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申请光光弃票的Trouble Z,受到了所有rapper的respect

作为光光钦点的两大王牌之一,Trouble Z的表现也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在比赛开始之前,Trouble Z就很自信的表示光光这一轮不要投自己,老大哥光光也同意了自己小兄弟的做法。

主动申请光光弃票的Trouble Z,受到了所有rapper的respect,方仔都带头拉票了

结果因为选歌保守、发挥不好,Trouble Z没有赢得和Shooter的这场比赛。但他主动要求避嫌的做法,也绝对值得所有人给他respect。

就连上周在四个制作人面前“找画面”的方仔,都在微博上呼吁大家投票给Trouble Z,这个人的个人魅力可见一斑。

今天我们就借着这档节目,来聊聊Trouble Z的故事,也顺带给佐哥拉一拉票。

主动申请光光弃票的Trouble Z,受到了所有rapper的respect,方仔都带头拉票了

许多人第一次认识Trouble Z,可能是他和法老合作的那首《世界末日》,在这首歌里,法老写了他的老乡何力,而天佐则写出了他不断抗争的命运。

虽然今天两个人一个是制作人,一个是参赛的选手,但从那首歌里流露出来的东西,都留在两人身上未曾改变。

主动申请光光弃票的Trouble Z,受到了所有rapper的respect,方仔都带头拉票了

Trouble Z跟方仔说,换他以前的脾气,真的想给他两脚,这话还真的没有骗人。从小到大,高天佐就跟Trouble Z这个名字一样,就是一个麻烦。

自打上学那一天起,他就没有停止过自己惹事的步伐,光是初三,就读了两年。每天身后跟着一群兄弟,喝酒、泡妞、瞎混。小时候的Trouble Z觉得自己特别牛逼,走到哪里都跟着一帮社会人。

如果不是因为音乐,他很可能在日后的某一次斗殴中坐牢,或者是欠了一屁股债躲在外面。

主动申请光光弃票的Trouble Z,受到了所有rapper的respect,方仔都带头拉票了

2010年的一天,高天佐和往常一样出去找朋友喝酒,那段时间南京有一个很出名的酒吧叫玛索,在那里每周都会上演一场名为“Hip-Hop之夜”的Party。

在那场Party上,高天佐第一次发现,原来不用你有多社会、混得有多好,也能够在酒吧里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DJ台上的老周,在日后成为了Free-Out的御用DJ,老周身前的那片舞池,比任何社会大哥都要吸引当时的高天佐。 这种DJ搓碟、MC带动全场气氛的氛围,第一次让高天佐产生了充实的感觉,他忽然发现原先的生活一直都是在朦朦胧胧的刺激中找寻自己存在的意义,过去一直标榜的混社会,实在是太Low了。

主动申请光光弃票的Trouble Z,受到了所有rapper的respect,方仔都带头拉票了

回到家的高天佐,立刻决定报一个breaking班,学习怎么跳街舞,彻底跟过去无聊堕落的生活告别。

从此,街头上少了一个小混混,每一周在玛索酒吧的Hip-Hop之夜上,多了一个喜欢跳街舞的少年。他在街舞圈也认识了一些做Hip-Hop音乐的朋友,其中就有南京东邪的几位大哥。

慢慢的,高天佐觉得相比街舞,说唱更能把自己内心的东西抒发出来,通过逐步在网上摸索,他迷上了说唱,开始找一些经典Hip-Hop歌曲的伴奏,重新填上自己的歌词,并且也开始在网络上关注一些国内的rapper。

主动申请光光弃票的Trouble Z,受到了所有rapper的respect,方仔都带头拉票了

有一天,高天佐跟往常一样在家里跟朋友打游戏,突然一个朋友聊到,东邪要在南京办一场freestyle battle比赛。

听到这个消息,他的心里有些激动,偷偷的跟其中一个大哥说,其实我也挺想报名的。结果这个大哥,反手就把他“卖了”,跟所有的朋友说了高天佐要去参加battle的消息。

在所有人的鼓动下,天佐自己也决定试一试,但他从来没有freestyle过,心里也没底。于是他回到家,坐在马桶上,打电话给了他的好兄弟贰万,邀请他一起参加这个比赛。

当时贰万还在大众修理厂当电焊工,生活非常无聊。听到这通电话,贰万是拒绝的,两个人什么都不会,就这么上台简直太扯了。

不过,本着兄弟要丢人就一起丢人的原则,贰万最后还是答应了去试一试。

主动申请光光弃票的Trouble Z,受到了所有rapper的respect,方仔都带头拉票了

第一次参加battle比赛,天佐和贰万完全没有任何经验,身边也没有freestyle的训练对象,他们决定选择一个今天很常见的方法:套词

结果两兄弟,准备了一些韵脚,抱着一轮游的打算来到了现场。当时现场已经有一百多号人,天佐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

就像《八英里》中的Rabbit一样,他跑到厕所里,疯狂洗脸、恶心干呕。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决定冲出去干。

结果,贰万顺利一轮游,他却撑过了第一轮。尴尬的是他根本没有准备第二轮的歌词,立刻就傻了眼。这个时候,一个以前的兄弟打来电话,喊他出去打架,借着这个理由,天佐顺利逃离了现场。

主动申请光光弃票的Trouble Z,受到了所有rapper的respect,方仔都带头拉票了

Trouble Z真正的Hip-Hop生涯,大概分为两段。第一段是他的第一个团队Dirty Mouth,也是他本人非常怀念的时光。

在那次battle比赛之后,天佐认识了好几个喜欢freestyle的兄弟,大家臭味相投,每天聚在一起玩说唱,久而久之就有了成立组合的想法。这其中就有贰万和Dzknowknow。

如今在网上Dirty Mouth,除了只言片语的提到之外,很少有详细的介绍,实际上这也是一个比较松散的组织,更多人知道这个厂牌,也只是因为高天佐和Dzknowknow的恩怨。

不过现如今两人早已握手言和,再多恩怨也无需多言。只是如果当初大家能再团结一点,不定中文说唱圈会增加一个更强大的厂牌,南京本地的Hip-Hop氛围可能也会更好一些。

主动申请光光弃票的Trouble Z,受到了所有rapper的respect,方仔都带头拉票了

到了2016年8月,光光找到了Trouble Z,提出了要建立一个新厂牌的想法,Free-Out就这么正式成立了。

那段时间,光光正在和GAI闹beef,Trouble Z的一首《GAI棺定论》,也是这次beef中很不错的作品。而这段时间,他和法老的《世界末日》也开始走红。

早在Dirty Mouth时期,Trouble Z的《Young 4Ever》和《B A Rap $tar》已经在网上小有名气。

在Free-Out里,Trouble Z是一个比较神奇的存在,他的作品并不多,和工作狂Round 2完全不能相比,至今也没有出过一张完整的专辑。

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一部分是Trouble Z有点懒,但我觉得更多的是,他总能很快的反应出一个事情背后存在的问题,导致失去解决的动力。

主动申请光光弃票的Trouble Z,受到了所有rapper的respect,方仔都带头拉票了

早在一年多以前,他就已经意识到说唱圈开始出现歌火人不火的情况,许多有实力的rapper根本不能靠成功的音乐拓宽自己的影响力,但很多成名的rapper,歌曲不那么出色,也被许多人追捧。

他也早就明白,随着现在的rapper越来越多了,rapper的平均水准比过去有了明显的提高,渐渐的不会再有那种完全不懂的小白rapper,竞争会越来越强大。

如今他在舞台上输给了新人Shooter,刚好跟他之前的预言不谋而合。

主动申请光光弃票的Trouble Z,受到了所有rapper的respect,方仔都带头拉票了

相比成为一个rapper,Trouble Z更想要成为一个榜样,一个能够影响别人的人,Hip-Hop反而没那么重要。他想让粉丝知道,像他这样经历过黑暗的人也能再次站起来,何况其他人呢。

所以他在这个舞台上,会说出那样的话,也给予了自己对手最大的尊重,在比赛之后,他也很坦然地接受了这个结果,更是收获了所有人的尊重。

主动申请光光弃票的Trouble Z,受到了所有rapper的respect,方仔都带头拉票了

在微博上,他也说大家不要说他是冠军候选人,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音乐博主。

主动申请光光弃票的Trouble Z,受到了所有rapper的respect,方仔都带头拉票了

我觉得,在这档节目里,身份是什么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展现出来的作品和做人做事的行为,在做人做事这点上Trouble Z已经很好的向我们展现了。

剩下来,如果真的有复活赛,那我希望能够看到真正符合Free-Out王牌这个称呼的作品。

有嘻哈中被遗忘的大魔王苏醒,许多人的说唱启蒙周杰伦,曾写过不少优质diss的许嵩

本文来源 押韵诗人,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0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