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生活节系列专访 | 小老虎:素人的 Freestyle 比故作熟练迷人得多

街声2017简单生活节系列专访

小老虎大地舞台10月4日13:40

微风舞台10月6日20:10(Faye飞 feat.小老虎)

小老虎,本名赵宏,2016年刚而立的八零后北京 rapper。很多人说他做爵士说唱,但他的说唱不仅如此。

前段时间,小老虎的演出要么是自己,要么再加一位 DJ,这次在2017上海简单生活节,他自己的表演会加入女歌手、Keyboard 和 VJ。另一边,他也会和 Faye飞在微风舞台合作,北京 rapper 和台湾女声会碰撞出什么来?10月就有答案了!

接受街声采访时,我们聊起他小时候喜欢玩的红白机8bit 游戏,他将游戏素材剪辑进了作品《为你出生入死九十九次》的 MV 里,《三目童子》、《魂斗罗》……每一帧都是他自己玩出来的,有些画面要到结局才出现,有些画面需要主人公死掉,死得不好看还得再多死几次。

8bit 游戏主人公永远向右走,不能回头,就像他喜欢的游戏《Passage》,小人一路走,捡宝箱、绕迷宫,遇见女生要犹豫是否同行,因为两个人一起难免要丢掉些身上的宝物。越往后走,身后事越多,眼前路越少,小人头发白了,最终走进了坟墓。

人生就这么短,小老虎专注也不专注,对于有趣的事,他永远专心,哪天这件事无趣了,他就会立刻转向另一件更有趣的事。

面对考试,我选择不考试

在接受街声“十问”时,小老虎说东四八条是北京最嘻哈的一条胡同,小时候他有一半时间混在那。黑胶唱片店、三联书店、卤煮火烧、灌肠店、愚公移山,走街串巷,传统的现代的都齐了。另一半时间,他生活在朝阳区十里堡附近,在这度过了人生的前十年。往现在朝阳大悦城的方向走,有一条铁路穿过住宅区,他小时候经常跑到铁路上逮蜻蜓,沿着铁道一直走,回头看不见家,害怕了,就原路返回。“当时对‘无限’这个词的认知就是在铁路上。”那会儿还没有这么多的高楼,只有连成片的野草,到膝盖的、没过头顶的、抬头根本看不到边际的,不断重复,铁路也无限延伸。

images

前一阵,小老虎又回了他小时候生活的院子,大爷们还记得他

初中时小老虎学习还可以,到了高中就一落千丈,差到学校想开除,当时的班主任不想让他继续呆在班里,就忽悠他去学理科。分文理科之前,他和当时的语文老师一起打篮球,老师随口问起他要学什么,小老虎说理科,语文老师说为什么不学文科,背背就行了,物理化学你学得明白吗?小老虎一听,急了,直接扯老师领子,问真的假的,你们都是老师可别骗我。语文老师一脸惊诧:“我骗你干嘛?”他这才选择了文科,高三突击了小半年,考上了大学。不然现在小老虎可能都不知道在哪。

分班后的语文老师换成了位女老师,当时,小老虎格外讨厌八股应试作文,总是和老师对着干。某次模拟考试,小老虎的作文得了满分,复印后全年级学习,语文老师特别尴尬地让他起来念作文,小老虎说,我不念,我有不念的权利。

“一道选择题,四个答案,第一种人:哎呀好难啊,应该选哪个呢?第二种人:正确答案也许不止一个;第三种人:正确答案也许都不在这四个选项里;第四种人:你凭什么考我啊,这道题我根本都不做。”

因为高中历史老师喜欢课前放天南海北的音乐给学生听,小老虎爱上了摇滚乐和嘻哈,也爱上了林肯公园、Eminem。

第一次在人前唱歌,就是在政治课上,每堂课前几分钟都留给学生自由演讲。轮到小老虎,他选择给同学们唱一首喜欢的歌,林肯公园的《In The End》,说唱和唱,自己一个人全包。当时上网还是拨号,找资源特别困难,小老虎胡乱搜,找到了这首歌的伴奏,都是 Midi 做的,格外假,听起来就是十年前的手机彩铃。他双手撑在讲台上,高音唱得声嘶力竭,扯着脖子憋着气,脸都红了。唱完,同学们礼貌地鼓掌,也不知道他唱的是什么。

images

小老虎参加超级版《大事发声》,一群 rapper 聚在一起,他说那感觉像在教室里排练小话剧

后来学校里举办歌唱比赛,专唱外国歌,小老虎叫上他的朋友,又上台了,这回的舞台在学校礼堂里。唱的是电影《8英里》的插曲《Lose Yourself》。当时他特意找了篮球发带戴在头上,台侧的老师见了一个劲儿示意他摘了,小老虎就装看不见。舞台上莫名奇妙有张桌子,没什么表演经验,青涩的小老虎站在桌子后边磕磕巴巴地唱完了,“现在第一反应肯定是把桌子给扔了,或者站上去,那个年代留下的尴尬,但还是想上去试试。”

Freestyle很危险?

小老虎的履历上总是会写上一笔“北京地区龙虎斗 battle 大赛冠军”,哪怕这已经过去十年了。2006、2007年,他蝉联了两届第一名,当时的场景他已经不太记得,但那样的场景里,最要命的是当下的紧张感,让人想呕吐,下了场身体还在抖动。这的确是荣誉,但对他来说,什么也不意味着:“即兴的东西只留在那个时刻,输了就输了,赢了就赢了。”

最近嘻哈火了,粉丝找 rapper 拍照发生的概率也变大了,但当时小老虎参加比赛时,北京根本没什么人关注嘻哈。戴一顶写着 NY 的棒球帽,穿着某个球队的队服和肥大的牛仔短裤,再配一双 Air force 1,要是路上遇见穿成这样的,彼此都会多看好几眼,要么互相不服气,要么就是你的死党。去演出,rapper 们不在乎观众的反应,观众也不在乎你是谁,看谁说得好,就拍肩膀夸一句“牛B”,然后转身走人。

images

小老虎演出的时候几乎都会戴着顶圆帽……结婚典礼也不例外

2017年9月初,小老虎去成都参加音乐节,遇见好多人要和他拍照,小老虎都拒绝了。他说:“要不你就跟我说一段儿吧,反正我不合影。”其中有位女生,她重复了三遍“我说,我说,我说什么呀”,竟然顺着说出来了,有点傻傻的,手舞足蹈得动作不太协调,说完就大喘气。“我就爱看这个样子,这叫拙,比好多故作成熟沉稳的熟练迷人得多。”

微博#freestyle很危险#这个标签下,有小老虎拍的路人 freestyle,也有他和瓷们拍的纪录片。起初,小老虎走在路上总有路人找他合影,他不想,就让路人对着他的手机来段 freestyle,或者谁特别想说一段的时候,可以直接录一段上传微博,艾特小老虎。

《Freestyle 很危险》纪录片的最新一期,小老虎骑着小黄车去了说唱歌手 kafe.hu 家,kafe.hu 的儿子才100天,两位 rapper 看起了宝宝平时看的黑白识字卡,照着卡上的南瓜小汽车说了起来。第五期,小老虎找来了打击乐手小黑,在他家里逮着什么敲什么,小老虎就伴着他敲出来的节奏即兴说唱。屋里的东西不够,两人一路敲到了小区里的垃圾桶,掏出包垃圾扔在地上继续敲敲打打。最后扰民到把保安大叔吸引过来,在严厉的注视下,完成表演的两人又默默地收拾起了垃圾……

《Freestyle很危险》第六期危险宝贝

纪录片只拍有意思的事,要是哪天没什么好点子了,这个系列也就停止了。每一期的拍摄都进行得很快,one take,不彩排也不重来,如果说得特傻x,也没辙,只能这样。在超市说唱、舞者即兴跳街舞他即兴说唱、和女 rapper chacha 以对话的形式 freestyle……每一期《Freestyle很危险》的主题都不一样,单拿出一期来不断复制,似乎就是一档挺好看的节目,甚至已经有品牌来洽谈,“我干嘛要干这事,那还是 freestyle 嘛?”如果有居心不良的人抄袭了这个点子,小老虎表示,谁愿意偷谁偷吧。

好奇心转瞬即逝,呼之即来

小老虎爱看漫画,《海贼王》在杂志连载时就开始追了,从小看到大。《龙珠》对他影响比较深,故事的后段,悟空变成了位“痴人”,家人朋友固然重要,但悟空更需要战斗,只关心还有没有新的对手,随时跑到外星球找架打。跟悟空一样,小老虎的好奇心旺盛又难以停留。

2007年,云南MC李俊驹发起成立了“COU 中华有机联盟”,召集了几位 MC 和 beatmaker,做爵士说唱,本应是开放式的计划,却被唱片公司运作成了固定组合,组合当中就有小老虎。唯一的一张专辑《有机》录制完,公司拿出了“卖身契”,小老虎不太想签,犹豫着,公司散了,组合也没了,他乐得一身轻松。2007年前后,北京的地下说唱都很硬核,小老虎跑去做爵士说唱,身边就有人说你怎么做这个,当时比赛的时候多凶啊,“我 fuck it,干嘛聚在一块连审美都要趋于一致呢?”但很多人将这张专辑看成大陆爵士说唱的开端,他也不太喜欢:“我就是高兴我做了件任性的事。”谁喜欢扛大旗,他都不太关心。

images

拍封面照的时候,唱片公司嘱咐,说唱的站前边,做 beat 的站后边

小老虎在中国传媒大学学影视制片。在小老虎离开学校进入社会的阶段,他和校友李星宇、独立动画艺术家雷磊一起组了个组合,叫“嘿!!!”。第一次和雷磊见面是在愚公移山的一场演出,两个人共同的朋友李星宇给他们互相介绍。伴着嘈杂的音乐,在拥挤的人群中,他们用雷磊的小手机看起了他做的动画,看了会儿,小老虎说别看演出了咱出去说会儿吧。走出愚公移山,再走过一座天桥,他们就在街边玩起了 freestyle。

后来他们总在李星宇家聚齐,一起打篮球吃外卖闲聊。有天晚上忽然说不然做点东西吧,抄起李星宇的吉他就弹,再拿过那些用了一半的本和收据,写了几句词,配着说起来了,随即在李星宇家里的录音棚录了下来。反复几次,攒了几首作品,就这么做出了一张唱片,平时打趣的玩笑话也都放了进去。《嘿!流行音乐》和《嘿!运动会》两张专辑后,组合没再继续,小老虎丧失了兴趣,那段时间过去,当时的生活状态就永远停在了那儿。

嘿!!!《大椰子》动画 MV,这首歌被看作毕业生之歌……

“我的好奇心转瞬即逝又呼之即来。”《一定是爆炸么》既是唱片,也是一本漫画书,《逍遥客》专辑里附赠了小老虎发明的“逍遥棋”,《现在口红》出了黑胶版专辑……从2012年发行第一张专辑《Juliana》开始,小老虎的唱片不只是唱片,总会多点花样儿,但他说,这也是前几年才玩的了,不会再重复,接下来再做音乐,可能连实体都不会再有了。

2013年小老虎做《逍遥客》那张专辑时,是位写稿的编辑,开始巡演之后,没时间工作,就辞了职。因为对这个世界有好奇心,他才会做这份工作,愿意了解、接触陌生人,但那个时候,他对其他事物无法保持周期性的好奇心,最好奇的就是自身,以及自己说唱能说到什么程度。

《无人喝彩》里,有一段歌词是将熟悉的词语倒过来念,没什么特别的概念,这只是来自于小老虎的突发奇想。当把这些字词当作音乐来演奏时,他发现倒过来念更好听,熟悉的词语代表熟悉的事物,当它被倒置,就会变得陌生。这也是那段时间,城市带给他的感受:他厌倦周遭,因为厌倦而与之疏离,但这其中的陌生也意味着新鲜感。

小老虎《无人喝彩》@超级版大事发声

宇宙星系,历史武侠,恋爱生活,这些都出现在小老虎的歌词里。很多人说听不懂小老虎在唱什么,他反问:“想听懂什么呢?”他的微博简介里写着“仙人俯卧撑,大马猴顶灯”,这句话毫无深意,就是他的文字游戏:“从视觉层面上想象我说的话写的歌词吧,因为这是我的思维方式。”想象一下仙人做起了俯卧撑、大马猴头顶着一盏灯,乐了,可能就是他要表达的意思。

嘻哈从小众变大众,七嘴八舌议论商业价值,小老虎都不太关心,只在乎曾经嘻哈带给他的那些独特的审美。“流行歌曲是这么说话的,我们偏不这么说话,我们喜欢的始终是里边‘很刺儿’的部分。”要是哪天嘻哈不能带给他与众不同的审美,哪怕是大街上出现的一个疯子能带给他这些,他的好奇心就会转向那个疯子,嘻不嘻哈也不重要了。

作者:冻梨

来源:街声

微信号:StreetVoiceCN

本文由 嘻哈中国 :townson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