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福克斯:我现在不想谈恋爱,事业最重要

福克斯

福克斯说,至少再等三四年再去考虑恋爱、成家的这些事儿。

本文为福克斯专访下篇(经历篇),想看上篇(音乐篇)点击右侧链接专访福克斯:我想成为载入中国音乐史册的音乐人

6月4日下午,福克斯从北京返回成都,在首都机场候机时,看到一位漂亮姐姐,“爆炸好看”“惊世骇俗颜值”,福克斯如此形容。在朋友圈里,福克斯加了一句“记得爸爸告诉我说‘你这辈子什么都能做好,就是注意别被花花世界诱惑,影响自己要走的路’。”

福克斯回到成都第三天,我在U37创意仓库见到他,“你败在漂亮女生手上过吗?”

“没有。正是因为爸爸告诉我这句话,我才倍加小心。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如果想成就一番大事,还是要注意一些的。”

福克斯

众所周知,福克斯爱在微博给plmm点赞,在节目里热狗也提到了这一点。“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点赞对我来说是出于一个很单纯的状态,我就是想夸赞你漂亮,微博设置点赞这个功能难道是摆设吗?”福克斯是个点赞狂魔,截止7月13日中午,总共点赞45384次。他很早就爱给plmm点赞了,只是后来随着人气的增加被粉丝渐渐发现了,“好像这个爱好发展成一个任务了,我有时一天赞不够十个还有人私信来骂我,怪委屈的呢。”

那些被福克斯点赞的plmm,有些是粉丝,有些是朋友,有些是微博推荐给他的,他点了关注后,有些就互关了,“互关了平时就点赞交流呗,不会去私信、评论,就是点赞,她也给我点赞,我发歌她也会帮我转发下。”福克斯坦言,他对那些plmm只是出于欣赏,不存在发展成恋人的想法。自然而然的,我们聊到了恋爱这件事。

福克斯说他喜欢御姐型,我让他举个明星的例子,“张嘉倪和辛芷蕾。我蛮喜欢张嘉倪的长相,辛芷蕾更多是在于气质,很有仙气。”可真要恋爱,福克斯就有些抵触了。福克斯认为自己在恋爱这件事上经常是失败的,谈过最长的恋爱也就三个月,他认为自己并不擅长恋爱,“我和女孩子做朋友时可以无话不谈,但在一起后我总觉得关系转变了,让我有些窒息,我会觉得心里多装了一个人,我的牵挂和担忧就会多一份。”福克斯坦言自己性格洒脱,心里已经装了父母、朋友、音乐,若再多一个女朋友,会让他吃不消。

福克斯

福克斯强调,对于现阶段的他来说,事业是第一位的。虽然好友杨和苏和隆历奇谈恋爱也没有影响做音乐,但他确实没法兼顾,“在微博点点赞就好,欣赏就够了。大千世界这么多plmm,等到真的有一天要成家,要稳住阵脚的时候,再去找也不迟啊。”22岁的福克斯说,至少再等三四年再去考虑恋爱、成家这些事儿。

福克斯的事业刚有起色,也深知走到这一步非常不易,所以他会格外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不希望其他因素影响他接下来的说唱道路。

跟其他说唱歌手不同,福克斯踏上说唱这条路是因为韩流。初三时,福克斯接触到了韩流,在众多组合中爱上了BigBang。那是2011年,BigBang发行《Tonight》,福克斯无意间听到这首歌,一下子迷上了。BigBang成员里,福克斯最爱权志龙,“就觉得从小去当练习生,接触Hip-Hop,现在自己给团队写歌,好牛逼啊,当时就疯狂喜欢他。”当时福克斯喜欢权志龙,他一发小喜欢T.O.P,他俩每天听BigBang,把风气带向全班,后来甚至带向全校。

福克斯

那时福克斯把BigBang的歌拿来填中文歌词去唱,有位已经接触说唱的同学建议他到录音棚试试,他就去了,后来每次BigBang发新歌,他都会去填中文歌词,去录一录,自己听一听,并从中掌握了一套录音的习惯和基础知识。

在专职做音乐之前,福克斯曾花一年时间考取了会计从业资格证,随后在伊宁一家做外贸的大企业做出纳,薪水在当地还算不错,同事对他也很好,但他心有不甘,“我心里蛮忐忑的,我这辈子就这样了吗?这辈子就平庸的在这座小城市了吗?”唯有做音乐,能让福克斯觉得自己不平庸。

2014年,福克斯用Eminem的《Monster》remix了一首《存在》,“朋友都觉得蛮好听的,觉得我有这个天赋,为什么不接着做。”此后,福克斯便不停地创作,直至现在。

福克斯

在福克斯的创作生涯里,对他影响最深的音乐人有三组,除BigBang外,还有西奥和Ty.,“很欣赏西奥的嗓音,唱腔很独特,非常有气势。Ty.音乐性很强,而且歌很有意思,符合中国听众能够接受的那种感觉。”

上班期间,福克斯在伊宁成立团体Young BO$$(现改名为初心),成员均为不甘平凡的年轻人,大家爱好不一,包括说唱、唱歌、街舞、涂鸦、摄影等,他们大多来自伊宁本地,以及三位外地成员,青岛的老姜女、重庆的老张、天津的隆历奇。在Young BO$$的共同努力下,福克斯的首张专辑《369》于2017年8月问世,369是FOX在拼音9键的位置。该专辑发布后,福克斯积累了一定粉丝,他觉得是时候出去闯一闯了。

“伊宁太远了,很多资源拿不到,有演出了也接不到。”福克斯拿老乡举例,“就像艾热和马俊,马俊在北京有住所,艾热签了嘿吼之后住到深圳去,就是没有哪个主办方会愿意给你报销从新疆飞过来的机票,这一趟的代价甚至要比给你演出费还高,何苦呢。”

去年四月,福克斯辞职了,但他还没想好去哪,在伊宁呆了半个月后,一个转折点出现了。去年5月26日,鬼卞在成都开专场,嘉宾是王以太和疯案组CMG,CMG主理人Viito问福克斯有没有兴趣来,福克斯说反正也无聊在家,来呗,Viito说没法报销机票也没演出费,“我说无所谓,反正过去玩呗,那个时候的我还不值得报这些东西。”在那之前,Viito就有意邀请福克斯加入CMG。在那场演出的采访环节,福克斯觉得自己应该帮Viito他们说说话,“结果说着说着就莫名其妙的加入他们厂牌了。”

福克斯

那场演出结束后,福克斯就在成都住下了。Young BO$$的制作人叶懿瓒在川音上学,在成都北郊新都租了套房子,她对福克斯说反正多个房间,要不你住过来吧。叶懿瓒建议福克斯在成都发展,因为成都文化资源广,演出机会多,做音乐的人也多,可以介绍川音的老师给他认识,还可以去川音旁听,学点东西。就这样,福克斯成为“蓉漂”一员。

去年六月,Buzzy把福克斯拉进活死人,这对福克斯来说是个重要转折点。福克斯很早就听过Buzzy的《灭火器》,挺想认识他,老乡两朗就把Buzzy微信推给了福克斯。刚开始福克斯和Buzzy聊得不多,只是双方把新歌发到朋友圈后互相听,“他那阵就觉得我的作品挺有料的,直到我找到一个契机就是《啸江湖》这首歌。”福克斯当时还担心Buzzy会拒绝,“因为他人气已经很高了。”但当Buzzy听完demo后,立马就答应合作,“他就说这首歌很牛逼,我做,他十分钟不到就把一段verse写完了。”

因为《啸江湖》,福克斯和Buzzy成了好友,会互相听demo,互相给建议,Buzzy在《20》里提到了福克斯,让福克斯觉得挺荣幸。福克斯暂居成都后,参加了《中国新说唱》成都站海选,但没入围72强,Buzzy得知后对福克斯说,要不这样,你现在没有工作,收入也不能保证,我把你拉进活死人,我觉得你实力完全是够硬的,至少能保证活死人的演出你可以演,可以赚钱养活自己。福克斯当然愿意啊,但他又想到他是CMG的人,是Viito的兄弟,不能这么一走了之,“我就说我于情于理不能从Viito这儿抽出来再加入活死人,这样对兄弟不够意思啊。”Buzzy说那我跟法老说下,你跟Viito说下,“法老很欣赏Viito,其实很早就想拉Viito入伙了。”随后Buzzy跟法老说了这事儿,法老说既然福克斯是Viito的人,我拉Viito进来,福克斯跟着一块进来呗。就这样,“赠品”福克斯成为了活死人成员。

福克斯

我问福克斯活死人收人有什么标准,“我觉得活死人是现在国内厂牌里最没有底线,最捉摸不透,最没有原则,最没有集体行动能力的厂牌,但它是最能打的厂牌。”福克斯似乎有些答非所问,我又追问了一次,“一开始我觉得他们的标准是硬核 、战斗力够足、技术流。”“但你不是啊。”“对,我不属于这类,但我有我的风格特色。”“你觉得你的特色是什么?”“我的歌别人唱不了,一学就变味了,可以说自成一派吧。”

福克斯在成都结识了PISSY和Jarstick,他们在生活上给予了福克斯很多帮助,今年三月,福克斯把PISSY和Jarstick拉进活死人,并自称“成都三渣”,此外,他还跟隆历奇、小精灵组成“紧急出口”。福克斯认为,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助,他不会有现在这个高度,希望走起来后通过这样的方式回馈他们,“我能带上多少就带上多少。”

福克斯

回头看走过的路,福克斯除了感谢帮助过他的朋友,还想感谢曾经看不起他的老乡。对于家乡伊宁,福克斯是又爱又恨,“我在那个城市经历了很多不被认可的时候,小城市的人大部分眼界窄,你选择做音乐,他们不会对你有太多的支持,他们觉得名人都出自大城市,你是个小城市人,你就该安分守己。”两年前,福克斯在朋友圈评价了某些选手几句,有些老乡(节目粉)认为福克斯是在嫉妒他们的偶像,“说你那么厉害,你怎么不去参加节目,像他们那么出名呢?这句话我一直记到现在,以后也会记得。”福克斯感谢这些老乡,他们在福克斯往前冲时算是推了一把,“这个行业就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你挤过去了就到一片广阔的天地,挤不过去就掉河里,所以我就铆足了劲往前挤往前冲,再加上我本身喜欢,我什么都可以为它付出。”

在采访最后,我问福克斯还有什么想表达的,他说:“节目播出后肯定会有更多人喜欢我,也会有更多人讨厌我,甚至黑我。我想对喜欢我的人说,我可能不值得大家多么喜欢以至于到追星的地步,我也有很多缺点,我希望大家还是能看到我呈现出的好的一面,至于不好的这一面,我会尽量去收敛。我希望中国的听众永远不要偏激的喜欢或诋毁一个艺人,大家都是在不同行业奋斗的人,只是我们的行业需要你们来关注、捧场、消费,所以我希望如果真的支持我,就去买门票、周边,多听我的歌,理解我想传达的东西。如果我有做错的地方,可以指责,但没必要深究,因为大家都有不好的地方。”

福克斯

本文摄影by 君宝同学(若有摄影需求可在公众号留言与我联系,坐标成都)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小强蜀熟):专访福克斯:我现在不想谈恋爱,事业最重要

本文由来源 小强蜀熟,由 小强蜀熟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小强蜀熟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1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