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红色国度变成我们Hiphop的领地

  文化发展

政府发现,这里的着迷于Hiphop的黑人青年们参加斗殴、吸毒、盗窃的比例比没有迷上Hiphop的人要少很多,于是对Hiphop的发展予以支持,这样,Hiphop文化逐渐发展起来。现在,Hiphop主要定义为一种文化的归类。大致的内容包括:碟片连接切割和混合(DJ)、说唱(MC)、街舞(Bboying)、涂鸦(Graffitti)四大元素。但这种所谓的HipHop四大元素其实遇于笼统了。因为HipHop真正原本在美国的黑人文化里头。是一种生活方式。即使一个人DJ、MC、Bboy、Graffitti等一样也不懂。只要他的心态和言行举止近于那种文化,也可以说是很 HipHop。所以说Hiphop是很纯粹的平民文化,是经过无数人的传递和创新而来的,所以也是很有生命力的。

  由于HipHop本来的意义是贫穷的黑人用不良的言行及生活表达方式对社会宣泄他们对社会的不公平及白人的歧视的不满,因此在根本上,真正原本的 HipHop精神及大部分内容均不为政府或社会所接受的。随着社会的进步,黑人地位的提高,六七十年代的一套已慢慢不合时宜,而且为了将HipHop推广让更多人接受和认同,推动HipHop的人仕开始用新的方式令HipHop一族得以继续生存及发展,慢慢将HipHop的阳光活力的、青春活泼的一面展示于社会中。在今天HipHop已成为年轻活力的其中一个标志,不再是美国穷困黑人的代言词。按照现在的发展趋势,HipHop将会在社会上具有更大的影响力。 所以说HipHop在现在已经与以往有了很大的改变,但有几点是没有变也不能改变的,而这些都是HipHop的精神。第一是它的题材层面,HipHop是属于底层人民的文化,所以它真正关注的是作者(也是我们自己)真实经历的喜怒哀乐。第二是它的表现层面,HipHop的表现力也是突出直率、感性和一种被压抑了的力度,这是同下层人民生活当中时常经历的矛盾、紧张和反抗的心理所联系的,也当然是崇尚阳春白雪的养尊处优者所不能接受的。第三是它的信仰层面,HipHop文化对公平、对自由的追求,对生活本真的关注,对人,特别是属于生活的普通人的敬重是革命性的,是属于后现代范畴的,所以也是那些迎合主流社会与主流文化的人所不能理解的,他们以为他们追求的是高层次的文化,其实那些东西根本不是他们自己的文化,而是属于政治的文化,属于少数人的文化,由少数人创造,为少数人所享用的文化。那些文化在很大程度上与他们自己的生活是根本没有关系的。

嘻哈文化并非孤立的文化现象,而是美国黑人青年继承黑人文化运动的精髓,面对现实环境对黑人文化的重构,是一场自下而上的草根文化运动。“代表了美国黑人青年界定自我身份,参与城市教育方法构建,理解并重新协商城市社区人群的社会生活

  Hiphop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传入日本,继而传入韩国,并在这两个国家得到迅速发展。香港是一个接触国外事物比较快的地方,因此HipHop文化早就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出现,并在九十年代中开始兴盛,慢慢成为潮流。

几年前,身着肥大的牛仔裤,脚蹬滑板鞋,曾经被称作韩流来袭。也许中国的嘻哈文化有很多成分是从韩国流传过来的,但是当你站在东京街头,你会发现,日本的嘻哈普及更为惊人,甚至比嘻哈乐诞生地美国更有商业味道。不论生活在北京,还是生活在东京的嘻哈一代,吸引他们的也许并不是嘻哈音乐本身,而是嘻哈所带来的服饰、肢体语言、思维方式。

  “从音乐和流行文化本身考量,嘻哈已经成为了工业和一种意识形态,但代价是堕落为一台印钞机,一个充满灵性的非裔美国音乐与贪婪的跨国商业资本的杂种。”莱特说,“也许大多数说唱明星仍然觉得自己还在发出来自街头的真实声音,但拯救它的药方是这些富翁不能接受的。除非我们放弃MTV,不再让歌手频繁地在广播与电影中出现,唱片公司不再热衷于发掘新人,那么嘻哈乐可能还算是一种艺术。”尽管说唱歌手仍然有足够的创作空间来发展嘻哈乐,诸如武当派在《进入武当:36穴》中利用大量华语武侠电影配乐与片段充当BGM,以及ahamadia大胆将非洲根源音乐与说唱结合的试验嘻哈乐,但它的流行很大程度上还是依靠世界对于黑人这种受歧视的社会边缘亚文化身份的好奇。“MTV中那些被骚得没谱的黑玫瑰环绕着,佩带粗大的金属饰物,身穿松垮棒球外套,喋喋不休的黑人不过是一些没有身份的性感野兽。”曾为1996年被枪杀的帮派说唱歌星Tupac Shakur撰写传记《反抗来自地狱内部》的著名自由记者阿诺德·怀特在书中写道,“尽管它仍然是唯一可以让白宫与林阴大道听到关于黑人苦难的声音。但这些声音的作者并不是唯一受到歧视的黑人。他们丝毫不谈黑人社区中的艾滋病、犯罪问题与家庭暴力,而将反抗浪漫为一次不负任何责任的袭警或抢劫。”虽然在 90年代末说唱帮派仇杀中幸存下来的“吹牛老爹”联合艾米纳姆等嘻哈乐与摇滚明星在去年11月大选期间提出了“不投票,毋宁死”的口号以反对布什连任,但这场运动唯一的结果不过是为“吹牛老爹”的新唱片做了几次免费宣传。于是又一场以音乐为载体的社会革命堕落成了塞满几个唱片公司老板与前毒品贩子的腰包的商业阴谋。

  对于嘻哈所包含的打碟、涂鸦、耍贫嘴、锐舞等,嘻哈潮流到底算不算是一种艺术形式,始终没有产生一种让众人信服的一致意见。但是嘻哈在给商业洗脑却成为了一致性的事实。很多耐克的老用户非常不解,为什么好端端的耐克,要搞那种大裤裆半截腿的运动裤呢,或者无缘无故发行一沓并不实用的棒球帽,同时将运动套装的布料搞得花艳无比。这其实恰恰是因为一贯坚持年轻人策略的耐克,突然发现了嘻哈力量。朋克乐的祖师爷麦尔考姆·麦克拉伦很认可嘻哈的文化作用,他说:“嘻哈乐也许是今日唯一有意思的音乐形式,就如同10年前李维斯将自己打扮成朋客青年一样。”所有追逐年轻客户群的产品,都将自己打扮成嘻哈帮派的样子,即便这些企业的头脑们对自己子女的嘻哈穿戴嗤之以鼻,但是他们仍然明白嘻哈风格已经深入人心了。

  在北京的西单很容易看到嘻哈打扮的年轻人,这里众多的廉价柜台早已经是还没有工作的嘻哈少年们购物的理想场所。以网络论坛形式存在的中国Hip-Hop阵线已经有7万多注册者了,自从2000年3月26日创立以来,每天都有数千名嘻哈爱好者泡在这里。在采访中,1985年出生的冯浩说: “我们这些嘻哈族,每天都在不停地交流,各式嘻哈风格的运动鞋是谈话中的热门,此外国内的嘻哈族很喜欢看涂鸦,一旦碰到街边有好的涂鸦作品,很快就有人拿数码相机拍下来传阅给大家,要知道即便是嘻哈涂鸦杰作,在中国不出一周也会被城管大叔们销毁的。”《金融时报》认为嘻哈已经发展为一种全球的青年文化,各种商业产品都开始用嘻哈风格来包装自己,在他们看来涂鸦被视作个性化的艺术表现,而不再仅仅是污染市容的恶作剧行为。以至于在《反恐精英》这样的游戏中,每个游戏者都可以在墙上或地面喷上自己的图案,而具有中国特色的刻章办证,也成为了嘻哈式的亚文化变种。

  所谓的“嘻哈产业”,许多人可能连听都没听过,但事实上则是几乎全球绝大多数的人,目前都早已生活在这个产业所建造出来的文化氛围中。就以台湾为例吧。只要我们随便打开电视,那些卖手机、球鞋、牛仔裤,以及饮料等商品的广告,总是一群年轻人头戴棒球帽、或者包着大头巾,身穿宽松的服饰,甚或披一件带有头罩的夹克,脚踩着球鞋,在那里舞动、奔跑,或做着其他动作。这就是“嘻哈风格”;当然更别说那些综艺频道上的饶舌歌手了。

除了电视广告及综艺频道上可以看到的典型的“嘻哈风格”外,如果我们走上街头,在一些时髦青少年,甚或年轻新中产阶级集中的地方,那种“嘻哈风格”更是普遍。有些青年新贵,头戴球帽,挂着一幅帅酷的无线手机装置,这当然也是“嘻哈风格”的具体显露。

  而 “嘻哈风格”当然不是凭空跑出来的。一种风格的形成,主要是透过商品,以及该商品所创造出来的行为及文化代码。因此,风格自然也是产业。那么,所谓的“嘻哈产业”,它的产业规模究竟有多大呢?说出来可能会吓死人,因为据专家的正式估计,全美的任意消费行为里,与“嘻哈产业”有关的大概就占了四分之一,举凡服装、鞋类、服饰佩件、运动器材、电视、杂志、电影、广告、手机、软性及烈性饮料,连锁速食、唱片、模特儿业、化妆品、艺术产业、金融业、球类活动业等和生活有关的经济活动,都被它所渗透,甚至连一些非正统性的名牌,也都无法抵挡“嘻哈风格”所造成的消费穿透力,而向它靠近。 嘻哈是一种风格创意产业 因此,所谓的“嘻哈产业”,它的产业规模实在模糊得难以清楚界定。如果用最宽松的定义,凡与“嘻哈风格”有关的都被纳入,那么它的规模单单在美国恐怕就已达到一兆美元以上。但这样的定义其实太过浮夸。真正所谓的“嘻哈产业”,应当是发动出整个“嘻哈风格”的核心产业,因而它是一种风格创意产业,保守估计,它至少有数百亿美元的规模。

  而 2003年,“美国商业周刊”会将“嘻哈产业”的教父赛蒙斯上封面,主因是在这一年“嘻哈产业”的表现实在让人啧啧称奇。它单单服装上即达到二十亿美元的业绩,有一部由饶舌歌手Eminem主演的电影8Mile甫上映,第一个周末就创下5120万美元的票房,打破了《侏罗纪公园》的纪录。2002年,世界名酒Courvoisier用饶舌歌打酒,销售业绩立刻提高了20%,2003年美国热门音乐排行榜几乎全是嘻哈天下,由于整个“嘻哈风格”已强大到如此难以匹敌的程度,它不但产业活动的地盘扩大,甚至连顶级名校如哈佛、麻省理工学院,也都很严肃地将它视为一种文化及生活、产业的现象来研究及开课讲授。 新美国梦的最佳样板 因此,现在可以说已到了“嘻哈风格”不再只是单纯的美国黑人青少年“次文化”的阶段了,它所型塑的风格,经过资本主义商品化的过程中的被“占用”及“改窜”,逐渐变成了一种新的“时尚”,它在征服了纽约和洛杉矶后,也渐渐开始要征服全世界。在美国有所谓“嘻哈世代”(HipHopGeneration)之说,指的是1985年至1990年间窜起的黑人世代,而毫无疑问的,在这个世代里,最有成就的即是赛蒙斯,他是全球“嘻哈产业”最大的创意人及发动人,他早已不是“黑人雅痞”(Buppie)而是“嘻哈产业帝国”的教父,甚至更成了“新美国梦”(NuAmeri?canDream)的最佳样板。他是最重要的饶舌唱片公司DefJam的创办人,后来以一亿多美元卖给了环球唱片,目前乃是全美第二大唱片公司,年营业额高达7亿美元。他目前拥有一个包括了服饰、媒体、饮料、金融等综合性的庞大帝国,单单服装批发一项,一年业绩即达2亿6千万美元,整个帝国一年的业绩总在10亿美元左右。

  饶舌歌是“嘻哈风格”的核心 有关“嘻哈风格”的问题,各家说法不同。有人说它起源于古非洲,有人则说它始于牙买加,但无疑的,以道白式的饶舌歌为主体,则无疑是“嘻哈风格”的核心。它在1970年代开始随着音乐合成器的出现而走红,配合着舞步而表达桀骜的悲伤与愤怒,因而它有着强烈的个人化,追求自我认同,以及反主流的不驯意含。这种乐与舞的风格,很快的就在大城市的黑人青少年聚落和街头散布开来。 而除了音乐与舞步之外,他们那种装束,其实也非常的具有街头风。例如,当时的黑人社群,生路匮乏,街头贩毒乃是主要营生,那种宽大厚重,或者戴帽包头的服饰,乃是年轻毒贩彻夜在街头流荡之必需,而宽松的长裤、口袋则用来藏枪,球鞋则用以必要时的追赶与奔逃。易言之,这种装束其实在本质上相当接近不驯青少年的帮派装。 可是由历史及经验,我们也知道所有的符码意含都是流动的。那种街头式的走路、说话、装束,当民权运动所造成的黑人地位被渐渐抽离,它的符码意含则往“帅”、“酷”等方向移动。而后经由中学和大学,黑人及白人交界的领域,如音乐、体育等方面,向白人青少年社区渗透。而正是由于有着这样的渗透性,具有商业眼光的黑人奇葩即有了发挥的舞台。如果我们回头去看“嘻哈产业”的发展,即可注意到,在1980年代中期以前,它只能被算成是一种“次文化”。但从1980年代后期开始,由于它那种帅酷及叛逆,加上一点吊儿郎当的风格,已变成全美青少年的流行,甚至所有的大公司,都不得不注意它的存在,并介入其中;于是,1985年Sony与DedJam唱片合作,协助它在销售通路上发展,1986年Adi?das开始借助饶舌乐园来帮忙行销。当主流企业开始介入这个产业,“嘻哈风格”就等于已成了主流的一部分,甚至并取得了一定的主导权,而这个主导权并不在白人手中,而是由黑人创意企业家掌控,因为只有他们才知道整个“嘻哈风格”的窍门与可能走向。 高档商品也以嘻哈为诉求 因此,由“嘻哈风格”从“次文化”而发展为影响到全美甚或全球的风格与产业,我们或许可以回顾今年所谓的“巴黎风情”了。近代法国思想泰斗布尔迪厄(PierrBourdieu)曾经研究所谓法国的“波希米亚风格”问题。他指出,在法国大革命之后,巴黎一地有大量来自外省的青年涌入,他们疏脱、浪荡、随兴、自在,后来的“巴黎风情”有一大半就是由这种“波希米亚风格”中产生并被细致化的结果。今天我们去巴黎,一定会很快地注意到,巴黎人随便谁,纵使是“随意穿着”(casualwearing),都会露出某种不同的味道,这就是所谓的“生活风格”的奥秘。 而到了今天,由于“嘻哈风格” 已成为全球庞大的产业,而且其地位仍在上窜,不但影响到大众生活商品,甚至还往高档商品以及名牌这个领域继续渗透,诸如海尼根啤酒、可口可乐、麦当劳、美国本土名牌Gap等也要以它为诉求。这时候,“嘻哈产业”也跟着出现许多高档商品,有些嘻哈人物那一身行头,其昂贵程度可不是一般人能买得起的。

  举例而言,Reebok在复活节推出一款Sdot限量鞋,即创下该公司的销售历史纪录,eBay网站上立刻卖到250美元一双,“嘻哈商品”的抢手及高档化,由此可见。如果再加上典藏版的手机,那就更加不可思议了。 嘻哈风已由美国向全球扩散 这也就是说,在过去20多年里,当我们说到“嘻哈”时,尽管名称相同,但实质上早就有了极大的差异。早年的“嘻哈”是落拓黑人社区里那些穷小孩的“邋遢风格”(Shabby)对自己凄苦的命运充满了悲愤,但到了今天,所谓的“嘻哈”早已成了一种流行的时尚,甚至已成为一种固定下来的习惯,穿着宽松但昂贵的衣服,包著名牌头巾或运动帽,典藏版的球鞋,当然还有带数位摄影的手机与耳机,加上一堆亮闪闪的金属饰物,踩着那种有点摇晃的步伐。今天的“嘻哈人物”,以帅酷取胜,说不定再过几年继续细致化后,会成为独特的“纽约风情”!以前的嘻哈多少有点红眉毛绿眼睛的架式,今天的嘻哈却都变成了酷哥辣妹,时代的变化可真是快啊! 因此,有关“嘻哈产业”的整个发展史,其实是非常值得从事创意产业者好好研究的课题。“嘻哈产业”乃是由无到有,由非法到主流,由非商品到商品化的过程。它是原来的边缘人不入流的风格,最后竟然不但发展成了新的主流,甚至还随着美国国势而在全球扩散。其中有着太多窍门都值得详参。而无论如何,赛蒙斯这个教父型的企业家,绝对当得上二十世纪创意产业上的传奇英雄。一种生活风格可以影响到全美日常随意消费活动的四分之一,这已是生活产业史上的奇迹了。

  全球嘻哈文化4大元素:说唱,街舞,DJ,涂鸦。

 作者:@李毛毛vv

本文由 嘻哈中国 :townson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