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pHop真的一点都不适合中国么?

我之前曾看过一篇叫做《HipHop一点都不适合中国,放自己一条生路不好吗?》的推文,不少rapper和粉丝都在抨击这个作者,认为他胡说八道。虽然文章是在讲特指的一些群体,因此内容比较片面,但是他所说的大体我是认同的。真正让我产生思考的是他的标题,我想的是,HipHop到底怎样才能适合中国?

HipHop真的一点都不适合中国么?在讨论这个问题前,我必须强调一点,那就是至少你想跟美国HipHop一样是不可能的。作为一个外来文化,你想在中国玩纯美国的那一套自然行不通,你没看谢老板已经很久都没消息了吗。

HIPHOP

文化背景、政治环境是最根本的原因,美国任何一个rapper都可以在歌里调侃特朗普,在中国在歌中谈论政治可是大忌。美国真正街头的Hustler,有帮派身份的说唱歌手,在中国不把牢底坐穿就是万幸了,当明星那是纯属做梦。

与其讨论HipHop是不是一点都不适合中国的问题,倒不如讨论一下,怎样才能让HipHop更适合中国,如何开展HipHop文化的本土化。我想,这才是我们最应该思考的问题。

HIPHOP

首先,我要表明我的观点,HipHop本土化是非常有必要的、是必然的,并且它也正在进行中。外来文化必然要经历碰撞再融合的过程,HipHop本身也是一个融合性音乐,具有很强的包容度,想必在中国本土化的过程不会太艰难。

至于如何本土话,最基本的自然就是语言。中国本土化,自然要用中文来说唱。不同的语种有不同的魅力,虽然我认为最适合说唱的语言还是英语,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单纯的在押韵方面,汉语可以做的更精妙复杂。汉语还有十分复杂的方言体系,并且现在方言说唱已经发展了很不错的规模。

HIPHOP

除了汉语方言以为,中国还有蒙语、藏语、维语、哈萨克语等等的民族语言,用来说唱都十分具有特色。在语言方面的本土化,中国相比其他国家,例如韩国,日本的本土化要有着不小的先天优势。

在语言方面的HipHop本土化,中文说唱做的很好,每个地区都有各具特色的方言体系,以及以地域和方言所凝聚的团队。比如长沙的Sup音乐,领头羊C-Block就可以说是中文说唱,最早尝试用方言说唱的团体之一。成都的说唱会馆在解散前则是方言说唱的扛把子,四川方言的语调正合适对于Trap音乐的升降调处理,他们不仅将方言说唱在中国普及,其中的Higher Brothers更是将四川话HipHop带向了世界。

HIPHOP

HipHop本土化的第二个方面,我认为是在伴奏风格方面。这也是中国HipHop本土化较为基础的一个方面。在HipHop伴奏中加入大量中国特色的乐器,作为主旋律或辅助,这种方式目前在中文HipHop中,已经有了一定的规模并且形成了一个趋势,听众们对于中国风HipHop也有很高的接受度。

这种表现形式的本土化,自然是极好的。中国传统乐器与西洋乐器并无本质上的差别,说白了都是弦乐器,管乐器,打击乐器,只是音色上的不同和地区文化之间差异,造就了编曲风格的不同。HipHop本就是一种融合音乐,强大的包容度让他能与Funk乐,Jazz乐等黑人音乐融合,那为什么不能融合中国传统乐器和中国传统音乐呢?

HIPHOP

要说在HipHop伴奏中加入中国元素这事吧,其实还得谢谢外国人,至少在说唱方面,所谓的中国风说唱,外国人做的要比中国人早,戏剧以及粤语歌曲,经常被国外rapper采样。Wu-Tang Clan的RaeKwon和GZA都出过中国风伴奏的单曲。

其实要说起来,中国风说唱在我国已经有挺长时间的了,比如2011年吾人文化就发布过一张中国风专辑《吾人归来》,这张专辑在伴奏和词句内容方面,都将中国风发挥的淋漓尽致,可以说是早期中国风说唱的典范。

HIPHOP

不过,直到2017年在有嘻哈舞台上,GAI才让更多人了解到了中国风HipHop。GAI的风格被大家认为是江湖风,其实也是中国风说唱的一种细化。只是在内容上更加具有豪迈洒脱之气。

可以说GAI很大程度的推动了中国风说唱,他在成名之后的作品也都是十分大气宏伟内容的中国风作品,而不是以前的江湖风说唱了。Gai是绝对的中国风功臣,不过有意思的是GAI最有名的一首作品《火锅底料》却是最毁中国风说唱的一首单曲。

HIPHOP

这首歌由刘洲制作,大量的堆砌中国乐器的伴奏,尤其是音乐流氓唢呐的加入,让这首歌把我拉到了黄土高原上。GAI也没把“老子吃火锅你吃火锅底料”这句应有的霸气唱出来,反而有点搞笑。当然,在这么个伴奏上,谁也霸气不起来。

刘洲制作这首歌的用意很简单,让这首歌有更广的受众,能被大众接受,做到雅俗共赏。不过他好像有点搞错了雅和俗的对象,我认为中国传统音乐与HipHop这种街头文化相对比,本就是高雅音乐了,传统音乐与HipHop相结合已经是雅俗共赏了,你还要一个劲的往雅的方向添油加醋,还偏要说他是大众的,是通俗的,这不有些背道而驰了么?

还有一点就是,你不能只顾着雅,不顾着俗啊,对于喜欢HipHop的听众来说,这个油腻的就像红锅里的猪脑花又裹了一层芝麻酱一样难以下咽。至少因为这首歌,我认为刘洲不是一个优秀的音乐制作人,至少不是一个懂HipHop的制作人。这一点上,他跟张震岳差着十万八千里。

HIPHOP

对于中国风HipHop,HipHop本土化的基础之一来说,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均衡”。传统乐器的旋律不应占过多篇幅,营造恰当的氛围感即可。没有必要去过分加入传统乐器,尤其是大量的二胡、唢呐这些地域特色特别明显的乐器,确实有些喧宾夺主。如果真的想感受传统乐器的优雅,那完全可以去听一曲古筝曲,没有必要听中国风HipHop,叽里呱啦的rap还影响感受伴奏的优美。

对于这一点,我觉得目前中国做的最好的一张专辑是SuperDeep的《长安砂岚》,歌词的古风塑造与伴奏是相辅相成的。有着强烈的氛围感却不会过分油腻,更多的注意力还是在rap的主体部分。

HIPHOP

中国风说唱作为中国本土化的一方面,也并不局限于中国,他正在逐渐完善,独立成为一个新的HipHop体系。如果真的有更多的国外rapper开始尝试中国风说唱,那就不叫HipHop的中国本土化了,而是HipHop携手中国传统音乐走向世界。

第三点,也是HipHop本土化的核心——内容。歌词内容这东西怎么本土化呢,大家都是同一片蓝天同一个地球村,整这么生分干啥。确实,歌词内容不好本土化,同时中国很多rapper在这方面确实做得不好。现在总说中国rapper装黑人,主要也是体现在歌词内容这一方面。

HIPHOP

HipHop作为一种街头文化,唱的就是自己的Hood。美国黑人rapper的歌词里有毒品,有暴力,有帮派,有种族问题,有反抗抗争,这都是真实发生在他们身边,他们所经历的。不论是90s的Gansta Rap还是现在的ATL Trap,他们所表达的都是来自他们的Hood。

但是,在中国这些都是不存在的。中国政府打压毒品、犯罪、帮派,中国不存在种族歧视。中国说唱歌手总喜欢在歌词内容中,加点国家所禁止的东西,在这方面显得自己很反叛,很有抗争精神。但是在很多方面,我们都没有经历美国黑人所遭受到的那些压迫。因此,我们在歌里唱美国黑人歌词里的那些东西,就显得非常不切实际。

HIPHOP

并且退一万步说,就算你想在歌词里表现这些也无妨,但是目前的大环境不允许啊,你写出来的歌要么被下架要么就是禁曲啊。如今音乐平台对于歌词的审核严苛到什么程度,说唱歌手心里不会没有谱。在某些角度来说,它的确限制了音乐人的创作。但从另一个侧面来说,如果作为一名说唱歌手,你想获得更大的成功,想登上更大的舞台,你就要在规定的条条框框中来提现你的real,而不是说不让你骂脏话,不让你抨击社会,不让你发泄,你就写不出词儿来了。

至于如何在歌词内容方面本土化其实也很简单,唱你的Hood就好了,唱你身边发生的事,你所经历过的事。还不明白怎么做?看看热狗就懂了。

HIPHOP

狗哥年轻时其实也是个“愤青”,歌总是怼天怼地,脏话、性,总是热狗歌曲的主旋律,当然年少轻狂时谁都是这样的。热狗的第一张专辑《MC HotDog》中他真正的成名曲《让我Rap》,就是攻击虚伪的主流乐坛的。专辑《犬》中又去抨击因为钱去陪男人睡觉的拜金女的。他也曾经沾染过毒品,深知毒品危害的他还在《差不多先生》中发布单曲《毒》,劝戒年轻人要远离毒品。

通俗大胆的歌词来讲述他周遭的故事,吸引了很多同龄人的关注,也成功的让他从一个在台湾地下的网络歌手,成了中文说唱标杆人物。今年热狗发了新专辑《废物》,朝自己开炮,调侃自己是个废物。早已过了二十岁天不怕地不怕的年纪,也不再是舞台上那个光芒四射的Rap star,只是一个四十岁兴趣是买玩具夹娃娃的宅男大叔。热狗也在采访中坦言过,现在有钱了也早就过了当初的年纪,没了那种愤怒的情绪,再让他写《让我Rap》这种歌他可能真的写不出来。

HIPHOP

生活是艺术的来源。或许华丽的词藻,精妙的押韵会让你很受欢迎,但这都只是暂时的,你总会有词穷的一天,粉丝也总有厌倦的一天,只有生活才是最好的编剧,这话没错。

以上三个部分便是我认为的HipHop音乐中国本土化的三个部分,语言、编曲、内容。这三个部分的中国本土化程度都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远未达到完善成体系。如果说哪一天中国HipHop音乐本土化成功了,我觉得会有rapper称自己为美国的Hotdog。

撰稿 | 纸博士
排版 | 初晓
图片 | 来源于网络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押韵诗人):HipHop真的一点都不适合中国么?

本文来源 押韵诗人,由 HiTao 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7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