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为什么拍不出好的说唱类电影?

这几年中国电影发展得挺好,上个月的春节档票房极其红火,《你好,李焕英》更是以53.7亿元冲到中国影史第2。

这几年中国说唱发展得也挺好,众多rap star走上主流,现身各大综艺、晚会,Hip-Hop音乐节遍地开花,说唱节目一年比一年多。

但二者的交叉之处,即说唱类电影,中国没有拍出过好的。

2017年开始,陆陆续续出现过一些说唱类电影,比如《嘻哈江湖》,主演是专业演员,客串嘉宾包括贝贝、派克特、辛巴、鱼头、丸子、门猪。

说唱

GAI主演的《爆裂说唱》。

说唱

斯威特主演的《说唱歌王》,客串嘉宾包括小青龙、辉子、孙八一、爽子、大狗。

说唱

德云社刘九思主演的《说唱门徒》。

说唱

这些电影讲的都是同样的故事——主角励志成为说唱歌手,尽管家人不支持,但历经艰难险阻终于实现了说唱梦。

无论剧情还是演技,都乏善可陈。

另外,这些电影都是在爱奇艺上架,可以这么说,这些说唱类电影不过是《中国有嘻哈》《中国新说唱》的衍生产品,趁热打铁,赚一波快钱。

说白了,都是些网络大电影,资金有限,怎么可能有多好看?

资金是问题,环境也是个问题。

说唱类电影无非两种,一种是传记电影,拍rapper的真实故事,比如《8英里》《冲出康普顿》《匪帮说唱传奇》,这些电影的主角是Eminem、N.W.A、Biggie,他们的故事有传奇色彩,拍出来当然好看,国内的rapper固然也有故事精彩的,且不论拍出来能不能过审,那些rapper本人都不会愿意把他们的过往(黑历史)拍成电影。

说唱
匪帮说唱传奇

还有一种是虚构故事,比如《女人四十玩说唱》《Bodied》《印度有嘻哈》,这些电影除了说唱还有别的内核,《女人四十玩说唱》是中年危机,《Bodied》是种族歧视,《印度有嘻哈》是贫富分化、阶层桎梏、父权束缚,而国内的说唱类电影除了励志、追梦就没别的了,没有更深层次的内容,这就导致这些电影大同小异,故事老套。其实还是环境的问题,美国说唱是从贫民窟长出来的,有太多街头故事可以拍,中国说唱没那些打打杀杀的故事,也没有什么社会问题可以去讲,比如《Bodied》的battle涉及种族问题,国内没这类问题。其实国内拍battle主题的电影根本就没啥题材可拍,不能谈敏感问题,还不能有脏话,不然过不了审。

说唱
Bodied

中国说唱虽然发展势头凶猛,但跟流行音乐相比依然小众,受众面依然不够广泛。目前拍的说唱类电影都是网络大电影,若投入大手笔去拍院线电影,势必会拍得更好,但票房能有保证吗?没人敢冒这个险。所以资金不到位,也是因为环境还没发展到足够成熟。

其实国内原本是有机会出现好的说唱类电影的,但都不幸夭折了。

还记得《中国有嘻哈》总决赛时,冯小刚承诺要跟爱奇艺合拍一部说唱类电影吗?可惜2018年初中文说唱陷入风波,2018年6月冯小刚又出了阴阳合同那事儿。现在已经是2021年了,那部传说中的电影仍然不见动静,或许早就泡汤了。

说唱

2019年7月,宋岳庭的传记电影招募演员,导演为台湾知名导演林书宇,代表作《九降风》《星空》。宋岳庭的故事足够传奇,导演水平过硬,令我十足期待。但没想到2020年6月30日林书宇声称因创意理念跟制作公司不同,辞去导演职位,他最后说“祝福未来的团队一切顺利”,但我看了下这部电影的官网,“相关新闻”这一栏停留在了2019年7月10日,后来从未更新,恐怕所谓的“未来的团体”已不复存在。

说唱

这是中国说唱类电影距离大导演最近的两次,但都只是擦身而过。

我相信待环境更成熟、传奇rapper出现得更多时,说唱类电影会引起资本、知名导演&演员的兴趣,中国会拍出能称之为经典的、能上院线的说唱类电影。

本文由 小强蜀熟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