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快到2020年了,还在认为“跳街舞的就是坏孩子吗?”

前段时间,《中国青年报》官微在微博上发起话题“跳街舞的就是坏孩子吗”,引发了网友们的热烈讨论,阅读量达到了三千多万,上了当天的热搜榜。

街舞

《中国青年报》在话题下做了一份调查,采访了几位青年街舞舞者,其中有人说到:”我们跳舞时,戴着很夸张的头巾,有人觉得我们像混混,其实他们不知道,跳舞的人都很单纯,我们只知道跳舞,有时候我们甚至觉得,自己只要能吃饱饭,把舞蹈跳好,其他都无所谓。“

街舞

作为广大街舞人中的一员,我很欣慰地在各种讨论和投票下面看到,大部分网友对待街舞还是持欣赏的态度,甚至会发出“什么年代了还在问这个问题”的疑问。

街舞
街舞

但我们必须知道的是,从美国贫民窟里诞生的街舞作为舶来文化,在过去的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在国内大众眼里的确就是"小混混的游戏",是不入流的舞蹈,永远上不了台面。
还好,时代永远是在前进的。

过去的十余年,无数先驱和前辈们无私奉献,越来越多的人投入到这个文化中,街舞人的队伍在不断壮大,产业一直在不断发展。现在,街舞现在已经作为一个超过三百万人参与的新兴文化产业和职业领域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

而最近两年,随着几部街舞题材的综艺节目成为爆款,加上许多喜爱街舞的明星艺人的流量加持,街舞依靠其独特的潮流元素成功“出圈”,不再是寂寂无闻的小众文化,本就带有青春活力符号的街舞成为今天年轻人们大力追捧的流行文化。

不过,我想说的是,在形势大好的今天,在一些网络的角落里,我们却还时不时地会听见不和谐的声音:

街舞

这些言论确实十分“辣眼”,但看着网上舞者兄弟们纷纷口诛笔伐,正准备拿着键盘加入战场的我,却忍不住产生了更多的思考:上面两个极端的例子,代表着社会上一小部分人的无知愚昧和唯利是图,所以这一部分人对街舞有着极大的偏见和根深蒂固的敌意,这不是街舞的锅,本质是教育水平和社会风气的问题。

能够理解上面的前提,就能看到,街舞产业作为市场来说,需要争取的人并不包括他们这一小部分——而是那些对待街舞保持着观望态度的大部分人。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那些正准备帮孩子挑选兴趣班的学生家长们。

街舞

在我看来,大部分家长对街舞是不存在恶意的,而是因为年龄,思想代沟等因素,限制了他们的想法,才导致了他们不了解或是不愿意了解的心态。

一旦把“不了解”当成偏见,这副“有色眼镜”就很难摘掉。许多家长听说孩子想学街舞,脑子里就莫名开始虚构出“吊儿郎当”、“小混混”的情景,然后把这种假设当做事实来阻碍孩子做选择,好像学了街舞孩子就“变坏”,把街舞给Pass掉。

遇到这种情况,每位街舞人都有义务告诉他们,让孩子学街舞的实际情况是另一番天地:许许多多的孩子因为街舞,远离网游,远离电子产品,找到了最好的宣泄和释放自己的方式,在付出时间和汗水过后,孩子们还会得到属于自己的掌声和荣誉。

街舞街舞街舞

(这几位都不用介绍了吧,小小的“大明星”)除了自身获得的荣誉,孩子们甚至还能为国争光:上个月刷屏朋友圈的福建精舞门的孩子们,在大部分同龄小朋友玩平板、刷抖音的年纪,他们已经扛起了五星红旗站在国际的舞台上:

街舞

这些优秀的孩子们足够让相当一部分家长们对街舞产生好感。这一项有益身心,磨练性格的舞蹈,只能让孩子们充满阳光和活力,又何来变成"坏孩子"一说呢?
这样正面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不如一起来看看最突出的:

最近被“小北”圈粉的,除了年轻人应该也有很多成年的家长们。“小北”的扮演者易烊千玺,除了让人惊喜的演技,还有让人惊叹的舞技。未满20岁的他,唱跳俱佳,能够在国内大火的街舞综艺节目《这!就是街舞》中连续担任两季评委,完全得益于他从小就学习街舞的经历。

时至今日,易烊千玺早就不再只有流量:他考入理想大学,努力学习,认真表演,成为了口碑极佳的优质偶像艺人,是无数少年们追随和效仿的榜样,相信街舞在他的人生经历中就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挖掘孩子的潜能,培养有益的兴趣爱好,铸造开朗向上的心态与性格,这就是街舞作为艺术教育最核心的意义。

街舞

看完上面的例子,如果家长们以及持观望态度的圈外人还依然想了解更强有力的舆论导向,那么就让我们来看看对于街舞,《人民日报》是怎么说的:

“以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为理念,找到街舞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结合点,以青春、自信、阳光为核心,用街舞表达属于当代中国年轻人的活力与自信。

不少街舞舞者在全国多城市开展慰问、扶贫演出。与全民健身活动相结合,中国舞蹈家协会街舞委员会在国内百余城市开展'街舞进校园'活动,充满青春活力的街舞在近千所中小学替代程式化的课间操,受到师生们的喜爱。

每一代青年都有自己的际遇和机缘,每一代青年也有表达爱国、表现自我、力行实干的方式。可以说,街舞引发了我们对青年文化的重新发现和思考。许多人印象中边缘化的街舞,原来也可以公益化和本土化,与社会主流文化相契合;原来我们的社会主流文化早已摘下了看待和理解青年时尚潮流的'有色眼镜',以包容的胸怀呈现出新时代中国的开放和自信。

街舞的变化和社会对其理解的变化,不仅反映出这项艺术形式本身的变迁,更多折射出,当代中国社会对年轻人及其表达方式的新姿态。”(注:以上内容节选自《人民日报》2018年5月17日17版《街舞背后的活力和自信》)

有了这样强有力的“官方认证”,相信在充满误解的世人面前,我们会彻底摆脱被强加已久的“坏孩子”的标签,我们也更有底气对胡乱的“抹黑”说不!

其实,就我个人的经历和与周围朋友的交流而言,我感受到的是今天对街舞人充满偏见的人还是少数的:

身边的叔叔阿姨大爷大妈们看到我们在街上跳舞,会围过来叫好鼓掌;带着孩子的家长们也不会刻意避开,而是带着孩子跟着有模有样地在一旁学;同龄的孩子就更不用说了,身边的朋友都会觉得有你这样一个朋友很酷,在学校里跳舞,同学们也都会投来羡慕的目光......

也正是这些可爱的人们,成为你我在坚持跳舞的路上一道美丽的风景线,给了你我Keep On Dancing的信心。

毕竟2020年都快到了!说出“跳街舞的都是坏孩子”这样的言论,除了暴露自己的无知和愚昧,还有什么其他意义呢?欢迎转发,提醒身边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的朋友们!--end--

声明丨街舞足迹独家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本文由来源 街舞足迹,由 HiTao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街舞足迹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