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pper们的酒局:两个“明星”三个妞还有四个“经纪人”

rapper们的酒局一度是纯粹的,就是单纯的喝酒聊天,但随着中文说唱走向主流,rapper成了rap star,酒局变成了商务局,大家的目的不再是开心快乐,而是谈生意。土人儿在新歌《無明星NO STAR》里如此描述,两个“明星”三个妞还剩下四个“经纪人”。

最近两年里,土人儿参加了《说唱听我的》《少年说唱企划》,这让他的生活发生了变化。辞职后创作时间一下子充裕了,但困扰也随之而来,“接触了很多琐碎让人焦虑的事。”他以酒局举例,以前他经常开卡喝酒,朋友叫他“买单侠”,但踏入圈子后,参加酒局基本不用花钱。不过现在的酒局不再是从前那样,已经变味了,“我其实没啥名气挺糊的,但我在上海干个啥总能被认出来个几下,也因此晚上喝酒时会有人拿我的名字去作为各种莫名其妙的谈资,甚至是他的撩妹手段,其中也有很多并不是来玩的,而是过来看看能否嫖个合作的‘甲方’,带着目的和你碰杯。”

土人儿也不懂如何拒绝,他觉得自己长得不像个好人,担心拒绝时没把话说好听,会被别人误会,觉得他不友善,这让他感到很为难。

rapper们的酒局:两个“明星”三个妞还有四个“经纪人”

歌词里的经纪人打了引号,因为有些“经纪人”不过是企图赚差价的中间商,“左手认识一个艺人,右手认识一个老板,可能也就认识这么个艺人和这么个老板,两手一牵线,左边就和艺人说,‘是我给你推的活动,我兄弟和我关系好’,右手就和老板说,‘这艺人我兄弟,绝对最低价’。”

土人儿新歌叫《無明星NO STAR》,我问他是希望国内说唱no star,还是酒局no star,“如果是指名气、流量、地位之类的,那我希望国内的Hip-Hop做到all star,这里的no star我希望的是山上的大家,不要还没有名誉地位,就因为自己刚有了个‘rapper’的身份,就特别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rapper们的酒局:两个“明星”三个妞还有四个“经纪人”

土人儿所说的“山上”,便是这首歌里的奥林匹斯山。他将说唱圈比作奥林匹斯山,山顶是诸神,即rap star,rap star是极少数,绝大多数人都在山腰。这很像如今鱼龙混杂的说唱圈,很多人因为想火或想装逼而去成为rapper,踏上这座奥林匹斯山,包括最近出事的“gang gang”。土人儿在歌里形容这类rapper为“装钻的玻璃”。

正在登山的土人儿发现山上大部分人都是“装钻的玻璃”,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初心,不随波逐流。不装逼,不把自己当腕儿;用艺术家的标准要求自己,哪怕别人讽刺他没吃到蛋糕却得了艺术家的病;创作不为迎合市场,而是把歌词当作写给自己的信,让自己满意更重要。

rapper们的酒局:两个“明星”三个妞还有四个“经纪人”

参加节目之后,土人儿也成了登山者,混迹rapper们的酒局,酒局里人均“明星”,“明星”的朋友成了“经纪人”。我最近在推文里说过,“说唱走到头,都是生意;rapper走到最后,都是生意人。”酒局正是谈生意的绝佳场所,用交朋友作为借口去social ,喝着聊着,就扯到生意上来了。土人儿希望大家在酒局里不带着目的心,真诚地碰一杯酒,而不是举目望去,全是“明星”、“经纪人”。

酒局变成生意局的现象,让土人儿对酒局产生了抵触,他希望酒局回到没有商务的简单快乐,于是他又回归了从前的状态,“现在会只跟熟的朋友喝酒,不过可能现在凌晨五点以后,我还是会拿个啤酒瓶子找个小场子的舞池蹦哒、开心。”

土人儿将在酒局的所见所感,写成了《無明星NO STAR》,并引入奥利匹斯山的概念。为了还原奥利匹斯山,土人儿特意去了趟川西高原,在甘孜州的墨石公园、燕子沟拍摄MV,从成都开车过去要6小时。由于画面里不能出现其他游客,他和拍摄团队只能在墨石公园的峡谷往深处走,在雪山往高处爬,“雪山没有任何安全措施,脚边上就是悬崖,地上很冰、很滑。”

rapper们的酒局:两个“明星”三个妞还有四个“经纪人”

奥利匹斯山的概念会出现在土人儿的整张新专辑。11月22日,土人儿将发布神话概念专辑《奥林匹斯NO STAR》,他把自己的音乐事业比作奥林匹斯山,将自己的生活观、事业观、爱情观套进奥林匹斯的体系。在音乐风格上,会从之前的技术流,转变为追求极致的氛围感以及音乐整体的舒适度。对于这张专辑,土人儿表示,“不会辜负大家的期待。”

那就让我们等待土人儿新专辑的发布吧,跟随他的音乐,进入他创造的奥林匹斯世界。

rapper们的酒局:两个“明星”三个妞还有四个“经纪人”

本文由 小强蜀熟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