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舞比赛奖金越来越高 是这个行业膨胀了?

说到100万和150万,你能想到什么呢?一部豪车?一套房子?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如果这是一场比赛的奖金,你会不会燃起十二分的热情想参加这个比赛?

好啦不卖关子了,这其实是两大街舞赛事的奖金——第二届江小白Just Battle国际街舞赛事和世界级街舞比赛KOD。近日正式进入倒计时的江小白总决赛放出的最新海报上,最吸引人的,莫过于前所未有的高额奖金了。整整一百万的总奖金,其中成人齐舞冠军将会得到20万人民币,而成人单人组的奖金更是高达6万人民币。

这不禁让人想起了几个月前的世界级街舞比赛KOD,当时光是冠军队伍,就能得到150万元(人均10万)的巨款。这样的“天价”也让很多不关注街舞圈的“吃瓜群众”注意到了这场比赛,也引发了网友的热议。

其实现在街舞赛事的高额奖金已经屡见不鲜了,像今年Dance Vision6的50万,WOD的30万。很多有实力的新晋dancer,再也不需要去接几百块一场的商演,参加一次比赛就可以崭露头角,不用为生计奔波。

街舞赛事的高额奖金,也可以从其他行业的快速发展中窥见一二。跟街舞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地下兄弟”说唱,也迎来了它的春天。去年和今年夏天,《中国有嘻哈》、《中国新说唱》的旋风席卷全国各地。《中国新说唱》在7月15日正式开播当天,播后仅3小时就有8个热搜上榜,5个冲进前10,4小时点击量轻松过亿。说唱也和街舞经历了一样的历程。从小众到爆红,再到产业化,获得了自己的新生。

而近年与街舞和说唱同样异军突起的电竞文化,也是受到了极大关注。前几天刷屏朋友圈和微博的“ig牛逼”,也反映了它的影响力。而早在2017年,数据研究公司Superdata的报告就指出,全球电子竞技市场市值已达1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9亿),如果其继续保持该增长趋势将在2020年达到2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52亿元)的市值。电竞比赛的成功举办,同样有“金主爸爸”的加成,也跟不同的品牌展开了活动,如肯德基、lilbetter等。我国也在2016年正式开设了与电竞有关的高校专业,越来越多的家长也慢慢打破对电竞的偏见,希望孩子成为电竞人才。

与说唱和电竞一样,近两年中国街舞事业的发展也可谓是突飞猛进。在今年年初的两档街舞综艺《这就是街舞》和《热血街舞团》的播放量达到了综艺新高,街舞受众面不断扩大,逐渐“飞入寻常百姓家”,2018也由此被称为“街舞元年。”

街舞带来的巨大流量,也让街舞逐渐商业化了起来。街舞之所以叫街舞,就是因为它的起源是街头,舞者们都在街头巷尾大显身手,相对来说是一种流传不广的小众文化。而现在数以千计的街舞工作室和街舞机构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和街舞有关的公众号和微博也逐渐增多,在微博,#街舞#的超话阅读量达到了惊人的7.5亿,粉丝也达到了将近10万的数量。

舞者们也推出了个人的服装品牌,而其他的品牌也争先恐后地推出街舞的衍生品,例如街舞毛巾和街头风格的配饰,各大杂志也乐意找舞者们拍摄封面,舞者也接到了不少代言。线上线下的发展,使得街舞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也让越来越多的家长对街舞改观,把自己的孩子送进了街舞的世界。

这时相伴而生的,就是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街舞比赛了。每一场比赛的背后一定有或多或少的赞助商,两者之间形成了互利共赢的关系。赞助商通过比赛宣传自己的品牌,街舞比赛通过赞助商设置的高额奖金来吸引选手和观众,增加影响力。

而随着街舞与各方的合作日益加深,商业化逐渐加强,可能现在很多人会担心商业化会使街舞变得不纯粹,沾染上了金钱的气息之后会变味。但其实换个角度想想,商业化又何尝不是对行业的促进呢?就像当初街舞与流量综艺结合的典范——《这就是街舞》的总决赛后,冠军韩宇的队长易烊千玺就曾经说过,其实最大的受益者并不是韩宇而是街舞,因为这个节目,有更多的人知道了了解了并喜爱上了街舞。

所以商业化的背后,肯定有更大的意义,而见仁见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奖金的数额,只是商业化的缩影,它能否让街舞焕发新的活力,我们还是拭目以待。

作者:舞迹七喜 来源:街舞足迹 微信号: jiewuzuji

本文由 嘻哈中国 :HiTao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