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说唱会馆、活死人、Free-Out这样的厂牌,以后可能再也不会出现了…

前几天,一则令人遗憾的消息传出:据平西音乐厂牌的官方微博表示,绵延6年的平西音乐正式解散,成员Kisos、黄昭、兰孝晨等人将以个人形式发展。

像说唱会馆、活死人、Free-Out这样的厂牌,以后可能再也不会出现了…

来自云南的平西音乐从人气上来说,属于默默无闻的那一档;但从成员履历和实力来说,他们并非平庸之辈。

在厂牌成立之初,他们曾拥有云南说唱的传奇人物德宏老爹;厂牌的创始人黄昭是云南的老牌Battle MC,也是中国大陆无伴奏Freestyle Battle的先行者;成员Kisos则是《Listen Up》2019年的全国总冠军,在与活死人的Beef中一战成名。这么一个有实力的团队在坚持多年后还是面临解散的结局,让人不免有些唏嘘。

像说唱会馆、活死人、Free-Out这样的厂牌,以后可能再也不会出现了…

但转念一想,类似平西音乐这样的“由民间自发组成的兴趣厂牌”,确实都在经历一个转型的阵痛期。细数那些中文说唱圈里声名显赫的民间厂牌,你会发现他们要么解散,要么活动越来越少。

说唱会馆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从几年前直到如今,会馆都是中文说唱圈人气最高的厂牌之一。然而,最后还是在形式上解散了。虽然成员们又组了新的厂牌,并且彼此之间关系良好,但新厂牌的活动频率和影响力都远远不如过去。

所谓的成都集团声势浩大、阵容豪华,但他们成立一年多以来唯一的动作就是发了个Cypher,成员们也并不会强调自己来自“成都集团”,成都集团也更没有以厂牌名义组织过什么活动或演出。

像说唱会馆、活死人、Free-Out这样的厂牌,以后可能再也不会出现了…

套用一个政治术语来说,以前的说唱会馆像是紧密的“联邦”,大家行动步调一致,劲往一处使;如今的成都集团像是松散的“邦联”,在名义上合为一体,但实际上各自为政,各忙各的。

具体到各位成员,谢帝签约第四音乐;Ty.签约华纳音乐;Higher Brothers签约88Rising,马思唯、KnowKnow都组建了自己的新厂牌,还经营着其它各类生意……大家各自的发展都不错,好像也就没有必要再贴得那么紧了。

与说唱会馆和红花会稍有区别的,是兄弟厂牌GOSH和SUP。他们在组建之初也都是民间自发的兴趣厂牌,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慢慢走上了正规化、公司化运营的道路。在几年前,两个厂牌就已经成立了对应的公司,协助艺人处理巡演等事务。不过,虽然关系紧密,但GOSH和SUP的发展却也截然不同。

根据近段时间的报道,GOSH在GAI事实离开后的核心人物Bridge,悄然出现在了GAI所在公司种梦传媒的公司艺人介绍中。截至目前双方还未官宣,我们还是等子弹再飞一会儿。

像说唱会馆、活死人、Free-Out这样的厂牌,以后可能再也不会出现了…

另一方面,GOSH的大将Wudu、Turbo、Regi等人齐齐加入了吴亦凡的厂牌20XX Club,前些天刚发布了新歌《翱翔》,风头正劲。换言之,GOSH即使努力尝试了公司化运营,也没能留住团队里的人才。

像说唱会馆、活死人、Free-Out这样的厂牌,以后可能再也不会出现了…

反观SUP这边,就要比GOSH靠谱得多。即使《中国新说唱》和《中国新说唱2019》让C-Block三人都火了起来,他们也并没有被任何商业公司招揽,因为他们自己经营多年的SUP的公司化程度已经不比一些商业厂牌差了,在巡演等方面都有一套比较成熟完整的处理方案。

最关键的是,自己经营的公司盈亏自负、发展自由,不需要受到商业厂牌的诸多掣肘,也能获得比较高的净利润。

像说唱会馆、活死人、Free-Out这样的厂牌,以后可能再也不会出现了…

如果连偏公司化运营的GOSH都没把GAI、Bridge(还未明确出走)等人留住的话,那些没有合约束缚、全凭兴趣爱好或地域属性而建立的民间厂牌,就更加脆弱了。

此外,在危机公关方面,公司化的厂牌几乎是吊打民间厂牌。Free-Out和活死人这一对兄弟厂牌,就在近两年遭遇了这些问题。

像说唱会馆、活死人、Free-Out这样的厂牌,以后可能再也不会出现了…

Free-Out的情况我们都知道,在上个月月初主理人光光遭遇了职业生涯最大的公共形象危机,而他也选择了“引咎辞职”,尽力保全团队。

在这一巨变发生后,厂牌内声望较高的制作人Ice Paper宣布接任,但从他的言辞之中不难看出,整个团队的气氛并不轻松,他的话语权也经受着大众质疑,还有许多细节工作等待他这位新任主理人去处理。

像说唱会馆、活死人、Free-Out这样的厂牌,以后可能再也不会出现了…

同样疲惫的主理人,还有活死人的法老。他在2018年处理RanGo的态度,被网友拿来和2020年对待福克斯的态度做对比,这种舆论压力甚至让法老把这件事写进了歌词里:“别再问福克斯福克斯福克斯福克斯这事你怎么看,给你们五个字五个字五个字五个字我用眼睛看”。

最后福克斯事件引得已经退出厂牌的Buzzy来了一波反攻倒算,对活死人产生了相当不必要的严重内耗。

像说唱会馆、活死人、Free-Out这样的厂牌,以后可能再也不会出现了…

然而,如果他们都是公司化运作的厂牌,很多所谓在豆瓣群组曝光出来的黑料,都会被公司摆平,哪怕是最后上了热搜,最后都会有公司的工作人员替音乐人来“擦屁股”。

这其实就是签约公司最大的好处之一,否则草粉、X毒的时候你开开心心,最后被曝光的时候手忙脚乱,只能装几天“死人”后,看事情压不下去,最后被迫出来道歉或者发布个声明。

但艺人要是签约了公司,情况就完全不同。通常是去验毒,然后出具报告,再然后发布律师函或者声明警告,同时去公关微博以及自媒体,这一套组合拳打下来,就静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当然,这只出了事以后公关的一种手段,而不是说用了这种手段后,你就能倒推出他一定就是做了那些事,这个咱们必须得说清楚。所以我觉得,PG One签约公司,对他来说绝对是好事。

因为当初他出事的时候,由于红花会正在和MDSK闹解约,他们事实性的没有了公司。而红花会也只是一个团体,其他成员最多也就只能帮他参谋,所以PG One在面对危机公关的时候,处理的办法可谓是灾难性的。

当然,也不能说有公司PG One就能怎么样,很可能他的人设依然会崩塌,但好的公关可以帮你不至于滑落万丈深渊。在小火苗刚冒头的时候,就千方百计扑灭它。这方面,GAI背后的团队做的就是教科书级别。

像说唱会馆、活死人、Free-Out这样的厂牌,以后可能再也不会出现了…

民间厂牌最大的劣势,还是在于没有合约的束缚。在没有合约的情况下,厂牌成员的加入和退出都尤为随意。很多民间厂牌的成员上节目“火了”以后,该厂牌都无法留住人。

坦白说,民间厂牌最大的作用之一,就是在一个音乐人事业开始的初级阶段,能找到一个组织抱团取暖。如果这个人在火了以后,自身热度已经完全大过这个厂牌,那么他退出是必然的。

因为这个厂牌无论运营的好或者坏,在艺人火了以后,他们对于艺人的帮助都是极其有限的。一个音乐人火了以后,他更需要找到一个公司来好好的全方位包装自己,让自己能上到更大的平台,这些民间厂牌完全无法满足的。

因此你就会发现,不少厂牌都曾经拥有悍将:扭蛋音乐有过满舒克,开山怪有过小青龙、新秀,ChillGun有过TT、廖效浓……但一切都只是“曾经拥有”,并没有到“天长地久”,因为成员翅膀硬了就会飞走,有的是和平分手,有的则有些难堪。

像说唱会馆、活死人、Free-Out这样的厂牌,以后可能再也不会出现了…

细数以上提到的各个大的民间一线厂牌,我们可以发现一个共同的规律:它们基本都是在2017年《中国有嘻哈》开播之前成立的,有的厂牌的成立时间甚至可以追溯到2010年左右。

当时的中文说唱圈是完全的“兴趣时代”,而非“商业时代”,说唱歌手们聚集在一起更多因为相似的地域属性或是音乐风格,而并不是像如今商业厂牌可以跨越地域和风格的限制发起签约。

而也正是在2017年前后,商业厂牌如雨后春笋般在中文说唱圈大量涌现,嗅觉最敏锐也收获最丰富的,自然是背靠摩登天空的MDSK厂牌。其余几家商业厂牌也各有斩获,比如SG声闻聚将、第四音乐、AFSC等。

商业厂牌出现后,部分说唱歌手开始具备“双重国籍”,同时在原有的民间厂牌和新签的商业厂牌里发挥影响力。他们有些人能实现两者的平衡,但绝大部分人只能倾向于商业厂牌,因为那才是能给他带来直接收入的地方。

像说唱会馆、活死人、Free-Out这样的厂牌,以后可能再也不会出现了…

比较让人印象深刻的“双面人”自然是法老,在AFSC和活死人,他都是真正意义上的核心人物。而他在进入AFSC后并没有减缓活死人的发展速度,活死人在2019年通过节目成功跃居人气一线。

此外,NOUS中的众多成员签约了第四音乐,丹镇北京的梁维嘉签约了MDSK,但他们也都仍然在各自的民间厂牌中发挥相当的影响力。

商业厂牌的一大优势在于管理。说唱歌手在商业厂牌中只需要“被安排”,打磨作品、上综艺、上音乐节、办巡演,而不用分神来考虑管理上的事务。既不用考虑(也无法干涉)其余成员的变动,也不用为了厂牌发展而牺牲做音乐的时间,去苦苦寻求演出机会。

商业厂牌能提供给说唱歌手的资源和帮助,也是民间厂牌完全无法相比的。像签约了MDSK、AFSC这两个厂牌的说唱歌手,几乎就等同于直接获得了登上MDSK音乐节和AYO!音乐节的资格。

像说唱会馆、活死人、Free-Out这样的厂牌,以后可能再也不会出现了…

虽然在音乐节上的排位还要看具体的人气和实力来决定,但能够获得一个演出位置,已经是无数民间厂牌的说唱歌手梦寐以求的了。更不用说专业的录音棚、录音师、艺人经纪、助理等民间厂牌根本难以拥有的资源,都能极大减轻说唱歌手在工作和生活上的压力。

随着中文说唱音乐市场化程度的日益提高,过往民间厂牌们“抱团取暖”的现象已经越来越少了,因为在这个时代,商业厂牌可以给每位签约艺人都分一枚火种,而燃料则需要说唱歌手们自己努力获取。

当下,商业厂牌们对于说唱歌手资源的争夺也越来越激烈。MDSK近几年陆续新签约了儿几、Itsogoo、梁维嘉、懒惰致富集团、黄旭等人;AFSC近几年新签约了P-Kid、RXNIN、Sino周夏影、河南说唱之神等人;

SG声闻聚将在流失了Gibb-Z、SASI、Swimming连麻几员大将后,高调签入PG One……GAI所在的种梦传媒也频频发力,拿下VaVa、Bridge、艾热、福克斯(除了VAVA外,其他人还都未正式官宣)等人。无论是初出茅庐的潜力新人还是成名多年的沙场老将,商业厂牌的态度都是照单全收。

像说唱会馆、活死人、Free-Out这样的厂牌,以后可能再也不会出现了…

与此同时,我们见证了前文所说的民间厂牌们的集体衰落。虽然也有类似马王、西部燥音这样因为综艺节目而诞生的新厂牌,或者像马思唯、KnowKnow等人建立的AFewGoodKids和Mr.EnjoyDaMoney等厂牌,但他们的影响力和过去的民间厂牌相比显得实在过于微弱。

像说唱会馆、活死人、Free-Out这样的厂牌,以后可能再也不会出现了…

民间厂牌的衰落还加速了Beef的消亡:在大家都已经走起来、赚到各自的钱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值得反复铭记。相反,放低姿态冰释前嫌交个朋友,在大佬碰面日益频繁的音乐节现场,还能被自媒体们报道一番,赚到不低的关注度。

简而言之,当初搞Beef,大家是为了炒热度,有热度才能更好的赚钱。所有人都没走起来的时候,即使合作到团结一心,也翻不出什么浪花;如今宣扬Peace,大家是为了合作共赢,因为都走起来以后,合作才能赚到更多的钱。没有人会和利益过不去,当下的说唱歌手们更多把视线转向了商业厂牌,也是同样的道理。

只是,或许偶尔我们也会怀念对民间厂牌们那种纯粹的支持,甚至是那种上升到“信仰”的热爱。那是一句句Slogan串起来的百花齐放与百家争鸣——

“只要是说唱,我们都会管”

“黑怕不怕黑,这是红花会”
“NOUS Level Up 兵不厌诈”
“Walking Dead Baby”

“Free-Out没有一个不靠谱的小兄弟”
“嘞是雾都”
“以下范上,以Flow代枪”

……

而对着还远远没有形成“团队文化”的商业厂牌们,这些曾经的豪言壮语仿佛如鲠在喉。也许,种梦传媒的GAI还会喊“嘞是雾都”,AFSC的法老还会喊“Walking Dead Baby”,但我们都清楚,中文说唱最热血与肆意的时代,真的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

撰稿&排版 / 砂与海
图片 / 来源于网络

押韵诗人

本文来源 押韵诗人,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