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味已经悄然入侵了蒸汽波

说唱说唱

2020年过去了,赛博朋克成为了年末最火的概念:未来世界,机器与人的分界变得模糊,肉体可以改造,大脑可以连上芯片。

说唱

同样赛博世界里还有着随处可见的光污染、腐败的垄断集团、极尽的消费主义以及严格的阶级。

这是人类对未来世界的一种悲观、反乌托邦的展望。

但是赛博朋克却不知不觉地土了起来,变成了“万物皆可Cyberpunk”:

说唱说唱

而受赛博朋克影响的蒸汽波(Vaporwave)也被土味化,从复古变成了古中有土。

这是咋回事?

此 文 请 配 合 蒸 汽 波 音 乐 食 用。

迷人の蒸汽波

以前的蒸汽波怎么看都透露着轻松、致幻、复古的味道,像是另一个平行世界的艺术和音乐。

这种“舶来品”受到了年轻人极大的推崇和喜爱。

有的人眼中,蒸汽波是美少女战士,怎么看都有着粉色泡泡。

说唱

就连月野兔住的公寓都有满满的蒸汽波味。

说唱

有的人眼中,蒸汽波则是石膏雕塑、windows弹窗、20世纪的怀旧产物:

说唱说唱

还有人认为蒸汽波就是复古加上对摩登生活的向往:

说唱

甚至还可能是罪恶都市风格:

说唱

总之,蒸汽波总是能最大限度地调动起年轻人的想象力,像在大粉色澡堂泡了一次澡一样让人神清气爽。
但是慢慢地,蒸汽波开始大流行,土味趁火而入,有心人将两者结合了起来。

摇摆阳的土味摇让蒸汽波本就迷幻的风格更加上头:

低保真画面配上东北好大哥范德彪,李会长都想递根华子:

说唱

再配上赵本山,就是中国人民真蒸汽:

说唱

似乎蒸汽波,也没能逃掉土味侵蚀的命运。

在被土味裹挟的夹缝中,我想到了一些有趣的事。

而这,还要从蒸汽波的起源说起。

蒸汽波の起源

百度上对蒸汽波的解释是这样的:

蒸汽波既是批评和讽刺后工业时代的消费主义社会,80年代的雅皮士文化。

同时那种低保真音质和Album Art也展现出了好奇与迷恋的怀旧感。

说唱

看了这段解释,是不是感觉脑袋瓜嗡嗡的,看不出个所以然。

没关系,帮主我再带你们梳理:

在蒸汽波的概念世界里,复古未来以及反乌托邦经常被提及。

说唱

复古未来的意思是过去的人们对未来的幻想。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人们的未来幻想中,城市应该是这样的:

落日余晖,高楼林立,人们惬意地行驶在公路上,和谐又宁静。

说唱

沙滩、海边,美好的风景,巴适的一。

说唱

另一点反乌托邦则是说:

蒸汽波这种风格的出现是对消费资本主义、流行文化的讽刺及批判。

说唱

蒸汽波创作者往往也有着对怀旧的特别情愫,上面我们讲到的石膏像,windows弹窗,无不是怀旧的产物。

同时你也会发现蒸汽波元素里有大量日语、动漫等元素。

说唱

而这里,我们就要提到蒸汽波中大部分的采样来源:city-pop。

上世纪80年代,日本经济空前繁荣,everybody都有钱,消费主义和享乐主义也借势腾飞。

说唱

有钱到什么程度?

普通上班族下班打车都是一万日元起步。

说唱

人一旦物质上吃喝不愁,就要开始琢磨精神上的快乐,因此流行乐也迅速发展,disco、funk,只要是能让人听了舒服的音乐都发展起来了。

city-pop(城市流行乐)就是其中的巅峰音乐。

说唱

但是好景不长,日本的泡沫经济大厦崩塌了,这些音乐也不再流行。

与其说蒸汽波er大量采用city-pop是因为怀念这段时间。

不如说这段时间的各种元素成为了蒸汽波er的童年回忆。

他们怀念的是这些元素给自己童年带来的回忆,红白机、动漫、古早广告,都成为了他们二次创作的素材。

说唱说唱

而讽刺的是,这种最早用来反消费主义、资本主义的艺术如今却被消费。

就比如淘宝新势力周就采用了蒸汽波风格的海报:

说唱说唱

这让人无比唏嘘。

蒸汽の土味

流行文化从流行到土味,往往只有一线之隔。

况且,现在的土味在年轻人中也隐隐成为了另一种流行文化。

说唱

在我看来,土味其实也可以看作一种反乌托邦的表达。

在纪录片《杀马特,我爱你》中,讲述了土味鼻祖“杀马特”的历史。

纪录片导演李一凡第一次知道杀马特时,特别兴奋地和学生讲:“这就是朋克,这就是审美自觉。”

说唱

他觉得杀马特就是中国的嬉皮士,抗拒着不可逆的消费主义。

但是拍了片子,对杀马特深入了解之后,他发现并不是这么回事。

杀马特的群体中,有一大部分都是留守儿童,他们早早辍学,平均14岁就进入了工厂,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一个月只有一两天的休息时间。

说唱

相比之下,996都是一种奢求。

长时间的工厂工作,让他们的生活枯燥乏味,他们渴望被人关注。

他们想要找到一种刺激的方式获取关注,或是把自己脆弱的内心武装起来。

于是就有了我们现在看到的奇装异服和奇怪的发型。

说唱

而这何尝又不是一种反乌托邦的尝试?

就像现在我们喜欢看giao哥、寒王的土味,药水哥、带篮子的抽象一样,都是为了在被生活裹挟的压力下找到一丝慰藉。

说唱

生活不是乌托邦乐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压力。

因此,土味入侵蒸汽波乃至流行文化也并不是特别奇怪的一件事。

只是可惜的是,无论怎样的文化,在走向流行的路上都会被消费,然后走向过气。

说唱

身处消费主义、信息时代的我们,被土味潮流推动前进,谁又能知道,终点在哪里?

再前沿的科技、再新的音乐,在几十年后也会过气。

说唱

我只想在蒸汽波的世界,用放慢的速度,对抗着这一切。

本文由 说唱帮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3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