技术跟不上艺术”、“主流的东西打动不了人”、“再也写不出《Puma》了”……

说唱

与此同时,经常出席商业活动、广告拍摄,以及广告歌的制作,更是让许多说唱圈对乃万心生不满,“她到底是偶像还是rapper”、“混饭圈的乃万不Hip-Hop了、不Real了”……这样的言论层出不穷。

而对于这些批评,乃万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选择了沉默,她独自消化着这些指责,努力地做好自己的工作。

为了在“传统定义的女团”和自己的风格之间找到平衡点,乃万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开始了一名签约艺人的生涯。

在这段日子里,她的生活每一天都被满满的通告塞满,很少有时间真正静下心来创作。不光是乃万,任何艺人在成名的路上,这都是他们要去面对的问题。

说唱

9月3日,乃万的一条诉苦微博#不管谁的错都得我被骂#登上了热搜。她在评论区中表示,自己只有一个助理随行,而且还得自己联系服装和妆发。

公众人物主动展露伤口,是寻求共情的标志,观众可以从中窥见他们重重包裹之下少有的缝隙。但这在娱乐工业里是一件奢侈的事情。合格的艺人受过培训,吃过苦头,会控制自己的情绪。

但对于从地下到地上的乃万而言,这个过程并不是螺旋上升,而是逐渐变成一个疲惫的死循环。她选择了主动发声,很多粉丝表示心疼,但也有一部分网友表示不理解。

有人认为她是在炒作,是在卖惨博同情;有人认为她飘了,真的把自己当女明星了……舆论场中,每逢公众人物倒苦水,总有心理阴暗的人充满恶意地认为“他们活该”。

说唱

谁都想过得更好,但又很怕失去当下的自由与惬意。生活永远谈不上有一个彻底通关的时刻,成名之后的乃万,不得不面对人生的得失悖论,那并不是一道简单的算术题。

她也陷入了挣扎,可是既然拥有了粉丝、拥有了名气,就注定要失去一些东西。“可能我自己都还是一个适应和接受的阶段,我就已经要接受在大家看来,我已经成定局的,这样的所谓的评价和指教。”乃万在纪录片里如是说。

从横空出世的那天起,乃万被拿来与说唱圈其他女rapper的对比,就没有停止过——尽管万妮达是94年、VAVA是95年而乃万是96年的,但论在说唱圈的成名时间,乃万甚至可以称她俩一声前辈。

说唱

一些声音说,乃万的技巧比之另外两位优秀的女rapeer并不突出,甚至有些平庸。可很多人不明白,当技巧到达一个及格线以后,个人特色才能让艺人走得更远。

不止是音乐,所有的艺术感受,本就是一个非常私人化的评价与体验。技巧登峰造极,自然能流芳百世;问题是对绝大部分人来说,争夺第一并非唯一目的,身边的风景也同样重要。以技巧留名者固然可敬,但在当下,我们同样也需要各具特色的不同声音。

说唱

从今年的比赛出发,乃万开始了自己在演艺圈和名利场的“英雄之旅”。在名声迅速到来后,在由欲望、名利、争议和无常组成的漫长试炼中,乃万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成年礼。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Real与否的争议,她不想再去过分纠结。正如她在比赛最后引用《时光机我很忙》里的那段话:“少年与爱,永不老去,即使披荆斩棘,丢失怒马鲜衣。”

成为主流艺人后,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面对不同于地下说唱的陌生环境,乃万如何适应当下的话语体系?这一切都需要乃万自己来回答…

撰稿 / 钢化膜殺手  排版 / 砂与海  图片 / 来源于网络

押韵诗人

本文来源 押韵诗人,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