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法老做过四次队友,在Beef方面所向披靡,为什么他会被网友称作“Flow天花板”

在三档说唱综艺尘埃落定之后,中文说唱圈似乎迎来了今年久违的宁静。然而,随着那吾克热在双十一晚会上舞台视频的传播,以万赛文和深蓝儿童为代表的“不和谐音”出现了。

这其中,又以深蓝儿童的小安迪最为“张狂”,不同于其他人只是口诛笔伐,他直接发出了一首带MV的《干大村炮》,来对他心中以那吾克热为代表的这类“土炮”加以批判。

说唱

果然,这样“出格”的行为在一片宁静的环境中,吸引了所有人的关注。不少人对小安迪加以批评:“你也是个土炮,大哥不说二哥”、“想蹭热度想疯了”、“作品没有音乐性,你们的歌都没人听”……

然而,不同于有合约在身、需要谨言慎行的说唱歌手,一向被称为“暴躁老哥”的小安迪选择了亲自下场回怼。他不仅在评论区回击网友,还用一首埋梗无数且兼顾了多变Flow的阿卡贝拉《一个人的Cypher》,亲手扭转了舆论风向。这首歌让听众们大呼过瘾,直言是“终结Beef的水准”。

实际上,深蓝儿童这个组合,就和他们之前所处的厂牌活死人一样,在Beef方面所向披靡,未尝败绩。而这其中很大的原因,要归功于一颗“碰不得的炸弹”——被誉为Flow Master的小安迪Lil Andy。

“碰不得的炸弹”这个说法,来自一名网友。当时,深蓝儿童的爱可小和氧气哥,与四驱兄弟的未来星发生了一些口头争执,眼看两边正要燃起战火时,就有网友出来劝和了:

一方面,四驱兄弟和深蓝儿童有法老这个共同的好友;另一方面,这位网友认为如果事情牵扯到安迪,让这头怪兽下场,局面将会对曲风不够凶狠的四驱兄弟不利。

说唱

那么,小安迪究竟是如何把自己的名声做到这种“闻风丧胆”级别的呢?一切还要从2010年说起。在《说唱听我的》先导片中,小安迪被字幕冠以了“10年OG”的荣誉称号。结果次日,他就亲自在微博上就此事回复道:“2013年才进棚录歌,2010年我还在玩花式篮球呢”。

街球虽然不在HipHop四大元素之列,但也被普遍认为是与HipHop密切相关的文化现象之一。出生于1993年的小安迪,在2007年喜欢上说唱,进而了解到了整个HipHop文化。2010年前后,还是学生的小安迪参加了安徽的DSA街球团队,这也算他与HipHop的初次结缘。

说唱

有趣的是,团队当时参加了安徽卫视的闯关节目《男生女生向前冲》,这段视频于小安迪今年参赛期间被网友挖出来,可以看到当年青涩的他面对镜头相当羞涩,闯关失败出糗的画面也被法老剪辑进了B站的“战队预告片”中。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点击“阅读原文”欣赏小安迪的好(hei)表(li)现(shi)。

2011年,小安迪从老家安徽合肥来到浙江宁波读大学。相比于“HipHop荒漠”合肥,宁波虽然也没有太多团队,但整体氛围上要稍好一些。在这里,小安迪认识了来自浙江余姚的说唱爱好者Double L(陈乐天),还有他的Back up兼老乡Big Gun,一拍即合的三人组成了团体Street DNA,隶属于宁波三次方厂牌。

说唱

在那个中文说唱“青黄不接”的年代,唯一有影响力的比赛就是Iron Mic。听了4年说唱的小安迪也跃跃欲试,报名参加了Iron Mic杭州赛区的比赛。出人意料的是,年仅18岁的小安迪爆发出了惊人的能量,他在赛场上所向披靡,直取杭州站冠军。然而,他的身影最终却没能出现在全国总决赛的舞台上。而原因很简单也很真实,只有两个字:没钱。

2012年,当年颇有影响力的说唱媒体“聚蚁网”办了一个“饶舌新人王”比赛,小安迪拿到了全国八强的好成绩。同年8月,小安迪推出了自己的第一张Mixtape《Grown Man》,这可以视作他对于之前作为说唱爱好者的时期的一个总结。不过,这些歌曲的质量放到今天来看确实有点不堪,所以小安迪索性把它们删了个精光。

说唱

另一件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事情是:经过两年的酝酿,小安迪和Double L、AKA战火共同成立了Ace Blood,这也是宁波地区当时最大的厂牌。在最鼎盛时,Ace Blood旗下有十四位之多的成员,这其中也包括了年轻的MC法老。

在锤炼自己Flow技术的同时,小安迪还开始接触混音等后期制作的技术。说他是团队的“技术”担当,多像一个有趣的Wordplay。2012年年底,他协助完成了Ace Blood的团队Mixtape《Back To The East》。2013年,法老正式加入了Ace Blood,也是从此时开始,小安迪与法老开始了他们近十年的友谊。

说唱

同年6月,又有所进步的小安迪发布了自己的第二张Mixtape《Rebirth From The Dark》。这张Mixtape里,小安迪邀请到了当年的Spidaboi、如今的Mercy作为Feat,还有未来的老大哥Big Key也友情献声。最特别的是,嘉宾阵容里的Ailee就是小安迪当时的女友、如今的妻子。

从地理角度说,宁波很大;但从HipHop的传播发展角度说,宁波却太小了。对于有音乐梦想的年轻人来说,他们不能被局限于此。于是,一个打算立足上海、辐射江浙沪的全新厂牌在2013年8月诞生了,它的名字叫做L.S.D。

说唱

LSD这个名字当然可以理解成致幻剂,但他们给出的官方释义是:Luv Stuv Dealer。与此同时,由于大部分成员选择加入L.S.D,Ace Blood也就此和平解散了。

扬帆起航的L.S.D厂牌有相当远大的理想抱负。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备,团队已经拥有了一些作品储备,比如法老的首张Mixtape《KillA》。值得一提的是,这张专辑有一半的曲目的后期,都是小安迪协助制作的。

朝气蓬勃的L.S.D,终于在2013年11月30日组织了他们的首次专场,这场演出打破了上海696LiveHouse的HipHop演出观众人数记录,不过这个新的记录其实也还只是两位数而已。

说唱

L.S.D厂牌虽然年轻,但却与NOUS的关系相当不错。当时派克特在上海巡演,也邀请了Big Key去作为嘉宾。不知是否出于“交流”的需要,小安迪也在2013年出现在了NOUS主办的“要钱不要命”Battle比赛中,不过这次他止步四强。同年,他又再次参加了Iron Mic杭州赛区的比赛,这一次他在决赛中遭遇了后来加入Free-Out的Busta Zun,小安迪鏖战多轮后遗憾败北。

2014年5月,L.S.D的团队Mixtape《LSDTape》发布了。此时,小安迪就已经以“怪异独特的Flow”而闻名,作品的个人风格也逐渐确立。同时,小安迪也没有放弃Battle MC的身份,这一年他在故乡合肥再次拿下了Iron Mic的分站冠军。不再只是爱好者的他终于有经济能力参加总决赛了,但却没有取得好的名次。

说唱

2014年同时也是中文说唱大环境发生深刻变化的一年。谢帝那首《明天不上班》的走红,搅动了中文说唱此前“一潭死水”的状态。不过谢帝随后的踩奖事件,倒是让小安迪的队友法老十分不爽,写了一首《跟这个烂圈子说再见》来Diss谢帝和马思唯。同时,也发生了说唱会馆 VS ChillGun这样的“川粤大战”Beef。

怀着对中文说唱发展道路的思考,小安迪写出了一首《A Letter To Skip》。毫无疑问,这个Skip就是大名鼎鼎的OG Skippy、说唱会馆的马思唯。不过,向来不爱回应他人的马思唯,并没有理会小安迪发来的“切磋”。

马思唯不给回应,但不代表说唱会馆的其他人没有回应。从当年零星的贴吧和微博记录中,看得出谢帝是表达过对小安迪作品水平的认可的。

说唱

《A Letter To Skip》发布于2015年1月,紧接着,小安迪就发布了自己的第三张Mixtape《Evolution》。这张名为“进化”的Mixtape真的见证了小安迪的进化,这张专辑的Feat对象相当有排面,有EBG的艾福杰尼、C-Block的功夫胖、中文说唱的活化石邪恶少年EB,当然还有L.S.D的好兄弟Big Key和法老。

从历次专场的海报中,不难看出小安迪是主理人Big Key之下的二号人物,而法老只能排在第三。这也是为什么在《说唱听我的》里,身为制作人的法老会说自己“无法评价”小安迪:对于他来说,小安迪就是亦师亦友的存在。因此,也只有小安迪敢在离开活死人之后说“我觉得法老还是跟我一起玩的时候Flow比较牛逼,现在的他不是最高水准”。

说唱

L.S.D有远大理想,但现实往往更加现实。在完成了团队的最后一部MV《第六代》之后,小安迪和Big Key从L.S.D厂牌中消失了。2015年另外的一大半时间里,只有法老一人带着其他人苦撑着,最终法老也没能坚持下去,在2016年即将到来时选择了解散L.S.D。

我们无法得知,为何一个发展势头良好的厂牌就此戛然而止,但从各个渠道了解到的信息中,都提到了“经济纠纷”这个问题,并且矛盾的双方居然是法老和小安迪。

然而半年之后之后,真相水落石出,小安迪和法老重归于好,这件事也被证明是被别有用心的人故意陷害所造成的。对于此事,小安迪只是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谁现在和所有人都没有联系了,那就是谁干的”。

离开L.S.D的2015年年中,小安迪回到了老家合肥。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合肥也不再是他当年离开时的“HipHop荒漠”,一群有志于此的年轻人已然林立,只待集结。小安迪的归来,无疑给他们注入了一阵强心剂。2015年10月,小安迪、黑潮、毕冉、卢慈航和爱可小等人,共同组成了MTS说唱团队。

说唱

离开L.S.D后不再需要承担繁重的制作工作的小安迪,也重拾了自己的Battle MC身份。这年年底,他时隔两年再次前去西安,参加了由红花会举办的“干一票”Battle比赛。

那次比赛汇集了不少优秀的Battle MC,如PG One、辛巴、小车、山鸡等人,小安迪的好友卢慈航和毕冉也一同参加了。可惜的是,久疏战阵的小安迪在首轮就败北出局。不过,他也因此结识了不少Battle MC,其中就有在此次那吾克热事件中为他说话的贝贝。

或许是对Battle MC的身份感到厌倦,此后的小安迪基本没有再站上过Battle的舞台,而是把更多精力投入到作品和比赛之中。2016年2月,MTS团队发布了首支Cypher,随后他们参加了首届《Listen Up》,并且闯入了全国总决赛。对于一个成立不到半年的团队来说,这是个相当优秀的成绩。

说唱

同年6月,小安迪发布了他的第四张Mixtape《Cloud Files云文件》。这张Mixtape的阵容更加豪华,既有像黄旭、PG One这样因为Battle而结识的好友,也有法老、毕冉这样并肩作战多年的兄弟。

前面说到,到2016年时小安迪和法老已经澄清了误会,两人甚至共同规划了一场名为“Underground God”的巡演。但那个时候法老在上海准备筹建活死人,小安迪则还在合肥忙于MTS,因为各种原因,巡演最终并未付诸实践。

转机很快就出现了。2017年,MTS由于成员各自的发展需求而和平解散,这也让小安迪再一次恢复了自由之身。同年3月份,小安迪作为卢慈航的Back up,出现在了《Listen Up》上海站的比赛舞台上,但上海站最终的冠军却被老朋友法老拿下了。

说唱

或许是看到了法老的成长和进步,深思熟虑后的小安迪于2017年5月13日以一首《PAY》加入了活死人,重新与法老并肩作战。随后,原MTS的Lil G(小九/爱可小)和卢慈航也加入了活死人,并且和小安迪组成了最初的深蓝儿童。

2017年的中文说唱历史少不了《中国有嘻哈》,但小安迪并没有像法老一样前去参赛。事实证明,小安迪的决定是睿智的。法老在体育馆海选“翻唱”了小安迪在《第六代》中的Verse并赢得热狗好评,却在60s环节由于与主办方在计时上的沟通失误太晚开唱,最终惨遭淘汰。

相比于法老的“抛头露面”,小安迪选择了向下扎根。用他的原话说,“我在完全封闭的状态下计划一个大的项目,我觉得我们三个(早期深蓝儿童)就像海绵还在不断吸收,我们会做出很多你们没有听过看过的shit”。

说唱

2017年10月28日,单曲《公众号》的发布宣告了深蓝儿童的正式诞生,小安迪的职业生涯也来到了一个全新的阶段。几天后发布的《基洛夫》中,深蓝儿童迎来了氧气哥的加入,四个深蓝仔正式合体。

在年末的大型Beef中,深蓝儿童代表活死人发声,《Fxxk ur no bb》和《老子上亿》都旗帜鲜明地把枪口对准了说唱会馆,且水准不凡。2018年年初,深蓝儿童的第一张Mixtape《1st》发布。封面上虽然还有四个人,但卢慈航实际上已经因为学业问题退出了活死人和深蓝儿童。

说唱

对于小安迪来说,2018年是忙碌的。他先是参加了《Listen Up》,拿到了上海站的20强;接着又参加了《中国新说唱》。可怜去年的小安迪还清醒无比,今年他为了组合发展就成了个愣头青。

爱奇艺的节目组哪里可能给他这种没有综艺效果的耿直Boy画面?法老好歹还在第二集正片露了一分钟的脸,那首《未来》也好歹放了快嘴部分,小安迪则是一秒钟镜头都没有。

或许不少读者还有印象,当年的吴亦凡走的是严格人设,几乎所有rapper他都要按个Fail。我做过详细的统计,吴亦凡给了Pass的所有选手有12位,其中的11位都得到了完整的歌曲镜头播出,而唯一那个拥有吴亦凡Pass却没有任何镜头的人,正是可怜的小安迪。

说唱

不仅是60s特意新写了Verse、旋律与技术兼备的《单孤》没有播出,1v1 Battle环节与Al Rocco合作的《China Wave》也一样没有播出。翻看这首歌的评论区,全都是“安迪更强”、“为什么淘汰安迪”……大家都觉得Al Rocco歌词尴尬、小安迪技术一流,结果却是Al Rocoo晋级了。

不过,小安迪自己倒没怎么去计较这次争议,甚至在一年后,他还和Al Rocco合作了《Back to Back》,这首歌也成为了深蓝儿童的热单之一。可能相比于在节目中走多远,他更希望的是能有作品留下来。

比赛结束之后,活死人发出了《活死人2018Cypher》。这首Cypher中小安迪的部分十分惊艳,不少新听众仅凭这么一段极短的Verse就粉上了小安迪。

说唱

2018年年底,深蓝儿童发布了第二张Mixtape《2nd》。与此同时,Lil Pump辱华事件正在不断发酵,活死人厂牌全员出击,小安迪当然也没闲着,一首《No Ching Chong》好好地教育了一下Lil Pump。

不过,随着活死人不断发展壮大,以及小安迪对深蓝儿童发展的深入规划,求同存异正在变得艰难。吴亦凡事件发生时,爱可小和氧气哥就分别以《流量》和《评评理》发表了和法老不同角度的观点。

虽然“君子和而不同”,但非要求同存异苦苦维持现状,其实对双方也不是一件好事。所以在2019年年初,深蓝儿童退出了活死人厂牌。这次的退出,原因只是双方音乐理念和发展规划的不同,并不是兄弟情谊有损。

说唱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人感觉事情并没有那么单纯。当时活死人的DJ酷癌(法老《亲密爱人》的Hook),就在朋友圈里直接喷深蓝儿童做的音乐“土”,并且纠集了19个做New Wave的音乐人,搞了所谓的“New Wave大军”,要Diss深蓝儿童。而大军之中,当然就包括在《中国新说唱2019》搞笑天赋拉满的Doooboi和他的彩虹男孩。

在文章的开头,我们说过,深蓝儿童没有输过一场Beef。面对风格轻松的彩虹男孩,深蓝儿童就像恶狗一样,狠狠地咬住了他们的咽喉。小安迪发出了《123456789...Diss》,氧气哥发出了《?》,两首Diss轻而易举地把New Wave大军打得溃不成军,同时他们还爆出了酷癌的黑料,成功让她被活死人方面疏远了。

说唱

此役过后,深蓝儿童和百川、叁眼怪兽、笑男孩等人成立了Catabolik聚异体厂牌。2019年年底,深蓝儿童发出了EP《宅の死》,小安迪的黑嗓与核嗓展现得更加成熟。恰逢此时活死人大战平西音乐,作为前成员的深蓝儿童也拔刀相助,三首《人类Diss》甩了出来,而小安迪的那一首质量尤其高,又收获了一波好评。

但对于整个事件,小安迪说:“要是走面的话,我会说‘牛逼走起来bro’;但要真说心里话,我觉得水平都不太行”。很奇怪的是,这种听起来很装的话,从小安迪的口中说出,却真的能够令人信服——那确实是一场噱头大于好歌的Beef。

2020年,小安迪再次出征综艺节目,这一次在《说唱听我的》,他依然没获得表演镜头。好在同Beat Cypher挑战赛里,他终于凭借《四个我》引起了观众的注意;接下来的Hit Song环节,他更是和最后的总冠军JD合作了一首迪斯科风的《脑袋有》,赢得了一致好评。

说唱

在命运电梯环节,小安迪选择了“为你发光”战队,继Ace Blood、L.S.D和活死人后,再次和法老并肩作战。虽然和廖效浓早早出局,但小安迪坦言“自己已经能够赚到钱了,要把机会留给队内新人”。

今年6月15日,深蓝儿童的首张正式专辑《三只头的狗》上线。显然,这是深蓝儿童的戏谑自称。他们在专辑评论区说,“这是最原始的RAP,不再创新和突破的曲风,节奏十足且单一的歌都可以在这张专辑里找到”。在无数次的标新立异之后,深蓝也停了下来等了等他们的听众。但我们都知道,未来的深蓝儿童和小安迪,永远不会停下他们进化的步伐……

撰稿&排版 / 砂与海  图片 / 来源于网络

本文来源 押韵诗人,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4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