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嘻哈》商业启示:允许一部分音乐人先富起来

双冠军的《中国有嘻哈》决赛结果,虽然贯彻了“爱与和平”的方针,但仍让人对这个极小概率事件感觉有点扯。不过,这仍不妨碍我们对“2017年是中国嘻哈元年”盖棺定论。

“不正经”了2个多月的节目内容,在决赛当天突然“端着”了。华少的主持一度让人对决赛产生了错位的观感,仿佛回到那个被加多宝凉茶冠名的夏天;选手们在节目“嘻哈灵魂人物”欧阳靖的带领下,第N 1次呼喊出对于嘻哈音乐的信仰;导师在帮唱之后继续沦为“吃瓜群众”,气氛和谐得像相亲相爱一家人。

这个夏天,所有人都在拿嘻哈音乐说事,民谣已经彻底“失去人心”,而下一个小众类型也许已经在路上;经过这个夏天,这档由爱奇艺耗资2.5亿打造的音乐真人秀,也将被写进真人秀网综发展的史册,然后被争相效仿。

“音乐人先富”和“产业后富”

初次在媒体前曝光的《中国有嘻哈》,就顶着2亿制作成本和高配制作团队的光环,赚足了舆论关注度。即使在之后的各类采访中,爱奇艺方面曾多次透露,前期因为嘻哈音乐过于垂直小众,从而导致节目失去了已经谈妥的数亿冠名费,但后来出现在节目中的品牌数量,仍是让很多综艺节目眼红。

农夫山泉维他命水作为节目冠名赞助商,花了1.2亿,这在音乐真人秀节目首季冠名费中算相当高的;在决赛过程中,来自小米手机的超级中插广告,应该也是千万元级别;麦当劳品牌在节目中全程露出、抖音作为《有嘻哈》短视频合作平台,各品牌方在面对《中国有嘻哈》每期节目平均2.2亿次的播放量时,已经笑开了花。

目前,《中国有嘻哈》的各项资金投入已经超过2.5亿,肯定是要高于其节目自身的广告收益,但是以目前《中国有嘻哈》的数据和舆论影响力来看,在第二季实现盈利,对于爱奇艺来说,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而对于节目选手来说,参加《中国有嘻哈》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有的选手出场费爆增近千倍,微博粉丝数从万级直接跃升至百万级,甚至在比赛的进程中, 很多选手就已经接到数量众多的演出和商业代言邀约。

据相关媒体统计,目前节目中头部流量选手的商业代言合作数量总和,已经有50项左右。这个时代,“一夜成名”的奇迹仍在上演,而且艺人从出现到爆红成名的时长也大大缩减。

欧阳靖和TT合作支付宝广告歌《无束缚》

于是这中间就产生了“音乐人先富”和“音乐产业后富”的矛盾。根据日前发布的《2016中国数字音乐产业发展报告》显示,目前我国人均音乐消费仅为0.15美元,是日本和挪威人均音乐消费的0.7%,美国人均音乐消费的0.91%。

0.15美元合人民币1元左右,也就是1年中国音乐消费总额才14亿人民币,仅是电影《战狼》票房的四分之一左右。音乐先声认为,实际情况肯定是要比这个数字好很多,但仍无法与影视、综艺的产值和市场规模相提并论。

对于音乐产业来说,数字/实体音乐、现场演出和音乐版权仍是核心的收入项,通过综艺节目出来的嘻哈音乐人能够成为提前批次的“先富者”,同时促进音乐演出行业的繁荣是好事,但通过节目所展现出的嘻哈原创的局限性,是即使今天选出双冠军、为嘻哈音乐规划清楚了未来几年的路,也无法弥补的发展劣势。

售卖嘻哈形式和深层受众培育,两手都要抓

QQ音乐上《中国有嘻哈》12期节目的音频专辑,共包含节目中出现的所有125首公演歌曲,除去其中10首广告歌曲,6首制作人/魔王表演曲目,3首cypher比赛内容,还剩106首。

但这其中,根据歌曲点击量和社交媒体话题讨论度这两个维度,可以与“烂大街”标准沾边的,也基本就《变》、《Time》、《苦行僧》、《Papillom》等十个手指可以数得过来的几首。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冠军之一的PG One作为选手中的人气担当,拥有记忆点的作品却不多,反倒是被人吐槽“山歌”Gai的音乐作品拥有更高的传播度。

首先,我们不得不承认,嘻哈音乐是所有音乐里,对于商业内容、品牌传播包容性更大的一种类型。但也要知道,很多作为商业宣传作用的嘻哈音乐,其内容和形态本身对于嘻哈音乐发展并没有太多意义。

其次,曾经高冷的嘻哈音乐人,如今也落入了“人设消费”的俗套。无论“老公们”唱的如何,总有百万迷妹买单,嘻哈继民谣之后也终有一日体会到了被“迷妹经济”支配的恐惧。rapper们在今后也要快速适应在机场前呼后拥的大批粉丝,以及个人生活被大众媒体的全面曝光。

并且,很多完整追完节目的观众都会发现,《中国有嘻哈》的前半程节目不论是音乐创作、话题热度还是环节设置,都更能给观众带来新意,越往后反而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虽然很多人不愿意承认,但还是要说:从节目所挖掘和展现的内地嘻哈音乐市场的层面来看,不论是音乐人还是音乐作品的存量,都还不够撑起整个嘻哈音乐市场的崛起。起码从出现在节目中的这些已经做好商业化准备的嘻哈音乐人看来,确实如此。

说到这里,不免会让人忽然想起整个节目中制作人身份的缺席。根据百度百科,音乐制作人英文为Record Producer,在音乐作品的制作过程中担任“控制录音工程排程、训练和指导歌手、组织调度制作预算和资源、监督录音过程、进行混音以及母带后期制作的工作”。

但节目中的三组制作人吴亦凡、潘玮柏、热狗和张震岳,除了参与几次帮唱环节,大部分时间都像是比赛的旁观者,在选手的歌曲创作中存在感极低。因此,嘻哈音乐人的原创能力没有得到更好的体现,制作人也沦为了花瓶。

但换个角度来看,为嘻哈音乐规划未来的道路,并不是一档综艺的职责,《中国有嘻哈》可以在两个月之内为资本方、音乐人、唱片公司搭建好一个平台,就已经是大功一件,再多的要求都是苛刻。做饭的锅和食材平台都已经提供好了,剩下的就是音乐人如何靠自己烹饪出佳肴。

在这之前,一定有无数人像作者一样在如何普及嘻哈文化上钻了牛角尖,但说实在的,就以目前嘻哈音乐的发展势头和嘻哈受众的需求属性,更加“流行层面”的嘻哈音乐,倒不如甩掉文化的帽子只是售卖嘻哈形式,走一条自下而上的道路,一路狂奔地带领跟更多嘻哈音乐人发家致富。而对于深层次嘻哈受众的培育,可以在整个市场成型之后,再慢慢进行。

之前已经“先富起来”的民谣,以及正在排队被资本“砸中”的电音,代表的正是明天和昨天的嘻哈。而各位音乐人在富了之后,也别忘了拉行业一把。

文 | 王亚男 本文为音乐先声原创稿件,转载及商务合作,请联系我们。

本文由 嘻哈中国 :townson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