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说唱》最应该请的导师是他,而他却永远不会出现…

前几天,有一张叫做《适者生存》的说唱专辑,悄无声息地在淘宝店铺上架了。这张专辑没有进行大张旗鼓的预告预热,也没有铺天盖地的广告推广。这份不用宣发的底气,只来自于专辑作者的名字——简简单单的五个字——幼稚园杀手。

幼稚园杀手

这个名字对于说唱乐迷来说,意味着太多的身份。他既是那个在早期写出无数硬核Diss的“幼稚园霸王”,也是在说唱节目热播时写出《我觉得不行》、《反弹琵琶》来展示《押韵的艺术》的“地下王者”,还是在香港动乱和新冠疫情肆虐时写下《红色》、《守护》这些暖心歌曲的“热心网友”……无论在近十年中文说唱的哪个时期,幼稚园杀手都是一个无法被抹去的名字。

今天,我们不谈论那个已经被提烂了的“身份问题”,也不去挖掘幼稚园杀手这个ID早期那些冗长的、让人有些羞于启齿的“黑历史”,我们只把这十年来幼稚园杀手的历程原封不动地展现,相信大家心中自有评断。

幼稚园杀手

早在2007年,幼稚园杀手就已经“退出江湖”过一次。但很快,他又在当年年底发行了《杀手归来》,宣布了自己的回归。随后,他开始了自己的转型。2008年的作品《2008》、《贫民窟》、《意识流》都预示了他的转变,幼稚园杀手的歌词不再是无情残忍的谩骂嘲讽,取而代之的是生活描述、故事陈述、社会现实、单亲家庭等等让人深思的东西,或是散文诗歌类的词句、或是象征意识流式的联想、或是街头混混的真实写照。选用的伴奏也从早期的hardcore Hip-Hop变成了旋律占上风的耐听Hip-Hop beats。

幼稚园杀手

当时如日中天的幼稚园杀手,也在自己的百度贴吧亲自现身,说了如下的一段话:“07年本来决定不再玩幼稚园杀手了的,想改行去当扒手,可是发现很多人还是很重视杀手,在中文说唱的领域仍然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地位,所以08年归来,一是不让一直支持我的人失望、二是继续磨练说唱技巧、三是用自己的歌做个中文说唱的示范以便愿意学习的人借鉴”。从这段文字里其实已经可以看出,幼稚园杀手做说唱的目的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

幼稚园杀手

随后的幼稚园杀手堪称高产,他在一年不到的时间里,连续发行了《虚构的雕像》、《素描这座城市》、《蒲公英》、《完美的错误》、《再爱我一次》五张专辑,合计有七八十首歌曲。但是一件事的发生,让这股高产的势头戛然而止,这件事就是当年震惊整个说唱圈的K-BO被害案。

幼稚园杀手

当年被誉为“说唱女王”的K-BO在汕头被合作伙伴黑蛇蓄意谋杀,鲜活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2010年9月12日。此后,K-BO的众多圈内好友都出歌寄托哀思,有Naggy的《rest in peace k-bo》、乱感觉的《你在那个世界还好么》、MC光光的《k-bo》,当然,还有幼稚园杀手的《飞飞》。

K-BO的真名就叫做崔菲菲,这个歌名也表达了幼稚园杀手对她的怀念。在这首歌里,幼稚园杀手放下了长期以来暴戾的形象,用深情的声音、朴实无华却令人动容的歌词唱出了对挚友的悼念。甚至,细心的听众还能听到他哽咽的声音。这让幼稚园杀手从之前的负面情绪集合体,真正变成了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幼稚园杀手

虽然形象得到了丰满,但是幼稚园杀手也逐渐停止了自己的活动。与此同时,南征北战作为一个说唱团体,于2012年10月1日成立(我们都知道它早就存在了,不过他们自己认为这才是正确的成立时间)。两者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我们在此不再梳理;但是显然,这种“此消彼长”的状况,并非一种巧合。

幼稚园杀手

2012年7月,幼稚园杀手在微博上说“我对未来已经淡忘了原有的计划”,可见他的颓丧。到了这年的平安夜,他只留下了简单的一句“I will be back!”,接着就消失了半年。

2013年5月底,他才在微博上露面,说“请不要随便以为我消失,人怎么会无缘无故地消失?最近在捡垃圾攒钱,等够了就回来!”。言语之间的幽默却令人心酸。6月份,他透露了新歌正在制作中;8月份,单曲《就这样》发布。

幼稚园杀手

此后,又是漫长的等待。2014年1月,幼稚园杀手发布了创作于2013年夏天的《不需要眼泪的夏天》。又是半年的消失之后,7月份时他在微博上说:“相信有的人已将我忘记,即使找不到什么理由继续存在,奄奄一息的时刻总会想起你们,感谢关注我多年。”直到10月份,他说:“新歌一直在写,不想承诺新专辑什么时候完成,也不敢奢求会有多少人期待,音乐是我存在的唯一证明。”

幼稚园杀手

幼稚园杀手的低频率上线状态,一直延续到2015年。这一年的6月份,他破天荒地连发四条微博,宣告“我还活着”的同时,向粉丝询问“新专辑要卖多少张”。这年的“光棍节”,幼稚园杀手终于推出了新专辑《被世界遗忘的人》,但他的态度又有所变化。

在这张专辑里,他更多表达了对现实的失望,认为梦想和现实之间存在着落差,不难看出此时幼稚园杀手的消极和悲观。在2015年,中文说唱确实仍然没有走起来的迹象,就连坚持多年的幼稚园杀手也不禁感到迷茫。

幼稚园杀手

但与此同时,他也在微博上说了另外一段话:“Intro之所以叫《重生》,是为了告别过去的自己,呈现给大家一个updated版本的杀手。在写《最后一首歌》时,想过不如就此终结,但这十年下来,确实也会不舍。比以往更认真地对待每首歌,同样是为了爱,但也许不再是对于饶舌的爱,而是你们对幼稚园杀手的爱。”即使已经到了最艰难的时刻,即使心中已有太多的悲观和失望在堆积,但作为“地下王者”的幼稚园杀手,仍然没有放弃中文说唱。

幼稚园杀手

后来的故事,我们就再清楚不过了。2017年,中文说唱破土而出、一飞冲天,《中国有嘻哈》办得热火朝天,一众rapper们争奇斗艳,不亦乐乎。但“上了年纪”的中文说唱听众们都知道,真正够格做“明星制作人”的幼稚园杀手,永远也不会出现在导师席位上。

幼稚园杀手的多年好友、早期中文硬核说唱的代表人物醉人,在2017年夏天面对网友“你怎么不做硬核了”的诘问时,说:“给我发500万元的微博红包,我推掉两个月的商演和案子,出一张硬核说唱专辑满足你无聊的试听私欲”。已经是“南征北战的赵辰龙”的他还表示,“(做说唱的经历)曾经也许值得缅怀,但不代表我愿意重蹈覆辙”。

幼稚园杀手

幼稚园杀手不会做导师也不会做选手,但这并不代表他不会对说唱圈如此重大的事件一声不吭。在中文说唱史上最疯狂的夏天刚刚结束的时刻,幼稚园杀手以一种强势的姿态回归了,他甩出了那首《我觉得不行》作为重磅炸弹。

在微博上,幼稚园杀手如此为这首歌配文:“这首歌不是特定针对某个具体人、单位或组织,只是在这个闷热的夜晚,忍不住要抒一段情。你们嘻不嘻哈、TRAP与否都与我无关,这首OLD SCHOOL送给所有人。PRODUCED BY 9 TRIBEZ,没有在微博上废话连篇的习惯,拿音乐说话。”

发声归发声,却片叶不沾身。歌曲发布后,当时正值人气巅峰的小青龙在微博下评论道:“不愧是让我听着歌成长的人,不管你是谁!我服气!”rapper们对幼稚园杀手的respect,由此可见一斑。

幼稚园杀手

几天后的9月12日,在好友K-BO的忌日,幼稚园杀手在微博上动情地说:“没想到一转眼已经7年,我们或多或少都改变了,而你的样子还停留在那一年的秋季。”同时附上了7年前创作的《飞飞》。这种“改变”的深刻和无奈,或许没有几人能够理解。

如果2017年的幼稚园杀手只是试试水温,那么2018年的幼稚园杀手则是真正震撼了新一代的说唱听众。2018年8月8日,在“吴亦凡VS虎扑”事件发酵了好几天之后,幼稚园杀手发布了《反弹琵琶》。

他在评论里劈头第一句就是“这首歌根本就不是diss吴亦凡,不要来蹭我的热度”,霸气外露。随后他表示,“只不过借用他和邓紫棋的梗戏虐(应为“戏谑”)了一下,其他内容都是针对圈子和各种现象”。

但最后,他又表达了对吴亦凡显而易见的不屑:“推动嘻哈发展的不是吴亦凡,是金主爸爸、节目组和所有的选手。换黄子韬、鹿晗、蔡徐坤坐那个C位,效果也一样。”

时至今日,《反弹琵琶》在网易云音乐的评论数量已经逼近40000条,如此之多的评论数量也是顶级rapper的“标配”,说明幼稚园杀手在人气上完全不输当红的新生代rapper们。

2019年,幼稚园杀手发布了精选集《散落的星骸》,这并非一张专辑,只是收录了2015年至2017年的部分作品。随后,他在7月底推出了新单曲《押韵的艺术》。

似乎和爱奇艺的“今年不搞事”步调一致,幼稚园杀手也不再以节目为噱头吸引大家的关注,而是回到了说唱技术本身,展现他“多年没有进步,还是中国第一”的水平。

幼稚园杀手再一次发生让人惊讶的转变,是在2019年8月16日,发布单曲《红色》这一天。这首歌的创作背景是香港的连日暴乱、中国记者突遭殴打的新闻爆出之时。一时间群情激愤,很多rapper采取了diss的手段对香港废青进行反击。

如果这件事是在2009年发生的,那么我们可以做一个非常合理的推断:幼稚园杀手一定会发diss(就像曾经那首同一个题材的《西藏粪便和台湾苍蝇》),而且一定是所有人的diss里,骂得最凶、最狠、最脏的那一个。其实即使是2019年,幼稚园杀手也完全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但是,幼稚园杀手发布的并不是一首diss,他甚至在整首歌曲里都没有说一个脏字。不骂也“不硬”的幼稚园杀手,用一首艺术品般的《红色》,从容不迫地展现中国的大国风范与气魄,用手术刀般锐利的flow精准地肢解了西方国家的谎言和伪善。就像这首歌最热门的一条评论里说的一样,“幼稚园杀手是中国rapper的榜样”。

幼稚园杀手

其实,这不是幼稚园杀手第一次显得如此“红色”。早在2008年,他就写过《刘翔》来维护民族英雄的尊严、反思国人对刘翔的严苛要求;《风雨》则被收录在2009年的专辑《素描这座城市》之中,致敬伟大的科学家钱学森;2011年发布的《中国的说法》更是一首经典之作,优秀到2017年又重制了一个版本……他从来没忘记关心家国大事。

10月底,幼稚园杀手发布了新歌《忧伤者》。这首歌的评论区,有人这么说:“他既唱国之荣辱,亦唱人悲欢”。11月,他发布了两首复刻单曲《天生爱你》和《世界很大我很小》,这来自2019年全新复刻的专辑《被世界遗忘的人》。

2020年1月底,当新冠疫情在全国范围内肆虐时,幼稚园杀手再一次出手了。他发布了单曲《守护》,这首温暖的歌曲,给了无数处在阴霾之中的人们以战胜困难的力量。此时的幼稚园杀手再一次登上了官媒,成为一个真正有强大正面影响力的rapper——即使他只是一个虚拟的网络人物。

幼稚园杀手

除了在微博底下表示服气的小青龙,同为硬核说唱玩家、被称作“硬核之王”的法老,也不止一次地表示了对幼稚园杀手的respect。由于幼稚园杀手过早地把粗口diss的水准提升到了一个难以企及的水平,以至于近十年来几乎没有人能在“脏”这个单项上超越早期的幼稚园杀手。

在硬核和diss方面做到极致之后的他,又转而描写个人生活和家国大事,也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才是幼稚园杀手真正封神的原因:他实在是太全能了。

幼稚园杀手

回到当下的时间。5月24日,幼稚园杀手的新专辑《适者生存》实体唱片悄悄在店铺上架了。这张专辑的售价是200元,对于学生党来说可能略高,但实际上,掏200块钱买一张幼杀的专辑,我觉得非常值。

幼稚园杀手

这是幼稚园杀手5年来推出的第一张原创专辑。我想到的同类例子是华语乐坛天王周杰伦,他同样也是快五年没有发行新专辑了,但人家的粉丝都恨不得新专辑早日推出,好把它买爆。

而同样在自己的圈子里是“王者”地位的幼稚园杀手,当然也配得上“被买爆”的待遇。在这个人气rapper随便一件周边就超过200元的时代,一张由中文说唱传奇创作的、被万众期待了整整五年的双CD专辑只卖200元,确实是买了血赚、不买血亏了。

目前,这张专辑除了封面图和名字之外,还没有任何信息的透露。唯一的消息源来自幼稚园杀手的老朋友醉人,他的说法如下——

幼稚园杀手

如果事情真像他说得一样,那么我们可能看到一个“无敌”的幼稚园杀手:一个技术水平已经拉满的人,再把音乐性给拉满,那将会是真正的“国产说唱之神”降临。看来今年夏天,幼稚园杀手要先那些节目们一步,抢走中文说唱的风头了……

撰稿&排版 / 砂与海  图片 / 来源于网络

有嘻哈中被遗忘的大魔王苏醒,许多人的说唱启蒙周杰伦,曾写过不少优质diss的许嵩

本文来源 押韵诗人,由 HiTao 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