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最真实的街头艺术家——Mc Webber

文章来源:大猫儿脏辫  作者:小飞&赵老板 微信号:TIGERBJC

今儿要说的是一位我最喜欢和尊敬的艺术家,王波。

在中国大陆,在北京,将真正意义上的中文HipHop发扬光大的,就是王波和老郑最先创立的隐藏组合,您各位有不同意的吗?
说隐藏,就必须要说王波,因为最早的隐藏组合只有两个人,一个是美国人老郑,另一个就是北京的王波。
老郑咱们改天再细说,今儿的主角就是王波。
关于霹雳舞小王子波儿爷,大家应该再熟悉不过了。1987年的王波,看了电影《霹雳舞》以后,据说完全被震撼了。

偷摸儿说一个关于波儿爷年龄的小八卦,这事儿Thepark的忠实听众们一定记得。具体年份记不清了,在某一期Thepark开场的时候,波儿爷说自己其实是1979年生人,但在身份证上写的是1980年。也就是说波儿爷在看《霹雳舞》的时候才8岁,到今儿个,他已经38岁了。从跳霹雳舞到玩音乐,从八岁到三十八岁,您说就这30年的坚持不该赢得尊重吗。咱们再说回隐藏。我查了很多资料,觉得最早的隐藏组合应该是在2000年成立的,只有老郑和王波两位成员,到2001年时,贺忠和马克加入。隐藏组合就不给大家过多介绍了,成员分别是贺忠,王波,老郑,马克。(下图顺序)

隐藏组合在2003年发布了第一张专辑《为人民服务》,2007年发布了第二张专辑《花天酒地》。

后来因为王波和老郑在音乐理念有一些分歧,王波就退出了隐藏组合,这件事儿一会儿下面咱们细说。贺忠和王波在2007年退出,贺忠回美国继续发展,现在在香港当律师,王波自创一派确定了自己的Reggae 风格。老郑和马克成立了“瘾乐”这个厂牌。老郑也发了自己的个人专辑《腐朽(Mixtape》和《新生》,还和张睿合作出了一张《脏北》;

马克现在虽然已经给嫩桃拍Mv了,但是当时成立了Bad Blood,出了好几张Mixtape真的属于造福听众了,除了坏血的Mixtape,还出了一张《King Of Beijing》和双CD的个人专辑《The Light》;

王波在2001年终于发了自己到目前为止的第一张个人专辑《Ghetto Food》,当然除了发专辑,还有很多让我印象深刻的事儿,包括创建Section 6;现场乐队;当Dj等等,一会儿咱们挨盘儿细说。

在我印象里,最早听过的说唱歌曲就是《在北京》。这首歌还是在我哥电脑里听见的,内时候还小,大点儿我才知道,当时我哥电脑里播的都是封面上印着老黑的扎眼儿盘,但是当时我一句都没听懂,也不爱听,直到放了《在北京》。当时就觉得真够意思。按赵老板的话说:听Mc hotdog内感觉像是吃麦当劳肯德基,好吃是好吃,但是总觉得差了点什么;但是听隐藏就像是吃炒肝卤煮,接地气,里边的歌词写的就是北京人的生活,这是属于北京的东西,是我们一直想听到的。

自打听过《在北京》以后,隔三差五的就往我哥那儿跑,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歌儿。《在北京》这首歌我觉得说家喻户晓一点儿都不为过。在某一采访视频里,王波自己也说,在当时,《为人民服务》这张盘订出去七万张,搁20万能买套房的年代,这七万张盘绝对能说是中国说唱史上的白金唱片了。

《在北京》这首歌是专辑的主打歌,也是签约经纪公司后最面向大众的音乐,传唱度和知名度都非常高。光是我就不止一次在北京卫视的电视节目里背景音乐上听到过《在北京》的采样。但是我还真没想到,《在北京》居然是王波最不喜欢的作品之一,还有一首波儿爷公开说过的是《京城篮球少爷》。

但是我还是想说,这首歌,不光是影响了我,还影响了很多的跟我同龄,甚至比我年长的人,不止是让我们知道了新的音乐形式,更是一种态度。说到态度这个词,我自己都觉得假,但是事实确实就是这样。有的时候跟好朋友们一聊天,大家总会特庆幸的说,幸亏小时候听隐藏,听阴三儿才没成非主流,现在是一正常孩子。这就是我的一个真实的感受,可能有的人会说王波,隐藏已经过时了,现在Traphall,Trap,Dancehall是主流。

对于这样的声音我不能评价什么,但是王波,隐藏,阴三儿在我心里就是没法取代,不管现在流行什么。如果我觉得没什么歌听了,那我打开手机找到的第一个播放列表一定是隐藏的专辑。在我心里这就是一个时代,就好像说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北京小孩儿一提情景喜剧就想到《我爱我家》一样,但是也有人会说《家有儿女》才最好看,各花入各眼,咱们也别抬杠,这事儿就看个人理解了。

说了《在北京》,咱们再来说说王波退出隐藏这件事儿吧。

在一个采访视频里王波说过退出的原因,其实还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音乐理念不一样,老郑对隐藏的定位是先出名,后赚钱。可是王波压根儿就不想出名,也不想赚钱,至少是不想通过一种固定风格出专辑圈钱。视频里波儿爷说了几段话,我印象特别深,要是都能有这种态度,也不至于现在这个圈子这么落没了。

“歌词是很重要的,我们出唱片的时候,公司跟我们说,哎你的歌词要改,差不多50%的歌词都要改,这是我们很不满意的。”
“去CCTV不让你戴帽子,不让你穿带英文字母的衣服,我说那我不进CCTV。我不要给你们当木偶,我不要当什么演员,我就是喜欢音乐而已。”

“后来我就老跟Jeremy(老郑)说这种想法,他老说我应该长大,应该成熟,应该让你出名,你应该先出名,后赚钱。但是我的意思是,我们按他们的方式去做,我们出了名了,可是你的style都固定了,以后你怎么改变你自己。所以我们在这上有冲突,我们一直有冲突,到最后我们的关系越来越不好,然后就变成那种,慢慢的不住在一块儿,我说你们仨在一块儿吧……我走了。”

虽说波儿爷退出了隐藏组合,但是老郑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当一个牛逼的人就得坚持走自己的路。王波是个特别坚强的艺人,他脑子很清楚他要做出的东西,而且我觉得他比我跟马克都早点决定了他的路,我还在提高我对中文的了解的时候他已经有个Hip-hop之外的梦想。其实我觉得他的Raggae Style更好,中国也需要这种风格,也能发展,也好听。反正我们永远是瓷,一点仇都没有,只不过是在音乐方面玩儿不了一起。

我很支持波儿,只要努力往前走我都很尊重,每天早上看镜子时候面对的是自己,不是别人, 是不是?其他人总是会说些坏话,做事的人避免不了谣言,没办法。做好自己就行!”退出隐藏这件事儿我觉得也不用说到底谁对谁错,王波和老郑、马克依旧是好朋友,同时也依旧在为推广北京说唱做着贡献。用老郑的一句话共勉吧:真正地去支持自己的东西。不管作什么都要追求完美但同时得知道这个世界没有完美的。作好自己,别管其他人。有钱不如有面不如有瓷如做好人。

咱们继续说王波,不知道大家是不是跟我认为的一样,我觉得波儿爷的现场是最燥的,无论是他当Mc,Dj还是主持人。我觉得这跟早期他参加钢铁麦克的经历是分不开的。大家都知道Iron Mic史上最早的三连冠是王波创造的,从2002年——2004年无人超越。内时候还没有阴三儿、没有张睿、也没有第二个三连冠的创造者大狗、也没有来大陆参赛的Davi。

内时候的我还小,没能见证这些,只能从网上的资料了解这段历史,看得多了就觉得,内会儿的王波不仅是带着自己的热爱,还带着让北京地下说唱走起来的心气儿,他就是冲着冠军去的。如果王波没参加Iron Mic,可能他也会想现在一样,有很多人听他的歌,很多朋友喜欢他。但是我想北京说唱的发扬光大这事儿,可能就要往后再往后了。

跟王波同期参赛的选手每一位都是能独当一面的Mc,都是真实力的。想必大家都知道的竹游人的王凡、MC肆、EB、Young Kin、breakD、小宝、喷嘭的PQ,那时候演出的嘉宾还是功夫和MC仁。在Iron Mic赛场上的王波是个斗士,网上的评论,还有当时现场的反馈几乎一边倒的都被王波当时的自信给震了。可能王波的Flow和词并不是最好的最完美的,但是当时内种气势,真的压倒了所有的对手。太早的视频找不到了,但是大家可以上网随便搜搜波儿爷的Battle视频,真的太有劲儿了。

2003年的决赛,是竹游人的王凡对阵王波,王凡大家都了解,上海的“说唱教父”。当时还盛传一句:“南竹游,北隐藏”,相信听歌儿的朋友们都记得“竹游人在南,隐藏在北”这句歌词。

竹游人和隐藏当时的实力绝对是旗鼓相当的,并且很大程度上在南方和北方地区,推动了中文说唱的发展和进步。2003年3月29日,上海“Stage”酒吧。 决赛。 三回合。 当天的在场的朋友们一定都记得这三个回合,因为实在是太令人期待了。
第一回合,王凡用上海方言和王波Battle,波儿爷没听明白王凡在说些什么,所以并没有针对王凡的词进行回击,而是用自己比较擅长的长句和着伴奏来了一段儿Freestyle。虽然没有回击,但是场下的观众却是一片叫好声。
第二回合,王凡还是老套路,还是用上海话进攻,但是词比较平淡,波儿爷的回击绝对可以算吊打王凡了。
第三回合,王凡没有进攻,直接带着观众起哄了,波儿爷也不骂人了,文字游戏直接给王凡说晕了。
其实没有视频的佐证,可能大家想不出当时的现场有多燥,我三言两语也写不出当时的感觉,真的挺遗憾的。

咱们说说2003的决赛吧,2002年和2004年几乎没有什么参考资料,如果有在现场的朋友们看到这篇文章,可以留言帮我们补充一下。

但是为什么我还是一直要说Iron Mic这个比赛,因为我要强调王波对北京说唱作出的贡献!因为有了王波的三连冠,所以在2006年的Iron Mic决赛舞台上,有了几位北京的Mc的身影:贾伟、小老虎、张睿、昊然、孟国栋。这几位都是北京说唱圈的大神。贾伟、孟国栋、陈昊然组成了阴三儿,阴三儿还用我说吗?!

小老虎可以说是中国爵士说唱第一人,《C.O.U》这张专辑我觉得至今没有人能把说唱和爵士融合的这么好,之后又出了非常多的作品,是非常高产的音乐人;张睿大家就更熟悉了,各种Battle冠军的头衔,微博微信各种采访视频刷屏;

可能没有王波,这几位可能还是会出名,还是会有今天的成就,但是绝对不会横空出世,被人了解的这么彻底,有这么多人去支持。

大家可以去看看视频,当时的小老虎是这样被介绍的:“他来自北京,赵宏”就结束了;张睿用“新秀”二字直接代替名字了,现在还有人这么介绍他们吗?但是当时的波儿爷就是这么介绍的,没有王波在爷Iron Mic这个舞台上为北京说唱取得的成绩,可能他们也只是大多数眼里的“坏孩子”,如果没有王波,也许他们也不会选择说唱这条路。还记得在EZLF周年Party的Battle比赛上,小老虎对王波说:“能跟你Battle是我最大的荣幸”;

阴三儿的第一张专辑的Intro用了王波的经典歌曲《黄皮肤的路》中的那段话:“任何人不知道我们,但是我们知道我们自己的能力在哪,那么我们本身我们自己听音乐,我们自己什么音乐基础什么音乐的意见都借鉴,我们会做比较,别的东西跟我们的东西会做比较,我们会比出一个好坏,所以我们知道我们自己能力在哪儿,那你知道你能力在哪儿以后你你有了信心以后,就可以完全地去发展你自己的东西了,你不用顾忌太多,如果你做一个音乐是会:哎我想有一万个人听我的音乐,那你这样你做不出来音乐。那你如果你第一你做音乐事儿,我操这音乐是我自己做的我都不敢相信!到那个时候那个就是艺术。”

在上海酒吧Battle的时候孟国栋说:“我承认王波对我的影响很深”;(其实我个人认为,孟国栋身上能看到当年王波的影子)Iron Mic的决赛大狗对张睿说:北京现在的MC都是一群小王波;冯笑在前几年的一个活动上Feerstyle说:他心里只有一个神,叫王波;这几位北京说唱圈的大神,当时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世界的,王波对于后辈的影响可见一斑。波儿爷的采访视频(下图)里也能看出他的想法,对一件事儿的热爱,对自己的证明,促使他做音乐,走向钢铁麦克的舞台,带领着北京说唱走向顶峰。

其实看这段视频的时候我非常有感触,我身边的很多朋友,包括我自己,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都被认为是坏孩子,只是没有完全的听家长的话,说好听一点叫叛逆,但是还是很多人习惯性的说这叫坏。

可我身边那些被称为坏孩子的朋友们,大部分都步入正轨,上班挣钱结婚生子。我只能代表自己这个坏孩子说,即使我纹身,编脏辫,但是我依旧热爱自己的生活,爱我的父母家人,爱我的朋友们,我依旧有血有肉,会哭会笑,敢说真话,敢对所有傻逼说一声:你是缺的。

叛逆没让我学坏,听说唱音乐也没让我变坏,它是我情绪宣泄的出口,王波是说真话的音乐人。我真的很感谢王波的音乐。

很多朋友不喜欢王波,有人不喜欢他的风格,有人不喜欢他的主持,但是还是那句话,不管您是否喜欢王波,都必须要给他最大的尊重。因为不光是十年之前,就是现在,他也完全的代表北京说唱的最高水平,一直是站在金字塔塔尖的那个人。

中文说唱史上最不可或缺的王波,仅仅用这篇文章向你致敬。

本文由 嘻哈中国 :townson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