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街舞对抗暴力

太阳城(Cité Soleil)位于海地的首都太子港,是全国最大的平民窟。在这里,街道和小巷里的生活可以说是无比残酷。孩子们在腐烂的管道捡可循环使用的物品,疲惫的妇女们经过一天的烈日下售卖后头顶篮子缓缓而行,一群失业的年轻男子无所事事地坐在满是子弹凹痕的房子前。

尽管生活如此,在一座废弃的无顶楼房里,一个名叫 “电子人街舞”(Cyborg Dance)的团体却为男孩们提供了一个用街舞逃避贫民窟骚乱的天堂。舞者们分散在屋子各个角落,一个舞步一个舞步地练习。有的人在跳机械舞和锁舞,有的人在练习杂技,其他人组成小组排练编舞。

“舞蹈的传播力非常惊人,” 团体的成立者之一温蒂·拉齐尔(Wendy Lazaire)说道。“在太阳城,有太多的孩子不仅饿着肚子而且精神世界空虚,我们至少应该给他们注入舞蹈的精神种子。”

这个团体在2004年成立,正值摇摇欲坠的阿里斯蒂德(Jean-Bertrand Aristide)政府政变危机引起的动荡 。那时武装团伙控制了首都许多最繁华的住宅区;对于年轻人来说,除了拿起枪,他们别无选择;而对于 “电子人街舞” 的成员来说,他们则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避难所。

温蒂回忆道:“你到处可见孩子手持机关枪和敌对暴徒打架,早上街上躺着尸体。我们意识到,舞蹈能使我们从那样的生活中逃离出来,因此我们选择用舞蹈来抵抗暴力。”

这些年来,这个组织成功地从一个小团体转变成了街舞学校,力求防止太阳城的青年加入犯罪团伙。每个星期,街舞者们都会上街宣传并鼓励孩子们加入。他们不仅在出现在太阳城的不同住宅区,也到太子港的其他贫困地区进行表演。

幸运的是,与2004年国内动乱时相比,今天海地的暴力程度已缓和了许多,“电子人” 的舞蹈也成了太阳城青年生活重要的组成部分。然而,在这个有30多万人口的贫民窟,数以万计的孩子们仍缺少发展机会,很容易被卷入犯罪组织。

“你看到的这些跳着舞的男孩们无不透露着内心的沮丧。他们大多数不能上学,没有工作,也没有办法摆脱这种境遇,”团体中一位32岁的指导老师 马里奥(Mario Senat)说。“舞蹈给予这些孩子身份认同感,也给他们带来自信。”

这个舞蹈团体经常在节日和派对上表演,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16岁的新成员罗纳尔多·格里尔(Ronaldo Guerrier)告诉我说:“几个月前,当 ‘电子人’ 在 Bwa Neuf 社区跳舞并经过我家门前时,所有的孩子们激动地尖叫,舞者的每个动作都引来喝彩。” 得到群众的呼声可是很大的成就,因为在很多人眼里,“太阳城” 依然跟 “恶棍” 划着等号。

“ 我们经常被拒之门外,仅仅是因为我们来自太阳城,” 温蒂对我说。“因为我们年轻且住在贫民窟里,人们就把我们当成恶棍,但真是这样么?”

然而,‘电子人’ 在成为一个全面运转的舞蹈学校之前,还要克服无数更多的困难。最初的成员现在大多数20多岁,他们用自己筹集的微薄资金来资助这所舞蹈学校,同时还要艰难养家。马里奥说道:“要保证孩子们来学校很难,他们不仅跳舞还要在外工作,而我们甚至没钱给他们练习后买吃的。”

在犯罪团伙活动猖狂的时期,街舞训练可能会推迟好几周,因为大多学员不能冒着生命危险走过来。但他们自己仍然坚持练习。“如果暴徒们会跳舞,他们一定会马上丢下他们手中的武器;而如果孩子们会跳舞,他也许永远都不会拿起枪,” 温蒂这样跟我说。“跳舞帮我们度过了艰难的时期,我们也有义务让年轻人度过这些艰难的日子。”

菲利佩·贾科姆(Felipe Jacome)是一名厄瓜多尔摄影记者,现居美国纽约。

本文由 嘻哈中国 :townson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5

发表评论