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福克斯:我想成为载入中国音乐史册的音乐人

专访福克斯:我想成为载入中国音乐史册的音乐人

一个月前,福克斯预感《Follow Me》会成为热单。

6月6日,我跟福克斯在位于成都U37创意仓库的绘咖啡聊了一下午。他录完第三轮后,回成都呆了四天。

海选录制前,杨和苏对福克斯说泄密要赔1000万(合同上有这么一说,但金额是100万),搞得福克斯拿到链子后不敢告诉父母,他妈妈还以为他失踪了,直到第二天看到有些选手在微博暗示自己晋级了,才发现这也没啥可保密的,这才给父母打了通电话。

我让福克斯放心剧透节目里发生的事儿,我不会让他赔100万的,所以如你所见,这篇专访我捏在手上五周才推送。

福克斯很清楚自己从海选起,就是主角之一了,“海选是因为我穿着会比较奇特,我穿了一件漆皮蓝色的夹克,可能比较夺人眼球吧,然后镜头就比较多。”但他没想到的是,海选播出后,#福克斯 蓝色塑料衣服#上了微博热搜。这不算坏事,但也不算啥好事,对于说唱歌手来说,靠作品赢得关注更为重要。

专访福克斯:我想成为载入中国音乐史册的音乐人

福克斯的作品固然优质,但还需要一些剧情。

“之所以我能成为主人公之一,就是因为这次的主线故事是活死人VS C-BLOCK。”随后福克斯讲了他跟兄弟杨和苏、海力是如何跟C-BLOCK互怼的,这些剧情你们都看到了,讲点你们不知道的一些内情。

大傻喊话杨和苏“不管健身房还是说唱,我都给你好好招待”,福克斯对此不以为然,“我说句实话,杨和苏无论是在录音室还是健身房,确实都是能完爆大傻的。”接着他进一步解释道,“他的健身是非常卖命的,我陪他健身过一次,亲眼看到他,他真的是玩命的健身;然后他的录音室,他本身就是个竞技性选手,他录音室也发挥得非常稳。所以这个逻辑是说不通的。”

海力通过福克斯跟杨和苏成了好友,看到大傻喊话杨和苏后,他有些情绪化,也上去喊话“我不管你是大傻还是大妈,跟我兄弟说话放尊重一些。”情绪的不稳定导致他发挥失常,没有晋级。福克斯抱着海力落泪了,“我没有想到自己最好的兄弟失误。”福克斯唱完《庆功酒》后,先替海力打抱不平,后对大傻喊了几句。福克斯站出来喊话,首先是为了兄弟,但还有个原因是他觉得自己被C-BLOCK忽视了,“C-BLOCK喊话永远都是在喊活死人的杨和苏,他们知道活死人来了有别人,但他们就是想不起来我,这一点其实我心里蛮难过的,我再没有名气,也不至于完全被他们想不起来。”没被C-BLOCK cue到,福克斯觉得自己没排面,便想通过喊话让C-BLOCK记住他。当然,光靠喊话是不够的,要想让别人记住,必须靠实力,而通过节目里的三轮表演,福克斯的实力已让听众初步感受到了。

专访福克斯:我想成为载入中国音乐史册的音乐人

《庆功酒》是福克斯的代表作,他凭借这首歌以5比0战胜Kozay俞天时。intro的京剧来自福克斯姥爷翟树鸿的实录,姥爷曾是戏剧团的京剧演员,常到部队慰问演出,因支边到了新疆并定居下来,福克斯小时候爱唱歌,姥爷觉得他有天赋,便教了他几段京剧,其中就包括了《甘洒热血写春秋》。后来福克斯看了徐克版《智取威虎山》喜欢上了这个故事,但相比杨子荣他更喜欢座山雕,“因为他真的很厉害。”写《庆功酒》前福克斯对父亲说想写《智取威虎山》里的人物,但想写座山雕,父亲说你不能乱写,毕竟座山雕是反派角色。

福克斯打消了写座山雕的念头,随后借《甘洒热血写春秋》创作了《庆功酒》。这个选段是杨子荣出征前唱的,当时福克斯打算辞职全职做音乐,“我当时也是满怀信心,信誓旦旦要闯出一番天地,也算是一种出征。”去年春节吃团圆饭时,福克斯陪姥爷喝了几杯酒,随后告诉了姥爷他的想法,姥爷当场唱了《甘洒热血写春秋》,福克斯在一旁录下来。《庆功酒》完成后,福克斯给姥爷听,姥爷很喜欢,很开心。福克斯认为,到他这个年纪跟家里老人见面次数已经说不准了,也许哪天真的就离开了,“从小我家的老人就很疼爱我,我现在做这番事业他们也很支持我,所以我想留下一些他们的东西。哪怕有天他们离开我身边,至少有个东西留下来了,也是对他的一种缅怀,一种致敬。”

专访福克斯:我想成为载入中国音乐史册的音乐人

《庆功酒》也是福克斯目前最满意的两首作品之一,另一首则是《决定》,“虽然那首歌很普通,但是我的记录人生中很重要时刻的一首歌,就是讲我辞职出来闯荡的这么一个经历,这首歌的歌词、旋律、听感,我都非常中意。”

《庆功酒》是典型的中国风,福克斯也在节目里说过“我是中国风说唱代表人物之一”,福克斯最早尝试中国风是在《啸江湖》里,当时制作人隆历奇认为福克斯的歌词有些文雅气息,适合中国风,建议他尝试下。Buzzy也参与了《啸江湖》,歌曲完成后,Buzzy认为福克斯的vocal适合中国风,说要不以后就做这个。其实福克斯当时是有些抗拒的,“做可以,但我不希望别人给我贴这个标签,就像提到GAI,大家就想到中国风,提到C-BLOCK,就想到江湖流。我想告诉大家的是,我虽然中国风做得好,但我不仅仅有中国风。”

从《啸江湖》开始,福克斯创作了多首中国风歌曲,包括《庆功酒》《江湖梦》《丝绸》《鼎》等,这让中国风这一标签牢牢贴在了他身上。福克斯音乐的特色,中国风是其一,旋律是其二。

专访福克斯:我想成为载入中国音乐史册的音乐人

在昨晚播出的合作赛里,福克斯演唱了改编自其作品《上天入地》的《Follow Me》,秀了一把唱旋律的功底。采访那天,福克斯预感这首歌会成为今年的热单,“《星球坠落》那样吗?”我问他。“还没法和那么好的作品媲美。”福克斯认为,今年的选手大多为了突出Hip-Hop,“所以音乐性的点很少,更多是突出说唱,就是燥,千篇一律的燥。然后有些选手是在硬尬旋律,你在录音室可以修音准,但现场没法修,所以很多选手确实有跑调,全靠厉害的说唱挽救回来。”

上幼儿园的时候,福克斯的父母爱买齐秦、刀郎等流行歌手的磁带,“小时候就耳濡目染这些歌,觉得好听,就去学。”福克斯从小就爱唱歌,经常在学校的歌唱比赛拿到好的名次,我问福克斯是有专门学过还是天赋使然,“天赋,虽然这么说挺不要脸的,但我确实没有受过任何训练。”擅长旋律大大增加了福克斯的音乐性及竞争力,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往届冠军GAI、艾热擅长旋律,去年的热单《星球坠落》《目不转睛》偏旋律。这首融入Jazz、R&B的旋律情歌《Follow Me》完美展现了福克斯唱旋律的能力,也极具成为热单的潜质,截止7月13日上午9点半,这首歌在网易云评论数量5655条,为第五期评论数最多的作品。

专访福克斯:我想成为载入中国音乐史册的音乐人

福克斯的音乐并非无懈可击,在普遍流行多押的当下,福克斯的押韵却以单押为主。问其缘由,福克斯坦言他不是技术流,也不想往技术流发展,“押不了那么韵多偏要去硬押,听感必然就会受影响,如果我是Cee,我随便押都有逻辑性,但我不是他。”福克斯还表示,他不想突出太多Hip-Hop的感觉,“押韵这块完全就是职业rapper去做的,其实我不会把自己完全定义成rapper,也不会把自己定义成singer,而是说我是一个音乐人。对我来说,说唱和唱歌都是我的表现形式,同时想把两者合二为一。所以我不会下太多工夫讲究押韵,我可能会在flow方面研究下怎么变得更行云流水,更舒服。”

新说唱官方曾发过一支花絮视频,话题是“听众的哪些评论令你印象特别深刻”,福克斯的回答是“说我说唱像喊麦”。对此,福克斯想用《飞行随笔》里的一句歌词来回应,“我作为从业者,你只是爱好者, 井底之蛙乐于给予别人无知的评判。”福克斯认为,之所以有这样的评价,一是他唱中国风歌曲时是用中气在唱,二是他把平仄音读得很标准,三是歌词偏文艺、古风,有种喊麦会有的“帝王将相”的感觉,“但这就是历史啊,就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东西,如果一味地仿造美国说唱,是写不进中国人内心的。”

专访福克斯:我想成为载入中国音乐史册的音乐人

5月22日,有网友在福克斯微博留言说“SUP、活死人是我最爱的两个厂牌,但冠军属于CSC”,福克斯回他“未必”,福克斯对此表示,“我很respect CSC的这些前辈,但我觉得造势这一说不存在于Hip-Hop里,因为Hip-Hop永远都是以实力说话。他们在参加节目之前,网上的呼声很高,我理解是因为粉丝量基数大,但我觉得粉丝的呼声再高,也不能说明最后的结果是如何。他们有备而来,我们也同样有备而来。”

“你说‘未必’,是觉得自己能拿冠军,还是杨和苏能拿冠军?”

“杨和苏,因为他做的准备比我更充分。”

杨和苏在直播里同样提到了这一点,大致意思是他respect C-BLOCK的音乐和对中文说唱做的贡献,但冠军属于活死人,因为他也是扛着重任而来,“我肯定是希望我跟福克斯能够为我们的厂牌拿下冠军。”

冠军只是个头衔,并非对未来发展起决定性作用,关键还是看作品。在作品方面,福克斯正在筹备今年的新专辑《夜游所思》,据他透露,这张专辑既会秉承之前的中国风,也有突破之处,比如画面感,福克斯的老乡刘志勇在昆明做话剧音乐编曲制作,他将负责该专辑多首歌曲的制作。“该专辑的风格包括交响乐、Jazz、Funk、World music等,我希望越往后越要跳出Hip-Hop的框架,以说唱为表现形式,但曲风是包罗万象的。”

专访福克斯:我想成为载入中国音乐史册的音乐人

专辑《夜游所思》的概念可拆分为“所思”和“夜游”。福克斯本身很能睡,自从辞职过后,他几乎每晚都辗转反侧,夜不能寐,思考行业现状、音乐上如何突破、未来如何发展等,此谓该专辑之“所思”;福克斯将行业里不太方便透露的规则用隐喻的方式说出来,“这个行业其实就是一个游戏,很多游戏规则是你在没踏入之前是不敢想的。”福克斯希望更多人注意到某些游戏规则,但又不想讲得太透,于是用了隐喻的方式,“那就是梦游,因为你在梦里是不知道这个事情是真是假。”至于该专辑的发行时间,大致范围是节目结束后,今年年底内。

在更遥远的未来,福克斯希望自己成为载入中国音乐史册的音乐人,他早已把野心写进了《飞行随笔》那句歌词“我改变群体审美一切都只是时间问题”,福克斯认为,当今中国是个流量社会,听众的审美已被网络平台制造的假象扭曲,“我不求能改变这个行业多少,但至少我要坚持我所坚持的,同时我希望能改变更多的听众,能让他们知道好的音乐还有很多。”

专访福克斯:我想成为载入中国音乐史册的音乐人

本文摄影by 君宝同学(若有摄影需求可在公众号留言与我联系,坐标成都)

本文为福克斯专访上篇(音乐篇),福克斯专访下篇(经历篇),尺度很大,关于点赞美女,关于理想型,关于恋爱观。

下篇 专访福克斯:我现在不想谈恋爱,事业最重要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小强蜀熟):专访福克斯:我想成为载入中国音乐史册的音乐人

本文由来源 小强蜀熟,由 小强蜀熟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小强蜀熟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21

评论:

1 条评论,访客:1 条,站长:0 条

0%好评

  • 好评:(0%)
  • 中评:(0%)
  • 差评:(0%)
  1. 流东南
    流东南发布于: 

    但是杨和苏和FOX还是没晋级,后来刘聪也输给了自己的兄弟大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