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丁太升能凭借一己之力,就将中文说唱搅的不得安宁?

说句心里话,这一个多月里,说唱圈也确实没什么大事发声,rapper都忙着出歌,偶尔有点事也是综艺节目上的一些表演,写起来就跟天气预报似的:

说句心里话,这一个多月里,说唱圈也确实没什么大事发声,rapper都忙着出歌,偶尔有点事也是综艺节目上的一些表演,写起来就跟天气预报似的:

6月5日,晴,GAI在《我是唱作人》上演唱《莲花》,还不错。

为何丁太升能凭借一己之力,就将中文说唱搅的不得安宁?

这种内容写起来,既没深度也没乐趣,那是相当的无聊,别说你们不愿意看,我自己看了都想吐。

好在说唱圈终究还是没有让咱闲着,这两天从丁太升说功夫胖的歌词不行,到功夫胖的diss,再上升到说唱圈各大rapper的回应,堪称说唱版的舌战群儒。

既然事情已经发酵了那么多天了,我们也就老热度新蹭,来聊一聊有关丁太升和说唱乐评之间的关系。

在讨论的一开始,我们得先回答两个问题,这个问题不是我提出来的,而是Jony J提出来的:乐评人居然是一种职业,什么是乐评人?

丁太升自己在微博上说他很同意每个人都有评论艺术的权利,又说自己不是很认同乐评人这个职业。可“乐评人”这个身份,恰恰是他能在这么多年里连续活跃在大众视野里的马甲,脱除这个身份,他其实早该退潮了。

王朔说:“批评家像作家一样是独立的观点表达者,只不过作家是拿自己当素材,而批评家是拿作家当素材,都是观点在先,接着去找支持自己观点的材料。”

鉴于王朔本人长期受到批评家攻击,自己也爱到处评论别人,他这句话其实相当中肯,并且挪用到乐评人身上也同样适用。:乐评人就是一群拿音乐作品当素材,来支撑自己艺术观点的表达者。

所以说,丁太升的所有关于Hip-Hop的言论,全部基于他自己的艺术审美,是非常主观的。当然,我也并不认为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所谓的“完全客观的观点”,那种东西就跟皇帝的新衣一样,永远不存在。

为何丁太升能凭借一己之力,就将中文说唱搅的不得安宁?

解决了Jony J的问题,我们接下来要解决Buzzy的问题:丁太升作为一个不懂Hip-Hop的人,有没有资格评论Hip-Hop?
答案是:当然有。

正如丁太升自己回应Jony J的那样,每一个人都有评价艺术的权利,每一个人也一定会对一个艺术作品有所感受。

回想一下学生时代,我们每一个人都曾经在语文课上做过文学评论家,老师会告诉你要从作者背景、修辞手法、人物、情节,等等各个方面去评价一个作品,不然你的阅读理解都得不到高分。

小的时候你不懂事,觉得这样的阅读理解没有意义,但文学评论界恰恰有这样一句话:“作品在完成之际,作者就已经死亡。”作者在此时已经完成了他的工作,解读和感受的工作,需要交给读者去完成。

为何丁太升能凭借一己之力,就将中文说唱搅的不得安宁?

你发现没有,一个是否能当乐评人,跟他的音乐素养其实没有绝对的关系,反而和他的文字功底密不可分。如果你的文字素养绝对出色,即使你完全不懂音乐,也可以用漂亮的文字书写下自己的感受。

我们纵观丁太升的履历,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绝大部分时间他都在做和企业宣传的工作,最重要的工作经历就是在摩登天空,负责的也是企宣。这几乎可以说明,丁太升并非音乐行业的核心从业者。

这并非在说宣传不重要,而是说我们在讨论一首作品的时候,可以从作词、作曲、编曲、后期甚至文化层面探讨,但如果有人夸一首歌宣传很好,这就几乎等同于骂人了。

作为资深企宣,丁太升的文字功底绝对毋庸置疑,音乐审美自然也不差,加上他十分敢说、又有摩登天空的资历做背书,很容易就在早期的豆瓣上打出了一片天。

为何丁太升能凭借一己之力,就将中文说唱搅的不得安宁?

既然丁太升那么牛逼,他评价音乐的方式就没有任何问题了吗?当然是有的,前面说了乐评人都是相当主观的,而丁太升又十分喜欢写感受式乐评。

什么叫感受式乐评?就是对于音乐有标准的那部分,诸如技术、制作、演唱,统统用一个好或不好一笔带过,却着重去描写一首歌的感情、情绪、文化,然而这部分又是非常主观的,你几乎没有办法说他说的不对。

也许是歌词比较好评论的原因,丁太升也十分乐意从歌词的角度来评价一个创作者的优劣。

在评价功夫胖的歌词时,他从创作手法、创作背景、歌词内容等各个方面,把功夫胖批了个一无是处。那么问题来了:歌词重要吗?

中国摇滚教父崔健在知乎上回答过一个问题,“歌词对摇滚乐来说重要吗?”崔健的回答是:“歌词最起码起到三分之一的作用,是音乐里重要的组成部分,但不会超越50%的比重。”

为何丁太升能凭借一己之力,就将中文说唱搅的不得安宁?

在这个回答下,崔健还引用了“公认”唱功不太行的Bob Dylan作为代表,指出了如果不是Bob Dylan轻松自如地表演,他的歌词也无法产生如此强大的感染力。

郑钧和高晓松在做客《锵锵三人行》的时候,也说过歌词的问题,他们认为现在的人从音乐中接收情绪的能力降低了,所以只能通过文字来接收情绪。在他们看来,这是有问题的。

对于说唱音乐来说,歌词内容往往是其他音乐形式的三倍以上,歌词自然也成了大家评价一个rapper好坏的重要标准之一,可很多人忽略了说唱音乐创作的困难。

为何丁太升能凭借一己之力,就将中文说唱搅的不得安宁?

表面上看,说唱音乐的歌词内容确实丰富。可事实上,说唱音乐的歌词创作,恐怕是所有音乐里受限制最严重的,因为他要讲究韵律、且有格式,并且这个格调韵律不是中国式的,他有个洋名字叫flow。

说唱音乐是外来音乐,产生于美国的黑人社区,从根上说,说唱音乐歌词的创作模式,就受到了英文创作的影响,关于节奏的切分、flow的放置,都是通过中文说唱一步一步摸索而来的。

在创作限制很多且从业人员数量严重不足的情况下,中文说唱的歌词还能达到如此水平,其实算是一个奇迹。

像是丁太升的今天写的那首《狼狗》,说是很注重押韵,也只不过是句末单押罢了,既跟说唱的“格式”不符,也根本无法融入任何的flow之中。

我觉得没有rapper从这一点来反驳丁太升,是非常可惜的,不会所有rapper都是写好了韵脚再往前倒推歌词吧?不会吧?不会吧?

接下来,我们再聊一聊乐评人的作用,之前膜老师在浪Wave里说,评论家是创作者的天敌,好的评论家可以激励音乐家。

为何丁太升能凭借一己之力,就将中文说唱搅的不得安宁?

我觉得这个说法应该是评论家在往自己脸上贴金,因为优秀的创作者一定都是强者,更有甚至不仅是自己的强者,更是大众的强者。

我们都听说过某个艺术家灵感迸发,写出了优秀的作品,可有谁听过哪个艺术家是非常能听取别人的意见,在评论家的督促下最终经典咏流传?

当然,我觉得文学评论除外,因为文学评论家和作家,是少数能够相爱相杀且打得有来有回的群体,因为论战双方都是文字工作者,大家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很容易迸发出火花。

除此之外,像是乐评人、影评人、剧评人,几乎都没有督促创作者进步的意义,大家都不是一个项目的,玩不到一块去。

为何丁太升能凭借一己之力,就将中文说唱搅的不得安宁?

至于另一个作用,所谓乐评人的历史使命,也就是引导大众审美这一块,我觉得更是扯淡。

即使在乐评人最辉煌的时代,他们也只是活跃在音乐杂志上,能够影响的也仅仅是那一小波音乐爱好者,什么时候也没能够起到引导大众审美的作用。真正的大众,是那些连杂志都买不起的人。

乐评人也仅仅是个精英化的、精准投放的公益广告,他们用自己的观点吸引着人们消费他们喜欢的音乐,偶尔也收点钱。做广告没有什么丢人的,世界上99%的媒体,都靠着广告活着。

所以当互联网浪潮到来时,新时代的营销方式很快把传统乐评人打得抬不起头来,是喜欢所谓“高雅”音乐的人减少了吗?并不是,只是喜欢“低俗”音乐的人开始做广告了。

最后,从小胖到TT,我觉得如此多的rapper,对丁太升进行回复,属实是我们有些反应过激了。作为一个乐评人,尖酸刻薄只是他的基本修养,傲慢与偏见也是他的固有特征。
为何丁太升能凭借一己之力,就将中文说唱搅的不得安宁?

为何丁太升能凭借一己之力,就将中文说唱搅的不得安宁?

为何丁太升能凭借一己之力,就将中文说唱搅的不得安宁?为何丁太升能凭借一己之力,就将中文说唱搅的不得安宁?为何丁太升能凭借一己之力,就将中文说唱搅的不得安宁?

为何丁太升能凭借一己之力,就将中文说唱搅的不得安宁?

丁太升在反驳人的时候,有一个特别有趣的习惯,就是先赞成你,然后再抓你的小辫子,显得特别有礼貌且阴阳怪气。比如他先赞同Jony J的话,却又攻击Jony J年龄歧视,这就是相当于我说你说话很好听,但人是个傻逼一样奇怪。

我原本认为rapper是最不怕批评的,因为我们发源于互联网上,几乎是被一路喷过来的,但我想错了,在面对丁太升这样看上去很专业的人的时候,我们的内心里,还是希望得到认可的,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反驳。

这里,我觉得可以引用一下王安忆的话,虽然说的是作家,但对rapper也同样适用:

“如果说一个作家完全不在乎批评家的态度,我非常怀疑。人都是脆弱的,总会受到影响的。但慢慢地,稍微有一点辨别力的时候,对你的影响会变得比较有限。”

除此之外,也有不少“理中客”的人说要尊重丁太升,他有批评的权利。我觉得后者我认同,尊重是Hip-Hop文化里的重要美德,不过对丁太升还是算了吧。

在生活里我只见过两种人见谁都尊重,一种是服务员,他们喊谁都是帅哥、美女;另一种是淘宝客服,他们见谁都叫“亲”。

撰稿&排版 / 南京鸽子王  图片 / 来源于网络

有嘻哈中被遗忘的大魔王苏醒,许多人的说唱启蒙周杰伦,曾写过不少优质diss的许嵩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押韵诗人):为何丁太升能凭借一己之力,就将中文说唱搅的不得安宁?

本文由 HiTao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1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