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敏问了每位选手,rapper的创作需不需要有社会责任感

《说唱新世代》半决赛播出前,严敏发了条微博,说他在面试时问了每位选手,rapper的创作需不需要有社会责任感,“无论当时给我的答案是肯定还是否定,无论他们是有意还是无意,他们都已经用自己在节目里的存在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严敏意思是,选手们在节目里用实际行动证明了rapper的创作需要有社会责任感。的确如此,《雨夜惊魂》《画》《一块胶布》《书院来信》……选手们通过说唱为他人、为社会发声,彰显了新世代年轻人的社会责任感。另一方面,节目组也在引导选手们在作品里探讨有价值的话题,在半决赛里,节目组给出4个辩题,让选手们用说唱的形式进行辩论,对于辩论这一轮,严敏认为,“说唱辩论赛给大家看的不是对错,而是看待世界的方法;要说服的不是对方,而是所有偏执绝对的思想。”

《中国新说唱》刚刚结束,《说唱新世代》总决赛将于今天(周日)下午6点播出。我昨天在推文里说,《中国新说唱》赢了流量,《说唱新世代》赢了口碑,这是两档节目的结果,而这个结果,是由其本质决定的。

《中国新说唱》的本质,是朴宰范在cypher里那句,“想要成为rapstar吗?”《说唱新世代》的本质,是严敏接受采访时说的,“这个节目,是在寻找用讲真话的方式,为自己和所在群体发声的世代表达者。”在半决赛这期的开头,热狗也提到了“世代表达者”。

严敏问了每位选手,rapper的创作需不需要有社会责任感

《中国新说唱》找的是rapstar,《说唱新世代》要的是世代表达者,两档节目的本质不同,其作品的特点自然也就不同——两档节目都有个“新”字,《中国新说唱》新在听感,auto-tune的频繁使用便是例证;《说唱新世代》新在内容,作品题材更广泛,敢言《中国新说唱》之不敢言。

严敏认为,“世代发声者从来都不是虚无的高大全口号,总会有人在他们荷尔蒙喷涌的年纪,用那个年代最为潮流的艺术形式,发出那个世代年轻人内心最强的声音。潮流在变换,80年代是诗歌文学,90年代是摇滚,现在呢?希望是说唱吧。不变的是发声,是发声的欲望,是深度思考的勇气。这些伟大发声者传递的火种,希望能被接续下去。”

严敏最后所说的“这些伟大发声者”,是指诗歌文学、摇滚的代表人物,他以配图的形式罗列出来,包括北岛、海子、食指、王小波、余华、张楚、窦唯、罗琦。配图最中间那张,是《说唱新世代》录制场地的烟囱。

严敏问了每位选手,rapper的创作需不需要有社会责任感

这些配图,均出自肖全摄影集《我们这一代》,肖全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拍摄了一帮出生在50年代、60年代的艺术家,他们是那个年代的世代发声者。而严敏所做的,是让rapper接过伟大发声者传递的火种,成为现在这个时代的发声者。

严敏问了每位选手,rapper的创作需不需要有社会责任感

可能有人会说,这些rapper怎么可能跟那些文艺界大腕儿相提并论?但你要知道,肖全拍摄那些那些艺术家时,他们也正值风华正茂的年纪,跟《说唱新世代》的选手是一样的,为时代发声的热情也是一样的。严敏还故意提了海子的原名是査海生,严敏这是在制造punchline,因为冠军懒惰的原名是赵海生。

回到最初那个问题,rapper的创作需不需要有社会责任感。首先,每个人都需要有社会责任感,要有对他人负责、对社会负责的责任感,而不仅仅是为自己的欲望而生活;其次,说唱之所以风靡全球,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说唱始终在为弱势族群发声,为他人去戳破社会的阴暗面,这是说唱和谈情说爱的流行音乐最本质的区别;再次,国内的rapper其实一直在这么做,幼稚园杀手是最典型的代表,他的新专辑《平行世界》,题材包括反战、反歧视、禁毒、关爱青少年。此外,rapper的社会责任感不仅体现在作品里,还反映在公益活动上,比如SUP、NOUS每年儿童节都会举办公益演出。

rapper的创作当然需要社会责任感,我无法想象这世界已经沦落到连rapper都畏畏缩缩,不敢发声了,那还能指望谁去呐喊呢?

严敏说,希望说唱接过诗歌文学、摇滚的火种,成为这个时代最响亮的发声方式。若严敏所言成真,那多年后回头来看《说唱新世代》,不正是说唱版的《我们这一代》吗?

本文由 小强蜀熟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1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