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所有的平行宇宙中 都有一张叫《生于未来》的说唱专辑

随着市场的发展,说唱音乐也日趋成熟,不同音乐风格之间发生了融合。在这个时候,根据地域来对说唱音乐进行简单粗暴的分类显然是不可取的。

在跟法老聊天的时候,他曾说过一个简单粗暴又行之有效的分类方法:技巧、旋律和内容。技巧是包含着押韵和Flow在内的说唱技巧,旋律代表着作品音乐性的强弱,而内容则是歌曲本身的现实意义和自我表达。“没有人能在一首歌里把这三都做到极致,”法老说,“如果你能在两方面做到满意,这首歌就已经是佳作了。”

从2018年10月9日的《生于未来》试听会,到2019年1月21日《生于未来》完整版在全球各大音乐平台上架。

 
▲iTunes首页推荐

15首歌和一首skit,共同组成了这张《生于未来》,而法老也在“技巧、旋律和内容”这三个维度上全速奔跑,穿越时空。

《生于未来》这张专辑讲述了法老从年少时期到现在的成长变化,及关于未来的伟大抱负。这是法老首张完整的个人专辑,15首作品,连接了老派与新派,Hip-Hop与主流,音乐性与歌词内涵都值得细细品位。

在《晚晴集》中,李叔同写到:世界是个回音谷,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你大声喊唱,山谷雷鸣,音传千里,一叠一叠,一浪一浪,彼岸世界都收到了。

对于法老来说,这张《生于未来》也代表着他的一个信念,一个贯穿了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信念。

过去的法老,是一个贴着“硬核”和“快嘴”两个标签的技术流rapper,这一点在法老两年前的《东海岸》以及之前的作品中已经得到了无数次的证实。而后法老创作了《我想》等作品,开始探索新的领域。

到了现在,我可以这样说,在这张《生于未来》里法老完成了一次蜕变,不可同日而语。

不论你热爱那种音乐,在这张专辑里,你都能找到自己的最爱。

在《大气层》这首歌的网易云评论区,法老说他“不喜欢止步不前”。当别人还在打磨利刃,渴望能够一展身手之时,法老已经掌握了十八般兵器,踏上了另一段旅程。

一首《公敌》疯狂的秀了一把说唱技术。

一首《I’m not a killer》旋律柔和,入耳不忘。

一首《采访》道尽了说唱圈里无休止的纷争。

仅说《公敌》这首歌,在保证技巧顶尖的同时,法老还提到了“在我干倒整个毒品帝国之前我还不想去和我的兄弟何立重逢”。通过几首歌(包括《生于未来》中的intro和《我想 Part2》)中零星的歌词碎片,我们很容易就能拼凑出一个跟何立有关的故事。这样的前后呼应,就是我所说的“回响”。

在专辑的其他部分,法老也设计了一些有趣的彩蛋来把整张专辑串联起来,比如说《我想 Part2》这首歌相较于Part1,除了Verse的歌词变化之外,副歌的演唱者也从泠风换成了杨秋儒。

所以这首歌的彩蛋就是泠风向父亲哭诉法老不找自己合作了,而演唱下一首歌《AFK》hook的人,正是泠风和Buzzy。而在《AFK》中暗示的汶川大地震也在紧随其后的skit《2008.5.12》被明示了出来。

我们常说说唱音乐本身是矛盾的、对立的,当矛盾和对立被融为一体,它们所表现出来的是“包容”两个字。这种“包容”同样会在说唱歌手身上表现出来。

现实中的故事和虚拟出来的剧情,就像两根线把法老的音乐串了起来,而这两根线一根叫入世,一根名为出世。

法老入世,他离我们很近。在小精灵腿上躺过的肉山,在魔兽世界中活着的“東牆”,在某间酒吧里彻夜响起的歌声,在演出现场送画的男孩...

法老出世,他离我们很远。在干爷爷抽屉里永远寄不出的信件,读着《道德经》看着超级英雄电影的叶问,送往2072年的一盘录影带...

在这一入世一出世之间,叫做乾坤。

作者:鱼目  文章来源:AFSC  微信号:afterskool88

本文由 嘻哈中国 :HiTao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1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