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pHop歌曲中的音乐性和文学性,究竟哪个更重要?

两周前,押韵诗人发了篇subs的专访,没想到引发了评论区关于“说唱音乐的音乐性和歌词究竟哪个重要”的激烈讨论。而网友们的观点,更是呈现出了极与极的态势。

诚然,作为一门在不断进化和发展的音乐,说唱音乐的审美也随着音乐风格的不断变化而一直在改变,这也是它最有魅力的地方。所以,今天这篇文章,我们就读者们的评论说一说,Hip-Hop中的音乐性和文学性,究竟哪个更重要?

hiphop

众所周知,关于说唱音乐中的音乐性和文学性,一直以来都是个尖锐且争论不休的问题;而且关于音乐性问题的解释和说明,我的同事纸博士已经做了很好的科普了,在这里借用一下他的观点,以知乎上的这条分析为例,我们可就此来进行探讨。

hiphop

我十分赞同“市场性是主要的,艺术性是次要的”这句话。那么纯正的说唱音乐和市场性对于一个rapper来说真的是互斥的属性吗?为什么我们的看到说唱节目的评委点评里面更多的是“大众”、“用户”“市场”这些词呢?

真正好的音乐作品,是需要音乐人用内心深处所发出的强烈的情感来感染听众。听众群体才是关键,不管是写公号、拍电影还是做音乐,共情和共鸣都同样重要。年轻人喜欢的音乐不仅风格更加多元和前卫,表达态度同样重要。所以,才会有吴亦凡凭借《大碗宽面》在调侃自嘲间出圈,扭转口碑还打动不少路人,这是顺势借势。

对于节目的选手而言,作品是核心竞争力,对“听觉”感官享受的注重一定先于对“观赏”体验的把控,这决定了是仅仅贴上一个说唱标签,还是会引领中国的说唱时代。相比节目本身的话题度,让更多的说唱音乐作品被听见、被传唱,无论是对说唱音乐人的发掘和培养,还是对说唱音乐作品曝光率的增加,意义都不止于一档节目的短期效应。

能流传的歌,要么就是现在大热的风格,要么就是歌曲本身的感染力特别强。以思想深度取胜的经典说唱肯定也会有人喜欢,但会不会比歌词简单flow套路但是hook套头的Trap更流行,却很难说。

拿18年的新说唱为例,艾热、功夫胖、派克特、马俊这些“老将”能给观众展示出这么多好的经典说唱歌曲,已经算比较难得;但四位导师给出的认定,显然是ICE的Trap和周汤豪旋律hook的流行Rap市场潜力更大一些。

hiphop

其次,说唱出圈的一大难点,就是审美体系太复杂。针对不同的听众群体,《中国有嘻哈》之前圈内最火的是川渝派的Trap,红花会的实力偶像路线,C-Block融合了中国江湖流特色风格rap,满舒克、TT、光光等人的流行说唱。

如果过度强调技巧和专业,许多内容是难以实现大众传播的。况且对于普通观众来说,看综艺图个乐呵,他们很难、也不想弄懂trap和old school到底有什么区别、究竟Hip-Hop中的音乐性和文学性哪个更重要。

hiphop

如果音乐人的创作力已经达到汹涌的水平,不用“定义”就是最特别的存在。就像刘柏辛的《Manta》,这首歌表达的内蕴兼具音乐性和哲学性。对她来说,魔鬼鱼的存在打破了常理和规则,展现了世界上无限的可能。AR在《流行说唱》这张专辑中,上也有提升自己狭义上的“音乐性”的考量。

hiphop

群体内部存在一个无法调和的审美鄙视链,这让音乐人们实在是难以取悦听众。而事实证明,无论音乐性上是否具备了前瞻性,还是为大众提供了足够的情绪价值,只要作品能够带来新鲜感,或是拥有一定的流量特质,都存在一定的破圈可能性。

从音乐综艺的爆款走向来看,大众对多元音乐风格的需求度和接受度都是很强的。在现有的说唱综艺里,其实没有多少作品能让路人哼唱,传播度注定不高。这个时候有,些说唱爱好者肯定要吐槽我们亵渎说唱文化,就只配听土嗨。然而,从《野狼Disco》到《魔动闪霸:对手》的成功出圈,都呈现出更鲜明的风格特征——人们想听点新鲜的。

hiphop

追本溯源,说唱最初就是用来对线的语言武器,说唱综艺想要做好,首先就要明确一个关键问题:节目到底做给谁看?主打万物皆可说唱的《说唱新世代》,选择了拥抱大众。它把重点放在表达上,让人们的注意力从技术上移开。当说唱的工具性被不断放大,便从根本上摆脱了小众标签。

在定位节目取向的同时,音乐的好听还是词的内涵好,是否应该因为一个元素而牺牲另一个?这个问题考验着每一位说唱歌手。人人皆是rapper的号召点,终于在这样的语境里,任何人都能在说唱文化里注入自己的理解,用以来传递某个故事、某种精神。观点碰撞和价值对话,更能引起强烈的情感共振。

从这个角度诠释来看,竞技的紧张感固然刺激,但独特的音乐性才是音乐综艺突围的核心竞争力,毕竟音乐从来没有对错,更没有输赢,好音乐才是最终吸引观众的法宝。

hiphop

有的听众对于音乐的欣赏水平比较低,对于一首歌的喜爱程度会更取决于它文学性的部分。纵观今年三档说唱综艺节目,《说唱新世代》就是在进行文学性的探索,严敏导演曾经在访谈里说,他想找到“诗人”。

hiphop

然而,所有综艺节目都是有争议的,最开始大家对于《说唱新世代》这个节目的批评来自于“卖惨”,可对于一些说唱歌手而言,像斯威特和懒惰,他们毫无避讳写出自己真实的经历却被贴上这种标签,确实是有些不公平。

hiphop

在注重音乐性的同时,说唱新世代的赛制上又无时不刻不在表现文学性这一点,选手们在文学性上的体现相比于新说唱而言要好很多。九强诞生的比赛,赛制采用的是辩论的形式,分成几个不同的辩题,就一个主题,用说唱的形式进行辩论,其中最令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那首《山顶洞人与夜航船》。

这首歌由鱼翅Fin和直火帮Feezy两位歌手共同完成,辩题是“在《流浪地球》的场景发生之后,是留在地上被冻死还是进入地下城苟活”,鱼翅的角度是进入地下城,直火帮Feezy的角度是留在地上。

hiphop

鱼翅的观点是:在地下的人延续了文明与文化的传承,未来人类也有可能发展出新的适合地下的生命和社会形式;直火帮Fezzy的观点是:要留在地上见证太阳的爆炸,也许太阳毁灭是谎言。

新世代中另一首大火的《书院来信》是在以“一封未寄出的家书”为主题,圣代创作的歌词部分利用藏头诗的方式,直指批评了豫章书院事件。

hiphop

姜云升在《给说唱新世代参赛选手的一封建议信》中唱道,“叫你学黑人文化,没让你变成黑人”,这就是我的观点。将外来的文化变成我们自己的东西,才是正确的。

因为新世代的突破,选手的歌几乎都完美地得到了演唱和播出,几乎没有因为和谐而改词的部分,就算是不和谐的词也让选手唱出来,后期再改字幕或者消音。单从这一点上,相对于前两档说唱综艺节目而言,《说唱新世代》已经取得了质的飞跃。

夏之禹的《Hometown》,从字幕上看几乎读不通,但歌手唱出来的词却一点都没改。在节目播出过程中,严敏导演被上面约谈过,但其后他依旧坚持这种风格。

总决赛上,圣代、Fezzy和陈近南的歌曲《美杜莎庄园》中,有一段批判职场性骚扰的歌词被删掉了,节目播出之后立刻上了微博热搜,我们都知道热搜榜是什么情况,除了现场的观众,看直播和录播的观众很难意识到这点。

hiphop

Hip-Hop中的音乐性和文学性究竟哪个更重要?好的Flow和韵脚,经典的采样和优秀的伴奏作为Hip-Hop音乐的基础,文化则是能够让音乐打动人心的必要条件,一首好的Hip-Hop音乐两者缺一不可。

平心而论,理想的说唱作品,不是已经定好的金科玉律,而是在不断变动的个性体验。我们写这篇文章的目的,也并不是引导观众去比较,而是以此为参考,帮助人们找到适合自己喜欢的说唱作品的节奏和模式。

从探讨说唱标准,到尊重个体观点的多样性,对于音乐人来说,最该思考的问题是如何把握好提升音乐性和文学性的权重;对于综艺节目来说,最该思考的问题应该是如何把握好节目娱乐性与音乐性的平衡。

对于观众而言,对于某些说唱爱好者来说,应从“好为人师”变得“亲如密友”。和嘉宾观众的对话视角,也应当从俯视转为平视。这是姿态的转变,也是价值观传递的转向。

对于我们今天的话题,你有着怎样的思考呢?

撰稿 / 钢化膜殺手排版 / 砂与海图片 / 来源于网络

押韵诗人

本文来源 押韵诗人,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6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