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说唱反观解析青年们的潮流标签:亚文化

浅显的解释亚文化就是小众,非主流性质的文化,青年的亚文化是一种群体性的需求,同时也包含了消极反抗的意味,而亚文化与主流文化之间的战争从未停止,先锋性质的实验音乐,新浪潮风格的电影,被大众视作疯癫的文学,各种隐喻在主流社会的压力下寻求解放;当然冲突的结局往往是悲剧,电影《四百击》的小男孩绝望地奔向了海边,奔向了自由但却无法立足的远处。

亚文化
《四百击》

严肃地谈论亚文化非常有必要,毕竟现在大部分刚刚产生自主意识的年轻人的认知,观念甚至经验全部产生于新成立的亚文化圈所捆绑的团体共同意识,并以此来定义世界。

因此有关部门必定会采取措施来遏制错误观念的诞生,所以18年一开始,中国青年亚文化的新闻就被频频报道——冲击主流的说唱被打压回地下,爱奇艺上线的某番被举报禁播引起的二次元圈内乱斗,包括前不久某耽美博主被判刑十年,每一件事都是压在已经脆弱不堪的亚文化群体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互联网高度发达的今天,全球无时差的舆论导致亚文化群体想要圈地自嗨是根本不可能的。大部分人会带着主流的优越感去评判亚文化群体甚至使用侮辱性的词汇,喜欢二次元的被称作“死肥宅”,重金属摇滚爱好者是“非主流”,rapper直接成为“混混流氓”,反正喜欢亚文化的人在他们眼里都是病态的,在主流社会里受挫之后去寻求亚文化恶心又猥琐的安慰。

亚文化

别否认,这就是中国大部分青年们和父母长辈之间现状,年长者固守成规的认为烦恼和悲伤只来源于物质和身体方面的压力劳累,却忽略了物质方面富足之后,青年们叛逆的本性会暴露,压力也会转移到心理层面,但就是如此简单的心理学原理,在长辈眼里都只是“为赋新词强说愁”。不同年代的青年们所要面对的烦恼不尽相同,刚需的生存问题解决之后更多的就是对自我以及世界的审视。

当然人作为地球上最智慧的生物,复杂的理解能力也是物竞天择留下的必不可少的进化能力,说唱与二次元文化从诞生之初到现在在某些地区已经成为了主流文化,这可以说明两点:一方面重视亚文化充满活力和具有创造力并实践发掘其意义可以丰富社会的文化形态,而另一方面亚文化作为次文化是依附于主流文化而存在的,简单来说亚文化通常是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的文化,亚文化的兴盛也代表了某种总体文化正在面临着分崩离析。

亚文化
《克苏鲁神话》作者——H.P.洛夫克拉夫特

当主流的文化不再具备统治力或者当主流文化对其他文化呈现出的姿态是开放且宽容的,亦或者主流文化已经面临着被淘汰而摇摇欲坠时,亚文化就会出现井喷式的爆发增长,会将主流文化想要掩饰的,藏在暗处的一些事物撕破并呈现。

而对于亚文化音乐爱好者来说,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打开网易云去搜索一些EMO说唱歌曲或者随便其他什么小众类型的音乐,“这歌可千万别火起来啊,是我一个人的宝藏”,类似评论的出现频率很高。他们觉得我喜欢的,你最好不要喜欢,我有的你最好不要有,而当你发现了他们的“宝藏”并安利出去之后,他们会认为这是一种侵犯。

这在一定程度上类似于沙文主义,当然有些伟大的艺术家也是沙文主义,不过这是建立在对于自己作品的自信,而且确实理念超前并富有美感的前提之下的,而普通人过分的盲目热爱会显得愚昧自大。

亚文化

而很多普通人也落入了混乱的逻辑之中,Lil Pump辱华,也许我们身边就有这样的人“看看这个说唱歌手做的事,请说唱文化滚出中国”,他们认为说唱歌手的过错应该要让整个文化承担 ,本末倒置的逻辑让人发笑,你会因为D&G辱华而让整个奢侈品行业背锅吗?这些言论集中体现于以偏概全并主动忽略Hip Hop的内核“Love & Peace”。

说唱也是音乐类型的一种,它能作为表达观点的载体,也能作为收获利益的工具,所以当然说唱也受到规则的约束和保护。

任何文化都具有两面性,你不能因为有人用刀杀了人就禁止所有人用刀,黑暗衬托的是光明同时也是组成秩序不可或缺的对照物,它的意义不是被我们无限放大并嗤之以鼻,而是穿透黑暗去见证光明。

所以我不否认在每种娱乐文化中都有糟粕的存在,时间才是试金石,平庸之作终究会被遗忘,能传唱百年的才能被称为史诗,面对文化也是如此。但亚文化也绝对不是站在了文明和艺术的对立面。简单理解,亚文化就像是一层糖衣,底下到底是炮弹还是鲜花,你们自己心里各有答案。

注:文章内部分素材整理于网络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AFSC):从说唱反观解析青年们的潮流标签:亚文化

本文来源 AFSC,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6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