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花会NOUS乱战门,在西安说唱的那些人

Diss大战结束,终于有档口给大家聊些干货了。《中国说唱重镇图鉴》前两期聊完了云南和长沙,第三期,聊一聊红花会NOUS乱战门,在西安说唱的那些人。

那段生之于街头小巷,茁壮于Battle场的故事。

西安说唱

十五年前,西安的某个红树林网吧的包间里,三个土生土长的西安孩子一边通过网络穿越到HipHop的次元中, 一边宣布了乱战门——这个西安HipHop先驱的正式成立。

这三个孩子叫夜楠、秦毅还有李潇潇。

西安说唱

2007年,此时的乱战门已是收容了众多嘻哈人士的乱战family了。那个冬天,一张《King OF NorthWest》成为了奠定乱战门地位的新年礼物。

值得一提的是,同年,宝石老舅来西安读大学,跟Mai、夜楠一起,组建了说唱团体XAER。从乱战门、XAER到乱战family和“西安说唱联盟”,那一代人在粗粝的街头,演绎着西安hiphop中不可不提的前戏。

西安说唱
西安说唱

成立的几年里,他们同台过龙胆紫、上过《天天向上》,给STA和诺基亚做过商演。2010年之后,乱战门销声匿迹,可能是时代的感召,也可能是囊中的羞涩,ONE TYM成为了新的代号。

而当年在乱战门年龄最小的派克特, 已成为NOUS的台柱子。

西安说唱

出生在油库街,长大是文艺路的Kendrick Lamar。

被人歧视,受人误解,16岁那年,陪伴派克特的只有说唱和篮球。再后来,派克特带着鱼雷等人加入了乱战门,去银川认识了小光。

派克特通过打鼓找到了音乐的意义,对着镜子练习freestyle。他看着镜子中深陷freestyle的另一个自己,想着“上班,工作,结婚,生子,一辈子。不能这样放弃梦想碌碌无为一直到死。”

西安说唱

再后来啊,是2010年,派克特和鱼头、CreamD一起创立了NOUS。成立初期,他们在西安边家村的录音棚里精益求精地hustle,昼夜不分。

同样是在这一年,二十岁左右的丁飞在小寨的百汇市场经营着一家嘻哈服饰店——“黑怕不怕黑”,店面里震天响的hiphop伴奏吸引了当时还在读大学的蜘蛛,再后来,阿之也向丁飞学习freestyle的技巧。

西安说唱

一年后,一个人广东人砸碎了钢琴毅然选择说唱,要在西安的土地上散发光亮。如果hiphop养不了他,那他就养着hiphop。

当时还在西安音乐学院读书的刘嘉裕(弹壳),发表了专辑《幻觉人性》,他和蜘蛛、丁飞说,咱们组个团队吧。

西安说唱

时光荏苒,直到今年孟夏,丁飞手撕毒唯时,弹壳才在直播中为我们道述了那段轶事,以及丁飞当时的原话:“团队,是一辈子的。”

红花会,这个出自金庸小说《书剑恩仇录》中的名字,寓意团结坚定,战无不胜。 “像金庸里的小人物成为了万人敌,就算消失在江湖也是面最大的旗。”

只不过,时光境迁,物是人非。多么讽刺,又多么可惜。

西安说唱

扯远了,咱们继续把时间轴拨回到2011年。

2011年冬天,丁飞、蜘蛛、阿之、弹壳四人联合了STA和猫扑在西安光圈开启了他们的一场livehouse,至此,红花会正式成立。而当时他们的演出嘉宾,是上一代在西安玩hiphop的乱战门们。

西安说唱

2011年的Iron Mic也如约而至,而那一场的西安分赛,也被津津乐道地称为“三冠赛”——丁飞、蜘蛛和张昊。

西安说唱

一个多月后的首都,张昊首轮被主场的斯威特淘汰;丁飞再次打败蜘蛛后一起向圈子宣布了红花会的存在:“我们在西安玩说唱,有个团体叫红花会,希望以后能跟大家多多交流。”

西安说唱

之后的丁飞与派克特在最后的冠亚决赛中会师。丁飞的押韵大技即使放到今天都不算失色,但派克特凭借着flow的优势,拿下了他的第一个Iron Mic全国总冠军。而现场的丁飞,已然跟着派克特的节奏摇了起来。

西安说唱

赛后NOUS的元老们将派克特群起而拥之,回到西安后,已经小有名气 的派克特和Dirty Twinz——这对黑曜石色的双子星一起,做了《川流熙攘》。

西安说唱

这一年的Iron Mic南下武汉,那段前无古人的雷鬼flow之后,派克特蝉联了铁麦的全国总冠军,那一年,派克特20岁。

而派克特被高估的也只有年龄。

西安说唱

夺冠之后的派克特发表了专辑《重塑巴别塔》,并在巡演的路上写了 一张mixtape《W.O.T.W.T.》——“真希望有一天 WE ON THE WORLD TOUR。”

如今,签约了第四音乐的派克特,也和闪火、谢老板一起,在美国电台上,用freestyle成为了当时全场最亮眼的存在。

西安说唱

派克特也是battle mc 到studio rapper成功转型的一个案例。派克特连续两年在铁麦总冠军时展示出的雷鬼flow,演化成了studio中你永远猜不到的停顿点。

而派克特的思想也从不会掉进pussy money weed的陷阱中,而是会更多地感谢奶奶的抚养之恩,感谢homie们的不离不弃,感谢语文老师当初的那句“文体不限”。

西安说唱

其实在派克特卫冕的那一年,一个兰州的小伙也踏上了西安的土地。

后来,当这位兰州小伙的师傅和他battle时说起:“西安进四个你确实是牛,但请你记住,你来自兰州,连自己家都不爱,崇洋媚外,难怪玩说唱一直被害。”

兰州小伙反击说:“因为他说西安是全国第一,所以我就给所有选手最后一击。”这对师徒就是爆音和贝贝,而贝贝这句话里说到的这个“他”,就是派克特。

西安说唱

受到了上一代“押韵狂魔”丁飞的影响,17岁的贝贝痴狂于押韵,在自己的房间封闭了半年后,来到了Iron Mic西安站。贝贝压倒性地战胜了熊、毒、刘柄鑫、小车、门猪等本土重量级mc,接连爆出“大学文凭”“人与自然”“84消毒液”等经典punchline,一举拿下分站冠军。

“我是个天才,你教我我就会。”夺冠后,本就是红花会粉丝的贝贝成功追星,入伙了红花会。在饭局上,贝贝对壳总说了这句话。

西安说唱

此后,从《红招牌》的首秀到问鼎《地下8英里》(主理人是前文中乱战门的夜楠)全国总冠军,再到2015cypher中“压不稳抓不准加速狠capital”这段“充满新意的风味”的verse,贝贝足以对得起当初“天才”的自诩,而红花会,也逐渐成长为西北hiphop军区一支“精密的中队”。

2015年,当这段verse问世的那一年,他们吸纳了后卫,吊打了俊生,写下了那首让大众又爱又恨的《圣诞夜》;两年后,当这段verse再次被翻唱的那一年,是红花盛开,从地下到地上的一年;两年之后又两年,当这段verse被第三次提到时,此时的红花会已面目全非。

但他们“没有被打败,也没有被打怕。”糟粕也好,精髓也罢,黑怕文化中的林林总总在他们年少轻狂与不甘放弃的歌词和作为中穿梭,也正因如此,黑怕,便不怕黑。

西安说唱

至此,《中国说唱重镇图鉴》想给大家呈现的,不仅仅是某个城市有哪些厉害的Rapper,而是每个城市关于HipHop的历史与发展,那些在Flow与Battle中交融的嘻哈故事。

所以,内容还是相当饱满的,这期就先到这,西安篇决定分为上下两期,关于近几年的其他轶事,那,就是下一期的故事了。(下周发布《中国说唱重镇图鉴西安(下)》)

西安篇(下)内容预告:派克特与贝贝结下的的梁子,派克特居然还和弹壳的battle过,辛巴在《兰亭集序》中的诗意四押,教派克特flow的Cream D,以及NOUS的蜜汁发歌理念。当然还有从红花会到404 rapper的沧海桑田,日新月异的厂牌lazyair(成员有nineone,capper等),以及西安最有代表性的潮流符号STA等等等等。

西安说唱

“人生小伙三大过,赢过输过辉煌过。”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Swag西蒙):红花会NOUS乱战门,在西安说唱的那些人丨中国说唱重镇图鉴

本文来源 Swag西蒙,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0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