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12年让整个武汉看到了自己的涂鸦 连城管也被圈粉

江滩是黄睿这些涂鸦吉普赛人的乐园。在国际淡水豚日,武昌江滩边,又多了一群江豚。

武昌江滩,中华路码头,一堵位于江边巨长无比的破旧墙面,是涂鸦爱好者们的心头好。它既不明显却又十分显眼,不起眼是因为墙面背街,显眼是因为过江的每一艘船都必定经过这里。

▲ 江边作品

黄睿经常到这儿来创作涂鸦作品,夏天和朋友们支上帐篷,撘起烤炉,有人跑去岸边抓鱼,有人跳进江里游泳,音乐、烧烤和不知疲惫的创作,他们像一群生活在武汉的吉普赛人。

▲ 黄睿本人

如今的中国,只要是玩街头文化的,几乎没人不知道黄睿。他是武汉最早一批占领街头的涂鸦者,名声大噪到当过“一席”的演讲嘉宾,接受过《南方人物周刊》的采访。

几天前,黄睿搬了几箱喷漆又来到这儿大干了一场。这次,他受到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的邀请,为今天的国际淡水豚日,完成了一幅关于江豚的涂鸦作品。

薄荷绿和西瓜红的漂亮撞色,江豚跳跃着映入眼帘,成群结队的江豚嬉戏游水,欢动活泼。零星几只正在演化为化石,濒临灭亡的江豚则被喷在了台阶两边另一面低矮的墙上。没有生硬的口号,没有“保护江豚,人人有责”的标语,却让人印象深刻。

▲ 黄睿曾经的江豚系列作品

在这之前,黄睿也曾多次用江豚做创作的主题。他画江豚、松鼠,也画猫头鹰,这些在他小时候的记忆里经常能出现的动物,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却变得很难再看到。他觉得遗憾又可惜,于是把它们变成作品。

Ray从04年还是个黄毛高中生时开始接触涂鸦,那时他更多地痴迷于涂鸦文字。直到两年后,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所做的是一场公共艺术。“我不希望我的作品仅仅只是给人留下色彩好看和绘画功底扎实的印象,我希望部分作品也能对观者有些许触动。”于是,他开始尝试将表达融入作品。

▲ 青山红钢城五中,

2013年Ray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棋盘街、红钢城和古琴台,许多武汉人都是从这些地方真正见到涂鸦的。

早先,武汉人对涂鸦几乎没有概念,黄睿在街头创作的时候,偶尔有人觉得新奇上前来问:“你带搞么斯,噢,你跳该舞滴?”再到后来,大众渐渐知道了涂鸦。经常去画的街道,街坊邻里和黄睿打熟了照面,每次他去涂鸦,总是有大爷大妈来打招呼:“小伙子,你又来啦。”

也发生了许多有意思的故事。比如第一次去喷琴台,不知道会不会被捉到罚款,于是半夜悄悄跑去做了几幅。

后来发现墙没有被刷白回来,黄睿和朋友索性增大了涂鸦的范围,没想到市民反响非常好,媒体也进行了正面报道。后来办证刻章的小广告出现在涂鸦上,竟然有不少网友艾特武汉城管,希望他们能管管毁坏涂鸦作品的行为。

▲ 为K11创作的作品《老汉口》

还有一次,黄睿在青山涂鸦的时候,突然来了一群城管,他心里一惊,喷漆太多没法跑掉,只能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哪知,城管却一边点头一边说:“小伙子你这个涂鸦做得不错,但是你要把下面涂齐一点,我们好开展工作。”

警察带走过黄睿一次,那时正值“301昆明砍人事件”,他在地铁站签了几个tag,由于他的签名很像一个敏感符号,遭到了大量群众举报。警察这才带他去局子里坐一坐,“我们都知道你是画涂鸦的鬼才黄睿。”更有警察掏出手机给他看自己和老婆在他涂鸦前的合影。

武汉这座城市,有巨大的包容性,它市井、新潮且热烈,成就了武汉足以为人称道的涂鸦氛围。

▲ 在古琴台的作品

涂鸦这种艺术形式,作品不断的涌现,又不断消失,循环往复,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年轻化的象征。

▲ Ray手稿作品

在武汉这座每天不一样的城市,能进行涂鸦的墙面,不知道在哪一天也会改变。棋盘街已经许久没有新的作品出现,Ray说街道上车多不方便作图是一方面,居民不想让喷漆的味道影响生活又是另一方面。

江边的这堵墙,可能在某一天也会不同于它现在的模样,“也没有多大关系,总有能涂的地方。”Ray很平淡的回答,好像又是对武汉的一种很大的信任。

明天要去坐一次轮渡,吹着江风,将这面巨大的涂鸦墙面尽收眼底,伴着浪打岸的水声,恣意放空自己。

文章来源:better

本文由 嘻哈中国 :townson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