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真有人觉得中文说唱没诗意吧?JonyJ派克特GAI蛋堡CBlock辛巴PO8听笑了。

丁太昇VS中文说唱2.0最近基本上是冷却下来了。

不过在众rapper回击丁太昇的同时,关于中文说唱评价词好坏的标准,又一次引发了争论,只有歌词有深度和诗意的,才叫好RAP吗?针对丁太昇所言的“诗意”,AR给出了自己的观点。

西蒙也觉得诗意其实是一种写词方向的选择,但中文说唱,真的不缺这种方向,而且,还很NB!今天,咱们就来聊聊“诗意”。

说唱

首先说起“说唱诗人”这个头衔,放眼中文说唱圈,可能最先入为主的就要数蛋堡和Jony J了。

“而你心房的新房客,陪你欣赏夕阳的金黄色。”

这句歌词出自蛋堡的《打包》,整首歌以一种近乎日记体的形式记叙了与恋人分手后打包行李、回忆过往、同时也藕断丝连的事情。

西蒙认为蛋堡这首歌最有诗意的地方体现在上面的两句六押上,心房的新房客其实就是指新欢,但蛋堡利用同音,写出了一种“爱情如逆旅,我亦是行人”的感觉。

紧接着后半句,蛋堡没有俗套地表达挽回、埋怨,而是在联想——自己昔日里和爱人蜜里调油的图像就要被他人取代。一切景语皆情语,你说不出蛋堡是在祝福,是在自我回忆,或是其他什么,那种感觉只是美得像金黄的夕阳。

这就是嘻哈诗人软嘴唇生活化的诗意与浪漫,好像亲一口就要传绯闻。

说唱说唱

至于Jony J,他在写歌时,似乎不是向“唯美”的方向发力,更多的是以直白的语言、冷静的视角映射人心,发人反思,比如,他在《信仰》里对于“聪明人”和“笨蛋”的这种新的解构。

这世界上有两种人
聪明人跟笨蛋
我两者皆是
所以大脑常会混乱
看前者坐享其成
因为笨蛋会找到办法
聪明人要做的就是
找到笨蛋在哪

——Jony J《信仰》

在西蒙看来,这样的“冷眼旁观”,也算是“诗意”的另一种体现。而如果你想知道是什么造就了他在毕业之初就如此从容冷静、不卑不亢,可以,去看看《南京篇(上)》。

说唱

经常跟蛋堡、Jony J一起被称作是说唱诗人的,还有一位,叫PO8。而PO8说唱中诗意,和前两者都不同,体现在歌词的画面感和氛围中。

当下午让满金色的阳光烤熟每个公寓的落地窗
大西岸海风的咸涩冲淡姑娘发丝的茉莉香

——PO8《chillin'》

留学生午后生活惬意,带些小资的情调,PO8回CDC演出这首歌时,真的像是大西岸的海风吹向巴蜀之都的炎热。

说唱

拜访 先墓故里 落下的记忆都让我去回追伴随 烟雾触笔 划过的笔尖上绽放了玫瑰书写 仙路物语 把野果 咽入肚里在我的梦里面 咒语念几遍 就能 颠覆物理我说 没有那可流芳百世的文墨顶多算个 文弱书生心里的猛虎在细嗅着蔷薇也难得会让自己 魂魄出征
——PO8《诗人说梦》

带着书生气质的谦逊,也有种动画片《天书奇谭》里,蛋生第一次参见老师傅时的那种童趣和渴望。

当我们这一代人开始将数码换成胶片,把Disco重塑成蒸汽波,从现代荧幕回到黄金年代的好莱坞经典,PO8从中找到的关键词是:思乡,催眠和印象派。

说唱

PO8身边的许多留学生在声色犬马的消磨中变得“乐不思蜀”,但PO8依旧能保持初心。而派克特没去过LA留学,但他的歌词,却具有着纽约之王NAS一般的深度。

派克特歌词里的诗意,最早可以追溯到12年的那张《重塑巴别塔》里,整张专辑按顺序听完以后,才能感受到派克特作为音乐诗人的壮志。篇幅有限,西蒙今天要说的,是NOUS的一首经典曲目:《兰亭集序》。

恐怕是我不自量今日有所讲
可我眼前还是那高山峻岭 还是那日月星辰
可你我还是否对的起 那些逝去的英魂
仁者无敌哪怕我傲骨天生
怀旧的心态也不及
我无怨无悔做先锋
都好像在追随足迹 必续写绿野仙踪

——派克特、辛巴《兰亭集序》

说唱

派克特这几句词的“诗意”拔得有好高?

《当尼采哭泣》中有这样一句话:“我们各是从怎样的星辰朝彼此坠落而到达此处来的。”派克特降生在一个特别的家庭里,他从世间的高山峻岭、日月星辰坠落,也被之牵引,于是,那些伟岸与英魂也注定是他最终的归宿——最对得起英魂的做法便是死后也成为英魂。

兰亭孤单,三月初三,派克特与王羲之的“相遇”,便好像一场《绿野仙踪》,童话般地迎接星辰相撞的璀璨。仁者无敌,尼采给时人留下一句“上帝已死”事了拂衣去,派克特重塑了音乐的巴别塔,坚守着中文说唱的诗意。

说唱

谈到了《兰亭集序》,那咱们接着看看辛巴的verse2。叙述方面的美感前几个bars足够撑起,辛巴在这首歌里,最被人称赞的,还要数这神仙的4押*4。从音律平仄的美感上讲,这四句担得起华语说唱最“诗意”的头衔。

不拘泥于固有的平平仄仄
在善变的世界静观形形色色
任所有故事随风而去零零落落
感谢曾出现在我生命中的芸芸过客

——辛巴《兰亭集序》

说唱

最后,聊到中国的“诗意”,不得不提要数中国文化的特色——侠、江湖流。代表人物,GAI,C-Block。

一往无前虎山行
拨开云雾见光明
梦里花开牡丹亭
幻象成真歌舞升平
——GAI《虎山行》

“虎山行”之后“拨开云雾见光明”,云开雾散,光明降临,似乎暗示着沙场的告捷,然而直到看到下一句中“牡丹亭”这个意向后,你可能才知道——GAI塑造的是一个,和《牡丹亭》里起死回生的官家千金如出一辙的“还魂梦”。

为保长城不倒,烈马长枪握。好眼看时间不早,对得起江东父老。路上苦头不少,为求长生不老。你看我巍巍河山,中华屹立不倒。——GAI《虎山行》而在这封神的前四句,也尽是家国情怀与江山抱负,GAI用说唱的方式与中华典故的意象,架空了一个自己的沙场梦,一个烈士的还魂梦,在歌声中薪火相传。

这是军人的节气,这也是GAI的诗意。

说唱

功夫胖也在这首《虎山行》里也贡献了一段不俗的verse,不过这首歌毕竟不是C-Block的主场。

或者是因为那首《杀死忍者》已经被下架,C-Block三人诗意最浓厚的地方,在西蒙看来,正在于这首《杀死忍者》中。

从道馆到寺院看金身古佛从青楼到烟馆在钱庄赌博这五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他们在盼著沉睡的巨龙复活

——功夫胖功夫胖开头这几句分明只是双押,但却有一种四押的气魄,这是不同意象的辞藻在跨时空重新搭配时,带来的一种斗转星移的感觉。

说唱

太多被文*掉的宗师 被群起而攻之留下迷惘的一代在家等父母的通知他们朝九晚五拿工资 我们开了音乐公司hiphop将要占领主流我们黑白通吃

——刘聪KeyL刘聪,针砭时弊,感写敢说的诗人。

说唱

到了新的纪元自由的魂套了锁但是君无戏言这山河轮到了我
——大傻

上句介绍背景,灵魂被套上了枷锁,但hiphop就是用来发声的,下局的“君无戏言这山河轮到了我”直接拉高了境界,在大片押韵的同时体现出了一种气势和担当,在MV长短镜头与灯火攒动的拉伸下,显现出格外深远的意境。

大傻就算再是“成语说唱”,也不乏磅礴的诗意。

说唱

除了上述歌曲和人物外,当然还有许多具有诗意的说唱歌词和说唱诗人西蒙没有提及:

姜云升《丙子》、《奈何》里的古风歌词就算不玩flow也足以让人感到惊艳, 宇宙岛民的一句“农安农闲耕者有其田”恬静地唱出了朴素的美感,“生来如风”的毕冉甚至超脱了诗意,幻化成仙气,当然还有玩爵士说唱的虎牌咖啡:小老虎、Kafehu等等等等。

放眼中文说唱,其实,从来都不缺诗意。说唱

本文来源 Swag西蒙,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4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