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Kanye一样选择和Nike分手,新东家到底会香吗?

说唱

2020年年初开始,简约的穿搭风格开始逐渐进入大家的视野,像Kanye West的大地色YEEZY穿搭开始渐渐受到更多人的喜爱。

纯冷或暖色的上下衣风格搭配一双比较出挑的鞋子,这样出街不仅方便又好看。

在昨天晚上,Kanye West的“得意门生” Jerry Lorenzo宣布Fear Of God正式加入Adidas的阵容,这可是非常重要的新闻。

Nike在失去YEEZY后又再度失去FEAR OF GOD。

说唱

我们先来说说Kanye的YEEZY和NIKE的渊源。

Kanye在学生时代就很喜欢设计鞋子,他喜欢画画鞋子的草稿,并也说过在他学生时代Air Jordan 1系列是他最喜欢的鞋子。

他的妈妈Donda West有一次带他去看日本动漫电影《阿基拉》之后,他备受启发,他也同时萌发出要做一个属于自己的鞋子品牌的想法,他要让这个品牌也成为球鞋中的“兰博基尼”,这就是YEEZY诞生的原因之一。

说唱

2008年的格莱美颁奖舞台上,Kanye West脚踏第一代Nike Air Yeezy登上了这个全世界最受瞩目的颁奖舞台,这也是第一代Yeezy配色“Blink”第一次进入公众的视野。

2009年4月4日Nike Air Yeezy “Zen”正式发售,这也是首次Nike Air Yeezy系列的发售,但是此时的NIKE X YEEZY系列并没有受到很多关注,因为大多数人还是只知道或者只喜欢他的音乐而已。

直到2012年的Nike Air Yeezy II发售的时候,Nike Yeezy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超前设计的外观,独特的纯夜光底,超限量的发售加上无预告发售形式,全部作为助力让这款球鞋的转卖价格一下子上到5位数甚至到现在已经6位数都一码难求的地步。

说唱说唱

可惜了Kanye在Nike刚刚起步就好景不长。

2014年Kanye正式宣布和Nike分道扬镳,而且通过自己当时的经纪人:Scooter Braun,完美地抓住了Nike最强对手Adidas抛来的橄榄枝。

Kanye说他与Nike分手的原因是:Nike企图控制他设计鞋子的出厂销售数量,他们想把饥饿营销做到底,可当时的他是极力反对的。

不管是不是,当时Kanye还面临的一个问题是:Nike给他的版税和Adidas开出的价格完全是不能匹敌的。

Adidas给到Kanye 15% 的版税收入外加营销费用。相比之下,当年 Michael Jordan 从 Air Jordan 系列中获得的版税收入仅有约 5%,Nike是绝对不会给到Kanye超过MJ的价格的。

就这样Kanye觉得自己被Nike Slave了(奴隶),愤怒之下《Life Of Pablo》专辑中一首《Facts》Diss耐克横空出世:“YEEZY YEEZY Just Jumped Over Jumpman”

说唱

加入Adidas后的Kanye West不但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效果而且他也拥有绝对的自由。

Adidas没有给他约束,让他全民Yeezy,350,750,500,700,380,950一个个系列的成功,都让Kanye非常满意。

Jerry Lorenzo这次加入Adidas的阵营会不会也有Kanye在背后各种助力呢?

其实真的非常有可能。

说唱

Jerry Lorenzo其实是个虔诚的基督徒,小时候他的母亲就一直让他在周末读经典的灵修作品《My Utmost For His Highest》(竭诚为主)

相信这也是后来“Fear Of God”这个牌子名称来源的主要原因:既表达了对上帝的敬畏之情也表达了对上帝力量的恐惧。

出生于加州萨克拉门托的Jerry Lorenzo并不是科班出生的设计师,大学毕业后他攻读了MBA,并且在Diesel和Gap当过兼职。

2008年之后他来到洛杉矶办起了JL Nights的派对组织,这个派对越办越出名,在后来吸引到了Pusha T、Kid Cudi、Don C等人的关注。

在一次偶然的机遇中,Jerry Lorenzo认识到了Big Sean,Big Sean对他FOG的设计非常喜欢并且推给了Kanye,然后Jerry的人生转折正式开始。

说唱

Kanye把Jerry Lorenzo带进了自己的团队Donda,并且亲自多次上身Fear Of God来带货。

在当时大热的Kanye的每一身穿搭都是足够引起话题的,这就让Fear Of God正式走进了大家的视野。

Justin Bieber也是Fear Of God的狂热粉丝,在各大演唱会现场上身Fear Of God款式,让FOG瞬间爆火。这也让Nike注意到了这个冉起的新品牌“Fear Of God”

但是没有什么一直顺风顺水的事情,Kanye的YEEZY系列鞋品从以前的一鞋难求到现在的无人关心,Fear Of God在18年的第五季惨淡收场后,Jerry选择了重启,他删除了ins所有的东西。

在一个季度后,FOG的第六季上线的同时两双Air Fear Of God 1同时上线,这可能是FOG的重生不过这可能也是FOG的无奈。

FOG无法靠自己的品牌效应去吸引更多的粉丝了。

非常高的定价,难以被普通人理解的品牌理念,还有在二手市场被炒的一塌糊涂的支线品牌Essentials都让主线FOG的销量一路下滑。

支线Essentials的诞生主要原因就是拓展自己品牌在平价市场的竞争力,并且让那些买不起主线的粉丝可以享受到这福利,说白了就是:拓展设计+扩展消费群体。

但是没想到啊...这支线一出来就被疯狂地炒,倒卖价格真的有些热门款都再加一点钱就赶上主线了。

这把主线FOG摆上了一个非常尴尬的位置,因为FOG毕竟在大家眼里是属于街头的高街品牌,它并不是“奢侈品”,但是Jerry却始终把FOG当作奢侈品来做。

当消费群体对品牌传达到给他们的理念和设计师想传达给他们的理念有不同的时候,这个牌子就会变得“迷惘”

说唱

Jerry Lorenzo虽然也有像Kanye West一样的设计天赋,但是他在对品牌的理解和经营上和Kanye差的不是那么一点。

Kanye太会用物以稀为贵的这种销售手法了,他虽然说了全民YEEZY,但是限量的款式还是有的,而且例如初代350和750,你在之后完全没看到过补货,Kanye就算拿了3张3的牌,他都能打出3张A的效果。

反观Jerry Lorenzo这边的FOG,官网的款式永远尺码充足。如果一个拥有绝对多货量的品牌基本上都是非常低廉的售价,反之售价非常高的单品一项都是货量极少的。

Jerry Lorenzo却反其道而行之,以FOG的售价他应该以更少的货量来支持他这高昂的发售价,但是他选择在更多的买手店上架了FOG产品。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做,但是这毫无疑问伤害到了FOG的热度。

说唱

这次Jerry Lorenzo正式宣布加入Adidas的阵营和自己老大哥Kanye一起开始建造帝国了。

希望这次Jerry Lorenzo能把Kanye的精华都学会,真正的重启FOG,让我们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敬畏上帝”

经历了黑暗的2020,2021年必将成为一个黄金之年:YEEZY和GAP,FEAR OF GOD和ADIDAS。

说唱

说唱

本文由 -THEPLUG-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2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