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嘻哈》两个月后 HIPHOP在中国的变化有多大

「像我这种20左右(在做说唱)的,我觉得非常多吧,可以说现在 70% 的 rapper 都处在我这个年龄阶段。我问过我一些朋友,其实现在大部分我这年龄段的 rapper 不是在工作就是在读书。」YoungKay 这样说 。

《中国有嘻哈》结束后,冠军之一 GAI 频频出现在综艺、电影首映礼上

刚刚出席完维密上海大秀的另一位冠军 PG One 也是各大时尚场合常客

随着这个夏天狂揽近 30 亿播放量的《中国有嘻哈》落幕,即使每个周末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 Hip Hop 现场依然人头攒动,可大众对「嘻哈」一词的讨论度似乎已经开始回落,话题的焦点也更多地仅聚集在 GAI、PG One 等几个重点选手身上。

随着节目结束,除了加入刘洲厂牌的场拍,得到专业团队做娱乐化经营的 GAI 之外,其他相关词条的百度指数整体都在下降

而在节目选手外,一众华语说唱先驱如集体回忆般被提起;已在海外闯出一片天地的 Higher Brothers 们每出新作必会引起 Hip Hop 乐迷们刷屏分享。那么在这样的「后‘有嘻哈’」时代,中国的更年轻一代的嘻哈生态到底处于什么现状?

更趋于年轻化的听众及音乐人 千禧一代已经登场

廖效浓,1998 年出生,目前是全职 Hip Hop 音乐人,中国年轻一代 rapper中的领军人物之一

虾米音乐是现在国内原创音乐产出的主要阵地之一,吸引了如 Higher Brothers 等音乐人入驻。今年的虾米音乐人「寻光计划 II 」,来自上海的年轻 rapper GALI 在前不久登上了今年的「天猫双十一晚会」,用 rap 的形式担当晚会串场。在此之前,他是被「有嘻哈」海选赛制「黑掉」的选手之一,因一首针对节目的 Diss 作品引起关注并大受好评。

GALI 在「双十一晚会」上

什么人在为华语说唱捧场?又是谁在不断地产出新的华语说唱作品?这可以从虾米音乐通过「寻光计划 II 」公布的数据中看出一二。

根据虾米音乐基于今年「寻光计划 II 」的大数据分析结果,现在的 00 后听众们喜欢说唱,90 后则更爱 R&B 。其中 17 岁以下的 00 后群体通过「寻光计划」最喜爱听的单曲是 Cream ft. 马思唯 的《 Mirror 》。

这些 Hip Hop 音乐人们的受众,大多未满 17 岁,而这群「 00 后」们大多是通过《中国有嘻哈》而接触到说唱,也有的因为音乐 APP 的歌单推送,以及身边同龄朋友喜爱上 Hip Hop 。「他们有的是看过了’有嘻哈’,觉得玩说唱很厉害很牛 x ,然后喜欢上了 Hip Hop 。身边有些人会想跟我学,或是自己摸索着开始玩说唱」,《中国有嘻哈》也是 Karen 身边大部分同龄人接触华语说唱的契机。

参加「虾米寻光 II 」的国内独立音乐人里,Hip Hop 成了除了流行外最多音乐人的流派

出生于 2000 年的 Karen 因为顽童和 MC HotDog 开始听说唱,并在今年 4 月跟朋友完成了自己的第一首单曲,发布在网易云上:「录第一首歌的时候,环境巨差。这首歌是我跟以前在演艺公司做练习生时认识的朋友共同完成的,当时为了更好地收音,我们把设备搬到了一个小仓库里录完了整首歌。」

而数据也显示,今年参与进「寻光计划 II」的音乐人绝大多数是1990 - 1994 年间出生的 90 后。在总人数 6000 个参赛者之中,这个年龄段群体的数量占到了 60% 。

作为独立音乐人们聚集的另一主要阵地,网易云音乐在近两年里亦吸引了许多年轻 rapper 入驻。这些年轻 rapper 们的作品会经由网易云音乐用户整理汇总的 Hip Hop、Rap、Trap 等风格歌单被更多人听到。

ODDope,出生于 1999 年,目前是大一在读学生

11 月上旬,一场集结了 Higher Brothers、沙漠兄弟、Ty.、红花会等国内最具人气 rapper 的华语 Hip Hop 现场在广州体育馆上演,其中演出嘉宾还包括 18 岁的 ODDope 。作为今年乐男声全国 90 强,同时也是 ListenUp 全国说唱比赛深圳站十强,随着 ODDope 逐渐开始活跃于说唱圈内,现在他的网易云音乐的主页有 7000 多粉丝,和 5 首 999 的作品。

评论数 999 是网易云音乐平台上判断一首歌热度的标准之一,而网易云专门为「嘻哈」开设的排行榜,也让许多年轻的华语 rapper 能够崭露头角。

目前占据着网易云嘻哈榜第 18 位的 Lil.Jet 陆政延出生于 2001 年,他的网易音乐人主页上已有 34 首热门单曲。Lil.Jet 首次登台是在 MC 法老的专场上,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他主动发私信表示希望能够在法老的专场上演出锻炼自己,之后收到了法老肯定的答复。

Lil.Jet 陆政廷,2001 年出生,为说唱放弃了学业

「想着要在专场上的表演,我做了一个发型」,Lil.Jet 早先接受采访时透露过自己「入行」的经历。「一回到学校,老师告诉我如果不把头发剪回来,就不要来上课了。」听过这句话,Lil.Jet 拿起书包走出了学校,接着放弃学业投身自己的说唱事业。

现在 Lil Jet 是中国最有名气的「 00 后 rapper 」之一,个人专场巡演门票销量不差,也是各大音乐节上的常客。往返于不同城市表演,成了这个 16 岁男孩的生活常态。

后节目时代的年轻 rapper 们 世道好了,也「坏」了

YoungKay,22岁,小学从 Jay-Z 开始接触 Hip Hop,后因幼稚园杀手、精气神、LMF 等逐渐开始写歌并进入圈子

「其实在‘有嘻哈’播出前,所有 rapper 的生活都不如意,因为当时真的没有市场,演出费在几千块甚至还有几百块的(水平),一个月就几场,养的起谁啊?」谈及《中国有嘻哈》时,YoungKay 的想法也不似刚开播时那么愤青了,至少今年刚满 22 岁的他现在刚签了公司,能够靠说唱养得起自己。

「以前我那些朋友根本不会理我在朋友圈发了什么歌,大概以为那是我在‘唱吧’里随便录的吧。现在他们会对我说‘哇,原来你是个 rapper ’,然后我就会跟他们大聊文化。」前两年里 YoungKay 一边打工一边做音乐,需要录歌的时候便存钱在酒店开房间,跟队友 Gee15 把设备带过去制作自己的单曲。

「其实在‘有嘻哈’播出前,所有 rapper 的生活都不如意,因为当时真的没有市场,演出费在几千块甚至还有几百块的(水平),一个月就几场,养的起谁啊?」

随着「有嘻哈」的播出,这批出生于 1995 年后的年轻 rapper 们逐渐被身边朋友所认可。而他们之前在小圈子之中积累的小名气,则为他们打开了更广阔些的说唱之路。

「相信每个 rapper 都是这样。你会发现(节目播出之后)演出越来越多,商业单子也越来越多,说唱歌曲和喜欢它们的人也越来越多了。」今年 16 岁,还在读高中的 HEATJ 是今年 ListenUp 全国说唱比赛深圳站十强,也拿过中国嘻哈榜冠军。现在已经发过一张专辑,完成了一次巡演。

HEATJ,出生在 2000 年,大约 5 年前 Dr Play 和嫩桃在国内大火时接触说唱,录了第一首歌《Don\'t Give A Fxxk》

他接受过专业音乐学习,也曾作为鼓手组建乐队,于是为其他 rapper 作伴奏或混音成了 HEATJ 现在的收入来源之一,「至少基本不用向父母伸手要钱,能减轻一些他们的压力,我心里也好受些。」虽然 HEATJ 不否认「有嘻哈」带来的效益,却也有对圈子现状的担忧,「但是多不一定是好事,很多歌曲的质量也越来越低了。所以说唱这条路路是好走了,就看你愿不愿意一步一个脚印去走」。

所以说唱这条路路是好走了,就看你愿不愿意一步一个脚印去走。

「越来越多朋友会来介绍活给我,也接商演,或其他 underground 演出的嘉宾。」 YoungKay 曾连同几个朋友,组成了 Single Music 厂牌。但在完成了厂牌 1 周年专场演出后,YoungKay 选择退出 Single Music ,同样退队的还有蝉联了两届 Iron Mic 东莞站冠军的 J2K(小哥)。

「无论是(节目)播出前还是播出后,我做的都是 Hip Hop,这是不会受一个节目影响的。」

「其实节目播不播出,对我的生活而言没有太大影响」,J2K 向笔者坦言节目播出前后自己的生活并没有太大变化,即使他是受邀参加《中国有嘻哈》总决赛现场投票的 rapper 代表之一。「无论是播出前还是播出后,我做的都是 Hip Hop,这是不会受一个节目影响的。」

J2K,22 岁,第一次上台比赛因不会拿 Mic 发布出声,也遇到过演出时台下没有观众的窘境

通过参加 battle 比赛并不断获奖,这两年 J2K 开始拥有一定的名气并积累着粉丝量,但有时他仍需要自费到处跑比赛,而现在主要的生活收入则来自在广州一间酒吧的工作。「节目播出后唯一让我乐观的是,中国说唱已经因此浮出水面,很多 rapper 们获得了更多的演出机会,作为 rapper 收入也有增加,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关于逐渐在改善的现状与未来 对未来他们保持乐观

《中国有嘻哈》节目中的 00 后选手卓卓,最近刚刚发布的最新单曲《街上的孩子》好评不断

「暂时还是想以学业为重,所以不在节假日的演出我都推掉了。」还在读高中的 HEATJ 一周内有 6 天在学校,每周六中午放学回家到周日回校间一天不到的时间才是他做音乐或演出的时段。

相比之下现在已可以专职做音乐的 YoungKay,和工作时间相对灵活的 J2K 留给说唱的时间更多一些:「现在平时的时间就是去录音棚创作、录音,要么就是在演出。」

可对于国内说唱歌手,尤其是一批仍在地下的 rapper 们来说,现实仍有许多压力。 J2K 对此深有体会:「目前国内像我这样的(说唱歌手)还是蛮多的,每个地方都有,他们所处的生活状态也许跟我差不多。但也有很多 underground 的歌手,他们要一边工作赚钱一边继续做音乐,真的很辛苦。」说着他顿了顿,像在回想些什么,再重复道:「underground 是真的很辛苦。」

「换个角度想,如果当时我爸妈支持我做说唱,说不定我还就坚决不做,去找个工作乖乖上班了吧。」

说到现阶段的阻力,下个月才满 17 岁的 HEATJ 坦言还是希望能有更大的更好平台让更多人注意到他;YoungKay 则表示希望能够摸索出真正属于自己的音乐风格。

与过去不同的是,这些年轻人的说唱梦大多能获得家人的理解,「家里很理解也都支持我,所以一路下来我在这方面还比较畅通无阻。只不过家里没钱,不像别人那么顺畅。」末了,YoungKay 还要补上一句自嘲。

现在几乎每个周末,国内都有至少一场说唱演出,rapper 和听众们也越来越年轻

「其实你想做一样东西,就无所谓阻力不阻力的,你想去做,自然就会去做」,J2K 表示所谓来自家人的不解,不应成为某种放弃的借口,「换个角度想,如果当时我爸妈支持我做说唱,说不定我还就坚决不做,去找个工作乖乖上班了吧。」

最后,谈到未来会不会将说唱作为自己的事业继续经营下去,他们给出了各自的答案。

HEATJ(左)HEATJ ,16 岁

「已经在考虑(以后要不要继续做说唱)了。但读完大学应该我会先上一两年班吧,历练一下自己,毕竟还有很多事情我没看过的,所以我想去看看,试一试,然后再出来开始职业说唱的路。这(职业说唱)也许可能是错误的决定,但是对我来说无所谓,能够赚钱养家,而且是靠自己喜欢的东西,没有任何毛病。」

J2K,22 岁

「无论未来还会不会继续这条路,决定权都在我自己,也许到我 50 岁我依然过得很 Hip Hop ,因为这是我的选择。」

YoungKay,22 岁

「其实我很喜欢幻想。我想过在我老之后,在家里跟孙子 freestyle 陪他看文化潮起潮落。至于这条路能走多久,那就要看你的音乐能不能被历史记载了吧。」

关于今年是「中国说唱元年」这个说法够不够,这已不用过于去坚持或争论;而「中国早就有嘻哈」的概念也随着一个个媒体专访和一部部记录片得到了印证。HEATJ 曾在接受采访时说的:「与其说‘中国有嘻哈’,倒不如说‘嘻哈在中国’。中国一直有嘻哈,只是‘嘻哈’这个舶来品在中国正在如何往本土化发展,才是值得关注的点。」

「与其说‘中国有嘻哈’,倒不如说‘嘻哈在中国’。中国一直有嘻哈,只是‘嘻哈’这个舶来品在中国正在如何往本土化发展,才是值得关注的点。」

那么「嘻哈」会如何在中国本土化地发展下去?答案也许在这群年轻人身上。

作者:Tiara Xu 来源:HYPEBEAST 微信号:hypebeastchina

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