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芮雪:我希望我的歌能给人力量感

去年参加节目,芮雪成为很多人心里的“意难平”,于是她今年重新出发,来到《黑怕女孩》,“让更多人听到我的作品,了解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在初舞台上,芮雪带来一首《错了吗》,表达对于“受害者有罪论”的抨击,引发女生们的共鸣。

芮雪第一次在音乐平台上传作品是2018年7月,进步神速的她在2019年4月就拿下了ListenUp上海站冠军,击败了一众实力强劲的男rapper。她自己也没想到,第一次参加全国性比赛就取得如此佳绩,宣布结果那刻她懵了,哇的一声哭出来。那次经历让她收获的不只是冠军,更重要的是升华了创作理念。在那之前,说唱对她而言是比较私人的东西,“写歌是为自己而写,就是有些事情想要去倾诉、发泄,做一些比较自我的表达。”在比赛里芮雪了结识了kisos、小酷、西米等rapper朋友,还有前辈Cee、马俊、孙旭,在跟同行们的交流里,她的想法产生了变化,“这次比赛之后我写歌不单单是为了自己而写,我希望我的歌能传达出更有力量感的东西。”

《错了吗》希望给女生们一些力量,让她们明白穿自己喜欢的衣服是没有错的,错的是那些不怀好意的人。

专访芮雪:我希望我的歌能给人力量感

对于自己初舞台以及一公的表现,芮雪挺满意的,“在台上我很享受,歌词说出了我想表达的东西,在之后的公演舞台上我会继续去产出一些内容。”而对于一公输给对方这样的结果,她认为厂牌的表现没有任何失误,没有什么遗憾之处,“对于结果其实没有很在意,因为一次结果也不代表今后会怎么样。”

在一公里,万妮达担任芮雪厂牌的制作人,芮雪原本担心因为彼此不够了解会跟万妮达在沟通方面出现分歧、障碍,但合作之后发现担心是多余的,“她会先收集一轮我们的意见,再给出她的建议,然后去帮助我们完成我们想要的东西,她不会有很多主观的概念去干扰我们。”在和万妮达的合作过程中,她学到了写歌的一些新思路,“她教了我们如何更加放松地去写歌。”

芮雪出生在乌鲁木齐,在黑怕氛围浓厚的重庆长大,初中跳街舞时接触到说唱音乐,当时就挺喜欢的,后来提笔创作是因为她不太会表达,“你看节目就能看到,基本上没话说。”于是借用说唱来宣泄生活中的烦恼。

专访芮雪:我希望我的歌能给人力量感

她的音乐受西奥、NF、Nicki Minaj影响较大,她喜欢西奥真实饱满的叙事性,“他传达的情绪色彩是非常浓烈的,之前会遇到一些不太开心的事情也会去听他的歌,会让人感觉到很有力量。”喜欢NF也是因为叙事能力强,喜欢Nicki Minaj则是因为那种Drama Queen的感觉,或多或少影响了她的台风。

芮雪希望把说唱发展成第二职业,她的第一职业,是音乐剧演员。

2016年,芮雪以专业、文化双第一的成绩考入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表演系,后来开心麻花来学校选演员,相中了她,签约后成为音乐剧演员,出演独角音乐喜剧《求婚女王》,一人分饰27个角色。由于这次参加节目跟参演音乐剧撞期了,便辞去了开心麻花的工作。对于rapper和音乐剧演员这两个身份,她认为二者不冲突,节目结束后,如果碰到合适的剧本、想诠释的角色,她还会站上音乐剧的舞台。而且她认为,演音乐剧对做说唱是有帮助的,会让她以更多的视角去思考,并让她更好地控制咬字、腔调。

专访芮雪:我希望我的歌能给人力量感

我问芮雪在舞台上唱音乐剧和说唱,会有什么不同感受,“音乐剧是唱别人的故事,说唱是在表达自己的故事、态度、看法。”“你更享受哪个?”“当然是享受表达自己。”

参加《黑怕女孩》到现在,芮雪最大的收获是她的“家庭”,在节目里各位也看到了,芮雪是“妈妈”,吴佳烨是“爸爸”,她们还有三个“孩子”,“这个‘家庭’从一公到现在大家的关系都非常好,而且在不停扩充新的成员,比如音乐经理Jinx周、外国友人吉田凜音。”

对于接下来的目标,芮雪表露出她的野心,“我肯定是奔着走到最后去的嘛,不然我来参加这个节目干啥?”

专访芮雪:我希望我的歌能给人力量感

你觉得黑怕是什么?
真实。
你怎么定义黑怕女孩?我们这里的一些女孩,我们就是黑怕女孩,黑怕女孩不应该被定义,因为我们各种各样,我们都很黑怕。

撰文/@小强蜀熟  摄影/@君宝同学

本文由 小强蜀熟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1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