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啊,AR也做《流行说唱》了

AR刘夫阳

我一直认为,AR跟流行是不搭边的。首先,AR属于技巧型rapper,捉摸不透的flow、玩出花样的wordplay、利索的快嘴,跟旋律型rapper。其次,AR勇于表达,态度鲜明,抨击圈子怪象的《乱标价》、为Hip-Hop而战的《消失的爱人》、质疑young OG的《皇帝的新衣》。这样的rapper,难以被大众接受,难以流行。

没想到的是,AR也做《流行说唱》了。

今天下午六点,AR发行新专辑《流行说唱》,这也是他今年继《校园寓言故事》后的第二张专辑。

AR刘夫阳专辑封面四张图,分别对应流、行、说、唱

在《流行说唱》里,AR找来四位rapper feature,福克斯、Ice Paper、大傻、艾热,其中三位在近两年出产过爆红的流行说唱,福克斯《庆功酒》、Ice Paper《心如止水》、艾热《星球坠落》,这让我不得不怀疑,这并非巧合,而是AR有意为之——在一张名为《流行说唱》的专辑里,怎能少得了流行说唱的代表人物?

福克斯、Ice Paper、艾热有个共同点,擅长旋律,这是当下说唱的趋势,也是让说唱流行起来的重要元素。在《流行说唱》里,AR明显增加了旋律的部分,甚至在与Ice Paper合作的《长夜》里,AR全都是旋律,且能让听众很直接的感受到,AR唱旋律的功底完全不输那些以旋律见长的rapper。

这是相对陌生的AR,当然,那个我们熟悉的AR,仍在。

“那么说唱,其实有点像街机,好的技法,都得靠硬beat打磨”,打街机需要硬币(游戏币),而硬beat谐音硬币,如此让人拍案叫绝的wordplay,中文说唱只有AR能写出来。

这句歌词出自与专辑同名的《Pop Rap》,在这首歌里AR像往常那样道出了圈子的乱象,“现在的歌完全没营养,还不如听李荣浩的贝贝 ”“首先把中文都唱的像英文,在中文之间加点蹩脚的英文”,让不少rapper不得不对号入座。

所以,AR还是那个AR,他不削弱技巧,保持原本的态度,只是想让他的说唱流行起来。

AR刘夫阳

为何AR要做流行说唱?在与直火帮合作的《乌合之众》里,我们也许能找到答案。“我只想说,你能self-made,而不用拜跪,我跟你一样想要赚钱,但我do it my way”。AR毫不避讳他对金钱的渴望,但他不接受拜跪,而是用自己的方式,而《流行说唱》,是AR的一次尝试。

我们来看看对于《流行说唱》这张专辑,AR是怎么说的。

【通过这张专辑,我想对如何能做出高品质的“中文流行说唱”做出探索,同时也谈论着“现在中文流行说唱”的一些现状跟事情。

现在市面上的大多数卖座的说唱歌曲,都得通过主流综艺节目“推”出来,我想通过这张专辑探索出如何能做出高品质的“中文流行说唱”。怎么样才能是 self-made的,真正做出同时保证质量,却又说到大家“心里去”的歌。】

AR再度提到self-made即靠自己奋斗成功,与此对应的是“大多数流行说唱,都靠中国新说唱流行起来的”。在《乌合之众》里,同样能找到对应的观点,“只是那节目不能只是唯一出口,不能只是曝光率、资本跟流量,It has to be more(应该有更多),你rap不是为了做奴隶,You rap to be boss(你说唱是为了能做自己的主宰)”,在《Punchline No.1》里,AR也提到了,“我们需要更多出路,更多self-made”。

今年5月车澈曾说,《中国新说唱》是中文说唱唯一的出口。AR想要改变现状,于是,他通过《网易云 VS QQ》探究音乐版权问题,他通过《流行说唱》去获得“《中国新说唱》是不是中文说唱唯一的出口”的答案。

AR刘夫阳

在《Intro》最后,AR讲了他做《流行说唱》这张专辑的原因,“如果你想听 pop rap,别担心我给你,让我把难度降低,画笔弹起泼墨,为了你看明白达利,我得先变成安迪沃霍尔”,达利、安迪沃霍尔都擅长自我推销,放到说唱的语境里,他俩都是“流行说唱”,所以AR说,为了向你证明说唱不靠节目也能流行起来,我把pop rap给你,拿我自己做实验。

《流行说唱》的本质,是如何在自我表达和迎合市场之间找到平衡,是不上《中国新说唱》能否做出流行说唱的探讨。

本文由来源 小强蜀熟,由 小强蜀熟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小强蜀熟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