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郑爽代孕,这位北京说唱OG无辜被骂,爽子:我特么倒霉就倒霉在这名字上了

这段时间,娱乐圈的瓜一个接一个,甚至让人有些忘记了前两天郑爽代孕的事件。在那件事情中,有很多无辜的人受到了牵连,但其中最无辜的莫过于北京说唱老炮儿爽子。

有人在他的网易云里留言骂他,并让他出来道歉。

说唱

由于郑爽之前的昵称也是爽子,所以说唱圈的爽子感受到了一波炮火的袭击,还被人戏称“北京市男性赴美代孕成功第一人”。

因此,他作为一个男性,还要亲自发微博澄清,并表示:我特么倒霉就倒霉在这名字上了~

说唱

在此,我们郑重辟谣,北京市民爽子没有赴美、更没有代孕、他更不是郑爽!但是他身上的故事,一点儿也不比郑爽来得少。

说唱

爽子原名郝爽,上个世纪80年代末,生长在北京南城大栅栏附近的筒子楼里。

爽子的父亲特别热爱摇滚乐,在耳濡目染之下,爽子对于摇滚乐也产生一丝独特的兴趣。

在上学的时候,他就自己攒了一笔零花钱,买了一个随身听,霸占了爸爸的所有磁带。而他的课后读物,也慢慢地变成了《我爱摇滚乐》和《通俗歌曲》。

在那个时候,爽子就在心底给自己默默设下了目标:以后我要像舞台上那些文着身甩着长头发的大哥一样,也干摇滚乐!

说唱

然而,在成为摇滚歌手的这条道路上,爽子走得却没有那么“顺利”,这并非由于他没有做摇滚乐的毅力,而是因为他在这条路上遇到了Hip-Hop。

最早的时候,爽子接触说唱因为老前辈戴兵在彩票站的宣传歌,这首歌的具体歌名已经不可考了,但正是这首歌,让爽子对于中文说唱开始产生了兴趣。

慢慢的,爽子通过了解也认识了李小龙(北京说唱歌手)、CMCB这一批早期中文说唱的先驱,他发现这种信息量巨大的音乐,十分适合表达内心的思想。

2006年,互联网已经在中国很多地方开始了高速发展,网上也已经有了诸如51555、EZlife这样的说唱论坛出现。来自全国各地的rapper,开始在这些论坛的原创音乐版块,分享自己的作品。

说唱

一下看到全国这么多朋友的作品,爽子也在心中产生了动笔试试的想法。此时的爽子已经毕业,和学校时的朋友在生活上也渐行渐远,于是他打算把这种对于朋友的感情,用一首歌记录下来。

这首歌,也就是后来火遍大江南北的《挂念》。简洁真挚的歌词搭配上悠扬的钢琴伴奏,《挂念》这首歌成为了无数85后、90后朋友们经典回忆,也成为了许多rapper的启蒙之作。

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午夜梦回之时,曾经把自己和朋友的关系,带入爽子、鑫巴儿、大宇子,以此来回忆自己的友情。

2017年的时候,爽子曾经邀请鑫巴儿和大宇子两位好友共同拍摄了一部MV,来纪念《挂念》这首歌诞生11年,也让我们第一次知道了故事中的主角的真正模样。

直到2007年爽子的第一张Mixtape《说》发布,《挂念》这首歌才算正式和所有朋友见面。而在这一年,爽子的另一首代表作《在北京》诞生了。

《在北京》最早收录于隐藏发布于2003年的专辑《为人民服务》,爽子第一次听到这首歌就被伴奏中二胡的采样给震惊了,相比之前戴兵、李小龙的作品,隐藏的音乐要完善得多。

但随着歌曲的深入,出身南城的爽子越来越觉得隐藏的《在北京》和他生活的北京,似乎不是一个地方。“在北京,大多都丢自行车。”这才是他熟悉的北京。
于是他就下载了这首歌的伴奏,按照他心中的想法,重新写了一版《在北京》。和隐藏那一版不同,爽子的《在北京》用戏谑的语言,调侃了北京当时发展的种种不足,写出了一个小市民眼里的北京。

用网易云网友的说法就是,“隐藏唱的是北京城,这特么唱的是北京市。”

然而,在当时比较严肃的网络氛围下,爽子的这种行为被视作对于隐藏的挑衅,双方也爆发了几轮beef,中间的好几首歌都被爽子收录进了后来的专辑《口无遮拦》里,这次事件也被好事的网友称为“南北城大战”。

事实上,这首歌写完没多久,爽子就结识了隐藏的马克,双方也慢慢把矛盾化解开了,很多情况并没有网友们脑补的那么夸张。

说唱

2007年前后是爽子创作的高峰期,除了与隐藏的这段beef之外,在那段时间他也与北京的各种说唱团体都保持着紧密的联系。

他曾经和MC Moses(如今南征北战的胡汀洋)成立集中营说唱团体并担任MC,当时的集中营可谓人才济济,更是出现了幼稚园杀手这样的标杆人物。

后来爽子离开集中营,加入了MC肆创办的大肆院,成立了说斋团体同样担任MC,紧接着他又和好朋友杰子(后来龙胆紫的成员)一起组成了京泛儿团体。

这一时期北京的各种说唱团体层出不穷,而爽子本身的作品也非常出色,他和杰子合作的《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我们的青春像太阳》,都是非常有内容和态度的作品。

 

说唱
能够在短短几年之内,从一个默默无名的rapper变得人尽皆知,除了自身的作品和各种beef之外,爽子还有一个独特的优势:推广。

在后来的采访里,爽子说过他一开始发歌的时候,并没有人关注。然后他就到他所有知道的论坛里注册了账号,并发一个有关他新歌的帖子附上链接,就连他们小区的论坛都没有发过。

每隔一段时间,爽子还会自己回复自己把帖子顶上去,通过这样的“小手段”,爽子收获了一批流量。

说唱

2009年,正在说唱领域混得风生水起的爽子,突然决定组一支说唱乐队,名字叫爽子与义和团。

之所以想要组乐队,爽子曾经自己打趣过因为“说得不如唱的挣得多”,当年的说唱歌手不管去哪而演出都没什么人愿意付钱,这当然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不过这肯定不是爽子做乐队的主要原因。

事实上,之前我们说过爽子从小就对摇滚乐满怀热情,在开始做说唱之后他们没少帮CMCB这样的摇滚说唱乐队助演。

此外当时的他也感觉到当时的中文说唱在音乐性上有些乏力,不如摇滚乐给人带来的震撼感强,所以他才选择了去做了一支Hip-Hop乐队。

说唱

就算放在现在来看,爽子当时做乐队的决定也无比正确,因为乐队的成立第二年,摇滚圈就举办了一场盛况空前的“怒放摇滚英雄演唱会”。

参加这个演唱会的,几乎都是摇滚圈成名已久的大咖,崔健、张楚、何勇、汪峰、迪克牛仔、黑豹、唐朝…连那场演出的艺术总监,都是知名导演宁浩。

爽子作为那场演出名单里唯一的后辈,排在他前面资历最浅的明星,也是靠着《死了都要爱》和《离歌》火遍了大半个中国的信。

然而,虽然成功登上了这么大的舞台,爽子与义和团却突然悄无声息地解散了。

后来据爽子以及乐队前键盘手臧鸿飞共同回忆,爽子与义和团解散的最大原因,还是因为没钱,乐队的各个乐手总得想办法吃饭,久而久之也就散了。

说唱

也许是前一年演出的成功,在2011年,爽子就签约了北京的一家唱片公司,开始了正式艺人的生涯。

在签约公司之后,爽子组建了爽子与瓷乐队,这一次因为签约了公司,有了排练费的报销,爽子也不再担心因为经济原因被迫解散的事情了。

很快的,在公司的帮助之下,爽子就发布了他个人的第一张专辑《无能为力》。专辑中作品基本是由爽子那些年存货中挑选出的精品,然后重新编曲、录制而成。

岁月的沉淀加上自身的高水准,也让专辑中出现了《自由的飞》、《坏孩子》、《别趴下》这样至今听来都觉得经典的作品。

说唱

对于春风得意的爽子而言,新的公司、新的专辑、新的乐队,当时的一切都是美好的,然而接下来的五年时间里,我们都没能看到爽子的第二张新专辑。

按照爽子本人的说法,在度过刚进公司的蜜月期之后,公司的考量就开始愈发现实,不再关心艺人作品的好坏,只在乎是否能够带来收益。

在14年前后,爽子曾经还有过一段高峰,几个月时间连续登陆了工体和各种音乐节,收入一度非常可观。但很快生活又恢复了平静,经历这种大起大落后,爽子未免也有些失落。

在爽子低潮的这几年里,中文说唱却在蓬勃地发展,说唱会馆、NOUS、红花会这些团体或厂牌相继成立,他们也逐渐的扩大着自身的影响力,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正好和爽子擦肩而过。

说唱

直到2016年1月,爽子正式与公司解约,开启了独立音乐人的生涯,他的生活也一下子就忙了起来。

独立音乐人的路并不好走,小到发票报销,大到和场地方签合同都需要爽子本人亲力亲为。为了做自己的新专辑,他甚至还卖掉了自己的车。

其实只要爽子想挣钱,单凭一首《挂念》就能让他在北京的大小酒吧、夜店里过得滋润一点,然而他却不愿意这样糟践自己的作品。

说唱

2016年年底,时隔5年之后爽子终于发布了他的第二张新专辑《爽子从地球经过》。

过去爽子歌词中时长流露出的愤怒与抗争,这张专辑里的作品大部分都比较温暖,《写在冬天的一首歌》、《把心事说给爽子听》、《老房子》光听歌名你就能想到歌曲中流露出的人文关怀。从某种程度上而言,经历了人生冷暖的爽子,似乎慢慢变得成熟了。

然而,紧接着,他就在隔年3月由烽伙发起的采访里,爽子怒斥喊麦:“别特么拿你们老祖宗羊骨头数来宝那套,拿出来套磁,也别玩儿四字成语配着Disco,你们丫打过仗吗就要当王者?”

说唱

那段时间刚好是新街口大战喊麦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加之《一人饮酒醉》这首歌开始在全网走红。

爽子这时候一番义愤填膺地发言,自然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而他的观点主要可以归纳为:喊麦是低俗不是通俗、这帮人就是没有文化、许多观众看喊麦就是审丑的“猎奇心理”。

对于喊麦,爽子是无比厌恶和痛恨的,在他自己的专场也当着观众的面怼过那帮喊麦的。毫无疑问,爽子对于喊麦的概括几乎全中。

说唱

这个视频之后没有几个月,《中国有嘻哈》如期而至,一向作风老派的爽子收到了节目的邀请,但没有选择参加。

按他的判断,在资本进入游戏之后,真正的Hip-Hop文化一定不会得到尊重。事实也跟他预计的一样,《中国有嘻哈》除了客观上让很多人科普了概念外,丝毫没有尊重Hip-Hop的意思。

所以在2017年年底,爽子和隐藏的马克、CMCB的王晓鸥写了一首歌叫《一黑到底》,并选择开启了一个名为《一黑到底》的计划。

说唱

爽子自己说过,《一黑到底》中的黑,其实指的不是反抗、叛逆的精神,而是指就算在很黑暗的角落,也永不放弃的力量。

和这首歌相比,爽子的计划更为宏大,他先后请来了戴兵、臧天朔、王波这些在中文说唱圈历史上举足轻重的音乐人,聊聊他们对于Hip-Hop、音乐的理解。

在这个时候,爽子已经从一个音乐人,变成了一个文化的推广者,以自身不大的力量,向所有的Hip-Hop爱好者做着科普。

说唱

当然,那种对于资本、对于Hip-Hop娱乐化的不信任,也从未在爽子身上消失。

2018年《中国新说唱》的时候,爽子和好友王硕一起在优酷开了一档专门吐槽《中国新说唱》的节目,名字就叫《秘密会客》。

节目的上半期是他们对于《中国新说唱》的犀利点评,而下半期则会邀请很多Hip-Hop相关的从业者,前来聊聊对节目、对Hip-Hop现状的看法。

节目播了没几期,就惨遭爱奇艺投诉下线,理由是侵犯版权。从这一件事你就能看出来,爽子到底有多讨厌《中国新说唱》,居然专门做了一档节目吐槽。

说唱

2018年年底,爽子在一饭局上结识一位“新朋友”,此人自称体制内人员,有机会帮爽子上春晚,只要爽子定好档期、做好准备,一切水到渠成。
其实爽子之前上过春晚,不过那是摇滚春晚,对于能上真正的春晚,他的心里也不免有一丝期待。

通过这位“新朋友”发来的微信截图,整个项目在一步步落地,爽子心中也不免怀疑事情的真假。结果就在临近年关时,这位“新朋友”突然消失了。

说唱

后来爽子在和老友聚会的时候,提起此事才知道,原来那厮是个圈内有名的资源骗子。爽子被自己的贪心蒙蔽,上了一当。

按理说,吃了这么大一亏,这事放正常人身上,肯定是坚决抵赖、死不承认,最起码也是淡化处理。

结果爽子不仅没那么做,还把整个事情和盘托出,做了一系列巡演专场。由此可见,爽子就真应了他的原名,是个豪爽的人,并不拘小节。

他也是真正地把自己的粉丝当成了朋友,才能这样毫无保留地把自己最丢人的一面展现出来。

说唱

整个2020上半年,由于疫情的影响,爽子只是将《上春晚》的现场音频放在了网易云上,在后半年他才开始演出。

不过在最近爽子的微博上,我们能看到他又做了一系列有关Hip-Hop文化的纪录片。

这一次的内容是《Chicano Story》,讲述的是美国西海岸墨西哥移民中产生的独特Hip-Hop文化。

目前节目已经上线两期,请来的也都是国内有相关背景的从业人员。至于爽子的新专辑是否与此有关,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说唱

在接受各种采访的时候,爽子不止一次地提到过自己的梦想,他说:“说唱音乐是我毕生的追求,我真的希望能当那个历史。”

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中文说唱历史上应该会有他的名字,但未必会有那么重要。

那些因为有嘻哈才开始听Hip-Hop的人,可能没什么人会知道爽子是谁,那些曾经在北京地下说唱圈红极一时的rapper,正逐渐被人们所遗忘。

这其中唯一的例外,可能是因为封杀而找不到歌曲资源的阴三儿。这里说句扎心的话,如果他们没有被封杀,或许现在的年轻人也很难提得起精神去找他们的歌听。

说唱

作为一个说唱歌手,爽子辉煌过、也落寞过,此时此刻的他就像是希腊神话中的西西弗斯,一直在推着那块名为Hip-Hop的石头。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无论贫穷还是富有,爽子一直都在做他内心中最想去做的事情,真正地做到了Keep it real,以一个Hip-Hop推广者的身份来看他,爽子完全可以说自己无愧于心。

而正是这样一个说唱歌手,如果是因为某个女明星代孕所引发的乌龙事件,才让人们知道他的存在,那对于中文说唱来说无疑是一个悲哀。

撰稿&排版 / 南京鸽子王

图片 / 来源于网络

押韵诗人

本文来源 押韵诗人,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