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在新专辑里给吴亦凡道歉“对不起,bro”

AR刘夫阳

世道变了,连硬骨头AR也接受了现实,参加了说唱节目,打电话给吴亦凡道歉“对不起,bro”,为了迎合听众,把boombap换成了trap,给女孩们写情歌,在《AnotheR》里,你能看到另一个AR,为了流量,为了人气,宁愿被大公司剥削,宁愿出卖灵魂。

当然,AnotheR并不存在,一切只是AR的假想,如果上述情况发生了,AR甘愿被你们杀死。

《AnotheR》的创作角度很有意思,营造出另一个AR,一个契合当下说唱环境的AR,一个能让其他rapper看到自己的AR。AR写的不是自己,写的是说唱圈的现状,泡club、租跑车拍MV、花钱请国外大牌feature,至于给吴亦凡道歉,像极了某些diss有嘻哈/新说唱后来又参加节目的rapper,你品,你细品,现在说唱圈的模样,是不是就是AnotheR的样子?

AR之前说,在新专辑《非流行说唱》里,他会用更直白的方式去表达,把暗喻、修辞手法摘掉,直接让听众看到他是怎么想的。《AnotheR》就是这样,把说唱圈的乱象描写得淋漓尽致,同时也是AR对自己的提醒,“永远不要变得跟他们一样”。

在AR新专辑《非流行说唱》里,你可以听到:

超强的嘉宾阵容

这次的嘉宾阵容风格跟AR有些相似,均为押韵狂魔、技术流,法老、杨和苏、Buzzy、Cee。如果你想听密集的韵脚、炫技的flow,品味有趣的wordplay,推荐你听《ABC》。

圈子

AR一直保持着对说唱圈的观察、记录、反思,在《模拟人生》里,AR反对“流量至上”的思维定式,每个人都都想获取流量、变得流行,但别为了流行,为了市场而去改变自己,去粗制滥造。AR认为,别担心自己跟别人不同,别为了迎合他人而磨平棱角,勇于表达自己的不同,听众才会被你的故事打动,这样你既可以做自己,又可以赢得市场。

不只是《模拟人生》,AR对圈子的思考在这张专辑里随处可见,AR对圈子往往是持批判的态度,但他并非看谁都不爽,在之前的《Punchline No.1》里,他就致敬了同行,“我们需要更多直火帮、安全着陆、八贼、杨和苏”,也为这次的feature埋下了伏笔,而在《House》里,AR更是shout out to数十位中文说唱的参与者,verse1致敬精气神、广东说唱,verse2致敬圈内好友,verse3致敬文化传播者,歌名《House》意为“我们同在一个屋檐下”。这首歌表达了AR对中文说唱的爱,也正是出于爱,希望圈子变得更好,AR才去揭露、讽刺圈子的坏现象。在同名歌曲《非流行说唱》里,AR说相比Kendrick Lamar,中文说唱更需要他。这并非往自己脸上贴金,国外大牌再强,也不会关心中文说唱的发展,但AR会,也一直在做这件事。

AR

rapper写得最多的,就是自己,而写自己最多的,就是我有多牛逼,别人有多垃圾。AR在这张专辑里也写了自己,但跟那些千篇一律的rapper不同,AR会反思过去和现在,会深挖自己、自我解剖。在《我》《我Pt.2》里,你可以听到AR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比如那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你为什么不去节目?”AR反问“为什么这个路子,你们总无法理解?”这个路子指self-made,即靠自己努力获取成功,不借助综艺,这在AR之前的作品里多次提及,AR认为不去节目应该和去节目一样合理。然而有些人认为,你那么强,就应该去节目获取更多流量。可是,AR不是“AnotheR”。

AR现在在干嘛?你可能会说“在做说唱啊”,我其实想说的是“AR在北漂”。在《粤A在北京》里,北京胖夫文化有限公司老板AR记录了他的北漂经历,在这首歌里,AR的身份不是rapper,而是北漂一族,于是要把“嗨佬”改口成“我的瓷”,要去工体social,要找找路时努力识别东南西北。AR还有个身份是创业者,若不慎,可能会卷铺盖回广州。这首歌也是AR对“我”的讲述,展示了rapper以外的身份及经历。

在这张专辑里,我还看到了一个相对陌生的AR——都说AR是技术流,但听《Always on Road》你会发现,原来AR唱旋律也这么好听。难道说AR变了?AR没变,只是展现了不同的“我”。AR前段时间说,“我不会为了大众和流量而改变,但是如果有一天你看到我做一种不像是我的风格,只是因为你们不太知道我也喜欢这种风格,我也在做研究。”

如果你还没听这张专辑,赶紧去听吧;如果你已经听了,可以说说最喜欢哪首。

本文来源 小强蜀熟,由 小强蜀熟 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