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style battle:从万众瞩目到无人问津

曾几何时,中文说唱没有全国性作品比赛,ListenUp从2016年开始,《中国有嘻哈》出现于2017年,在那之前,rapper只能参加battle比赛,他们被称为battle MC。

细数iron mic的历届冠军,王波、茶米、大狗、马俊、派克特、小青龙……他们在说唱圈已是无人不晓,但不知你发现没,从2017年开始,iron mic的冠军你可能就没听说过了,2017年是141,2018年是小丑,2019年是守晨,2020年是莱斯利。对了,你知道小丑,但你是在《中国新说唱》知道他的,至于另外三位,只有关注battle比赛的听众才知道。

2017年,《中国有嘻哈》开启了中文说唱的综艺时代,battle比赛日渐变得无人问津。当然,会有battle MC去参赛,但说唱听众已经不关注battle比赛了,他们关注说唱节目,关注rap star,关注说唱作品,关注说唱圈的花边新闻。

battle比赛,从说唱圈每年的重头戏,沦为边角料。

battle里的脏话引起了相关部门注意,2018年起,地下8英里多次受阻、延期、叫停,面对困局,被迫转型为作品赛。就在今晚(周六),8英里全国四强诞生,3月26日将举行决赛。

干一票已经很久没动静了,丁飞准备了200万奖金办作品比赛,还计划明年升级成综艺,不过比赛不再叫干一票。

iron mic去年9月6日宣布年底举办名为“warrior iron mic”的作品赛,但现在已经跨年到3月了,依然没有启动。

现在只有三寸不烂之舌还在坚持办battle比赛。

如今的freestyle battle,已浓缩成一个小圈子,在这个小圈子之外,是歌曲、专辑、说唱节目、rap star、大把的钞票、巡演、音乐节、经纪公司、八卦新闻,是个精彩绝伦的世界,而这个小圈子,自娱自乐,圈外也不再关心谁拿了哪个城市的冠军,谁拿了全国冠军。

freestyle battle从万众瞩目到无人问津,是说唱发展的趋势,无法阻挡的趋势。

《中国有嘻哈》出现后,iron mic创始人Showtyme告诫年轻一代,“永远不要将你的灵魂出卖给《中国有嘻哈》这个商业的潘多拉,不要签任何奴隶条约,你们将来会后悔的。”

这话没人会听得进去,面对名利的诱惑,rapper对挤破头地参加说唱节目,今年没达到目标,就再修炼一年,明年再战。没办法,battle比赛养不活rapper们,即便拿了全国冠军,领走一笔不太丰厚的奖金,然后呢?又参加battle比赛,周而复始?在作品为王的时代,battle没有出路。

当年那些叱咤风云的battle MC们,都转型了,贝贝、爆音、王齐铭、小青龙、姜云升、Melo……battle MC没法靠那点奖金维系生活,必须转型钻研作品。

举个黄旭的例子。battle MC时期的黄旭日子过得很窘迫,2013年黄旭参加iron mic北京站输掉后,破釜沉舟把工作辞了,父亲得知后气得摔筷子,并断了对黄旭生活上的援助。黄旭拿着积蓄,到全国各地参加battle比赛,后来实在没钱了,就办了一张信用卡,每次在信用卡刷爆前,都能赢个两千块、三千块的奖金,还一点点。后来实在扛不住了,开了家餐厅买辣子鸡。

再看看现在的黄旭。

想必现在的battle MC们也没有谁不想把作品做好,去赢得更多的名利。

freestyle battle从万众瞩目到无人问津,这个过程有些辛酸、遗憾,但没办法,这就是时代发展的结果。

本文由 小强蜀熟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1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