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槽黄子韬“渣男”,“表白”马思唯,过了今年《奇葩说》海选,还拿过干一票季军,陈近南到底还做过什么?

今年大热哔哩哔哩说唱音乐类节目《说唱新世代》的舞台中,有这样一位女rapper,用治愈的嗓音和耿直的性格收获了不少人的好感。她就是我们今天要聊的主人公——陈近南。

陈近南

陈近南出生于1998年的吉林。13岁时,她接触到HipHop文化,便开始尝试自己写歌。身边发生的灵感素材、每天看到的景物,都成了她写歌的主要题材。受幼稚园杀手的影响,她立志埋下“将梦想延续”的这种诗人情怀。

9年后,这种情怀被呈现在《说唱新世代》节目上,打动了更多观众。

陈近南的20岁就是Battle queen

那时候周围环境和条件有限,还在上初中的她,只能在网上和小圈子的爱好者交流。刚好遇到一群喜爱 battle的网友,接触这个形式,后来成了Battle MC。

如果给当下的“Battle场”做一个解剖,不难想象一个女生想在以男性为主导的Battle舞台闯出一片天地,困难可想而知。可越这样,那时的陈近南就越想证明自己。

陈近南

没有大城市的喧嚣,吉林小城四周非常平静。为了能进步,陈近南一直苦练。“那时候我年纪很小,其实这种事情不需要证明,只要不要理就行了,但是没有办法,那时候就是想证明。但是确实,被人打得啥也不是,只能回去苦练。”

第一次参加线下比赛时,为了给自己打气,陈近南高调打扮,她戴了红帽子,穿了白衣服、红裤子。“那是黑黢黢的很小的livehouse场地”,陈近南记得特别清楚。去到那个环境以后,她也不和大家讲话,怕今晚如果很Social又没有表现好就很丢人。

直到上台之后,之前的担心全都烟消云散。陈近南的优异表现赢得了全场的欢呼和尖叫。“他们会过来拥抱你或者跟你说你做的很棒”,他们不吝啬自己的夸奖和鼓励,这让她的保护壳逐渐瓦解。

陈近南

陈近南觉得命运的安排也有意趣。如果当年不是她决心参加线下比赛,来了哈尔滨这座特别热情包容的城市,那么也就没有后来的所有事情了。

后来,无论是和好友一起成立YOUNG LIFE,还是爆音、李京泽、王齐铭等前辈对她的鼓励和帮助,每一个与说唱有关的温暖的缝隙,都像海上的灯塔,给了她最明亮的指引和慰藉。

陈近南

2018年8月,陈近南参加“干一票”地下说唱大赛,一举拿下了全国季军。这让陈近南感到前所未有的高兴,毕竟,全国前三的名次,是她之前想都不敢想的。

那次比赛,开启了“侠女”陈近南新的人生觉醒,在《说唱新世代》中,她展示了人生的另一种可能。

“音乐要坚持想要表达的东西,才能给别人力量。”

《来自世界的恶意》以其鲜明的特殊群体视角,引起了广大听众的强烈反响,仅B站上的播放量就高达276.8万,还被《新京报》等多家官媒点名表扬,话题热度也突破千万。

陈近南

陈近南作品传递出的力量,是她试图去将自己的所思所想都真实触达到观众内心的结果。“我把触动到自己的东西放进歌里,大家从歌曲获取到能量我会觉得很开心、很荣幸。想坚持想要表达的东西,才能给别人力量。”

《来自世界的恶意》既是抑郁症患者们的成长日记,也是观众的情感体验游戏。那些林林总总的麻烦与困扰,是成长必经的阵痛,也为观众提供了镜像式的解决思路。歌曲通过带动观众为之悲喜雀跃,获得了“即使很难,但她也和我一样努力生活”的情感共鸣。

陈近南

数不清的私信也奔涌进来,多数来自抑郁症患者本身或他们的亲人:“很喜欢这首歌,想到了自己的小孩,希望小孩能过的越来越好,像你一样,做一个很好的人。”还有一个令她印象很深的,是一个女孩子确诊,拿到报告单的时候,她妈妈说你以后不用看别人脸色看日子,你也不用迎合谁,你自己高兴就行了。

陈近南根据这些私信又写了条微博。“我想表达的是,无论你在遭受多么困难的事情,别害怕,请相信一定会有人理解你,一定有人爱你,这个世界真的特别精彩!”这条微博被赞了1.7万次。她收到了更多人的私信,有的是求助,有的就是想和她谈谈心,还有人小心翼翼地问,说了那么多会不会让你感到烦。这让陈近南感到心疼又心酸。

陈近南

陈近南看来,《最后的晚安》是最“陈近南”的一首歌。想要表达的核心价值也在于此——哪怕必将带来争议,唯有多往前迈几步,才有可能进行稍微深入的、人性层面的探讨。确实,陈近南更多时候,更像是一个形容词。“我喜欢的事情,真我的,本我的,我去做,在他们眼里就是这样的我。我去做的事情都出于我的本心,他们看到的我也是真诚的,就可以了。”

陈近南

这首歌用足够的篇幅回顾了陈近南的往事。典型的场景,往往唤醒的是典型的情感记忆,详实的细节呈现,则整首歌更具说服力。因为这个是涉及到死亡的话题,她开始认真着手思考。

但当她真的开始认真思考的时候,就不会是要完成这个命题任务,而是真的在思考如果还剩三天生命,自己会怎么样。一开始很难带入,她就去上网去查阅资料。

陈近南

临行前消防员战士留给战友托他照顾好父母的话,让她潸然泪下。“我当时就被触动了,是不是人在知道自己将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最惦记的就是最亲的人是不是会这样子?我就代入了情景,开始想从小我是个什么样的小孩,我的老师爸爸妈妈是怎么样疼爱我,但是没办法我要走了,我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去和他们告别呢?”

陈近南

感知和倾听,强大的共情感打造了陈近南现在的作品。“倾听是更重要的,因为倾听别人的东西,再结合自己的想法,会对世界有新的感知、新的想法和新的思维方式。而且对我的创作也是有帮助的,我再以这样的思维方式和感悟到的新内容,放到歌里去倾诉出去。感知和倾听是重要的,不然作品一定很无聊很自大,价值观是闭塞的。”

“新世界像浪潮一样涌来”

《说唱新世代》之后,陈近南的生活开始变得忙碌起来。她开始想探寻生活另一种可能,于是报名参加了《奇葩说》。“我想看看大家是在怎么做的,想学习一些辩论知识,这对我的说唱会有帮助。可以打开我的逻辑层,让我的作品更饱满,对我的Battle有帮助,会更进步。”

陈近南

《奇葩说》的录制给陈近南带来了一种被她形容为“新世界像浪潮一样涌来”的新鲜感。对于好奇心旺盛的她来说,一投入就会玩到极致。而且她发现辩论真的很难,需要很多学识积累。辩手用词精准而考究,她要在最大程度上在有限时间内输出足够的观点和深度。

陈近南

陈近南依然在用说唱寻找生活的出口,或者说,她在找延续自身创造力的载体。只不过出口更加广阔,契机要依靠勇气进行循环,需要通过接受它们来实现存续。

兜兜转转,时间绕回到19年冬天的地下8英里。那次她没能进入复赛,《来自世界的恶意》第一次被她搬上舞台。比赛结束,那个构建梦想乌托邦的,有关于痴人和传承,散发着能量的女孩,望着舞台的方向坚定地说。

“我一定行。”

撰稿&排版 / 钢化膜殺手

图片 / 来源于网络

押韵诗人

本文来源 押韵诗人,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