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嘻哈前后发生在贝贝身上的那些跌宕起伏、曲折离奇的故事

昨天是贝贝的生日,他在微博里写道:又老一岁 太吓人了。

说唱

说到贝贝,你最先想到什么?有一种说法是,“入门说唱爱好者三大吹,幼杀法老和贝贝”;还有一份广为流传的说法表示,幼稚园杀手是“地下王者”、法老是“硬核之王”,而贝贝的称号是“人形炸药”。

其实这个词出自贝贝自己的歌词《Talking Shit Freestyle》之中,原句是“我们总是轰炸 就像人形炸药”,并非贝贝一人的自称。

不过,人形炸药这个称号之于贝贝,倒确实有几分贴切之处。首先,炸药让人想到暴脾气,而贝贝正是说唱圈里出了名的暴脾气,白羊座的他性格冲动暴躁,“不服就干”的态度仿佛刻在他的骨子里;

其次,炸药让人想到说唱风格,Battle MC出身的贝贝无论是在Battle场上还是录音室里,永远都会用他最凶狠的押韵来营造出最爆炸的氛围;

最后,就是回到这句话出处的原句上下文,“现在换我上台 保持最佳状态”,贝贝的台风和舞台表现力无疑是中文说唱圈的顶级水准。

说唱

不过,贝贝并不是一生下来就是一枚炸药。1995年3月29日,李京泽出生在甘肃兰州的一个普通家庭。因为实际出生地在北京,所以父母给他取名叫做“京泽”。

李京泽的家庭并不是那么和睦,这也导致他在青春期相当叛逆。沉迷电脑游戏的李京泽不再好好读书,他最终选择了辍学,每日混迹于网吧,和朋友们在街上玩。如果不是遇见HipHop,他很有可能就成了一个不良少年。

在那个年代,李京泽和许多爱好者一样,是通过语音聊天软件YY接触到的Freestyle Battle。最开始玩的时候他也没多想,索性就取了一个很随意的名字,叫做贝贝。

而当时的李京泽想不到的是,这个名字将来会写进中文说唱的历史,并且影响一代又一代的Battle MC。

说唱

就像后来加入的团体“红花会”是源自经典武侠小说《书剑恩仇录》一样,贝贝的横空出世也颇有一番武侠色彩。和那些在街头摸爬滚打、不断Freestyle累积经验的传统Battle MC不同,当贝贝发现了自己对于Freestyle Battle的爱好之后,他选择的不是贸然出击,而是闭关修炼,一个人关起门苦练Battle技巧。

贝贝所在的兰州市地处西北,位置偏僻再加上经济的欠发达,别说在十年前,即使是现在,你也很难说出甘肃的HipHop圈里到底有谁在活跃。

在这种情况下,贝贝把自己破关而出的首个地点选在了千里之外的西安。从兰州到西安的火车要坐整整9个小时,很难想象这个17岁的少年一腔孤勇的决定背后,有着怎样的心理活动。

说唱

2012年9月,Iron Mic西安分站的比赛正式打响。作为新人的贝贝,诠释了什么叫做一鸣惊人,他以黑马姿态捧起了冠军奖杯。而在决赛时,贝贝面对门猪的Punchline“现在我想让你在里面自残,咱俩站在一起就像是人与自然”也将“爆点流”发扬光大。

这场比赛,弹壳也在场,当他听到这句爆点时,整个人可谓状若疯狂。赛后,弹壳也第一时间找到了贝贝,邀请他加入红花会,红花会与贝贝这对“天作之合”就这样诞生了。

同年12月,贝贝孤身一人远赴武汉,代表西安出战Iron Mic总决赛。在职业生涯的第二场比赛中,贝贝的风格开始凸显:一是大量的韵脚积累和多押,二是不堪入耳的脏话。2010年、2011年这两年的冠军马俊和派克特,都是属于思想派的Battle MC,而贝贝的风格是绝对的异类。

说唱

2012年Iron Mic的总决赛第一轮,可能是这项办了近20年的赛事最让人印象深刻的第一轮。原本规定只打两个回合的比赛,然而贝贝和对手艾热足足打了六个回合。

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艾热和贝贝获得的呼声都相当接近,于是不得不请出裁判团代表王波Webber来评价;虽然贝贝的表现略胜一筹,但王波对风格新颖的贝贝不太感冒,而是更偏向艾热,可碍于现场情况又不便直接定夺,因此只能不断加赛。

前三回合,双方难分高下,王波出面干预,暗示贝贝有“准备”的成分,要求贝贝不使用脏话。第四回合战罢,略微占优的贝贝仍然没能赢下比赛,双方进入第五回合的“酒主题”Freestyle。在第五回合中,贝贝的表现明显胜过了艾热,但现场观众势均力敌的呼声让王波依然无法做出决定。

说唱

此时的贝贝很“心态崩溃”地表示“我认输吧”,而王波自然是把他劝了回来。最后一回合中,贝贝以压倒性的优势完胜艾热,也是在这一轮,贝贝说出了“新疆亲友团”、“说他背韵脚”等爆点,让这场比赛在多年以后还熠熠生辉。

有趣的是,随着“亲友团”、“背韵脚”的爆点不断传播,最后居然有不少人认为是艾热赢了这场比赛,实际上当时是贝贝取胜了。

可能是在与艾热的比赛中体会到了“身心俱疲”,贝贝在接下来面对北京rapper张千时没能再度创造奇迹,最终止步八强。但对于一个新人来说,首次参赛就拿到全国八强,已经堪称“明日之星”。

总决赛结束后,针对贝贝的比赛情况,裁判王波也在微博上分享了自己的观点(大连是他把贝贝的籍贯搞错了)。可以看出,王波内心还是不太认可贝贝这类Battle MC的。

说唱

几年后,《中国有嘻哈》热播,大量涌入的新晋贝粉们不知怎的就找到了王波的微博,然后他们以一场5年前的比赛为由头,对着中文说唱圈公认的前辈王波指手画脚、肆意攻击。其实贝贝本人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但疯狂的粉丝显然是他所不能控制的。

说唱

另一位当事人艾热也在2018年成名后被好事者重新翻起了旧账,有人无端指责艾热在那场比赛里靠着亲友团取胜。然而艾热亲自发博对贝贝表达了他的respect,贝贝也和他友好互动,粉丝们才没有闹出更大的动静。

说唱

把时间线拉回2013年,这一年贝贝连续在两届“地下八英里”的比赛中夺冠,并且再度称霸Iron Mic西安分站。如日中天的他,只差在2013年Iron Mic总决赛上加冕称王。

这一年以来取得的优异成绩,也让他制造了所谓“贝贝现象”。此前,传统Battle MC以思想深度、自由程度和流利多变的Flow作为标杆,而以贝贝为代表的的新生代Battle MC则把韵脚、多押、玩梗和爆点Punchline奉为圭臬。

得益于YY这款语音聊天软件的流行,爱好Freestyle Battle的年轻人有了互相交流学习的平台,而贝贝恰好就是出身于YY,自然学他的人也是最多的。某种意义上,贝贝降低了Freestyle Battle的“观看门槛”。

此前在Battle现场,可能会听到一些道理的说教或过于专业深入的HipHop用语;但贝贝这类攻击性较强的Battle MC出现后,情况发生了改变:

只要学过小学语文,都能感受到韵脚和多押的魅力;比赛火药味更足了,因为双方都展开猛攻,人身攻击更是不在话下,怎么脏怎么来,大有演变成骂街的趋势;所有人都在期待爆点的出现,所以Battle MC的Flow会为爆点让路,久而久之就变得单一。

说唱

我们很难评断这些现象是好是坏,但他确实永久地改变了Freestyle Battle,时至今日,贝贝的风格依旧在被无数人模仿学习着,但却无人能超越。

但也正是在这个最为意气风发的时刻,贝贝却没能更进一步。在总决赛第一轮,他遭遇了来自贵阳的孙八一。单论技术实力,孙八一确实不如全盛时期的贝贝,但是比赛是有临场发挥一说的,贝贝在那场比赛中恰巧就状态不佳,而孙八一则十分沉稳,巧妙地化解或回怼贝贝的每一次进攻,成功地把比赛打到了平局再加赛、再平局再加赛的局面。

在第四轮结束后,由于实在无法通过现场观众的欢呼声判定胜负,裁判组采用了分贝仪作为衡量标准。最终,贝贝以微弱的劣势遗憾败给孙八一,成了那一年最大的冷门。接连两年以离奇原因折戟Iron Mic总决赛的经历,让贝贝彻底对Iron Mic失去了兴趣,并决定再也不参加Iron Mic了。

说唱

2014年,地下八英里升级为全国性赛事,这也是Iron Mic之后第一个具有全国影响力的Battle赛事。在Iron Mic郁郁不得志的贝贝作为东道主参加了比赛,连克民西、门猪、DK等强敌夺冠。

对Iron Mic,贝贝已经心灰意冷;对地下八英里,算上只有西安一站的前两届,贝贝已经三连冠了。在那个时刻,贝贝真正接近了所谓的“独孤求败”境界,即使他不再比赛,也是一代Battle King了。

而此时的贝贝,甚至还未年满20岁。作为Battle MC,贝贝决定打响自己的最后一战。正好当时地下八英里主办方需要扩大比赛的影响力,于是他们想到了安排首个全国冠军贝贝打一场邀请赛。

然而,谁愿意主动对上贝贝呢?成名已久的前辈显然不合适,正当红的Battle MC们也不敢轻易应战,否则可能落下门猪“人与自然”一样伴随整个职业生涯的梗。

说唱

在此时,主办方突然想到了同样是“超级新人”的一位rapper,只不过这位rapper并不擅长Freestyle,而是通过做好歌出名。这位和贝贝一时瑜亮的新人王,就是刚通过“川粤大战”人气飙升的OG Skippy马思唯。

考虑到马思唯并不擅长Freestyle,主办方将赛制设置为表演赛。也就是说,两位rapper可以事先说好要用哪句话来接对方的话,一切为最终的呈现效果服务,当然了,套词、背词也是被允许的。虽然这脱离了Freestyle的“Free”,但作为一场表演赛,它必然会十分精彩。

之后大家都知道了,给贝贝充足的时间、让他真正“背词”,他能产出的东西会让人瞠目结舌。用一句话概括贝贝这场比赛的亮点,就是“你还在押两个字三个字,我在押六七八九字”,以“押韵狂魔”名动天下的贝贝在这场比赛中贡献出了太多的经典韵脚。

比如“脑残山寨片、老坛酸菜面、保安宽带线、睾丸专卖店”和“Flow击杀这狗日、逗比杀个九次、够嘻哈的手势”,韵脚不仅工整无比,逻辑上也足够通顺,令人拍案叫绝;

至于玩梗,贝贝更是行家里手,“Ty.的儿子谢帝的狗”经典到连大傻都在Diss里直接照抄了。尽管表演赛不分胜负,但相信每个看过视频的人都会被贝贝所折服。

说唱

关于贝贝的Battle生涯,还有太多值得说的经典场面,但碍于篇幅,如果想看的小伙伴,可以点击后方链接,查看凯哥曾经写过的关于贝贝Battle生涯最全面的一篇经典推文 贝贝,一个改变中文Battle走势的男人,一代押韵狂魔的封王之路

告别Battle MC的身份后,贝贝开始尝试转型,而当务之急就是用一首好的作品来证明自己的做歌能力。

正在此时,台湾的俊升送上了门。这个无端攻击大陆的台湾rapper,成了贝贝再度进化最好的垫脚石。一首《Bia7俊升》,被普遍认为是俊升事件中的最强Diss,果然当过Battle MC的rapper写Diss都容易出精品。

《Bia7俊升》这首Diss,某种程度上和后来PG One的《辉飞湮灭》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强在Flow和押韵,但是攻击的点稍弱。当然俊升嘲讽大陆的点正好就是Flow和押韵,而贝贝用最强的技术来回击,就显得十分合理。

不论是贝贝在Battle赛场上最拿手的玩梗、双关、爆狠料,还是他标志性的秀押韵、玩Flow,这首歌都做到了极致。

说唱

而台湾方面,甚至还一度怀疑贝贝是不是用了押韵机器——可笑的是,在大支事件时,他们同样也怀疑光光的弹舌是用了加速机器。从这次的大获全胜开始,贝贝不再被视为一位单纯的Battle MC,他的作品一样受到了广泛的认可。

不过,作为当时Freestyle Battle界人气最高、影响力最大的人物,贝贝也并没有完全离开Battle。在Iron Mic数次遇冷的他,一直想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办一场Freestyle Battle比赛。

2015年下半年,在红花会成员们的协助下,新的全国性Freestyle Battle赛事“干一票”正式启航,而负责该比赛MC(主持)的不是别人,正是贝贝。

此时红花会的招牌已经相当响亮,因此前来捧场的知名Battle MC也不少。最终的决赛在西安NOUS的小车和东北的PG One之间进行,最终PG One取得了胜利,他随后也正式加入了红花会。

说唱

在“干一票”结束之后,贝贝消失了一段时间。关于贝贝去了哪儿,了解内情的人大多讳莫如深,通过GAI在2017年年初Beef中的微博爆料,很多人也都清楚了当时的情况。

在《中国有嘻哈》开播前,贝贝终于回归到了大家的视线中。2017年的夏天,最闪耀的说唱之星无疑是红花会的PG One,而PG One能够进入红花会,贝贝起到了关键的作用,PG One在有嘻哈舞台上的一些词同样出自贝贝之手。在PG One借助节目达到人气顶峰时,贝贝本就高涨的人气也随之更上一层楼。

新涌入的饭圈粉丝有不少人自带“腐”属性,扛起“贝万”(CP名)大旗的人不在少数,甚至有人直接泥塑(指更改其中一人的性别)来进行二次创作。但此时的贝贝和PG One,都还没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

虽然贝贝本人没有在《中国有嘻哈》登场,但他的音乐作品却出现了两次:一次是直接交由PG One翻唱《So Fresh》中贝贝自己的Verse,另一次是GAI唱了两人合作曲目《只手遮天》中GAI自己的Verse。

不出意料地,这两首歌都收获了大量好评。身在Underground的贝贝虽然没有去主流舞台打歌,但他的《Bia7俊升》、《One Casual Song》、《Talking Shit Freestyle》都靠着“口口相传”成为热门作品。

说唱

贝贝还有一绝,就是合作作品中常出精品。除了与GAI合作的《只手遮天》,还有与马思唯合作的《Tru Master》(Remix)、与Jony J合作的《Call Me Later》、与KnowKnow合作的《H.B.U.F》、与Cee合作的《King Of Underground》……每一首歌都被无数歌迷追捧。

其中,《Talking Shit Freestyle》是贝贝快嘴、Flow和押韵完美结合的集大成之作,Mai神古典武侠风格的编曲更是让这首歌成为了传世之作;知名度最高的则应该是《So Fresh》,毕竟上过了主流节目,Verse 1的那一句“Hold on”的Break,在现场演出中更是炸翻全场;

和马思唯合作的《Tru Master》(Remix)也值得一提,从Battle场打到录音室的两人,用偏向快嘴的Flow完美驾驭了一个Boombap Beat。这首歌中贝贝Verse结尾处的Punchline“我们两个人的Verse价值一辆兰博基尼”,也成为了经典。

当然,也就是因为早年间如此之高的作品质量树立了过高的标杆,贝贝在2018年后发出的作品普遍反响都不是太好,不少人指责他主题单一、原地踏步。

《中国有嘻哈》结束后,刚回归公众视线的贝贝立刻就拿下了淘宝的合作,推出了《我造》这首广告歌。淘宝能够选中贝贝,不光看中了其带货能力,更是看重贝贝在年轻人当中的人气。

不过好景不长,红花会很快就受累于PG One事件和《圣诞夜》的负面新闻中,歌曲全面被下架,演出更是成了妄想。在这种情况下,刚复出没多久的贝贝也只能再次回到Underground。

说唱

在沉默了大半年后,红花会方面突然宣布打算重启“干一票”,此时距离上一届比赛已经过去了三年。然而贝贝也没有成为主持人,而是由队长弹壳代劳。最终,这一届冠军由金熙宇捧得。在Freestyle Battle近乎绝迹的如今,不知道曾经的王者贝贝会是怎样的心情。

时间来到2019年,PG One和红花会其他队友们的关系急转直下,双方的互怼互撕似乎从来没有停歇。作为类比,去年3月份,活死人厂牌的福克斯被爆出黑料,当年主动邀请福克斯进入厂牌的Buzzy毅然选择退出以划清界限。不少人说,Buzzy的心情才是最复杂的,他对福克斯才是最“恨铁不成钢”的。

说唱

实际上,贝贝之于PG One,正如Buzzy之于福克斯一样,前者都是后者的贵人,但后者所犯的错误足以伤害到整个团队时,却会让前者反思自己当初的邀请到底是否正确。

无论如何,可以确定的是,节目后大量粉丝的涌入对红花会成员,尤其是人气最高的贝贝和PG One来说,必然不是一件好事。叫着“李哥”、“贝爸”的粉丝,随时都可能变成所谓的“毒唯”,只喜欢偶像本人,对队友则肆意开火。

同时,红花会成员对于粉丝的管理和引导也是存在缺陷的,他们试图用过去的方法“以心换心”,换来的却是差点让团队湮灭掉的扭曲舆论。

说唱

对于贝贝这样一个脾气火爆、实力和争议都拉满的rapper来说,黑粉从来不会比真爱粉少。而终有一天,黑粉们几乎亲手断送了贝贝的职业生涯。在2019年夏天一场情绪极其不稳定的直播中,贝贝被黑粉的言论激怒。

为了自证清白,他做出了一件非常疯狂的事。不少看直播的人可能当时都吓傻了,而贝贝也因此上了直播的黑名单

为了尽快平息事态,红花会(当时已经叫GDLF Music)选择了“自爆”,用原地解散的方式最后为贝贝打一个掩护。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而随着404 Rapper的归来,证明当时的“丢卒保车”之举是完全值得的。

说唱

随后,贝贝再度消失在公众视野。直到2019年年底,贝贝才以发布新歌的方式回归。然而,这也给了黑粉们新的素材,“说唱割手”的攻击谩骂在有关贝贝的评论区随处可见。

说唱

2020年了,期待贝贝新作的歌迷又一次落空了,因为他和红花会成员们再一次陷入了和PG One的口水战之中。这一次,贝贝不再给曾经的小兄弟留任何情面,直接在粉丝群手撕PG One的种种不是。

巧合的是,就在这次手撕过后没几天,贝贝发现自己的演出被人举报了,虽然举报并未成功,但贝贝高度怀疑是PG One的粉丝干的。

说唱

贝贝最近的歌,一些粉丝并不买账,贝贝需要不断突破自己,尝试更多的可能,但这条路势必不会一帆风顺。

在所有的成名rapper中,贝贝就算是算上合作的那些歌,作品也是最少的,他的手里攒了大量的Demo。而每次Demo发布后,吊足了粉丝们的胃口,但最终却没了下文。

因此乐迷们也都亲切地称呼他为“李鸽”,甚至有粉丝把贝贝这些年发布的Demo做成了视频合辑。

视频来源:微博网友@擦炮大队

细细数来,虽然贝贝今年只有26岁,却已经是在中文说唱圈征战9年之久的老将了。他享受过加冕为Battle King的荣耀,也感受过断指被嘲的低谷,更经历过兄弟阋墙的背叛和互撕等狗血戏码。

阅历的丰富,应当成为优秀作品诞生的灵感源泉。歌迷们想念那个拥有Underground态度的贝贝,因为只有当他“目空一切”时,这颗人形炸药才能发挥出最强的威力。

乐迷们更期待一个高产的贝贝,因为种种原因,贝贝不大可能去上说唱综艺,他需要更多的作品来兑现自己的天赋。作为曾经的人气王,许多上过说唱综艺的rapper,甚至一些是贝贝的崇拜者,在流量上都已赶超了贝贝。

或许贝贝并不在乎流量,但乐迷们却并不希望,曾经的Battle王者变得如此佛系。希望贝贝在未来创造出更多的经典佳作,也向他道一声迟到的生日快乐。

撰稿&排版 / 砂与海 图片 / 来源于网络

押韵诗人

本文来源 押韵诗人,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