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嘻哈开播前选手之间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PG One和GAI的两大阵营都有谁?

导语:距离《中国有嘻哈》开播,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年半的时间。无论从哪个方面、哪个维度来看待和分析,这档节目都彻底改变了中国Hip-Hop的生态环境。在2021年说唱节目即将“百花齐放”的前夜,回望这档现象级的“开山”综艺,我们仍然能从中获得不少感悟。

为此,押韵诗人特别推出“梦回《有嘻哈》”系列文章,以节目本身的剧情与故事为载体,结合节目以前、节目当时和节目以后三个时间发生的种种事件,全方位多角度为您重现《中国有嘻哈》对中国Hip-Hop的深刻影响。

中文说唱

在本系列文章正式开始之前,我们需要用一篇文章来梳理一下节目开播前的时间线、大事件和一众人物之间的关系。对于2017年前就对中文说唱圈大小事件有着深入了解的“说唱老粉”来说,这篇文章并没有什么新鲜之处,甚至可以说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

但对于并不清楚这段历史的新听众来说,本文旨在成为一篇合格的科普文章。在您看完本文后,您将能够理解节目中各个人物发表相关言论的原因、立场不同的原因,甚至是节目组许多离奇剪辑的原因。

因为节目本身是围绕着人物的表演与成长来推进的,所以我们有必要先对当年所有入围60s正赛的选手们进行一个简单的分类。要将性格各异的70名选手们有序分类,并非一件易事。这个时候,我们就容易陷入节目组的诱导之中——那就是所谓的“说唱歌手VS练习生”、“Underground VS Idol”。

实际上,这是一种典型的误导,所谓的对立更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在全国70强里,当时确定是练习生身份的选手,其实少得可怜。很多人只是像GAI一样,“以为某个人很符合练习生的气质,所以此人就是练习生”,而抱着这种心态去看人,结果往往就会啼笑皆非——GAI以为的“练习生”赵涛,实际上是一个模特。

中文说唱

但从某些方面来说,像GAI这样underground气息浓厚的rapper,其实并不在意对方到底是不是一个练习生或别的什么,“只要不是underground出身,那就不是一路人”的思想在当年可是大行其道。

总而言之,“剪辑”这门技术到底有多厉害,从开头这个误导之处就初露端倪了。即使练习生和underground两者的比例悬殊,但节目组依旧能营造出一种强烈的氛围感,这就涉及到镜头分配的技巧。

纵观数年的节目,很多参赛选手说,镜头分配是一门玄学,其实不然。最核心、最根本的影响因素,还是实力,第一季的黄旭无论在节目的前期和中期多么被无视,依然是凭借强劲的实力杀到了全国6强的位置,生生取得了大量镜头。当然,实力强如黄旭的存在毕竟是太过稀少了,因此rapper们才会把镜头的多寡归结于“运气”。

而实际上,运气依然不是第二重要的影响因素,第二重要的在于“话题度”。这个话题度可以是选手本身自带的,也可以是节目组根据现场状况制造的,甚至是节目组完全凭空故意制造的。以上三种情况,我们都可以找出例子——

PG One赛前因为红花会成员的身份被谣传“内定冠军”,节目组自然而然就给了他一些镜头来回应这个话题,这是“自带”;Ty.赛前发博怼了张震岳,录制现场也确实和张震岳来了点言语交锋,这是“根据状况制造”;法老啥都没干,节目组也能在“前奏不算进表演时长”这个问题上坑他一手,这是“凭空故意制造”。

中文说唱

当然,要节目组去凭空故意制造话题,对他们而言还是太难了一些,最方便的方式,当然是利用选手之间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来做文章。所谓的“练习生”对立根本是节目组无中生有,真正的对立,实际上主要发生在underground rapper内部。

不过,我们文章中关于underground的定义,是非常狭窄的。在本文中,我们只把那些“深度参与了节目开播前中文说唱圈各类事件、与节目开播前的中文说唱圈中各个人物与厂牌有深度交集”的rapper视为“underground rapper”。

例如GAI和李大奔,其实他们在广义上都算underground,但在2017年节目开播前,GAI在中文说唱圈的人际关系和故事经历,可能10个李大奔加起来都不够看。

我们所选取的这部分人,不仅在underground小有名气,并且彼此之间还有着一些故事。而节目组正是通晓了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从而制造了一条主线+多条支线的精彩剧情。

中文说唱

这条主线,众所周知,与节目最终的两位冠军有关。GAI和PG One从头至尾都被满满的镜头所包围,他们也成了理所当然的“主线人物”。围绕着这两位主线人物,也随之产生了两个彼此对立的“阵营”。

此时,就不得不提到2017年年初、年中和年末发生的三场大型beef,通过这三场beef,中文说唱圈的大部分一线厂牌和知名rapper,基本都被划分了各自的阵营(即使他们并不一定是主动加入某个阵营)。而在《中国有嘻哈》中,这个阵营已经初具雏形。

2017年年初,光光的一条微博引发了重庆厂牌GOSH的核心成员GAI的不满,双方的恩怨随即波及到了整个中文说唱圈。而这场beef落幕后不久,《中国有嘻哈》就开播了,所以大部分underground rapper之间的关系变化,都受到了那次beef的一些影响。当然,也有人之间早在多年前就存有积怨。

中文说唱

与GAI处于同一阵营的参赛选手,可以通过当时光光的Diss Track《Gay爷只打字》得知。在这首歌里,光光轮流问候了GAI、BigDog王可、Jony J和小青龙,其中Jony J比较特殊,光光曾经与其亦师亦友,但Jony J羽翼渐丰后还是离开了光光。

当然,这些被提及的人与其说和GAI结盟了,倒不如说只是拥有光光这个“共同的敌人”而已,关系并不算紧密。当然,除了以上几位之外,还有一些人与GAI交好,可以算在GAI的阵营之内,比如GAI的厂牌兄弟Bridge。

反观另一个阵营,虽然“光GAI大战”中光光一方的主要人物光光、Trouble.Z高天佐、红花会弹壳等人都没有参加《中国有嘻哈》,但红花会的PG One和BrAnT.B小白却在节目中走得相当之远。

中文说唱

因为GAI曾经与红花会的弹壳、贝贝、MAI都有着或多或少的过节,所以红花会双雄对于GAI的态度,当然是以敌视为主。站在红花会一边的,还有说唱会馆的Ty.——他跟GAI闹的beef,甚至比光光还要凶。

虽然该阵营在节目上的成员并不多,但在场外,比之GAI的阵营,确实丝毫不逊色。而PG One恐怖的人气,更是一人就抵得上对方阵营的总和。

有人可能会问,为什么一直只强调“GAI的阵营”,却没有提到GOSH?这就不得不说到GAI与GOSH之间的微妙关系。GAI虽然是GOSH的重要成员,但当时GOSH成员之间的凝聚力并不如说唱会馆和红花会,而是较为松散,这就使得他们很少“主动出击”。

并且,GAI当年的性格阴晴不定,动辄就是“宣布退出厂牌”,这也让GOSH很少去管他的个人恩怨,大部分时候选择沉默。

中文说唱

underground rapper的身份也并不意味着必然获得镜头,节目组根据实力、话题度、甚至纯粹的运气角度,对两位主线人物之外的underground rapper们的镜头进行着取舍。而其中或实力不济、或话题不够、或运气不佳的8人,便是被早早淘汰,几乎没获得任何镜头。

其中,Xtina和Cola都来自节目的重要人物Jony J的厂牌SHOOC;Joannne则来自与Jony J关系不睦的光光的厂牌Free-Out;POP蔡昊驰来自汕头的“一指团体”,8uck八口则来自福建厂牌“沿海友善”,看过《说唱听我的》的观众一定不会忘记他首轮大战JD的盛景。

剩下的三人中,DK是一名久经战阵的Battle MC,也是那吾克热难得的圈内好友;T.Song就是Tsong梁老师,身在武汉“巨棒音乐”,与《中国新说唱》上搞怪的3Bangz有过冲突;蜜妞Miko大家都很熟悉了,因为独特的肤色和身材还有大胆的言论从《中国有嘻哈》成名后,她便一直是中文说唱圈的一号争议人物。

中文说唱

最有趣的是,DK、Tsong和蜜妞都三度晋级《中国新说唱》的正赛,并且恰好都是在2017年、2019年和2020年。与他们三人经历相似的,还有王大痣和小青龙,他俩也是三度晋级正赛。

前面说过,《中国有嘻哈》出现前,中文说唱圈的评价体系是以“Freestyle Battle”为核心的。在这方面,所有的练习生和素人选手都没有涉猎,只有一部分的underground rapper能够称之为“Battle MC”。

在Battle MC这个分类下,最有威望的无疑是早年间实现了“Iron Mic”三连冠霸业的BigDog王可,而大狗之下的第二人则要数“Iron Mic”2015-2016年的二连冠选手小青龙。除此之外,PG One、Bridge、黄旭、辛巴、孙八一、辉子、DK等人,也都算是雄踞一方的Battle King。

中文说唱

有了GAI和PG One这两个对立阵营,自然也有夹在两个阵营之间的“骑墙派”和相对独立的“自由人”。说“骑墙派”这个词有点贬义了,但这些人的状态,确实是在GAI和PG One之间左右为难。

最典型的例子便是Tizzy T,早在2014年GAI就对他说“我认识你就够了TT”,两人算得上是称兄道弟;但Tizzy T和红花会又在2017年都签约了MDSK,他和PG One还合作过一首《Rocket》,两边关系也是不错。那GAI和PG One起了冲突,他自然只能静观其变。

中文说唱

同样和他境况相似的还有VaVa和艾福杰尼,VaVa因为女rapper身份又实力出众,同时获得了GAI和PG One的respect;艾福杰尼要沿用前队友C-Low的说法,则称得上是“知名hustler”,他谁都不想得罪,尽力搞好所有的关系。

说到“自由人”,倒有一个是对PG One阵营有着一些敌意的,那便是来自NOUS的辛巴。辛巴本人与PG One并没有什么恩怨,但他背后的NOUS和红花会却是同城死敌。两家厂牌因为2015年“干一票”决赛上小车对PG One的赛果起了间隙,随后便恶化成了纯粹的竞争关系。

另一个层面上,辛巴和他背后的NOUS和艾福杰尼与黄旭也有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2015年,艾福杰尼和黄旭曾经与NOUS的主理人派克特和大将Kigga,还有后来的《中国新说唱》冠军艾热一起,办了一场名为“西部列车”的巡演。而派克特更是和艾福杰尼合作过脍炙人口的《无尽航班》与《Y》。

中文说唱

在双方关系极为融洽时,NOUS甚至曾邀请艾福杰尼和黄旭加入厂牌之中,双方也一度接近实现这个如今看来相当重磅的愿景,更有传言说当时艾福杰尼和黄旭已经答应在《中国有嘻哈》上以NOUS的名义出战。

然而最终在节目上,两人还是打着“DMOB沙漠兄弟”的旗号,并没有提到NOUS。随后,便曝出了艾福杰尼与NOUS的派克特、鱼头等人不和的传闻,直到2020年艾福杰尼发行与派克特合作的新歌《吻.金.牛》,才将这些传闻一一瓦解。

另外的“自由人”,虽然说起来是自由的,但也并非没有故事。徐真真就是其中之一,他和说唱会馆杠上的时间,算起来比GAI还要早一些。而当时与他同属ChillGun厂牌的Tizzy T,则是选择了为他撑腰。但随着时间流逝,Tizzy T离开了厂牌,两人的关系也变得微妙了起来。

中文说唱

王大痣早在2013年成立过“相扑音乐”,麾下曾有PG One这么一员,两人算得上是旧识;来自台湾的BCW和YZ于耀智曾经同属TGMF黑钱帮,然而BCW离开团体加入了公司“混血儿娱乐”,正巧Ty.也是在同一家公司。

当然,在最后,我们不能把最重要的“自由人”忘了——说他是“自由人”,不如说他是高深莫测的“扫地僧”。毕竟HipHopMan欧阳靖在中国rapper的心中,地位就如宋岳庭一般崇高。他深厚的英文说唱功力,也毫不逊色于大洋彼岸的美国rapper们。

说完了人物,自然还要简略提一下他们背靠的厂牌。对于说唱综艺这种新生事物,当时中文说唱圈的一线厂牌们的态度,用两个字可以概括:谨慎。参加节目固然有一定的风险,但也有不小的机遇,所以大部分厂牌并没有错过这个机会,却也没有派出太多成员。

中文说唱

除了SUP、精气神这几个一线厂牌没有派出选手参赛外,其余像说唱会馆、红花会、GOSH、开山怪、ChillGun、Nous厂牌都派出了麾下大将(分别是Ty.、PG One、GAI、小青龙、徐真真和辛巴)参与。而当时相对名气不显的SHOOC和活死人,更是引得主理人(Jony J和法老)亲自前来参加。

因此在《中国有嘻哈》里,我们也能看到不同厂牌之间的暗暗较劲与角力。尽管有的厂牌因为一些缘故较早离开了比赛(如说唱会馆、活死人、NOUS),但它们仍然发挥着不小的影响力,也一定程度左右着比赛内外的舆论声势。

中文说唱

至于《中国有嘻哈》前各个厂牌动向的时间线,应该从2014年说起。那一年是说唱会馆大动作颇多的一年,他们的几位成员在同一年分别招惹了热狗、GAI和徐真真。随后的2015年,PG One加入红花会,而此时GAI还没有与红花会闹翻。

2016年,活死人建立,其主理人法老一直与说唱会馆不对付,因此活死人也与说唱会馆是敌对状态。2017年年初,“光GAI大战”爆发,GOSH+活死人 VS 说唱会馆+红花会的整体态势初步形成。随后,中文说唱圈将因为《中国有嘻哈》的横空出世,而被永久地改变。

至此,我们就梳理完了《中国有嘻哈》开播前那些underground rapper之间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同时也介绍了此前中文说唱圈大事件的时间线。从下一期开始,我们就将正式地复盘《中国有嘻哈》每一期的细节,各位读者敬请期待!

撰稿&排版 / 砂与海  图片 / 来源于网络

押韵诗人

本文来源 押韵诗人,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2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