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麦天佑们的走红和成功是文化的集体堕落

文章来源:嘻哈乱爆  作者:爆米花 微信号:lord_of_rap

这几天,MC天佑们又火了一把,还成顺理成章地为了励志典范?

博主发布的是一条MC天佑的简版纪录片,主要记录了天佑的日常,制作方和发布方均为腾讯。片里有一段天佑跳街舞的片段,而且技术还行,这证明了天佑对HipHop是有了解的

跟很多从事街头文化事业的人一样,天佑也有过那种到处走穴,活儿多钱少的日子,然而从一个街舞Boy到炸串男孩再喊麦天王,他花了7年的时间。以结果而论,的确是一个励志故事。喊麦和说唱,有着一场不可避免的斗争,当说唱还只是刚刚拿到高速公路的入场券时,喊麦凭借着YY,快手等渠道,似乎已经迎来了黄金年代。一台电脑,一支麦克风,一个摄像头,加上能说会道的嘴,就有机会上演一出草根逆袭的造富神话。

#为什么喊麦会存在?

中国社会群体已经开始强行阶级化,活在一二线城市里的人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农村,什么叫城乡结合部。当新兴的精英阶级在宣扬文艺,健身,音乐节的同时,农村也需要属于农村Style的精神文娱。热闹,乐呵,有排面儿,农村的文娱并没有城里人来得高大上,于是像喊麦这种朗朗上口,又能打动乡村青年骚动之心的娱乐方式得以野蛮生长,猥琐发育。

#喊麦,到底有多火?

主持人询问天佑的年收入时候,天佑自豪地回答:“税后八千万!”八千万,无疑是一个可观的数字,而且是每年八千万,估计不少人一辈子都挣不到天佑一年的收入。从这八千万可以看出很多门道:穷怕了的中国人对于金钱有种疯狂的执恋。自古以来,有钱的就是大哥,有钱了就有底气了。上学时候挑专业,毕业了挑工作,第一反应是这个行当挣不挣钱,其次才是自己喜不喜欢,好像金钱成为了衡量一切的标准。在八千万的作用下,天佑成为了乡村少年的偶像,媒体的宠儿:

登上城里人看的GQ杂志

参加综艺节目通告

上脱口秀节目跟金星撕逼

天佑成名曲《一人饮酒醉》被节目录用

天佑和喊麦们火到不行,在媒体的作用下,靠着那一套“行行出状元”,“多少努力就多少收获”的结果论洗白了。打个比方,如果乞丐能够年收入八千万,绝逼会有一堆人放弃尊严,选择双膝跪地。某些人为了蝇头小利,不择手段,这一两天有个新闻让人哭笑不得:成都人民公园手纸7天消耗1500卷(据说这个记录足够申请吉尼斯了),大多数消耗是被顺走的;还有共享单车被破坏,被占为私用,这些小事都显示了穷怕了的中国人对于金钱和利益的崇拜。

#喊麦们有多张狂?

快手和YY的繁荣,让喊麦们认为自己人气爆高,有钱有头有面,圈里的大哥大,存在即合理等。喊麦的歌词,将混社会到道理套用在一些古词上,如果江山帝王套用在某个县城,那不就是什么解放路陈浩南,某工厂第7车间山鸡哥?被媒体报道的天佑们,从草根摇身一变身价暴涨,一夜暴富的故事吸引着现实中的loser们纷纷加入其中,按照江山帝王红颜的套路,拾掇出霸道总裁的梦想。

喊麦们把自己定义为正统的另类,那么不正统的另类是啥来着?另类和正统本来就是不成逻辑的事情,强行拉到一块又是一个什么玩意?

另外一个言论就是,说唱是西方的,喊麦是中国的。老编只听过,快板,相声,说书,华阴老腔这些个是中国的,并不知道中华民族还有这样一个叫喊麦“传统艺术”。

以农村包围城市的理论,喊麦歌手和粉丝听众的数量足以形成一个主流文化,他们削尖脑袋往上挤,却又得不到认同;害怕面朝黄土,不甘心满手淤泥,积攒的戾气全都用在了快手和YY里的“打天下”,“当大哥”。

#喊麦们如何赚钱?

说白了就是圈钱的套路,金主给喊麦们充钱,刷榜,忽悠散客入坑,完了各自分成,就跟股市是一个道理,赔本的永远只有散客,月收入一两千的屌丝养活了住别墅月入万元的文化混蛋。

然而,在各路媒体的成功论,结果论之下,这种靠耍嘴皮子忽悠而来的钱财,被洗白成通过努力,汗水换来的劳动成果,强行制造励志典范。

追求卓越,成功便会追上你,然而喊麦却是,眼里只有成功和金钱,这种浮躁带来的是全社会的文化集体堕落!

本文由 嘻哈中国 :townson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