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rapper diss赵辰龙:躲在幼稚园里,我们代表广西而你号称第一却连家乡都不让提

前几天,南征北战成员赵辰龙突然被人Diss了。

广西本土厂牌TACE成员RayChan发布《骑个龙龙去耍》公开Diss赵辰龙,并喊话:“这么多年说唱圈错把你高估了,躲在幼稚园里一直被照顾着”、“我们代表广西,而你号称第一却连家乡都不让提。”

这位在说唱圈非常有影响力,身披无数小号,而大号却又与说唱圈拉开不小距离的的赵辰龙突然被Diss,算得上是说唱圈为数不多的新鲜事。群众们自然忙着吃瓜补课,一轮下来,已经对此次风波的来龙去脉有了大致了解。

原来导火索是因为某些无脑粉丝在TACE厂牌的网易云评论下,狂刷同为广西人的赵辰龙的名字,招致TACE不满,便将事情写在了厂牌cypher里。

广西rapper diss赵辰龙:躲在幼稚园里,我们代表广西而你号称第一却连家乡都不让提

随后赵辰龙发微博表示称:为何说唱非要按照地域划分一下?

广西rapper diss赵辰龙:躲在幼稚园里,我们代表广西而你号称第一却连家乡都不让提

而接下来RayChan的回应可谓是为这场争辩再加了一把火。他表示:“针对的只是Cue你的无脑粉丝,我们比你更在乎本土。”

广西rapper diss赵辰龙:躲在幼稚园里,我们代表广西而你号称第一却连家乡都不让提

紧跟着便有网友扒出B站的一段视频,痛批道这波明明是TACE挑起争端,因为这视频标题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在蹭赵辰龙和幼杀的热度,这可能也是赵辰龙生气的原因。

广西rapper diss赵辰龙:躲在幼稚园里,我们代表广西而你号称第一却连家乡都不让提

这厢还没等到龙哥的回应,那厢就有龙哥的粉丝坐不住了,眼看自家rapper被骂,岂能袖手旁观?于是部分人跑到RayChan微博下面一顿疯狂输出,还有个别过激粉丝有意无意将舆论引向攻击谩骂,推动该事件持续发酵。

广西rapper diss赵辰龙:躲在幼稚园里,我们代表广西而你号称第一却连家乡都不让提

赵辰龙的最新回应则是,将由WTZ这次做个代表回应diss。

广西rapper diss赵辰龙:躲在幼稚园里,我们代表广西而你号称第一却连家乡都不让提

广西rapper diss赵辰龙:躲在幼稚园里,我们代表广西而你号称第一却连家乡都不让提

而这首《天才小子》diss back也已经发布。

关于TACE与赵辰龙之间的beef,我们已经说完了。事情本身并不复杂,不过抛开这个beef不谈,我们倒是很想聊一聊说唱到底该不该按地域划分?这个有点年代感的问题,在今天又被赋予了新的讨论价值。

借着刚发生的TACE厂牌Diss赵辰龙事件,我们或许可以在具体问题中找到一些答案。

时至今日,说唱音乐已被赋予了太多含义。而追溯到其诞生之初,说唱最本质的属性就是娱乐。

这种起源于美国街头的音乐类型,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展现出了极强的地域性,按照范围可划分为:东岸说唱、西岸说唱、南部说唱、中西部说唱、拉丁说唱等等,而通过地域衍生出的音乐风格更是多达二三十种。

广西rapper diss赵辰龙:躲在幼稚园里,我们代表广西而你号称第一却连家乡都不让提

成功的文化输出需要找到讲故事的好载体,要让对方愿意听、听得明白,才谈得上输出。而说唱正是一种典型的、具有普适性的优秀载体。当HipHop进入到中国后,自然也延续了“地域”这一特性。

说唱歌手对于自己所在地区家乡的归属感依旧非常强烈。随着HipHop文化持续渗透,爱好者们想要线下交流合作,于是开始将目光锁定在本地域范围内,寻找和自己志同道合的人来进行交流。就这样,以地域性为划分的说唱厂牌开始迅速崛起,每个城市就是一个根据地。

放眼望去,如今的中国说唱具有鲜明的地域特征。以重庆的GOSH、成都的CDC说唱会馆(成都集团)、西安的NOUS、长沙的SUP、北京的丹镇北京、武汉的Nofear、广东的精气神等等,共同构成了本土说唱文化的版图。这些厂牌不仅具备全国前列的实力,同时在说唱圈内还拥有着稳定的流量。

广西rapper diss赵辰龙:躲在幼稚园里,我们代表广西而你号称第一却连家乡都不让提

正因有了不同地区、不同时期的存在,才形成了风格各异、绚丽多姿的说唱形式。这其中有一些地区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比如川渝地区的说唱、北京早期做的说唱,这两个地区有了属于自己风格的标签。

大部分地区的说唱,虽然没有行程属于自己的明确风格,但是很多地区的rapper却用方言说唱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而不少的说唱歌手更是为家乡写出了脍炙人口的歌曲,比如C-Block的《长沙策长沙》,谢帝的《这才是成都》,徐真真的《东莞市歌》,雾都的《雾都夜话》,吾人族的《我的家在东北》,Nofear的《武汉精神》,隐藏的《在北京》,Tangoz的《Love Paradise》等等。

这样的歌曲还有很多很多,很多rapper都试图在歌曲中告诉大家,自己来自哪里。其实就连赵辰龙早在醉人时期就通过《南征北战》、《感动》两首歌里分别提到过自己“代表广西”。

广西rapper diss赵辰龙:躲在幼稚园里,我们代表广西而你号称第一却连家乡都不让提

而很多rapper也都会在一些大的场合,尽力去展现自己来自哪里。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便是新说唱的舞台,那句“嘞是雾都”的口号。

但与此同时,以地域划分的说唱弊端也在日益凸显。在独特鲜明的背后,本土说唱本身也存在着局限性,如果单纯依靠情感共鸣,吸引的也仅是同一地域的小撮观众。

在这样的局限性下,内容还要面临着不断创新变化的难题,这也在进一步制约着歌曲塑造的空间。

rapper们也都明白这个道理,于是rapper们也并不拘泥于本土说唱,因为吃蛋糕,不能只吃自己家乡的蛋糕。于是你可以发现,C-Block早期有很多方言歌曲,而现在则几乎很少再听到了。

广西rapper diss赵辰龙:躲在幼稚园里,我们代表广西而你号称第一却连家乡都不让提

其次,本土说唱存在着比较强的地域依赖性。对于不同地域的rapper来说,文化的差异是天然的保护壁垒,而当地观众能否产生强烈代入感便是关键。本土听众的确容易因为地域属性而收听本土说唱,但这并非意味着他们没有好恶。

来自东北的rapper杀手耗此前就因“过分渲染地域歧视”而惨遭网友诟病。在之前与杨晓川就“东北是否应该统称为DBC”的Beef中,杀手耗的初衷是引导性地帮助大众来巩固对东北的印象认知,而也有一部分网友对此观点却并不买账,抨击他借此炒作营销的人不在少数。

广西rapper diss赵辰龙:躲在幼稚园里,我们代表广西而你号称第一却连家乡都不让提

这就造成了一种现象:一旦rapper的初衷与他们仅有的这一小撮受众群体存在理解上的偏差,即便rapper们选择了情感共鸣这条“捷径”,由于适配度依然有限,效果也会大打折扣。

而被情绪营销所吸引而来的新听众们,随着最初新鲜感逐渐冷却消失,也难免会面临失望的境地。

同样的,如果将京味说唱理解为“展示首都人民的优越感”,就不免狭隘了些。地域说唱组合都会推广地域文化,那是一种开放式的态度和对生养他们土地的自豪感。

广西rapper diss赵辰龙:躲在幼稚园里,我们代表广西而你号称第一却连家乡都不让提

我们不妨从长远角度来看,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充满特色的地域说唱,HipHop的曲风才称得上多元,才能满足当下听众多样化的需要,同时也让更多的rapper开始更加深入地去挖掘作品,在垂直类型上深耕细作。

至此,说唱到底该不该以地域进行划分?话题已经变得不再重要了,毕竟任何小众文化的蓬勃发展,能被看见都只是第一步。

对于听众来说,要做的是回归音乐本身,拒绝带有粉丝滤镜、过度美化自己喜欢的厂牌、对rapper进行无脑吹;而对于rapper来说,重要的是精准找到地域情怀与歌曲内容之间的微妙平衡,通过实力减少误差感,打开眼界,实实在在地让听众与rapper间能够多一份共情……

音乐人们需要与观众交流,更需要与同行交流。热爱可以成就一番事业,对音乐的执着、对乡土的情怀通往的从来都不是分歧争辩对立的歧途,而是致力于践行Peace & Love精神,共同携手探索鲜花铺就的希望之路……

撰稿 / 钢化膜殺手
排版 / 砂与海
图片 / 来源于网络

押韵诗人

本文来源 押韵诗人,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7

评论:

1 条评论,访客:1 条,站长:0 条

100%好评

  • 好评:(100%)
  • 中评:(0%)
  • 差评:(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