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说唱-正文

浅谈《中国有嘻哈》知产相关及HIP-HOP文化

本文转载自:“知识产权那点事”订阅号

作者简介:潘培栋,华东政法大学法学学士,华盛顿圣路易斯大学法学硕士。现供职于上海市协力律师事务所,主要方向为知识产权诉讼,企业知识产权规划等。

12期,三个月,一波完美输出,《中国有嘻哈》以“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欧·亨利式双冠军结局圆满收官。嬉笑怒骂过后,留下了也许是目前中国网综史上最成功的节目体系推广模式。“IP”,伴随着互联网时代泛娱乐产业的爆炸式发展,成为了资本运作的核武器。

本文结构如下,方便各位按需浏览。

一、节目涉及的热点知识产权问题

(1)涉嫌抄袭韩国综艺《show me the money》(约1400字)

(2)商标问题:真假万磁王(约2200字)

(3)音乐版权:又见“皮几万”(PG-One)(约1300字)

二、漫谈(约1800字)

全文共约7700字,能力所限,有不妥之处还请谅解并批评指正。

褒贬先不论,不得不说《The Rap of China》是令人惊叹的,依托着爱奇艺3.5亿的用户基数,首期上线四小时点击量破亿,“孤儿”剪辑制造冲突不断,仅靠流量王克里斯.吴首期的freestyle梗便瞬间爬上热搜榜。台湾地区较为知名的rapper沈懿,被克里斯一句“节奏不行”怼得外焦里糊;Al rocco因中文的先天劣势,还没机会坚持到九局下半就被热狗&阿岳三振出局;前一秒还在被粉丝膜拜的Ty,后一秒就被严格的阿岳“觉得不行”;茶米等老英雄胸有成竹却铩羽而归,反倒是抖臀小天后唱着可能自己都不明觉厉的匪帮歌词突出重围。对于中国饶舌音乐和嘻哈文化而言,在经历了不算漫长的发展历程之后幸运地受到了时代的眷顾,在资本的摆渡下寻觅到了中国本土化的元年。

节目涉及知识产权问题

Chapter I

一、老生常谈:节目模式涉嫌抄袭——著作权问题

树大招风,开播的首周就有韩综粉丝指出,《中国有嘻哈》涉嫌全盘抄袭韩国节目《show me the money》,从而遭到k-pop粉丝的疯狂DISS。

浅谈《中国有嘻哈》知产相关及HIP-HOP文化 | 第1张

(图片来源:网络)

在舆论刚起的时候,笔者曾认为爱奇艺方已购买了版权,因其显示有独播《SMTM》S4的许可。

浅谈《中国有嘻哈》知产相关及HIP-HOP文化 | 第2张

然而根据新浪娱乐的报道,韩国M-net电视台回应称,《中国有嘻哈》没有从其母公司CJ E&M处购买相关版权,对于未正式购买版权就制作与《show me the money》相似的节目的行为,M-net感到非常遗憾。因而实际上,爱奇艺也许只是购买了《SMTM》S4的播放许可,对于整体节目模式本土化的行为并没有得到韩国相关方面的同意。

对于涉嫌抄袭的DISS,总制片陈伟认为”黑色、金色、钻石、大金链子、工业风,这本来就是嘻哈文化,不管在哪个国家这都是该有的特征,如果《中国有嘻哈》的logo和海报做成别的样子,那对嘻哈文化的传递是不准确的!《Show Me TheMoney》做的非常好,但是韩国嘻哈音乐的歌词,嘻哈音乐的普及程度和文化背景,和中国的国情是不一样的。”(IPR Daily:中国有嘻哈>总制片回应抄袭:好的东西干嘛不拿来?(附节目对比图))。

对于节目模式侵权在法律层面上的具体定性与分析,可以参考笔者之前关于新闻类节目《NewsZero》的文章:《层楼终究误少年,自由早晚乱余生》。

简单来说,综艺电视节目模式,在目前主流的学说与判例中,依然被认为是一种思想。除极个别案例外,多数国家地区及相关知识产权类法律倾向认定其为思想,不受保护。从另一角度来看,即便在理论基础上能够被保护,它也无法在我国现行的法律体系下精确落入到任何一种作品类别中。同时,再次援引一份重要的文件内容作为分析的基础。

北京高院《关于审理涉及综艺节目著作权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认为:

(1)“综艺节目影像,根据独创性的有无,可以分别认定为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式创作的作品或录像制品。”,“综艺节目影像,通常系根据文字脚本、分镜头剧本,通过镜头切换、画面选择拍摄、后期剪辑等过程完成,其连续的画面反映出制片者的构思、表达了某种思想内容的,认定为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式创作的作品。”

(2) 综艺节目模式是综艺节目创意、流程、规则、技术规定、主持风格等多种元素的综合体。综艺节目模式属于思想的,不受《著作权法》的保护。

就本案而言,在不考虑法域的情况下,仅从成品本身来看,《show me the money》的剪辑手法其实是有向电影剪辑手法所靠近的,但是它从定性上而言依然是真人秀形式的综艺节目。很重要的一点是,综艺节目的本质是流量,是收益,是收视率,不是表现导演或者制片人的人生理想或是哲学高度。因而,基于此,相应的剪辑与摄制角度,手法,场景搭建也是为了营造氛围,制造冲突,从而制造爆点,触发观众的兴趣。于是,虽然观看体验上近似于电影作品,但依笔者愚见,在我国法律下,其仍然尚未达到“反映出制片者的构思,表达了某种思想内容”的类电影作品的高度与标准。

从另一种理论上的思路来说,可以从具体的舞美,灯光设计,和道具路上去寻找侵权的证据,对于具体的客体单独进行诉讼。但从实际操作上来说,费钱劳神,加上两国本来就存在着地缘、语言、文化和社会环境的区分,最终结果还是个未知数。

因此,虽然基于公平正义的普世价值有些不情不愿,但不得不承认,在现行法律体系下,《中国有嘻哈》还真的算不上法律意义上的抄袭。

二、真假万磁王——商标相关

俗话说“龙头凤尾”,凡事都想听个响,有一炮而红的开头,自然也盼望有干净利落的收尾。然而好事多磨,经历了开播的抄袭风波后,节目收尾后的商业运作中,冠军之一的“皮几万”同学又成为了一次焦点。

作为双冠军之一,来此说唱团体红花会的王昊,便是大众熟知的“PG-One 万磁王”,引发了与漫威粉丝之间的“喜剧”冲突。关于名字由来众说纷纭,有解读认为PG-One是取其所爱的“篮球组织后卫point guard”以及“做说唱领域的NO.1”之合意。至于“万磁王”,相对靠谱的说法是取意于“万词王”,之后就变成了更好记的“万磁王”,至于为什么这么变,为什么好记,难道大家心里还没点数吗?

浅谈《中国有嘻哈》知产相关及HIP-HOP文化 | 第3张

浅谈《中国有嘻哈》知产相关及HIP-HOP文化 | 第4张

事情的起因其实很简单,比赛落幕后,PG-One的众多合作商家如麦当劳,雅诗兰黛等推出了许多新商品和广告,宣传海报及文案中明显使用了“万磁王”的文字。其实,客观来说,大多数人还是不会误会他与漫威宇宙的万磁王有什么亲戚关系的,毕竟一个是在现实里怼天怼地其乐无穷的rapper,一个是在漫威虚拟世界中大杀四方的idol级超能力者。然而又是这种“本人不急,粉丝急”的老套剧情,把PG-One和漫威推上了PK台。这里我们仅针对商标权问题,简单聊聊。

1“万磁王”归谁所有?

浅谈《中国有嘻哈》知产相关及HIP-HOP文化 | 第5张

浅谈《中国有嘻哈》知产相关及HIP-HOP文化 | 第6张

(申请撤三中,但目前依然有效)

浅谈《中国有嘻哈》知产相关及HIP-HOP文化 | 第7张

浅谈《中国有嘻哈》知产相关及HIP-HOP文化 | 第8张

根据笔者本月19日在商标局查询的公告信息显示,与本案有关的“万磁王”的商标权归奇异有限公司所有,状态显示是撤三流程中,但在宣告无效前,奇异有限公司依然是该商标的合法持有人。

2该商标是否应受到保护?

首先需要明确一个大家应该都熟知的概念:不是所有注册商标都能受到保护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第三款“判断商标是否近似,应当考虑请求保护注册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由此我们可以读取的信息是,商标权保护的一大客体并不是静态的、单纯的图案、声音、形象等,而是基于此所产生的,在一定领域内,持续增长的良好的商业信用或是声誉。王迁老师在其《知识产权法教程》第五版,第402页至404页中,引述了早年前的“红高粱”案,“名爵汽车”案,“齐鲁证券”做了清晰的说明。其次,就显著性和知名度的问题,我想没有必要多费笔墨了。其受保护应该是毋庸置疑的。

浅谈《中国有嘻哈》知产相关及HIP-HOP文化 | 第9张

浅谈《中国有嘻哈》知产相关及HIP-HOP文化 | 第10张

浅谈《中国有嘻哈》知产相关及HIP-HOP文化 | 第11张

3受保护的范围

我国法定第41类,如前图所示为:书籍出版; 娱乐;卡通形象的现场表演; 动画和/或真人冒险电视系列节目; 将胶片和录像带制作为电视节目; 电影放映; 在电影院放映胶片和录像带; 教育; 组织表演(演出)。(4101,4102,4104,4105)。

4何种行为才算侵犯其商标权的行为呢?

首先,“可能导致消费者对商品或服务来源产生混淆”是侵权的必要条件,也就是说即便在同类别和保护范围内相似,只要不存在混淆商品/服务来源的可能性,也不会构成侵权。

其次,要看各个关联方是否在前述第(3)小点中所述的范围与类别内进行了侵犯原权利人的商标性使用(非“商标使用”),这也是一个必要条件。如何判断商标性使用,根据众多文章及理论与实务中的观点,一般为:

(a)使用方式:用于商业活动中

(b)使用目的:说明商品或服务的来源

(c)效果:使相关公众产生商品或服务来源的认识。

就本案而言,“PG-One”和“万磁王”的组合运用,构成了一定的识别度,当同时提起PG-ONE和万磁王的时候,公众能够认知PG-ONE 万磁王=PG-One=王昊本人。

再者,本案涉及的商标权侵权类型可能存在以下几类。

A 未经许可在同种或者类似商品或服务上使用与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用以指示商品或服务上未经许可使用同一注册商标。

B 在同种或者类似商品上,将与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标志作为商品名称或者商品装潢使用,误导公众的行为。

C 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

紧接上一段分析,我们能得出PG-ONE 万磁王=PG-One=王昊本人的结论,那么”PG-One=万磁王”这一结论能否成立呢,这也是个主要的争议点。如果答案是否定的,即根本不会造成混淆,那么侵权就无从谈起。

个人认为,综合来看侵权的可能性较小。但如果雅诗兰黛出售瓶罐包装上带有“PG-One万磁王”的签名以以使消费者误认是X战警的某种纪念版或是演出组织单位使用“PG-One万磁王”宣传以至于消费者误认其与迪士尼表演相关联的行为的话,则风险会提升。

退一步说,即便侵权,根据《商标法》第六十四条规定:“注册商标专用权人请求赔偿,被控侵权人以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未使用注册商标提出抗辩的,人民法院可以要求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提供此前三年内实际使用该注册商标的证据。注册商标专用权人不能证明此前三年内实际使用过该注册商标,也不能证明因侵权行为受到其他损失的,被控侵权人不承担赔偿责任。”,在此情况下,前述的撤三程序的最终结果就显得较为关键。

结论:核心是判定是否混淆,单就麦当劳和雅诗兰黛的行为作为事实而言,被判定侵权的概率较小。再者,即便构成侵权,如果撤三程序成立,相关主体也很可能将被免于赔偿责任。

然而,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就在两拨粉丝摩拳擦掌,准备正面开战的时候,突然,主角们热情相拥,吃着火锅唱着歌,合作了。

浅谈《中国有嘻哈》知产相关及HIP-HOP文化 | 第12张

(还有这种操作?!!!)

笔者不禁感到“城市套路深,我想回农村”。我们从图中可以提取到的信息是,超能力“万磁王”的所有人奇异和中国“万磁王在《蜘蛛侠》上竟然展开了合作,好一个happy ending。当然这也许本就是一场炒作,或者是迪士尼对此事件作出的顺势而为的双赢运营。如果是后者,我们是应该好好赞叹一下IP巨头迪士尼的商业操作,简直是教科书般的“化干戈为玉帛”。

还要提一句,如果加入了漫威与PG-One合作的事实,那么今后再出现“商家 PG-One 万磁王”的宣传,可能混淆的可能性就会大大增加了。

三、音乐版权:又见“皮几万”(PG-One)

1事件

前文的事儿还没翻篇,就在PG-One演唱合作单曲《蜘蛛侠:英雄归来》上线不久后,立马爆出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